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交换人质(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几个士兵就押了两个女子踉踉跄跄的走上来,这两个女子穿着粗布麻衣,蓬头垢面,好似女乞丐一样。从裸露的皮肤上看,她们属于细皮嫩肉的娇贵女子,只可惜已经是被打得皮肉翻飞了,身上几乎都没有留下几块什么好肉了。蓬乱的头发打着结披散在肩上,已经许多天都没有洗澡了,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臭味来。头发遮住了一些面容,她们透过乱发看向太子的眼神充满了恶毒的怨恨。

“姓杜的王八蛋,你要么就将我们直接杀了,给个痛快。”其中一个女子朝着太子愤怒的嘶吼着辱骂着,她实在忍受不住身上这剧烈的疼痛,每天这样的折磨让她时时刻刻的想要寻死,却是寻不了死,简直是痛不欲生啊。

太子胯下马来,一步一步走得极为沉稳,走到了那个女子的身前,伸出手来极近温柔的将那个女子遮盖在脸上的乱糟糟的头发给掀开来,替她夹到了耳后,声音好似冬日里的暖炉一样温暖:“爱妃,本太子怎么舍得你死呢?本太子可是还惦记着你说的咱们的孩子呢,还等着孩子出生呢?”

太子抚摸着她头发的手慢慢下移,移到了她的腹部,轻缓的揉着,道:“你说说看,咱们的孩子什么时候出生啊?本太子也好早些做准备请稳婆啊。”

钟诗彤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怀孕,以前也是骗他说自己怀孕了的,不过就是想着将来让祖父和父亲抱个孩子过来,立为太子,这样自己的皇后之位也就稳固了。岂料祖父竟然这么快的就动手篡位了,导致她的计划都还没有完成就露了馅。她们姐妹俩被血隐组织的人在宫变那天的时候趁乱带出了皇宫,从此,她们姐妹俩的悲惨日子就开始了。

太子见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大夫给她把脉,一得知自己并没有怀孕之后,太子就变成了一个魔鬼,每天派人殴打她,折磨她,还拿着大木棍使劲打她的肚子,竟然直接将她的子宫给打落下来了,更不会她医治,每天她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钟诗彤双眸通红,像是要把太子给生吞活剥了下去,她几近癫狂的喊道:“混蛋,你给我个痛快,干脆一刀杀了我!”

“本太子不是说过了吗?本太子舍不得你死,还指望着你肚子里的孩子给本太子接替皇位呢,这不也是你的梦想吗?”

太子的语气十分的温柔,可是每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面带着微笑的脸庞下,两只眼底流露出了狠历的光芒,抚摸在她肚子上的手一用力,击出了一掌,肚子里本就有伤的钟诗彤痛得尖叫出声,整个人都蜷缩起来,试图将自己的肚子缩起来以后,就能减少她的疼痛一样,

太子偏偏不让她如意,直接拎着她的头发将她给拎了起来,迫使她的身子直立着,肚子上传来的剧痛让她脸色惨白,牙齿打颤,“杀了我,杀了我!”

“哼!”太子狠狠的打了她两巴掌,就直接将她给扔在了地上,缓缓走到另一个女人的身前,轻轻的啧啧道:“你不是最喜欢浓妆艳抹的吗?怎么面色这么难看,也不涂一点胭脂啊?”

他将钟诗音的头发撩开来,看着她脸上被刀片划出了细细麻麻的长长浅浅的伤口,整个人的脸都变得像是一个红色的毛线团一样,不,毛线团的线条都要比她脸上的线条井然有序一些。

钟诗音最为在意自己的这张脸和自己的身材了,却是落到了这个境地,这让她如何不痛恨太子?当即怒目瞪着他,道:“你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了,我再也忍受不了每天的折磨了。”

“你今天还没有抹胭脂的吧?为夫帮你如何?”太子再次露出了一个令人害怕的笑容来。

他转过身子,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些甜食,将上面的糖浆涂抹在了她的脸上,随即将她的脸给按到了地上。

起身,拍了拍手,他望着宫墙上的钟达和钟显,高兴的道:“钟达、钟显,你们看看,本太子给你们带来的这两个人怎么样?两个换一个,可以了吧?”

钟显当即上前破口大骂道:“杜凌志,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女儿呢?”

