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联合逼问(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重又回到了东宫,刚一进去,就见到自己派去跟踪夏子英的那两个黑衣人已经回来了,他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上官云飞,然而上官云飞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仿若看不到自己的眼神暗示,并没有离开。

太子不禁有些无奈,只得招手让那个黑衣人禀告,反正他让他们去跟踪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黑衣人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大剌剌站着的上官云飞,垂首拱手道:“回太子,属下跟踪那夏子英,见他出了宫门之后,就到处找方敏,找了许久才找到了她,方敏还生着他的气,竟然在街上就挥着马鞭着着实实的打了夏将军三鞭子,打得还挺狠。”

“他们两人打起来了?”

“没有,夏子英竟然硬生生忍着让她打了,打完了还可劲儿的哄她,这方敏脾气可大了,卑职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像她那样脾气大的。”

太子想起轩王说他不懂爱情,便是冷笑一声,“又一个情种啊,后来呢?”

“后来,夏子英将她带回了护国公府,在屋里呆了片刻后,就将她送到客栈去了。随后夏子英去了轩王府,轩王派他去了连城接太贵妃他们回京。”

“在屋里呆了片刻?”太子饶有兴趣的玩味的问道,“生米煮成熟饭了?”

“之前在街上的时候,方敏说不想嫁给他,要另外找个夫君,夏将军则说要带她回去生儿子。可是按照他们在屋里呆的那么一点点时间,也不够生儿子的,再者,夏将军进屋之前,他并没有受伤,一出屋,他腰上像是被刺伤了,包着的纱布上还染了新鲜的血,想来是他霸王硬上弓不成,还被方敏给刺伤了。完了还点头哈腰的跟她道歉,亲自送她去客栈。”

“哈哈哈哈,霸王硬上弓不成,还被刺伤了?哈哈,这可真是有意思,这夏子英竟然能爱上这么一个母老虎,你说,他若是把这个母老虎娶回家,护国公和李氏会不会被气死啊?”

太子哈哈大笑起来,从来都没有如此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给欺压得死死的,还爱得死心塌地,这样的男人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孬种。

上官云飞微微皱眉,问道:“夏子英武功高强,都还能被一个女人给刺伤,这个方敏可是武功高强?”

太子冷冷的瞟了上官云飞一眼,笑道:“大皇子,你也太过草木是兵了,方敏这人,本太子见过,虽然会一点三脚猫功夫,可是他那点武功,连夏子英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她绝对不会是杀害钟达的那个人。”

“可她能将夏子英刺伤啊”

“呵呵,大皇子,轩王他嘲笑本太子不懂爱情,现在看来,你上官云飞竟然比本太子还不懂爱情啊。以夏子英的武功,真的要想强了她,怎么可能办不到?不过是不想,也是心甘情愿被她刺伤的。人家啊,要的就是这个泼辣的姑娘心甘情愿的跟了他。你明白了吗?”

太子说着说着,竟然也有些想要一个这样的爱情,定然会比他娶这些整日里就知道对他强颜欢笑的妃嫔有趣得多啊。

上官云飞的心思可完全不在这男男女女之间的情爱上,他将今天前前后后的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道:“夏子英和夜影可是轩王手下的得力大将,他们二人素来循规蹈矩,今天那个夏子英和夜影在宫墙之下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打斗,看着貌似因为夏子英情根深种,才会如此,可是仔细想想,他们两个人竟然能在两个婴儿落下的瞬间,就立即分作两头飞开,十分默契的将两个婴儿接住了。他们这份默契倒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会不会是他们故意打斗来转移我们的视线,让方敏跑出去好暗杀钟达,同时救下两个婴儿。”

太子皱了皱眉头,道:“咦,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还真的有些像这么一回事,只是这方敏,本太子可以十分肯定,她肯定没有什么武功,本太子也亲眼见到她跑到两道宫门之外,她绝对没有这个能力从那么远的距离杀了钟达,而且还能在一瞬间杀了四个人,却没有人能察觉。”

“是,她是没有这个武功也没有什么内力,可是从这个头骨来看,她应该是用了什么兵器,也许,用这个兵器并不需要什么武功和内力就能办得到。倘若她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兵器,哼,你太子头上的这颗脑袋,轩王他是想什么时候取走,就什么时候取走。轩王他之前之所以支持你,不过是因为要利用你储君的身份,拉拢朝廷里的大臣和将士们支持你们把钟达这个叛贼给拉下去而已啊,等收拾了钟达,他再对付你就轻松多了。”

太子不禁觉得脊背一凉,倘若轩王真的是打着他太子是储君的旗号,先联合他和南青国把钟达干掉,再对他下手,然后轩王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登上帝位了。

太子顿时就慌了,忙问道:“现在可怎么办?”

