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石三鸟(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十分诚恳的做下了担保道:“太子,你尽管放心,即便是没有了轩王,只要有本皇子在,本皇子一定会帮你们将北云国和西昌国赶出东朔的领土。”

“你?”太子满是狐疑的看着他,他有这么好心?

上官云飞好似做慈善的好人一般,“对,毕竟你们付了三百万两黄金啊,我们本以为你们攻打钟达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这才开了这么高的价格。然而,竟是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灭了钟达,本皇子觉得,还需要帮你们把北云国和西昌国赶出去,才能对得起三百万两的这个价格啊。”

太子顿即就高兴了起来,拍了拍上官云飞的胸脯,道:“好,有了你们的鼎力相助,本太子一定能收复东朔的每一块领土。”

“对,胜利指日可待,等你登了帝位,届时,可不要忘了扶持一下我们南青国啊。”上官云飞开心的笑道,可是他的笑容里,隐藏的奸诈意味越来越浓了。

“那是自然”,太子得意不已。

与杀戮不绝的京城相比,连城,倒像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宁静。

“王妃、王妃,好消息啊,王爷已经在攻入了皇宫,杀了钟达,现在太子已经入住东宫了,叛乱已经平息了。”

画眉踩着轻快的脚步从外头走进了夏依依的房间,兴高采烈的对她说道。

“那就好啊,可算是拨乱反正了。”依依半躺在床上看书,将书页合上,从旁边的茶几上拿了一个茶杯,喝了一口红枣白参茶,经过这几天的休养,身子倒是好了许多。

画眉兴奋的道:“王妃,咱们赶紧收拾东西,夏将军应该很快就会来接咱们回轩王府了。”

“回轩王府?”依依听言,不但不觉得高兴,反倒是有些担忧。自己这虚弱的身子若是回轩王府,凌轩怕是会看出一些端倪的,届时,自己可怎么跟凌轩解释啊,他若是知道自己用血救他,他定然不会接受的了。画眉见她这般愁眉苦脸,也是立即看出来她的心思了,便是对夏依依道:“王妃,你可是在担心王爷知道药引子的事?”

“嗯,画眉,回去之后,你给我多涂一些胭脂,掩盖一下苍白的脸色,以免他忧心。”

“是”

依依虚弱坐直了身子,道:“画眉,拿针管过来”。

画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劝道:“王妃,你昨儿才抽过血,今天可是不能再抽血了,歇两天。”

“我们接下来要赶路,在路上也不好再抽血炼药了,还是得提前多炼一些药啊。”

“王妃,奴婢担心你的身子怕是要吃不消了。”

“无事,我心里有数。”

画眉微微叹息一声,转身去医药箱里给她拿上一应物品,看着王妃日渐消瘦的脸庞,画眉没由的更加心疼不已。

南方的某一个山林,月色如勾,淡薄的月光均匀的洒在了黝黑的山林里,宁静而幽深,看着好像是渺无人烟,然而,在这个山林里却是暗流汹涌。

一个黑衣人快速的在山林后方穿梭着离开,在他的背上,一把巨大的弓十分的扎眼。

与此同时,另一个黑衣人快速的从山林前方飞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洞,走过弯弯绕绕的地穴,将一封密信交到了杀天霸的手中。

杀天霸将信件一打开,眼眸里的寒气乍现,阴狠的咬牙问道:“这一封信是从哪里来的?”

“从京城来的”,黑衣人垂首回答道,疑惑的抬头道:“会首,这封信里写得是什么?”

“信里说天问是轩王安插在冥日会里的奸细,说当初他和轩王在南青国闹矛盾、以及被轩王追杀都是演戏给我们看的,不过就是为了获得本会首的信任罢了。”

“这是谁写的信?”

“这封信件并没有署名”

黑衣人微微皱眉,道:“会不会是别人故意陷害的?”

杀天霸闭上眼,深思了一会儿,道:“这个可就不好说了,现在局势十分的复杂,各股势力都在暗中汹涌澎湃,天问是我们冥日会里最有实力的杀手。很有可能是通天阁为了对付我们冥日会,而使得离间计,想要借我们自己的手杀了我们自己的人。但是,本会首也不敢十分肯定天问究竟是不是叛徒,因为上次我们跟钟显合作将太子的兵马骗入云山,原本几乎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会败得一败涂地,本会首有些怀疑是被人走漏了风声。”

杀天霸现在也有些矛盾,倘若天问不是奸细,杀了他这么一个高手未免也太过可惜了。可是他若是奸细,那留着也太危险了,必定会成为他实现宏伟目的的一大阻碍。

“会首,那现在怎么办?”

