第四十八章 人质(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皇太后冷笑一声,“哼,哀家虽然老了,可也没有老糊涂,你之前之所以不动我们几个,不就是为了今天拿我们当人质威胁志儿和轩儿兄弟俩吗?”

“你明白就好”,钟达冷哼一声,凑到太皇太后的面前,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听好了,你等会儿若是能劝得他们放下武器投降,朕就依旧让你住在仁寿宫享清福,不然……”钟达冷声笑着,笑声渗人。

“你?!”太皇太后惊慌不已,她可是不想被钟达折磨而死啊,钟达这么心狠手辣,一定会做得出来的,“好,哀家就帮你劝他们,不过,哀家身体虚弱,说话的声音也小,传不到下面去。”

“那就让人帮你传话”,钟达使了一下眼色,钟显便是立即将月太贵嫔朝着太皇太后的身边推了过去,又将她推到了太皇太后的身边,道:“你给她当传声筒。”

“你们拿我当人质也没有用啊,我又不是轩王他们的亲人,他们不会管我的死活的。”月太贵嫔道。

“是吗?他们是不会管理的死活,可是夏依依会管你的死活啊,你跟夏依依情同姐妹,她都几次为了你宁愿顶撞先皇,可见她有多看重你的感情了。”钟达道。

“是吗?可是也没有用啊,她又不在这儿。”

“她是不在这儿,可是轩王一定会为了夏依依而救你的。”

月太贵嫔倔强的梗着脖子道:“你死心好了,我是不会帮你传话的,我宁愿死,我也不要他们为了我而投降。”

“哼!”钟达冷哼一声,脸上泛起一丝阴狠,扬手,轻缓的道:“扔下去一个!”

月太贵嫔这才惊慌的醒悟了过来,转头,疯了似得跑过去拦住了侍卫,想从他的怀中将孩子抢夺下来。

钟达使了个眼色,另一个侍卫抱着孩子就往另一边走,抱着孩子就要往下扔。月太贵嫔见状,连忙跑到这边阻拦,跑到一半,又听见身后的那个婴儿啼哭了起来。月太贵嫔忙转身,看着被分开两处的孩子,她一时不知道究竟该先救谁,心急如焚。

“哇!哇!”

两个小婴儿被两个侍卫同时高高的举着,悬空在宫墙上,她们吓得哭了起来,狂蹬着自己的小脚,手也胡乱的挥舞着,小脸儿因为哭而胀得通红,她们的哭声一下一下的戳着月太贵嫔的心,将她的心给撕碎成两截,她手足无措伤心的哭了起来,沙哑的喊道:“嘉琪嘉悦,你们别哭,为娘在这儿呢。”

钟达满脸轻松的看着她,他就知道,这两个小公主是月太贵嫔的心头肉,也是她最为致命的弱点。

“月太贵嫔,你可考虑好了?”

“钟达,你可真是太阴险了,她们两个不过是不到一岁的婴孩,你居然拿她们威胁我?”月太贵嫔几近崩溃的朝着他嘶吼道。

太皇太后虚弱的道:“钟达,你就放了哀家的两个孙女吧,她们还小。”

钟达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道:“太皇太后,你刚刚说什么?让朕放了她们,她们还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想当年,你将太祖皇的妃嫔害了多少?可是暗害了不少胎儿呢,那些毒药还是托朕给你买的了,你都忘了?说起来,朕的心狠手辣可都是跟你学的呢。”

“可是哀家到底没有你这么狠心,哀家当初害的可都是跟哀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可是志儿却是你的亲外孙,你竟然篡夺了他的皇位自立为皇,还想要杀了他。”

钟达狠狠的呸了一口,拎着太皇太后的脑袋,迫使她睁开眼皮看着自己,“哼,你以为你有多善良?你为了当上太后,当初,就连你自己亲生儿子被另一个亲生儿子给杀了,你都能将事情隐瞒了下来不上报给太祖皇。你说朕心狠?朕杀她们两个,她们两个跟朕的关系可远着呢。要说先皇,也就是你的亲儿子那才是真的心狠呢,居然将自己的亲弟弟给杀了,这才当上了他的皇帝,他才是真的谋权篡位,他的皇位才是真的来路不正,而下面站着的这两个自以为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

太皇太后头皮被钟达揪得发疼,一边用手抓着钟达的手,缓和自己头皮的疼痛感,一边咬牙切齿的回答道:“即便如此,他们两个都是姓杜,都是太祖皇的孙子,有资格继承皇位。而你,是个外姓人!”

