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唆使(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一回到轩王府,就立即找到了夜影,带他一走进书房,就立即将门一关焦急的吩咐道:“快传信给天问,必须立即撤回来,他的身份曝露了。”

夜影闻言,十分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往前跨了两步,神色也同样十分的紧张,“怎么了?怎么会曝露?”

凌轩重重的唉了一声,将拳头砸在了书桌上,“太子和上官云飞两人刚刚逼问本王,问本王今天杀死钟达的人究竟是谁,本王只好说是派天问杀的,又说了天问是本王安插在冥日会里的棋子。这才将他们两个给糊弄了过去,只是他们两人,哼,可不会这么好心替本王保守秘密,只怕,他们的动作比本王还要迅速了。”

“可是,天问还没有查出来杀天霸的真是身份啊。”夜影皱眉问道,现在若是将天问撤回来,那么天问就没有完成他当初潜入冥日会的任务了,那这些日子里的潜伏可就白费了啊。

凌轩叹气一声,在屋子里来回踱了两圈,急急的道:“现在可是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先保住他的性命要紧,不然,晚了的话,他可就出不了冥日会了。再者,杀天霸对他也并不是十分的信任,杀天霸不让天问参与云山的计划,就说明杀天霸防着天问的。而自从云山事件之后,杀天霸对他的信任危机也越发的扩大了,若是此时再有人写密信告发他,杀天霸绝对会杀了他。你速速写信给天问,一定要快!赶在他人的密信之前。”

“是”,夜影身形一凛,重又皱眉问道:“卑职也十分疑惑,今天杀钟达的人,究竟是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凌轩冷冷的说道。

“是”,夜影深吸一口气,转身出去给天问传信息。夜影眉心微微皱起,王爷究竟是派了谁?竟然连他都隐瞒?是那个人物太过重要了,还是说王爷开始不信任他了?

凌轩微微垂眸,为了保护方敏,也是为了保护夏依依,他不能让别人知道她们两个人的秘密,那就只好牺牲天问了。

不一会儿,鬼谷子便是打着哈欠过来了,道:“王爷,该泡药浴了。”

“嗯”

“早点泡完,老夫也可以早点休息去了,这些天,两个好觉都没有睡成。”

“鬼谷子,这些日子打战,颠沛流离的,辛苦你了,如今已经回了轩王府了,你也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鬼谷子不悦的扁了扁嘴,“老夫是想好好休息的啊,可是这王府里,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你说让老夫怎么好好休息?”

“虽然那些丫鬟小厮还在连城,可是本王带了一些王府精兵和侍卫回来,你若是有什么粗活,可以让他们帮你做啊。”

“算了吧,他们就是打战厉害,这府里的粗活可是干得不顺心,还是小厮伺候老夫伺候得舒坦一些。”

凌轩淡淡一笑,“你且委屈个几天,本王已经派夏子英回连城去接他们回来了。”

“嗯,那还差不多。老夫也有些日子没有见丫头了,倒也挺想念她的。等她回来了,老夫就得拉着她去街上买些好吃的点心回来。”

凌轩眼皮一翻,“你若是想吃点心,你自己明天就可以去街上买,何必要等着她回来再去买点心啊?”

“呵呵,那不是因为一起逛街才有趣吗?”鬼谷子言不由衷的说道。

凌轩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是为了有趣吗?他分明是想要带个人帮他付银子啊。

南艺从外头跨步进来,道:“王爷,谷主,泡药浴的温水已经打好了,现在就可以去泡药浴了。”

“嗯”,凌轩淡淡的点点头,起身往偏房快速走去。

他为了不将他和夏依依的寝室给弄得有毒虫,便是特意安排了在偏房沐浴和休息,等他的病全都治好了,再去主卧房睡觉。

不过,他现在每天都是按时吃药,按时泡药浴,体内的毒虫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在泡了药浴和施了银针之后,那些毒虫也被控制的老老实实的呆在身体里,没有再啃噬他的肉,也没有再往外乱爬了。只有在吃解药的时候,那些毒虫才会拼命的往身体外爬的。

所以,平时,即便他跟人接触,也不会有毒虫逃窜到他人身上的,不过他为了保险起见,才不住在主卧房。

东宫,上官云飞一脸的疑惑道:“太子,你真的相信轩王刚刚所说的话?”