“杀!”杀天霸闭眼思考了一会儿,再次睁眼,有些犹豫和不舍,似乎要砍掉一只左膀右臂一般,咬牙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错过一个。”

石门一开,另一个黑衣人飞速的跑了进来,交给杀天霸一封新,道:“会首,京城那边有封信过来。”

“还有信?”杀天霸疑惑的接过信,撕开,只需瞟一眼,就颜色大变,“竟然又是一封密告天问是奸细的信件。”

“啊?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害怕信件丢失,就写了两份信?”

“不,第一封是匿名信,而这一封,署名竟然是东朔太子杜凌志。”

黑衣人疑惑的抬头问道:“真是杜凌志亲笔所写?”

“不,虽然这笔迹很像杜凌志,但是瞒不了本会首,这是一封冒名信。若是杜凌志真的要举报天问,何必自己亲自下笔?自可让下人代笔就成了。而写这封信的人的目的,不仅是想要我们除了天问,还想让我们将风声泄漏给轩王,告诉轩王这是太子告密,好让轩王和太子二人反目成敌。能拥有这样心计的人,必定是上官云飞。如此看来,第一封匿名信才是杜凌志寄过来的。”

杀天霸皱眉思索道,若是他们二人同时写信过来告密,虽然他们二人的心思都不单纯,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一定是同一时间查到了天问是奸细的线索,才会同时写信告密了。而且,从信中的内容可知,他们之间两个之间应该是互相瞒着对方写密信的。

杀天霸立即道:“快,立即将天问叫过来,先不要走漏风声,就说本会首有任务要交代他去做。同时,你们安排一些分舵主过来,佯装开会,等会儿等天问一来,趁他不备,直接将他拿下。”

“是”

片刻后,那个黑衣人焦急的跑了回来,惊慌的道:“会首,不好了,副会首他跑了。”

“什么?立即追!”

杀天霸带着人就朝着后山追了出去,可是追出去几里地,却是依旧没有看到天问的身影,杀天霸气恼的拿剑在林中带着愤怒的剑气一阵横扫,那些树枝竟然齐刷刷的被砍下来一大片,露出了黄白的截断面。

杀天霸咬牙切齿的道:“轩王,你果真在本会首的眼皮子底下安插探子,你可真有种!本会首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你们继续往前追,杀无赦!”杀天霸的眼里透露出十分的狠历。

“是”

“另外,你们透露出消息,就说冥日会收到了两份实名信,一份是杜凌志亲笔所写,另一份是上官云飞亲笔所写。”杀天霸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这一下,可就能一石三鸟了,既能让杜凌志和上官云飞互生嫌隙,又能让轩王记恨上他们两个。这下,可就热闹了。

很快,这两份实名告密信的消息就传到了京城,杜凌志十分恼怒的将茶杯掷到了地上。眼眸里射出了火光:“这个上官云飞,本太子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竟然敢冒充本太子的名字写告密信。这不是明显的想要轩王现在就跟本太子翻脸吗?”

“太子,估计现在轩王那边也已经收到了你告密的消息了,现在可怎么办?”

“事不宜迟,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了,这个轩王府固若金汤,我们是很难进去下手的了,你且派人盯着,若是轩王府的人出来买面粉,你们就在外头下手,把甘草粉混在面粉里面。”

太子咬咬牙,终于跨出了这一步,他之前一直有些犹豫,不知在何事动手除了轩王,而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与此同时,上官云飞那儿也收到了消息,他并没有像太子那样动怒,而是轻轻的拿着酒杯,缓缓的喝了一口,将茶杯拿在手上玩味的转了几圈,冷笑一声:“本皇子还以为那个杜凌志是个草包呢,没有想到他竟然也能想出这样的计策,竟然跟本皇子一样,冒充对方的名字写信告密,看来,杜凌志也是极想除了轩王,又嫌本皇子现在碍眼了。”

青甫垂首站在一旁,上前道:“大皇子,如果太子对你起了歹心,那我们还要继续帮着他打战吗?”

“如果我们不帮着他打战的话,他就会要求我们回南青国了。青甫,你说,我们的兵马若是回了南青国,还能再这么轻而易举的来到东朔吗?”

