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胜利(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一见那个石狮子上果然出现了一个红点,他眼眸一缩,虽然不明白这个红点是怎么形成的,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正事要紧,他立即给夜影和夏子英两个人使眼色。

他们二人眸光微微一闪,心下意会,两人十分有默契的边打斗边往宫墙底下走去。

那一厢,敏儿一见凌轩做了手势,她双眸微眯,迅速瞄准了钟达,轻轻扣动扳机,子弹仅仅发出了极细小的声音,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速的朝着钟达的脑袋射了过去。

啪啪啪啪!连着四声,敏儿极为利落果断的在瞬间里转动枪头,扣动扳机。

远处高高的宫墙上,钟达、钟显和两个侍卫的头颅瞬间爆裂,连叫声都未曾发出就轰然倒地,两个婴儿也从侍卫的手中滑落往下跌落。

“宝宝!”

月太贵嫔撕心裂肺的喊着,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过去就从其中一个婴儿掉落的地方一跃。

她以为这样,她就能接住下坠的婴儿,只是她却忘了她不会武功,跳下去就会死。然而,在自己的孩子将死的时候,母爱的伟大让她已经全然不记得要先保住自己的安危了。

夜影与夏子英在宫墙下佯装打斗,一见婴儿掉落,便是立即分作两头飞开,一人接一个婴儿。

夜影刚刚要触及婴儿时,就见宫墙上又跳下一个女人,夜影不禁皱眉,这个月太贵嫔简直是来添麻烦的。

夜影左手一捞,就将婴儿给带入怀中了,双脚在宫墙上一蹬,借力往上一飞,就将月太贵嫔给一把抓着飞离开来。

凌轩则是第一时间飞了上去将那四人的头颅割了下来,用内力将头颅击碎,好似破碎的西瓜一样,脑浆四溅,烂成一团稀泥,再也看不出来是如何死亡的了。同时,他迅速的在宫墙上找到了那四颗子弹,揣进了怀中。

钟达的兵马一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都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夏子英和夜影二人在打架呢,却是突然见他们往宫墙上飞着去接下坠的婴儿时,这才惊讶的发现他们的皇上和太子都已经死了。

他们的脑子一顿混沌,顿时就懵了,待反应过来之时,轩王都已经把四个头颅全都给击碎了,他们这才开始搭弓射箭抵抗起来。

凌轩一把将钟达和钟显的无头尸身揪起来,对着敌军喊道:“钟达和钟显已经死了,你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本王保你们不死!”

太子等人的脑袋也是一阵发懵,刚刚他也是在看着夜影和夏子英的热闹去了,并未注意到宫墙之上的钟达等四人是如何死得,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当时夜影和夏子英并没有对钟达动手,而轩王就在他的身侧,他也很肯定轩王没有动手。

难不成是上官云飞动的手?太子疑惑的侧头看向远处似乎同样发懵的上官云飞,怎么不是他吗?究竟是谁?

太子收回了视线,也飞上了宫墙,对着叛军大喊道:“钟达、钟显已经死了,整个皇宫都已经被本太子的兵马围困了,你们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你们家里还有父母妻儿等着你们回去呢,你们若是也像钟达一样死在这儿,你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

不得不说,太子蛊惑人心还是很有一套的,他这么一说,那些叛军便是都犹豫,现在叛军的兵马就剩下这么点人了,哪里还是太子的对手,钟达都已经死了,他们就如同没有领头羊的一群散乱的羔羊了,岂不是很快就要落入狼牙里了。家里还有亲人等着他们回去养活呢?

再者,抛却以上这些因素,他们自己也不想死啊,谁不想留着这颗脑袋继续吃饭、继续海阔天空的吹牛扯皮啊?何苦跟性命过不去呢?

当下就有一些士兵扔了武器举手投降,其他士兵一见大势已去,又在太子的继续劝降之下纷纷扔了武器投降。

不过一会儿,大部分敌兵都投降了,只剩了一小部分的士兵还在负隅顽抗,然而也不过是多挣扎了一会儿,就被洪水一般的太子和轩王的人给砍杀殆尽了。

昔日富丽堂皇的皇宫,在这一刻,染满了鲜血,杜鹃泣血,遍地尸体,将整个皇宫都变成了一个地狱。

太子手下的将军见叛乱已经平息,当即就按照太子之前的吩咐抢在了轩王的前头将功劳戴在太子的头上。

几个将军振臂高呼:“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他们身后的士兵也立即跟着他们高呼起来,“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上官云飞便是也同样带兵这么喊了起来。霎那间,整个皇宫以及京城都响起的响亮的口号声。