“相信啊,他说得可是十分有理的。”

“太子,你还记得本皇子之前跟你说的话吗?这个轩王若是不肯将武器拿出来给你看,那他就是包藏了祸心。”

太子淡淡一笑,道:“他不是说了吗?他也没有见过那个武器。”

上官云飞见他不上自己的道,便是焦急的劝道:“太子,这射杀钟达的任务多么的重要,轩王怎么可能会在没有见识到天问用那个兵器先演示一遍给他看,他能放心吗?”

“你这么一说,倒是也有一点道理啊。”太子就像是一个墙头草一样,忽而又站到了上官云飞这一边。

“太子,他不肯拿给我们看,就是怕我们仿造了这个兵器,会对他构成威胁。他肯定会用这个兵器,在下一次的时候射杀你。你想想,你还敢出这个门吗?你一出这个门,他都能在另一个宫里远远的射杀了你,这可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你在这皇宫里还能住得安心吗?”

太子微微皱眉,道:“那可怎么办啊?”

上官云飞见自己的徐徐善诱的目的已经达成,连忙道:“当务之急就是先下手为强,将他给杀了。”

太子有些为难的道:“将他给杀了?你知不知道轩王的武功有多高?一般人可是杀不了他的啊,本太子身边就一个惊雷的武功高一些,可是他在云山的时候受了重伤,到今天都卧床不起,没法对他出手啊。”

“不是还有个紫玄了吗?”

“紫玄不行,紫玄只听从御龙令,他之前帮着本太子夺回江山,是看在先皇的面子上帮助本太子的。而且,他现在也并不完全是本太子的人,本太子若是要他去杀轩王,他不但不会帮忙,还很有可能会去跟轩王告密的。若是想要杀轩王,除了能一击致命,没有第二次机会,否则,他一定会反击杀了本太子的。”

太子有些害怕的说道,对付轩王比起对付钟达,他更加的恐惧,且没有一点点信心。

上官云飞沉思皱眉道:“那就只能用巧劲了。”

“什么巧劲?”

“要么,借刀杀人。让他去北疆抵御北云国的人,他现在虽然已经恢复一些武功了,却是没有完全恢复,而北云国太子赵熙的武功原本就只比轩王的武功弱一些而已,而此时轩王的武功下降,说不定赵熙的武功高于轩王了,那么轩王就极有可能会败在赵熙的手上。”

太子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个办法倒是也可行,只是,我们真的无法估量轩王的实力,他既然能快速的将钟达给杀死,说不定,他也能同样将赵熙给杀死。这个方法,并不能让轩王万无一失的死去。”

上官云飞道:“若是想要他万无一失的死去,而且要他歇了抢夺皇位的心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你是说让他毒发身亡?”

太子望向上官云飞,这个办法他可是也曾经想到过的,就是杀了轩王妃,这样的话,轩王就没有解药治病了。只是这样的话,轩王死得早了,自己现在才只是收复了南边、东边和中部,然而北边和西边的烂摊子还没有人收拾呢。他可是还想着让轩王给他解决了西疆和北疆的战乱以后再杀他。就能最大程度的利用轩王的价值了。

上官云飞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太子竟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

“是”

“太子可有何妙计?”上官云飞笑着问道,没有想到一向愚笨的太子竟然也能跟他想到一块儿去。

太子看着上官云飞那一脸奸诈的样子,便是连忙将自己的话给吞了下去,现在还不能让上官云飞知道夏依依的血是轩王的药引子的事,免得上官云飞在他之前动手除了夏依依。现在自己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现在动手对付轩王。

太子佯装苦笑道:“大皇子,本太子哪里有什么妙计啊?本太子从来都未曾想过要杀轩王,自然是没有往那方面想计策了。若是以前,他没有解药也就罢了,可是现在他有解药,因此,要想让他毒发身亡,怕是有难度的。”

“那就让他没有解药,不就行了。”上官云飞轻松的道,轻瞟了一眼太子,好像在看一个傻子一样。

太子眸子一眯,怎么?难道上官云飞知道药引子的事情?太子便是问道:“难道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只要将炼药的鬼谷子和严清杀了不就行了吗?”

太子一听,还好,上官云飞并不知道药引子的事情,太子连忙摇头道:“这个方法不行,下手太过明显了,轩王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必定知道是我们动手杀了鬼谷子和严清,那么他一定会立即就对我们下手的。”

“既然不能动鬼谷子和严清,那就从轩王的身上动手。”

“如何动手?”