“那本太子应该怎么样对待呢?本太子可是已经手下留情了啊,你别以为本太子不知道你入住东宫以后,是怎么对待本太子留在东宫里的妃嫔的,要不,将她们两个也跟那些妃嫔一样的方法对待?”太子嘴角的笑意更甚。

“你!你敢!”钟显愤怒的道,却是说不出一个反驳的理由来。自己可是将杜凌志留在东宫里的妃嫔在自己玩弄了之后,全都赏给了侍卫和太监们玩弄的,一个个都受尽折磨之后相继死去了。他可不想自己的两个女儿也被别人轮着侮辱了,简直是丢尽了他们钟家的脸面了。

“你看本太子敢不敢了!你要么跟本太子换人质,要么,本太子就当着你们的面,将她们两个赏赐给这里的众将士们,当场办事。”

“你!她们好歹可是你的表妹啊!”钟显怒道。

“表妹?”太子歪着头,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冷笑一声,道:“你看看你父亲钟达,都把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推到城墙上了,你居然跟本太子说什么‘表妹’?”

钟显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两个女儿的死活,反正她们的利用价值已经达到了,现在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只不过,她们是他的女儿,若是当众被那些将士玩弄,他的脸面往哪里搁?转头对钟达道:“父皇,要不要换?”

“换什么换?要成大事,就必须要心狠手辣,你不会是连两个女儿都舍不得吧?”

“不是,她们若是被杀了也就罢了,可是当众被玩弄,这……”

钟达冷哼一声,将自己手上的弓交到了钟显的手上,道:“你自己解决她们。”

“什么?她,她们可是我的亲女儿啊。”若是别人杀了她们,自己心里还好受一些,自己亲自动手,总是会心痛的。

“你不动手,就等着她们两个给我们钟家丢人现眼了。”

钟显看着被反绑着双手,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的两个女儿,钟诗音的脸上已经爬满了蚂蚁,啃食着她脸上的糖浆时,也在啃食着她脸上的伤口,她又痒又痛,却是挠不了,只得将自己的脸挨在地上蹭,想要将脸上的蚂蚁刮下去,却是依旧刮不下去,只得痛哭流涕的哀嚎着。

钟显咬了咬牙,与其让她们两个痛苦不堪的活着,倒不如直接赐她们一个痛快的死法。

取箭、搭弓,箭头瞄准了地上趴着的钟诗彤,钟诗彤抬头望着那个银光闪闪的箭矢,没有害怕,眼神里更像是祈求,祈求着她父亲能一箭射死她,让她结束自己的痛苦。不过她祈求之余,心里十分的酸楚和悲凉,也许,在她的心里,她更希望父亲和祖父能用太皇太后交换她们两个。可是他们却是选择了杀死她们这两个人质,而且还是父亲亲自动手。

这让钟诗彤想起来以前在钟尚书府上的时候,自己冒犯了父亲的时候,他掐着自己脖子的那种狠绝和冰冷,让她感到恐惧,果然,在他的父亲的眼里,她的人命是可以随时取走的。钟诗彤不禁冷冷的笑了一声,闭眼,等着父亲赐死她,也好过等会儿被那些将士玷污。

嗖!

利箭划破了空气,带着呼啸的声音朝着钟诗彤的心口射了过来,钟诗彤没有移动身子,她知道,父亲的箭法还是很准的,自己若当成一个死靶子,只需一箭,就能让她立即毙命。

噌!

一柄剑横飞,将那支飞过来的箭给挡了开去,太子冷哼一声,道:“钟显,你刚刚还说本太子狠心呢,怎么你狠心起来,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杀啊?”

“你究竟想要怎样?”钟显恨恨的说道,杀还不让自己杀了。

“本太子刚刚说了,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交换人质,要么,将她们两个赏给千军。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太子站在两个女人的中间,将剑一划,瞬间就将她们两个的外衣给划破了挑开来,只穿着中衣躺在地上,对着宫墙上的人道:“好好考虑考虑,等会儿,本太子可就要再给她们脱一件衣服了。”

“哼,瞧瞧你生的什么女儿,简直是丢人现眼!”钟达对着钟显愤怒的斥责道。

钟显被钟达这么一骂,便是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道:“父皇,杜凌志现在已经是被惹毛了,若是我们不交换人质,他可就真的要将她们两个当众赏赐给将士了。以我看,倒不如换吧,反正这个太皇太后也没有什么用,她病成这样,也活不长了。杜凌志是绝对不会为了太皇太后而投降放弃皇位的。倒不如现在把她们两个换回来吧。”

钟达见太子真的打算再将她们两个的衣服给脱了,便愤愤的答应了交换人质。

敏儿给太子悄悄说了两句,太子便是对钟达道:“把月太贵嫔母女三个也换下来。”

“那可不行,朕可不做亏本生意,她们三个不能放,你两个就想跟朕换四个人?要么就换太皇太后,要么就不换,没得商量!”