“别忘了,你也姓钟!”钟达恼怒的将太皇太后的脑袋重重的朝着宫墙上撞了一下,直接将他的额头给撞出了一个高高的红肿块,涓涓的流着鲜血。

宫墙之下,太子听得云里雾里的,侧头看向轩王,道:“轩王,他们在说些什么?什么叫亲生儿子被另一个亲生儿子给杀了?我们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凌轩微微皱着眉头,他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果然,当年五皇叔并不是意外而死,而是被先皇给杀死的。

“太子,当年,父皇有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就是我们的五皇叔,他是太祖皇定下的第二个太子,但是他不慎落崖,但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按照刚刚钟达的说法,五皇叔是父皇给杀死的。”

太子皱眉,“难怪父皇一直不让我们问及皇叔们的事情。你刚刚说五皇叔是第二个太子,难道说第一个太子也是被父皇杀死的?”

“这个本王就不知道了,不过,第一个太子同样是坠崖而亡,尸体被野兽吃了,徒留了一些破烂衣衫和首饰还能依稀认出坠崖的人是太子。”

太子冷哼一声,嘴角一抽,瞪着轩王道:“轩王,你知道这么多,你怎么就不跟本太子说呢?让本太子一直都瞒在鼓里?”

凌轩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本王又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上次,你在本王的帐外时,本王就想着跟你说要你防着护民会的人,他们可都是冥日会假扮的,还想要提醒你五皇叔的事情,可是你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了本王,本王也就懒得跟你多费唇舌了。”

太子有些恨恨的看着凌轩,合着他不告诉自己,还是自己的错了?

凌轩郑重而又气愤的道:“本王跟你再次重申一次,你要防着一点冥日会,他们可能会要谋夺皇位的。”

“哼,现在想要谋夺皇位的人多了去了,咱们可以来一个就杀一个。”太子眼见着这眼前的战局就快要胜利了,便是又翘起了尾巴来。

凌轩冷眼瞧着他,道:“你先把眼前的战局解决了再说。”

太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不以为然的道:“还有什么好解决的?直接带着兵马冲进去就行了啊。”

凌轩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冲进去?你没看到钟达挟持了皇祖母吗?她以前可是最疼爱你的啊,你可是她嫡亲的孙子。”

“哼,她以前是疼爱过本太子,可是钟达在皇宫里谋权篡位的时候,她在哪里?她为何不出来帮本太子呢?当初,本太子不同意钟达当摄政王的时候,去求皇祖母劝劝钟达,可是皇祖母是怎么做的?她居然用假遗旨来要挟本太子同意钟达当摄政王。若不是她,钟达能越俎代庖,到最后还把本太子给拉下皇位?这一切,可是有皇祖母的手笔的。”

太子越说越气愤,当初皇祖母用假遗旨来威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恨上了皇祖母了,他失去了皇位,现在,皇位就在眼前,什么都不能阻挡他当皇上,哪怕是用皇祖母威胁他,他都能眼睛都不眨一下,更别说那两个小公主了,当初那小公主被父皇下令赐死的时候,他都能置之不理,更何况是现在,在他的眼里,皇位才是最重要的。

宫墙上,月太贵嫔几经挣扎,终于便是同意了帮着钟达劝轩王他们。

“太子、轩王,太皇太后说让你们投诚,她能担保,钟达给你们两个封王,就像安王一样,每人给一个封地,当一个封地王爷,日子照样过得衣食无忧。”月太贵嫔高声喊道。

太子恨恨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放屁!衣食无忧?本太子要的是天下,要的是皇位,不是什么封地王爷,本太子可不想跟安王一样过得那么窝囊。再说了,钟达,你真当本太子是傻子吗?你一直都想杀了本太子,你还能让本太子当什么王爷?等本太子这儿一收了兵,你就会立即派兵将本太子给杀了的。”

“太子,太皇太后说了,她做担保。”

“放屁,她做担保,她不过是为了保住她自己的性命罢了,哪里是为了本太子,她连自己的性命都做不了担保了,还能替我们做担保?”

