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发现端倪(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子英一路疾驰,带着敏儿就回了护国公府,这府邸也已经被钟达赏赐给了钟达手下的大臣居住,那个大臣已经在战乱中死了,留了一屋子老小在府上。

那些人一见夏子英回来了,全都瑟瑟发抖的缩在一起,连忙跪下磕头道:“夏将军,你饶了我们吧,我们是无辜的,我们老爷也是被钟达那个狗贼所逼的。”

夏子英皱了皱眉头,对在外头街上各处搜捕叛党的士兵招呼了一声,道:“把他们全都抓起来,等候太子的发落。”

“是”,几百个士兵拿着刀就冲进了护国公府,将一干叛臣的家眷和家奴全都给抓了起来,那些人可是不敢反抗了,只是一个劲的求夏将军一定要跟太子殿下求情,饶他们死罪。

夏子英冷着脸,没有答应。他做不了这个主,倘若在位者是轩王,他或许可以求情,但是在位者是太子,他跟太子本就不是一路人,还是不要去出这个头了。再者,这些叛党家属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他犯不着替他们求情。

倘若败的人是他,当初护国公府的人也没有及时被轩王给转移的话,钟达还会饶了他的家人吗?肯定不会的。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整个护国公府便是全都空荡荡了,夏子英将门一关,拉着敏儿就进了屋,伸出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一双英俊深情的眸子盯着她道:“敏儿,嫁给我,好不好?”

敏儿一把拍落了他的手,道:“得了吧,我不嫁。”

“那你要怎么才嫁?”

“怎么都不嫁”,敏儿昂着头,眯着双眼得意的笑道。

夏子英气得后槽牙都咯咯作响:“敏儿,你这是要逼我抛弃圣人的礼义廉耻,跟你生米煮成熟饭吗?”

敏儿扁了扁嘴巴,挑眉道:“切,就你?你还能逼得了我?”

“那就试试看了!”

夏子英勾着她下巴的右手一个翻转,就要按着她的肩膀往床上倒去,敏儿身子一侧,弯腰躲开来,白光一现,长剑从腰间拔出,对着夏子英就刺了过去,夏子英右手立即捉住了敏儿的手,轻轻一拧,就将她手上的剑给卸了下来。敏儿抬脚朝他一踢,他一个翻身,直接从她的面前翻到了她的身后。

敏儿一脚踢了个空,几乎摔了个趔趄,连忙稳住了身形,反身过来就要继续攻击他,还没有转过背来,就被夏子英一把搂住就朝着床上滚去,下一瞬间,她的眼前便是漆黑一片,他上她下,夏子英手法快速的将被子盖住了两人。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容,可是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扑通、扑通、扑通,耳畔传来夏子英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他的喉咙咕咚一声咽了一下口水,他似乎很紧张?

敏儿顿时就起了要调戏他的心思,充满戏谑的道:“你不是要试试吗?怎么不敢了?是不是你不行啊?”

“不行?”夏子英刚刚还一直默念着圣人的清规戒律来控制自己悸动的心情,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却是在敏儿这样一挑衅他之后,彻底将圣人的话抛之脑后,俯身就含住了她嘻笑的薄唇,急切而贪婪的吸吮着芳香。双手亦是不规矩了起来。

敏儿眉心一皱,这个呆子竟然还真的动起手来了?当即有些后悔自己惹恼他,便是要推开他,却是推不动,他好像是巨石压身一般。

手中匕首一现,抵着他的腰身,含含糊糊的道:“放开我。”

没有回答,只有更加猛烈的吻回应她,匕首再度往肉里一捅,扎破了皮层。他微微皱眉,却是没有停下。

匕首再次一扎,深入了肌肤,流出了鲜血,他反倒是舒展开了眉头,他知道,她绝对不会杀了他,他将霸道渐渐转化为溺宠。

霸道而宠溺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她的头脑,有些不舍放开这份宠爱,闭上眼享受,直到温热的血从他的伤口顺着匕首流到了她的手上,她才惊醒过来,慌忙将匕首抽出来,道:“子英,你受伤了,快,我给你包扎伤口。”

“不碍事,一点小伤,等我完事了再包扎也不迟。”夏子英坏坏的笑道。

敏儿顿时就惊讶的真大了眼睛,道:“你还真的打算要未婚生子啊?”