唯独轩王的兵马一脸厌恶的斜眼看着抢功劳的太子士兵,狠狠的啐了一口,之前打战的时候,太子的士兵就缩在了后头,让轩王的兵马在前面打先锋,这会儿胜利了,他们就开始抢夺功劳了,这不是明显的就是想要拥立太子继位了吗?轩王的士兵心里其实更加希望轩王继位,但是现在轩王没有继位的心思,夜将军也不带领他们喊“轩王千岁”的口号,这么低调隐忍的将皇位主动让给了太子,他们也就只好闭了嘴,没有替轩王喊口号了。

“太子,国家一日不可无君,请太子早日登基才是!”一个将军高声道。

“对,国家一日不可无君,太子登基实在是迫在眉睫,太子,事不宜迟啊。”

太子微笑的对着众人点点头,朗笑道:“如今叛党已除,本太子宣布,明天就正式册封为太子,三日后登基为皇。”

“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跪了下去,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夜影在轩王的暗示下,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众将士跪了下去,太子见状,心里更是得意了。

一个参将跑了过来,禀告道:“太子,搜到了钟尚书府上的家人了,还有钟显的嫡子钟铭,末将不敢擅自做主,暂且将他们关押起来了,还请太子殿下做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太子嘴角上扬,轻巧的说道,“钟尚书府全家以及主要的叛党尸体全都挂在菜市场门口曝尸半月,以儆效尤。”

“是”

片刻后,远处大殿里响起了震天的哭喊声、厮杀声、求饶声,不过小半柱香的时间,声音便都沉寂了下来,大殿里尸体横陈。上至六七十岁的老妪,下至刚出生没多久还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全都无一幸免。小胖子捣蛋货钟铭肉乎乎的身躯也同样倒在了这些杂乱的尸体里头,他或许还不太明白权利竟然能带来杀身之祸,但是如果他知道最后他会因为家里的权利而死的话,当初在翰文书院时,他绝不会因为自己家里的权势地位而沾沾自喜的仗势欺人了。

躲在另一处宫殿上的敏儿,在狙杀了四人之后,快速的将枪收进了系统里,换上了一把长剑,从宫殿里迅速的逃窜,直接朝着宫外跑去。

太子接受了众人的拜贺之后,满面红光高兴的道:“封宫门,尸体全都拖出去,立即将整个皇宫全都给本太子清洗一遍,今夜,本太子要住在宫里。”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梦寐以求的想要回到宫里来,成为万人之上,没有一人之下的那个人,如今,他可是一刻都等不了了,他再也不想被赶出皇宫了,先把皇宫占了再说,免得被轩王给占了。

轩王心里冷哼一声,太子稀罕这皇位,他可不稀罕,当即对太子拱手道:“本王要回轩王府安排一下,就不在这皇宫里逗留了,告辞。”

太子巴不得轩王赶紧离宫,便是立马就答应了,点头道:“也对,你也该早些回轩王府安排,早日把太贵妃和轩王妃接回轩王府,以免她们二人在连城漂泊。”

“嗯”,轩王淡淡的颔首,转身,带着自己的人马离开了皇宫。

一出了宫门,夏子英便是上前对轩王拱手道:“王爷,末将实在有些担心方敏,想……”

“放心,她不会有事的,你若是想去找她,就去找她。这京中残余势力的清剿,本王交给夜影去处理就是了。不过,你路上的时候注意一点,可能会有人跟踪你的。”凌轩低低的说道。

“多谢王爷提醒”,夏子英眉头一皱,微微颔首,策马转身离去,他一离开,就有两个黑影快速的跟着他而去。

此刻的京城里,百姓们都不敢开门,全都关门闭户的躲了起来,街上倒着许多尸体还未来得及清理,一些士兵穿梭在京城的各个角落逮捕叛兵,偶尔还会响起一些厮杀声,不过大多数叛兵被逮捕之后都是举手投降了。

夏子英在一片混乱之中踏着尸体穿梭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找寻着敏儿的身影。他隐隐觉得之前宫墙上四人是被敏儿杀死的,他真的十分的惊讶,他很清楚的看到当时敏儿都已经跑出了两道宫门了,即便是天下第一箭术的天问,都不可能在两道宫门以外将箭射过来,更何况是柔弱女子呢?