“太子…”

钟达见太子这狠心起来的样子,跟先皇当年杀亲弟弟的狠辣程度也是差不离了,钟达气恼的打断了月太贵嫔的叫喊,“行了,别喊了。”

“父皇,现在怎么办啊?人质不起作用啊。”看着钟达的脸色臭得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样,钟显有些为难的上前硬着头皮问道。

钟达在宫墙上来回踱了两步,咬了咬牙,道:“他们该不会是以为我们是抓着人质好看的?那就给他们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能狠下心来。”

“把她架起来站到宫墙上”,钟达命人将太皇太后给拖到了宫墙上高站着,对着下面的太子道:“杜凌志、杜凌轩,你们都给朕听好了,你若是能放下刀剑投降,朕就保你们平安,否则,朕就将你们的皇祖母给推下去了。”

凌轩眉心微皱,太皇太后一直都不待见他,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宠爱着太子的。凌轩却是心下有些不忍看着太皇太后被扔下来。凌轩高声道:“钟达,你放了太皇太后,你举手投降,本王就保你一命。”

钟达一见凌轩松口了,便是说道:“朕还是那句话,你若是能放下刀剑投降,朕就保你们平安,否则,朕就将你们的皇祖母给推下去了。”

太子上前就是大骂道:“钟达,你竟然能亲手将自己的亲姐姐给杀死,你太没有仁道了。”

“说朕没有仁道?你们两个又何尝是好人了?先皇可是被钩吻毒死的,朕只是让人下了慢性毒药,却是没有下钩吻这样的剧毒,不然,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准备夺位,也不必如此仓促的争夺皇位了。这钩吻之毒,必定是你们兄弟二人下的,你们自己还能不清楚是谁下的毒吗?连自己的父亲都能毒死,你们还有脸说什么仁义道德?”

太子和轩王同时开口道:“不是本太子(本王)下的毒。”

“哼!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太子立即侧头看向轩王,像是看一个魔鬼一样,将自己的马往旁边挪了几步,愤怒的道:“轩王,竟然是你下毒杀死父皇的?”

“不是本王,本王中了百花毒虫,当时以为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怎么会有这个心思去下毒杀父皇呢?”

“争夺皇位的人,也就我们两个,既然不是钟达,不是本太子,那也就是只有你了。”

“太子,你别忘了,还有个冥日会,那个杀天霸蛰伏已久,说不定,毒是他下的呢。太子,你现在先别管这些事情,这些事情等到以后再查也不迟,当务之急是要攻下皇宫,夺回江山啊。你可别中了钟达的离间之计了。”凌轩焦急的道。

“哼,这件事暂且不跟你算账,日后,本太子若是查出来是你杀了父皇,本太子定然不会放过你的。”太子恶狠狠的警告道。

“本王也将这句话送给你”,凌轩道,心里对太子保留了一二分的怀疑,但是现在,凌轩心里更加怀疑是冥日会的杀天霸给先皇下了钩吻之毒。

“哼”

兄弟二人互相冷哼一声,面上互相冷着脸,心下却是已经达成了共识,还是先同仇敌忾解决了钟达这个祸害再说。

太子高声道:“钟达,你速速缴械投降。”

“看来,你们是放弃了你们的皇祖母了。”钟达青筋直跳,他心里其实是希望他们能松口的,可是他们竟然这么狠心,抓人质最怕的不就是对方根本不把你手中的人质当一回事啊。

凌轩道:“这样吧,本王用人质跟你交换。”

“人质?朕哪有什么人质在你手上?”钟达纳闷的问道,当初他篡位以后,就立即将整个钟尚书府上的人全都给迁到皇宫去了的,根本就不在钟尚书府上了啊。轩王还能有什么人质?

“带上来”,轩王一挥手,就命人押了一个人上来,正是之前投降的马裕。

像马裕这等叛徒,轩王又怎么可能用的放心呢?干脆就将他还给钟达好了。

马裕慌张的道:“轩王,轩王,你可不能把我交给钟达啊,钟达他一定会杀了我的。”马裕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他哪里都去不成,哪里都不会再信任他了。

钟达冷哼一声,恨恨的呸了一口:“朕还以为你们带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呢,原来不过是一个俘虏罢了,他就留给你们吧,朕可不要。”

钟达随手从旁边一搭弓,就快速的朝着马裕的心口射了过去,凌轩微微皱眉,却是没有阻止。马裕顿时就惊慌的想要逃跑,可是手脚都被绑了,跑也跑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支箭没入了自己的身子,“啊”的惨叫一声倒地,用手捂着心口,眼睛恨恨的瞪着宫墙上的钟达,似乎要将钟达也一起带去地狱,抽搐了几下,停止了呼吸,死不瞑目。

太子冷眼看着马裕死在自己的面前,嘴角勾抹起一股玩味的冷笑,高声道:“钟达,一个马裕不够资格跟你姐姐换,本太子就给你两个。来人,把人带上来。”

这一次,他倒是要看看,钟达还会不会亲自用箭杀死自己带出来的两个重要的人质了。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