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佯怒(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当即拉下脸来训斥道:“方敏,你虽然是轩王妃的朋友,可是这件事情关系到东朔的江山,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方敏朝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道:“没有资格说话?你今天能轻而易举的攻入城里来,可是跟我献的计策有关系的,这会儿,我想要说句话都没有资格了?你过河拆桥啊?”

“你!哼,即便没有你,本太子也照样能攻得进来。”太子气得七窍生烟,若不是看在轩王和轩王妃的面子上,他真的很想一马鞭就抽到她的脸上去。

凌轩淡淡的道:“方敏,你有何计策就说来听听,若是可行,本王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等会儿两个侍卫将两个小婴儿扔下来的时候,你们飞过去将小婴儿救下来。”

凌轩眺望了一下高高的宫墙,快速的做出了判断,“这个距离,若是平常我们是能飞过去接住坠落的婴儿,只不过,他们自然是不会让我们这么轻而易举的去救她们了,肯定会射箭阻止我们,这样一来,我们要挡箭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冲过去救她们的。”

敏儿咬咬唇道:“如果,我让他们那些人来不及反应呢?”

“?”凌轩疑惑的歪着头看着她。

敏儿招了招手,让凌轩凑耳朵过来,凌轩有些僵硬的坐在马背上,不愿俯身听她说话。敏儿不禁翻了个白眼,不就是说个话吗?有必要这么端着架子?

敏儿无奈的唉了一声,牵过来另一匹马,翻身上去,靠近了凌轩,低声的道:“等会儿我用枪直接射杀了钟达和钟显,让他们两个没有机会开口让侍卫将婴儿扔下来,当然了,我也可以在射杀钟达和钟显之后,快速的将那两个侍卫给射杀了,他们一死,手中的婴儿自然就会掉落下来。你们可以在我射杀钟达的时候,就往宫墙上飞,能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婴儿救下来。”

凌轩并不怀疑敏儿会不会有这个本事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连杀四人,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夏依依一直都极力隐瞒着自己的那些热武器,敏儿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曝露呢?凌轩疑惑的问道:“你确定你要曝露你的枪?”

“我是不想曝露啊,所以,等会儿,我会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从暗处用枪射杀,再装上消音器,旁人就不会知道我用枪了,不过,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里上去将四个尸体处理一下,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他们是被枪杀死的。”

“好吧,本王就答应你。”

“嗯,你就先拖延他们一下,安排一下别的纠纷,转移大家的视线,我也方便动手一些。等会儿,你注意看钟达所站的宫墙上的那个小狮子雕塑,若是出现一个红点,就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你若是看到了那个红点,也让夜影和夏子英做好准备接婴儿了,你就打个手势给我。”敏儿低低的说道。

太子瞧见他们嘀嘀咕咕了一阵,却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他被晾在了一旁,心里十分的不爽,便是策马过去想要听一听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敏儿一见太子过来,她眉心微微一皱,还是暂时不要让太子知道自己有枪的事情为好。敏儿立即变了一副脸色,对着凌轩就是一顿臭骂:“轩王,我还以为你跟着夏依依呆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变得善良了呢,没有想到啊,你居然跟太子一样的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救啊?”

轩王冷着一张脸,厉声喝道:“放肆,本王不同意你的方法就是不同意,你竟然敢目无尊卑教训本王?即便你是夏依依的好姐妹,也不能如此放肆。”

敏儿当即就双手撑腰,对着凌轩就是呸了一口:“我呸,就你这样心肠毒辣的人,夏依依就不该嫁给你,等我回去,我一定要劝说夏依依跟你和离!”

凌轩青筋暴跳:“你简直是狂妄、放肆,今天本王若是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本王依旧是当年那个阎王爷!”