“太子,你不妨先问问看,看他轩王给你一个什么解释,你让他把那个兵器拿出来给你瞧瞧,让他送你一个。他若是大大方方的给你,那就是真心实意的想拥立你登基,他若是瞒着掖着,那他就是包藏祸心了。”上官云飞道。

“嗯”,太子点点头,对上官云飞道:“届时他来了,还请大皇子帮着逼问他。”

“那是自然”

半个时辰后,凌轩十分沉稳的走了进来,瞧了一眼首座上的太子和坐在旁边的上官云飞,凌轩神色淡然的问道:“太子,你找本王何事?”

“坐下说”,太子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笑着道:“今日能夺回江山,获得胜利,可是有你的功劳,本太子是想要当面谢谢你,若不是你杀死了钟达他们四人,我们可不会这么容易胜利。”

凌轩微微皱眉,看来依旧是躲不过他们的怀疑。以前自己想要用夏依依那些武器,夏依依再三警告他不可动用她的武器,否则被别人知晓,一定会被他人觊觎的。

果然,这些人已经盯着这个能远距离且无人能察觉就能置人于死地的夺命兵器了。

凌轩淡淡的道:“他们不是本王杀死的,本王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死得。”

太子哈哈一笑,“轩王,你可是真会说笑话,今天攻打京城的人,只有我们三人的队伍,这钟达既不是本太子杀死的,也不是大皇子杀死的,那就只能是你杀死的了。想来,夏子英和夜影在宫墙下打斗,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好让你或者被人方便下手杀了钟达。”

“太子,本王可是在你的身旁从未走开,本王若是动手了,你必定是能看得出来的,你应该很清楚,本王并没有动手,至于别人,本王手底下武功高强的人不过就是夜影和夏子英了,他们两个当时在打斗,哪里有功夫去杀钟达?”

“轩王,杀钟达的人并不一定需要武功高强,只需要用一种兵器就能远距离射杀钟达,而那个人,正是当时佯装负气离开的方 ̄敏 ̄!”太子特意咬重了“方敏”二字,眼睛定定的看着轩王,有一种要将他看穿的凌厉。

凌轩轻瞟了他一眼,嘴角带笑,冷冷的道:“太子,你莫不是糊涂了?方敏她一个弱女子,哪有这个本事射杀了钟达?”

“有!方敏虽然是个女子,可是她却还有些身手的,她原先是孤儿,又是独自一人住在山上,听说,还是她在黑风崖下救了夏子英,他们二人才产生了情愫的。也许,方敏在山里呆得久了,研制出了一种兵器,在山林里狩猎捕食,因此,她武功虽然弱,可是射中猎物的本领却是极高的,她想要远距离射杀了钟达也是轻而易举的。”

太子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定定的盯了凌轩几秒钟,便是哈哈一笑,道:“轩王,你手底下能人可真多啊,你又何必把能人全都遮掩起来?弄得好像我们会从你手底下抢人过来似得。这方敏既然为了咱们东朔的江山做出了贡献,本太子就对她论功行赏好了,这是好事啊,轩王,你就不要替她隐瞒了。本太子听说,方敏因为出身低贱,护国公府的李氏并不同意夏子英娶她为妻,倒不如本太子成其美事,封方敏一个郡主,他也就能跟夏子英般配了。如何?”

凌轩微抬眼眸,道:“太子,你找不到是谁杀了他们,就非得要怀疑本王派的人?也许,是别人在暗中动手的呢?”

太子身子朝着凌轩那边一侧,缓缓的道:“若不是你,你为何要急着上去毁尸灭迹?他们都已经死了,你还用内力击碎他们的头骨,欲盖弥彰!”

凌轩眸子一缩,太子说得确实是事实,自己竟是无法辩驳。

太子将那块布包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那个头骨,道:“你看看,这上面有个圆溜溜的洞,虽然不完整,可是能清晰的看到这是一个极小的圆洞,必定是一个暗器快速的射穿了他们的脑袋,而你,第一时间上去,击碎了他们的头颅,同时将掉落在地的暗器给捡起来了。你以为这样,本太子就不会发现他们的死因了?”