再者,以他的武功,若是有箭支从远方射过来,他是绝对能看得见的,可是他都没有看见究竟是什么武器射过来,宫墙上的四人就已经爆头了。

夏子英在京城里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总算是在某一个街道上看到了敏儿的身影。

“敏儿,敏儿。”

夏子英连忙策马朝着方敏飞奔了过去,敏儿一瞧见他过来,便是冷哼一声,堵气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夏子英连忙抽了一下马鞭,加快了速度追了过去。敏儿哪里是骑术高超的夏子英的对手?不过一会儿,就被夏子英给追上了。

“敏儿,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夏子英道。

敏儿扬眉,冷哼一声,指了指自己脸上深深的鞭痕,道:“你好看看,我脸上都已经毁容了,让你帮我出头,你都不帮我出头,你还好意思来见我?”

夏子英一脸严肃的道:“他是王爷,我是将军,他是君,我是臣,即便他有错,我也只能据理力争,哪能上前打他?那是犯上作乱大不敬!”

敏儿双手环胸,翻了一个白眼,哼道:“他若是要杀了我,你也会冷眼旁观?”

夏子英上前一步,急急的道:“不会,他若是如此,我必定会拼了性命也要保护你。”

“哼,你也就说得好听罢了,刚刚你可是连一句狠话都不敢对轩王说啊!”

夏子英凑了过去,低低的道:“我刚刚不是还有些纳闷,你素来都是讲道理懂礼貌的人,怎么刚刚竟然那么得罪轩王,我现在明白了,你是为了方便离开。敏儿,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有人跟踪我,我们回去再说。”

敏儿嘴角一勾,低低的不怀好意的笑道:“既然有人跟踪你,那我就得做戏做全了。”说罢,敏儿愤怒的扬鞭就朝着夏子英的身上狠狠的抽了过去,大骂一声:“你个孬种,窝囊废!”。

夏子英虽然能快速的躲闪开来,可他却是生生的承受了这一马鞭,敏儿微微皱眉,当即又狠狠的朝着他又抽了一鞭,连着抽了三鞭,夏子英都咬牙忍受了下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为何不躲?”

夏子英答:“只要你高兴,你抽多少鞭都可以。”

“你!哼!”敏儿冷哼一声,负气策马就跑。

夏子英眉头一皱,策马跟了过去,一把牵着敏儿的马缰绳,拉着她一块儿走。

“你干嘛?放开我的马。”

“你不生气了,我再放开你的马。”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那我就牵一辈子,把你牵我家去成亲。”

“呸!我才不要去你家当小妾了,李氏一点都不喜欢我。”

夏子英皱眉思索了一下道:“钟达说得有理,你若是郡主,我母亲就不会反对了。敏儿,你放心,等局势稳定的时候,太子一定会给我们这些将军论功封赏,到时候,太子若是问起我来,我就说我什么都不要,只求给你封一个郡主之位,若是有可能,我就让太子给我们赐婚,我母亲即便是想要反对,也没有办法反对了。”

敏儿双眸顿时瞪大,警告道:“我可是警告你,封郡主嘛,是可以的,但是,赐婚就免了,本姑娘想要婚姻自由,不想被一纸圣旨约束,免得像依依一样,不想嫁也不成。”

“咦?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嫁给我,你还想嫁给谁去?”夏子英当即就不高兴了,将敏儿的马牵过来,把马缰收紧,两人靠得更近,把敏儿的脸庞掰向自己,定定的问道。

敏儿睁着一双美眸,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来:“我还没有考虑好啊,我觉得你今天的表现一点都不好,我想着再去挑挑,选一个优秀的合心意的夫君。”

夏子英几乎要气炸了,他们两个都搂搂抱抱,还亲吻过了,算是私定终身了,她还能再嫁给别人去?“你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啊?你都和我已经……”

敏儿扬眉道:“亲亲算什么?即便是未婚生子了,我依旧可以再嫁给别人。”

夏子英几乎要被她的惊天想法给雷死了,气恼的道:“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怀了我的孩子还怎么嫁给别人。”

夏子英长臂一伸,就将敏儿揽入怀中,霸道的拥吻了上去,浓重的男性气息扑面席卷而来,将她整个人都给嵌入了他宽阔的胸膛里。敏儿挣扎了两下却是挣脱不开,扑腾了几下却被他给箍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良久,他松开了嘴唇,将她一把拎到了自己的马背上,策马离开。

敏儿大叫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生儿子去,我看你怎么嫁给别人!”夏子英气呼呼的道,策马朝着护国公府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