“对啊,谁叫你不答应嫁给我,那我就只好来硬的了。”夏子英也不顾身上的伤痛,抱着她就要进行下一步程序。

敏儿慌张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祈求道:“好好,我认输,我斗不过你,先包扎伤口吧。”

夏子英吹了一口气,“那包扎完伤口再继续?”

敏儿不禁翻了一个大白眼,“继续你个大头鬼啊,你都受伤了,不痛吗?”

“不痛,为了生儿子,这点痛算什么?”他的眉眼弯起,故意道。

“好了,好了,我答应嫁给你,行了吧,先包扎伤口。”敏儿无奈投降道。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受伤!夫人!”夏子英目的达成,心里十分高兴。

“切!等你八抬大轿迎娶我进门以后再喊夫人,还有,我以前跟你说的不许纳妾的条件也得答应了才行。”

“我答应,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夏子英笑道,掀开被子,捂着腰上的伤口下了床,这一走动,不禁皱眉,她扎得还真的有些疼啊。

敏儿连忙用身上随身带着的急救绷带和创伤药给夏子英包扎,不禁微微皱眉,抬眼嗔怪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也太任性了,都已经受伤了,还不收手?”

“我若是能得到你,就算死在你的手上,我也值了。”夏子英嘴角咧开笑道。

敏儿在他刚刚包扎的伤口上拍了一下,道:“让你贫嘴。”

“疼!”夏子英道,有些跟她求宠撒娇的味道。

敏儿顿时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样的夏子英还真让她有些不适应。拿起地上的匕首和长剑,转身就要出门。

夏子英连忙拦住了她,“去哪儿?”

“我找个客栈住着去”

子英立马就有些慌了,“你生气了?你留下来吧,我发誓,我没有娶你之前,我不会动你的。”

“那我也得出去住啊,不然,让别人知道我跟你孤男寡女的住在护国公府,还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来,我的名声坏了,你母亲更不会让你娶我了。”

夏子英想想也是,女子的声誉还是很重要的,“但是现在客栈里也不太安全,万一还有叛党呢?”

“我也不能住轩王府上去啊,依依还没有回来呢。”

“好吧,你先住到客栈去,我派一些士兵保护你。”

“嗯”

夏子英将敏儿安置在客栈里,便是去了轩王府跟轩王报备一声。

“轩王,方敏已经找到了,末将将她安置在了客栈休息。”

“嗯”,凌轩点点头,道:“你即刻带兵去连城,将太贵妃他们都接回来。”

“是”

“对了,轩王妃的身子虚弱,你安排一个宽敞软和一点的马车,路途遥远,也好让她在马车里好好休息。”凌轩叮嘱道。

“末将明白,末将这就去将他们都接回京城来。”

待夏子英一走,跟踪他的人也立马调转方向往皇宫而去。

皇宫的东宫里,已经快速的收拾妥当了,太子又坐回了原来的宫殿里,命人做了一大桌的好吃的食物,又小心翼翼的让太医一一检查了,才放心的坐在桌前大快朵颐。他心情十分高兴,他以后都能享受这样奢侈的生活了,再也不想在外面颠沛流离了。

上官云飞与他一道坐着吃饭喝酒,上官云飞举起酒杯,满面都带着兴奋和恭敬,“太子,本皇子要恭喜你能重夺江山,从今往后,你可就是万人之上了啊。”

“哈哈,那是,那是,这也要多谢大皇子的鼎力相助啊。来,干杯。”

太子高兴的与他碰杯,一口饮下杯中所有的酒,面上虽然带着愉悦,可心里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们南青国要了三百万两黄金才肯出兵,也能算是鼎力相助?

上官云飞喝下酒,将酒杯放下,道:“太子,当初说好的我们帮你夺回了江山,你登基以后,就要立上官琼腹中胎儿为太子的,这……”

“诶,大皇子,这事不着急,她都还没有生呢,也不知道是男是女,还是等她生了以后再说吧。”

“这是也无需等她生了再办,等你登基的时候,同时立下一道圣旨,若是她生了个儿子,就立为太子,若是生了个女儿,就封一个公主的号,不就行了吗?”上官云飞道。

太子的脸面顿时就阴沉了下来,道:“本太子既然答应过你们,等她生出孩子来,就必定会给他封为太子。”

“太子,这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还是早些下了圣旨,我们也安心了不是?何必要等到以后呢?难道说,我们帮你打回了江山,你就反悔了不成?”上官云飞眸子眯起,不经意间释放出了一些压力来。

太子冷着脸微怒道:“本太子一言九鼎,又怎么会反悔?说了等孩子出生了以后再写圣旨,就自然会答应,总共也用不着等多久了,不过就是几个月罢了。”

“哈哈哈哈,几个月?太子,你等得起吗?”上官云飞冷笑道。

太子猛的将酒杯重重的砸在了桌上,怒道:“大皇子,你什么意思?”