“他现在体内的毒虫被鬼谷子给控制住了,因此,他的身体才一天天的好起来了。倘若我们用某种方法,让他体内的毒虫重新活跃起来,繁殖起来,他体内的毒虫一爆发,那么鬼谷子就难以救他了,鬼谷子势必要研制新的解药,这解药可不是这么好研制的,一磨蹭下去,轩王的身子就会垮了。”

太子顿时就眼前一亮,这个方法可是极好的,到时候,就能真的杀人于无形了。轩王体内的毒虫一活跃,他只会是以为毒虫厉害的原因,哪里会想到是有人故意害他啊?

然而,下一瞬间,太子重又变得垂头丧气了起来,“大皇子,你说的这个办法好是好,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让他体内的毒虫活跃起来,也没有办法让他体内的毒虫快速繁殖起来啊。”

上官云飞的嘴角渐渐的露出了一丝奸笑,“太子,本皇子虽然说并没有这个本事解百花虫毒,可是却是知道百花虫毒的一个缺陷。”

“什么?”

“本皇子上次跟着轩王在南青国各处寻找解药的时候,在牛寨沟的时候,曾经听到村民说过,那个中了百花虫毒的人不能吃蜂蜜,他只要一吃蜂蜜,他体内的毒虫就会十分的活跃,这个本皇子并未跟轩王提过,他肯定是不知道的,你不如给他吃一些蜂蜜,就能让他体内的毒虫活跃起来了。”

太子摇了摇头,“蜂蜜这个行不通,一来,轩王本身并不喜欢吃蜂蜜,本太子送给他蜂蜜,他也不会吃的。再者,上次夏依依曾经用蜂蜜包裹猪肉来逗引出轩王体内的毒虫,轩王已经知道那下毒虫对蜂蜜感兴趣了,他是绝对不会再吃蜂蜜了。”

“那也无妨,还有一个食物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那就是甘草。”

太子满脸都是疑惑和拒绝,“这个啊?这个可怎么给他吃啊?他不会吃的。”

“你直接拿一捆甘草给他,定然是不会吃的了,你只要将甘草磨成粉,混合在面粉里,然后做成面食,一次的剂量小一点,他既看不出来,也品尝不出来。就算拿银针,也没用,这甘草本身并无毒性。而他体内的毒虫也是会活跃起来,到时候,他们定然不会想到是这个原因的。”上官云飞有些庆幸,幸好自己上次跟着轩王去找寻解药的时候,自己多嘴打听了几句,这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太子高兴得摩挲了两掌,道:“若是这样,这个办法就再好不过了。”

“太子,你可是要快些下手,不能拖延了。”

太子叹气道:“唉,本太子虽然惧怕轩王会抢夺本太子的皇位,可是,西疆和北疆还有那么多的敌军进犯,本太子还想着要轩王将他们退兵了,再杀轩王。不然……”

“太子,你想着等轩王给你退兵,物尽其用了,你再杀他。可是你也该想想‘物尽其用’这个词若是用在了你的身上,这效果如何?”

上官云飞盯着他,似乎要将他整个人的思想、灵魂全都给跟着他的步骤走。

太子瞬间有些不悦,“你什么意思?本太子‘物尽其用’了?”

“太子,你别动怒啊,本皇子说得是实话,你想想轩王为什么要帮着你攻打钟达?可不就是利用你太子的身份拉拢忠臣吗?如今,钟达已经被杀死了,你在轩王的眼里可不就是‘物尽其用’了?所以,你还没有动手对付他,轩王可就要动手对付你了,你何不早下手为强呢?”

“可是西疆和北疆”

“哪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轩王一死,那轩王手中的兵马不就自然而然的要落到你的手中吗?三天后,你就是皇上啊,轩王的兵马也就是东朔的兵马,他死了,这兵马也只能落到你的手上,到时候,你再用轩王的那些兵马去攻打西疆和北疆的外敌不就行了?”

上官云飞微眯着双眼看着他,他那双眼充满了鼓动性眼神,眼底闪过似有似无的阴狠,这眼神让太子的思绪不禁就跟着他的步调走了。

“然而,本太子即便是有他的兵马,可本太子却没有这个能力用他的兵马将外敌赶出去。”太子十分不情愿的说出自己的耻辱,想当初,他去了北疆之后,带着北疆的士兵可是拿赵熙的兵马半点办法都没有。

上官云飞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蔑视和冷笑,当初太子的那一番蠢货行为,自己都在背地里不知道嘲笑了太子多少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