上官云飞也定定的看着凌轩劝道:“轩王,人家方敏立了功,理应受到嘉奖,你却将人家的功劳给遮掩起来,人家岂不是亏了?虽然你们今天配合的很好,可是我们也不是傻子,自然是能看得出端倪来的。”

凌轩垂眸,深知自己是瞒骗不过他们了,只得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的唇,道:“你让侍卫下去,本王跟你们说。”

太子挥手让人下去,凌轩这才道:“不错,今天钟达的死,确实是本王派人下手的,可是下手之人并不是方敏,而是天问!众所周知,天问最为擅长的是箭术和制造各种武器,这天底下,也就只有天问才有这个能力远距离射杀别人。”

“天问?他不是已经投诚到冥日会了吗?这可是本皇子在南青国亲眼所见的啊!”上官云飞惊讶的道。

凌轩浅笑的摇了摇头,道:“天问其实是本王派到冥日会的探子罢了,我们在南青国也是佯装闹了嫌隙,本王将他逐出暗夜组织,又将派人去刺杀他,目的就是为了让冥日会的人信任他,将他给带进冥日会里去。”

太子顿时就怒从心中生,大声骂道:“轩王,你的人都已经打入了冥日会了,为何上次将本太子和几十万兵马给骗入了云山,差点全军覆灭,本太子都差点葬身那里的时候,你竟然不提前告知本太子?”

凌轩瞪了太子一眼,冷冷的道:“本王之前曾经告诉过你,那些护民会的人就是冥日会的人假扮的。要你小心一些,可是你却不听劝告,你难道忘了?”

“可是为何云山这次的行动,你不提前告诉本太子呢?”

“那是因为天问并没有参加那次的行动,所以,本王也无法提前得知。”

“那你怎么不告我本太子,天问是你安插在冥日会里的人,你若是这样说,本太子必定是会更加相信你说的话,自然会防着护民会了。”

“哼,线人这种事情能随便说的?那还能叫线人吗?若不是今天你们两个在这里联合威逼本王,本王又岂会将天问的事情抖露出来?”

上官云飞连忙打着哈哈笑道:“轩王,你也太谨慎小心了一些,我们两个又不是外人,我们可是志同道合的呀,我们知道后自然会替你保守秘密,不会泄漏出去的。”

太子连忙道:“对,我们知道了,又不会泄漏出去,更不会影响你那个线人的安危的。”

凌轩望向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太子,你也可以把你的线人跟本王说一说,本王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的。”

太子尴尬的干咳了两声,道:“轩王,本太子素来就不会弄什么线人之类的,哪有在其他地方安插了线人啊。”

“呵呵”,凌轩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两声,眼眸一转,转到旁边,用手轻轻的敲着桌面,摇摇头表示无语。

太子顿觉尴尬,便是不再多话了,上官云飞却是表现得饶有兴趣道:“轩王,本皇子对天问的那个兵器十分好奇,很想亲眼看看这个是什么兵器,若是有可能,能不能卖一个给本皇子?”

太子见状,连忙说道:“本太子也想要一个。”

凌轩无奈的耸耸肩道:“本王也想要一个呢,可是连本王都未曾见过那个兵器长什么样子。”

上官云飞有些不可之心的皱眉道:“你没有见过?”

“是,本王只不过是将任务传消息给他,本王别说是见他的兵器了,就连他本人,本王都没有见到。”

太子和上官云飞倒是还相信了他的话了,毕竟现在天问是在冥日会里卧底,确实是不方便跟前主子见面的。看来,轩王也确实是没有见过那个兵器了。

太子道:“轩王,你可以再跟他联系,让他送你一个兵器,你拿过来给我们瞧瞧,开开眼界。”

凌轩立即拒绝道:“那不行,杀天霸现在盯本王盯得紧,若是天问的兵器出现在本王的手中,杀天霸自然是会察觉到的。还是等到以后冥日会被灭了,天问回到本王的身边时,再给你们看那个武器吧。”

“那好吧,下次可一定要给本太子看看是什么武器。”

“嗯”,凌轩点点头,微垂的眼眸里闪着一些不放心的神色,看来,天问的事情必须要尽快解决了,太子和上官云飞并不可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