上官云飞瞟了一下周边围着伺候的侍卫,因为刚刚夺回皇宫,太子有些不信任那些宫人了,并没有让太监宫女伺候,而是让自己的侍卫伺候。上官云飞淡淡的道:“太子,有些话,要私底下说。”

太子皱了皱眉,挥手让侍卫退下去,这才道:“你可以说了。”

“太子,你以为你的皇位能坐得稳吗?轩王就真的能这么大方的将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给你?”

太子神色骤变,瞪着他冷声喝道:“大皇子,你们南青国能帮着本太子夺回江山,本太子也是感激你的,可是你若是想要离间我们兄弟两个而达到某些目的,本太子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上官云飞鼻孔冷哼一声,面露不善,“太子,本皇子不过是看在咱们是姻亲的关系上,好心提醒你一句,你又何必如此动怒呢?你好好想想,轩王的兵马虽然没有你的兵马多,可是也不少了啊,再说了,他的兵马基本上都是从西疆和北疆撤下来的士兵,战斗力非凡,即便是比你少,也能战胜你。光是想想他的那些人马在热河的时候,将钟达的兵马给打得屁滚尿流,就能知道他的兵马有多厉害了。他若是要将你拉下皇位来,可是很容易的。你可要当心,轩王会成为下一个钟达,而且,他比钟达的手段更为毒辣、阴狠,计谋更多,轩王若是篡位,你以为你还能像这次这样翻身?”

太子虽然心里一直都防备着轩王,可是他不能在外人面前这么表露出来对轩王的防备,不然,很容易被别人抓着把柄,太子打着哈哈笑道:“你放心,轩王虽然能力大,但是他无心皇位,不会对本太子动手的。”

“是吗?他现在没有动手,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动手啊,留着他,总是一个祸害。你今天不是也说了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那是对敌人而言的”

“呵呵,太子,你现在不信本皇子的话也无所谓,不过等我说了,你就会相信的,轩王他可是隐藏得深得很啊。本皇子今天还有一个发现,轩王的身边有高手,而且是顶尖的高手。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宫墙之上,钟达和钟显、两个侍卫竟然会在一瞬间接连爆头,我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究竟是何人动手的,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动手的,甚至连将他们爆头的暗器都没有发现。”上官云飞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倒抽了一口冷气,阴森森的道:“太子啊,你想想,钟达的武功够高的吧?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爆头了,若是那个人瞄准的是你我的脑袋,你觉得,你还能躲得开吗?”

太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问道:“就连你也没有看出来他们四人是如何死的?”

“看不出来,当时,本皇子可是在钟达死后,立即就将目光看向宫墙上的,却是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是如何被杀死的。但是轩王肯定知道,而且,他还想着瞒着你,不然,他为何要在第一时间飞上宫墙将他们几个人的脑袋特意击碎了?不就是不想让我们查出来他们是如何死的吗?你不如去宫墙上再查查,将他们几个人头也查查,看看能不能查出一些端倪来。然后再亲自问问轩王,他若是隐瞒你,只怕是有异心了,你可要防着点啊,小心驶得万年船。轩王这个人,不可信!”

上官云飞扁着嘴巴摇了摇头,一副完全替太子着想的模样。

太子有些防备的瞧了他两眼,便是起身往外走去,道:“大皇子,一块去查查吧。”

二人到了宫墙上,宫墙上头还没有来得及清洗,不过尸体已经被人拖走了,地上散烂着钟达几人破碎的头骨,他们在城墙上找了一番,也没有看到任何暗器,想来暗器已经被轩王在第一时间给收起来了。

上官云飞仔仔细细的检查着破碎的头骨,忽然眼眸一缩,在其中一个头骨上看到了一个细小的圆洞,很明显是先被暗器所伤,然后再被轩王击碎了头颅。

上官云飞笑着将那个破碎的头骨拿过去给太子看那个黑洞,道:“太子,你将这个收着,问问轩王,本皇子若是猜得不错,他绝对不会告诉你是何人用何种方法杀死钟达的。”

太子眸子一暗,命侍卫将这块头骨包了,立即人去轩王府传唤轩王入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