太子和凌轩再三跟钟达交谈,都没能达成协议,只好先将太皇太后给救下来,至于月太贵嫔,等会儿再想办法吧。

钟达命人放下了两根绳子,将她们两个绑在了绳子上拉了上来,同时也将太皇太后绑在绳子上放了下去。

太皇太后腿脚发软的落了地,缓都不缓一下,就连忙咬牙朝着太子的方向跑去,还是先保命要紧。

钟诗彤和钟诗音两个姐妹上了宫墙之后,立即下跪磕头道:“多谢祖父、多谢父亲的救命之恩。”

“你们两个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钟达恼怒的骂道,当即就拿剑朝着她们两个的脖子一抹。

她们两个嘴里的感谢之词都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白光一闪,鲜血四溅,脖间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和凉意,瞳孔瞬间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刚刚才救下自己的祖父,百思不得其解,含恨倒地。

“父皇!?”

钟显惊呼,有些不理解钟达的做法,若是她们两个落在太子的手中,那就杀了她们,以免太子拿她们要挟自己,可是都已经把她们两个给救回来了,为何要杀了啊?

“她们两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将她们杀了,难道还等着下次杜凌志将她们两个再度抓起来威胁我们?”

钟达瞪了他一眼,她们两个也只不过是钟家用来获得某些好处的棋子罢了,既然现在都已经成为废棋子了,那就杀了以免横生许多枝节。

钟显低着头不敢应话,连忙挥手让侍卫将她们两个的尸体给抬走。

钟达看着下头的凌轩高声道:“轩王,你应该知道夏依依和月太贵嫔的关系十分好,你也该替夏依依将月太贵嫔给救下来,不然,你回去了可就没法跟夏依依交代了。”

凌轩皱了皱眉头,虽然他极不想被钟达这样要挟,可是夏依依既然特意让敏儿过来求他救月太贵嫔,自己若是不努力去救,确实没法跟夏依依交代。

“你放了她们,本王保你……”

钟达冷哼一声,懒洋洋的打断了凌轩的话,“行了,轩王,你就别说那些废话了,不好用,朕只有一句话,就是你们投降退兵。”

太子既然已经救出来皇祖母了,在众百姓和众将士面前,他也能留下一个孝孙的名号了,至于这月太贵嫔,救不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即便是不救,这迫于形势,旁人也说不得什么。

太子十分不耐烦的对轩王道:“轩王,你还说这么多做什么?直接攻进去得了。”

轩王也不好将夏依依和月太贵嫔的关系拿出来做借口,便是迂回的道:“可是那两个襁褓中的婴儿却是你我的妹妹啊。”

“轩王,虽然她们两个是我们的妹妹,可是跟江山比起来,就什么也不是了。再者,我们为了夺回江山,可是花费了多少金钱和多少兵马啊?她们两个的人命是人命,难道我们身后这些将士的人命就不是人命了吗?本太子劝你啊,有些东西该舍弃的就得舍弃,我们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她们两个既然是东朔的公主,就应该为了东朔的江山而做出一些牺牲的嘛。”太子面上假装稍稍带着一些心痛的劝道,见轩王似乎有些松动了,便是趁机加了一把火,道:“轩王,要不这样,等我们躲回了江山以后,我们就将两个小公主封一个谥号,好好厚葬,行不行?”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变了,变得有血有肉了。以前,他未曾见到夏依依前,他在北疆的时候,可谓是杀伐决断,即便是北云国绑架了他的任何一个好友或是将军,他都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在他的眼里,从来都不知道人质是怎么一回事一样。

就像当初,父皇下旨毒死月太贵嫔母女三人的时候,自己不仅当作没有看见,还阻拦夏依依去救她们,在自己的眼里,她们的生死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现在呢,他竟然会开始犹豫,会不忍心,会努力想要救回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自己竟是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

“轩王……”太子再度催促道。

凌轩重重的叹了口气,终是妥协了下来,“好吧……”

“慢着,我还有一计,只要你们配合,就能救下她们。”敏儿见状,连忙上前做最后的一次努力求他们。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