凌轩当即就扬起手上的马鞭朝着方敏抽了过去,而且还特意抽在了她的脸上,她脸上瞬间就多出了一道深红的血印子。

“啊”,方敏尖叫了一声,捂着火辣辣疼痛的脸,呆愣了半秒,下一瞬间,她就变成了一只被惹怒的母狮,拿起自己的马鞭就朝着凌轩抽了过去。然而,她哪里是凌轩的对手,凌轩神色凛然,上身都不带动的,只是右手迅速的将她的马鞭抓住,使劲一甩,就将方敏从马背上摔了下去,直接摔得老远,摔到了远处夏子英的马蹄下。

凌轩冷哼一声,对着夏子英冷声道:“你的女人太不知规矩,本王替你好好教训教训她。”

夏子英慌忙从马背上跳下来,十分紧张的去查看方敏的伤势,将她扶起来,轻声问道:“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方敏顿时就跟一个爆米花一样嘭的爆炸了,跳起脚就臭骂了他一通:“你眼瞎吗?我脸上这么长的一道伤,能叫没有事?从那么远的地方摔过来,虽然没有断手断脚,可也差不多了,你居然还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知道你受了皮外伤,我刚刚想问的是你有没有伤筋动骨,你别误会我的意思。”夏子英神色焦急的拉着她道。

“这么说来,在你的眼里,我被轩王打成这样,只要是没有伤筋动骨就没什么了?我要你现在就帮我出头,好好教训教训杜凌轩!”

方敏气得脸色通红,拉着夏子英就往轩王那边而去。夏子英连忙就把方敏往回拽,他哪里敢打轩王啊,忙劝阻道:“敏儿,刚刚是你得罪轩王在先的,轩王这才会出手教训你,你还是不要。。。。。。”

“你不去是不是?那就分手!”方敏怒瞪圆目,跺脚怒道。

“敏儿,现在这是战场上,你不要任性了,有什么事情,等我们结束了战争回去了以后再说好不好?”夏子英乞求道。

敏儿使劲将夏子英往外一推,脸色通红,怒道:“夏子英,你个孬种,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打了,你都不敢替我出头,还想着要我忍气吞声?你受得了这个气,我可受不了这个气。哼,分手,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夏子英几乎被敏儿费劲了全身的力气给推了一个趔趄,看着负气而去的敏儿,夏子英连忙就追了上去,“敏儿,你别生气啊,敏儿!”

“滚!”敏儿顺手就飞了一个飞镖,直直的朝着夏子英的心口飞去,自己则骑着马快速的离开。

夏子英闪身躲过了这个飞镖,见敏儿是真的生气了,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当下也着急了,连忙跨上马就要追出去。

夜影在收到了王爷的眼神暗示之后,立即策马过去拦住了夏子英,长剑一横,轩眉冷厉,“夏将军,这是战场,没有命令,你不能离开半步。”

夏子英愣了一下,有些恳求的望着夜影,“我去将她追回来,很快就回来的。”

“你身为一个将军,更是要以身作则,岂能因为儿女私情就离开战场?这场上的士兵可都是要以将军的行为而效仿的,若是每一个士兵都因为私事而离开,那还能叫军队吗?

夏子英到底是个严于律己的将军,被夜影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若是私自离开值守,便是大错特错了,方敏只是一个女子,她任性也就罢了,自己身为将军怎么能跟着一起犯糊涂呢?便是垂首叹气一声打算跟夜影认错。

夜影见夏子英竟然能如此快速的就恢复了理智,不禁觉得有些失望,刚刚王爷还暗示他要跟夏子英吵架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呢。

“夏将军,你可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啊!她走她的好了,你可是不能离开!”夜影只能不动声色的过去装作再度训斥他,却是抽了个空隙,将王爷的意思低声告诉了夏子英。

夏子英了然,当即就装做有些放心不下敏儿,仍是要出去寻找她,“这里刚刚发生战乱,我怕她出事,我还是出去找找她。”

“不许去!”夜影再次阻拦。

“不许去?若是我非要去呢?”夏子英与其几句不合便是蛮横的要闯出去,两个人竟然是当场就打了起来。

“啧啧啧!”太子一阵惊叹,走到凌轩的身边道:“轩王,凡是跟夏依依关系亲密的人,脾气都这么暴躁的吗?你的脾气自是不用说,从小就性情阴冷暴躁。那个方敏嘛,之前她跟本太子说话时,本太子就已经看得出来她跟夏依依的脾气也差不多暴躁。只是这夏将军,本太子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竟然能冲冠一怒为红颜,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就动怒跟夜将军打起来了?”

凌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那是因为他深爱着方敏,才会担心方敏。你?呵呵,那是因为你不懂爱情。”

太子气得磨了磨牙,暗暗的啐了一口,合着就你懂爱情?不过,太子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真的没有像轩王和夏子英那样真心实意的爱过一个女人。

宫墙上的钟达更是看得云里雾里的,刚刚他们还在说着人质的事情,要太子和轩王缴械投降呢,怎么眨眼间,就变成了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子赌气离开的事情大打出手了?