“自然是不能了”

上官云飞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既然不能,我们又何必回去?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他们当初花了三百万两黄金将我们从南青国请到东朔,现在把钟达杀死了,他想一句话就将我们打发走?哼,没有那么容易。”

“那轩王那儿?”

“你记住,我们可不能对轩王出手,轩王虽然病了,可即便如此,我们依旧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跟他作对,下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不过,轩王肯定会死的,但是一定会有人比我们更想要他死。我们只管在东朔坐收渔翁之利就行。”

青甫嘴角斜斜的露出了一抹笑意,“大皇子英明,只要大皇子你完成了这次的任务,皇上一定会遵守诺言,封你为太子的。”

“呵呵”,上官云飞冷笑一声,太子?太子的变数太大了,还是直接当皇帝安稳一些。

轩王府,夜影走进了轩王的书房,眉心皱得有些紧,咬了咬唇,道:“王爷,如你所料,太子和上官云飞果然给冥日会写了密信,而且还是实名写的密信。”

“实名?”凌轩抬头望向他,将毛笔放下,冷笑一声道:“他们哪有这么傻会实名?定然是冒了对方的名,冥日会也真有意思,竟然将他们两个公之于众了。对了,天问呢?”

“还好我们的信比他们的信先一步送给了天问,天问已经逃出来了,但是现在不知道他隐藏在何处,现在冥日会的人在到处搜捕他。”

“你派些兄弟去保护他,另外,你让通天阁的人也出动保护天问。这通天阁,收了那么多的黄金,到现在才只是在云山的时候出动了,得让他们多干点活,我们才不亏啊。”凌轩半是开玩笑的说道。

“是”

“太贵妃他们什么时候到府上?”

“约摸着,再有一个半时辰就能回来了。”

“好,本王今天亲自下厨去做一些好吃的。”凌轩高兴的道,起身就往厨房走去,又道:“要好好给太贵妃接风洗尘。”

夜影眉头微抖,明明是想要给轩王妃接风洗尘,却偏偏的要打着孝顺太贵妃的旗号。

凌轩走到了厨房,翻翻拣拣查看了一下厨房里的食材,不禁扁扁嘴,这都是一些什么啊?招手叫来了一个侍卫,问道:“怎么厨房里就这么一些东西啊?”

“回王爷,我们这刚刚回王府,诸事繁杂,也没有来得及把厨房里多添置一些食材,这些都还是我们搬进来的时候,这厨房里原本就有的东西,我们这几天也够吃的,就没有再去添置了。”

“你是说,这些东西是之前钟达将轩王府赏赐给了他堂弟居住之后,他堂弟家里的食材?”凌轩不怒而威,那眼神直接让侍卫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侍卫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道:“回王爷,小的原本是想要出去买新鲜的,可是这刚刚才打战了,街上的商户都没有开门,菜市场也没有人摆摊,没地方买去。所以,小的也只好用他们留下的这些粮食暂时充饥。不过,小的给王爷做菜用的食材都是从这里面挑的最好的食材了。”

凌轩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无事,本王随便吃一些都可,只是今天太贵妃他们要回来了,本王想给他们接风洗尘,这样的东西可怎么给太贵妃吃啊?”关键是自己想要做一些好吃的给夏依依补补身子的呢。

侍卫连忙道:“小的这就带着人去城里转转,这都已经过了两天了,京城里的叛军也已经都剿灭了,街上也都清理干净了,兴许有些商户迫于生计,开始出来做买卖也不一定。若是近处没有,小的就跑远一点看看有没有食材。”

“好,你快去快回。”

“是”

侍卫连忙带着十来个人,拉着两辆大马,装载着好几个空篓子就出了轩王府的后门,满大街的采购粮食去了。他们这一出去,就立马有人跟着了,又有人连忙去别的地方报信去了。

侍卫在街上找了一圈,却是没有找到开门的商户,正垂头丧气之时,迎面走来一个背着粮食、蔬果的百姓,侍卫眼前一亮,立即上前问道:“兄台,你这菜从哪儿买的?”

“可远了,在南城门那边去了,有几个摊子开门了,你若是要买就赶紧着,不然去晚了,可就没有了。”那个男子急急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指着南方。

“多谢兄台”,侍卫连忙拱手道谢,连忙快马加鞭朝着南城门跑去。

他们朝着南城门方向一走,那些跟踪的人脸上便是扬起了得逞的笑容,鱼儿上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