钟达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夜影和夏子英打斗,而旁边的轩王竟是冷眼看着自己的手下斗殴也不出言制止,太子则是有些焦急的看着他们两个终是忍不住劝架道:“好了,你们两个别打了,这是战场上,不是你们的练武场,立即给本太子住手,你们听见了没有?”

夏子英大声道:“太子,末将要请假离开片刻,找寻一下方敏。”

“放肆,战场上岂能儿戏?说离开就离开,那这战场岂不是成了戏园子了?”太子竖眉训斥道,端起了自己太子的威严,命令道:“夏子英,本太子命令你立即住手,否则,本太子将会对你军法处置!”

凌轩见状,也厉声喝道:“夏子英,本王命令你立即停手!”

“即便是要处置,末将也认了,等末将找回了方敏,就自罚军棍!”夏子英似乎钻进了死胡同一样,任何人的的劝告亦或是命令,他都充耳不闻。

钟达顿时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双瞳泛光,若是能将他们的将士给挑拨得自乱了阵脚,发生了内讧,那他自己也就能不战而胜了。

钟达高声给夏子英“鼓劲”道:“夏将军,这兵荒马乱的,方敏一个弱女子就这么跑出去,万一被敌人给抓走了,丢了性命不说,怕就怕被一帮子臭男人给。。。。。。唉,朕都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你身为男人,应该能想得到才是,你还不赶紧去找她去?最好多带些兵马去,免得打起来没有一个帮手啊。”

夏子英似乎是被他给点醒了一样,立即对着身后的士兵喊道:“三营、四营的,立即跟我走。”

三营、四营的士兵一愣,他们有些发懵,从明理上来讲,轩王和太子都已经下令不得离开了,他们也不敢离开,可是夏将军却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是去是留,人群里稀稀疏疏的传来十几声“是”。

“夏将军,今天只要有我在,今天,你一个人也带不走。”夜影横眉怒道,手下的剑耍的更加狠历,他对着那些士兵冷厉威胁道:“你们谁若是敢跟着夏子英离开,全都按照逃兵军法处置!”

那些士兵顿时就闭上了嘴巴,脖子往后一缩,逃兵的军法处置就是死刑啊,他们可不敢再跟着夏子英离开了。

钟达见状,连忙对着夏子英道:“夏将军,你看看,太子和轩王都翻脸不认人了,你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贡献,他们居然要处置你,你不如投诚到朕的麾下来,朕给你高官封爵,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你能给我的好处,他们可是都能给我。”

“你不是喜欢方敏吗?你若是投到朕的麾下,朕就亲手写一道圣旨,将方敏封为郡主,再将她赐婚给你如何?”钟达投其所好道。

夏子英微微敛神,方敏的出身太差,自己的母亲一直都不同意让方敏嫁给他,即便母亲松口,也只会同意敏儿当侧夫人的。倘若能将方敏封为郡主,这地位一上去,母亲自然就会同意方敏嫁给他为夫人了。

钟达见他犹豫了,便知道自己抓住了夏子英的弱点,更是继续往这个方向突破,道:“朕也打听过,方敏不过是西疆木寻镇的一个孤儿罢了,以她的身份要想嫁给你当将军夫人,你母亲怕是不会同意的,她若是郡主了,你母亲自然是欢天喜地的。”

“你说得有理啊”,夏子英佯装赞同,一边稳住钟达,跟钟达拖延时间,一边内心焦虑,方敏究竟还要多久才能准备好啊。

另一厢,方敏跑出了这个宫殿之后,便是跑进了另一个宫殿,爬上了二楼的一个空房间里,仔细查看了一下地理环境,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狙击位置呢。便是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洞,从系统里拿出了狙击枪,将枪搭在了窗棱上,瞄着钟达的脑袋,随即,又将枪口调整了一番,试了一下钟显和另外两个举着婴儿的侍卫的脑袋的角度。

嗯,很好,在这里可以十分方便的将他们四个人连续击杀。

方敏嘴角一勾,从怀里拿出了激光笔,在钟达所站的宫墙上那个小狮子雕塑上投射下了一个红色的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