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凝香请辞(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轩王府到了呢!”画眉在马车外说道。

依依坐在马车里,撩开车帘一角,看了一眼熟悉的府邸,道:“画眉,你把车直接驾到府里我的卧房门口。”

画眉沉声道:“是”,画眉心里知道,王妃定然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瞧见她虚弱的样子,这才要将马车直接开到卧房门口。

“依依,你回来啦!”

凌轩听闻下人报信,便是立即心情澎湃的走出来迎接。瞧了一眼母妃的马车走在最前头,便是拱手恭敬的道:“母妃辛苦了,儿臣已经备下了酒菜给母妃接风洗尘。”

太贵妃撩开车帘,看了一眼凌轩,见他精神十分好,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中气十足了,心里也放心许多,看来,夏依依的那些解药是真的很有效。

太贵妃点点头,道:“有劳轩儿了,轩儿,你的身子可好?”

“好很多了,母妃切勿忧心。母妃,你先进府沐浴更衣,等会儿咱们再说,别在这府邸门口站着了。”

“对对,先回府。”太贵妃连连点头道,她这一见着轩儿病好了许多,便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凌轩这才走到了依依的马车旁,满脸堆笑的道:“依依……”

“我先回府”,依依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就让画眉赶紧赶车进府回卧室。

凌轩有些疑惑的看着马车从他的身边疾驰而过,这许久不见,依依就不想念他吗?连话也不跟他说上一句,也不撩开车帘看他一眼?

不过凌轩也没有想太多,只是以为依依太过劳累了,想着要先回府沐浴更衣休息吧。

“凝香姑娘,我可算是找着你了!”

一个粗犷的男声突兀的响起,凝香侧头一看,见蒋副将从轩王的身后走出来,她不禁吓了一跳,怎么蒋副将会出现在这儿?

凝香连忙转回头,慌张的将自己的面纱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掉落,赶紧跟在夏依依的马车后快速的往王府里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蒋副将连忙上前堵住了她的去路,道:“凝香,你上次一离开西疆,我可是想念你得紧,你怎么也不跟我联系啊?”

“我不认识你。”凝香冷冷的说道。

蒋副将愣了一下,道:“你怎么了?怎么变得跟画眉一样冷漠了?我记得你以前很是开朗的啊。”

“你找错人了”,她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蒋副将咧开了嘴唇笑道:“凝香,你的模样都已经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了,我怎么可能会找错人呢。这次夏将军带兵来这边打战,我就连忙跟夏将军申请一起过来打战,为的可都是来这边见你啊。”

凝香翻了一个白眼,没好脸色的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当初我都说了,要娶你为妻的啊。我这次回来,我连钱都带着了,还跟王爷提及要帮你赎身,结果王爷说你已经脱了奴籍了,现在可是自由之身,这样就最好不过了,只要你愿意,我这就把你带回我家成亲!”

“我不愿意”

蒋副将十分的郁闷,“你为何不愿意啊?我对你多好啊,而且,你要是喜欢钱,我就把钱交给你管理,你若是喜欢金银首饰还是漂亮衣服,整个京城的商店任你挑选。你若是也喜欢上阵杀敌,那我就带你去战场一起驰骋沙场。你若是喜欢安静的生活,我就卸甲归田,陪你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呵呵,我记得你以前说话没有这么酸溜溜的啊,你怎么?……”

蒋副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嗨,我这不是因为一直没能讨得了你的欢心吗?所以我就跟夏将军讨教了一些,这句话是他教我的,我还背了许久呢。”

“呵呵”,凝香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道:“背也没用,我呀,就是不喜欢你这个人,你就别费心思了。”凝香扁了扁嘴,转身就走。

“凝香,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才拒绝我的啊?”蒋副将有些失落,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凝香的背影不禁顿了顿,咬了咬唇,转身,恨恨的道:“我有没有关你什么事啊?我如今已经毁容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嫁人了,你以后别来烦我。”

蒋副将愣了愣,有些心疼的上前道:“你的伤,我也听说了,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凝香重重的咬重了这么三个字,转身快步离开,她的步子有些焦急,心里不禁泛起一丝酸楚来,眼里更是泛起了泪花来。抬眼一看,王妃的轿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她也懒得再跟过去了,干脆就调转了方向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她缓缓的揭开了面纱,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她这些时间里一直都按时涂药,脸上的伤疤已经快要好了,肌肤不再像以前一样凸起,而是与其他的肌肤一样的光滑了,不过,伤疤的肌肤还是偏红,与其他皎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只要再按时涂药,过些日子就能真的恢复成原来的样貌了。

凝香立即出了门就去找鬼谷子,自己的膏药快用完了,得找他拿些膏药了。

蒋副将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王府,等会儿是轩王府的家宴,他不方便留下来吃饭,反正过来见凝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另一厢,依依回了自己的房间,画眉便是立即就去给她打了水沐浴更衣,又要给她梳妆打扮,因为要赶时间去花厅吃饭,画眉便是有些忙不过来了,她有些不悦的扁嘴道:“这个凝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之前在连城的时候,她连你屋里都不怎么进来了,就在外头干那些粗活。那个时候,旁的丫鬟小厮都被迁到别的府邸去了,她在屋外干活也就算了。可是现在都已经回了王府,那些粗使丫鬟仆人也都回来了,那些活让他们干就成了,她可是你的贴身丫鬟,竟然不进来伺候你,一回来就躲自己屋里偷懒去了。若说她脸上的伤,这事情也过了这么久了,你又真心实意的跟她道歉了,还让鬼谷子给她配药,医药费由你出,这已经对她够好的了吧。她作为一个丫鬟,保护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怎么能因此而对你心生怨怼呢?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依依皱了皱眉头,望向画眉,低低的道:“画眉,你是不是也觉得凝香这段时间的变化太大了,简直变得有些不像她了?”

“是啊”

“画眉,我不瞒你说,我们之前从王府里出来,在山里一路逃窜,后来在山洞里的时候,我发现凝香有次在我制造炸弹的时候,她在洞外偷听,那个时候,我就有些怀疑她会不会是背叛了我们?”

“她偷听?”

“嗯,不过我也没有抓到她背叛我的证据,唉,我的脑子现在很混乱有些看不透她。”

“要不要让奴婢去跟踪她,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好”,依依仔细看了看自己镜中的脸色,在胭脂水粉的掩盖下,倒是显得粉嫩粉嫩的,气色也好看了许多。起身,道:“走,去花厅吃饭去吧。”

走至花厅,凌轩一见她来了,便是立即命人去请太贵妃过来共同吃饭。凌轩连忙走至门口亲自迎接她进来,想要伸手去拉她,伸到半截的手顿了顿,不着痕迹的缩了回来,虽然现在毒虫不会跑出来了,可还是防着一点的好。

可谓是小别胜新婚啊,许久未见,再见她时只觉得她更加漂亮了,不过妆容是不是也太浓艳了一些?然而凌轩眉眼弯起,无论她浓妆淡抹在他的眼里都是最漂亮的。凌轩求宠的道:“依依,我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了一些好吃的,你已经许久都没有尝过我的厨艺了,你等会儿品鉴品鉴,我的厨艺可是又生疏了?”

依依面上带着笑意,眼神飞快的瞟了他一眼,道:“好,不过等会儿我若是毒舌点评了,你可不许生气哦。”

“那是自然,你若是说哪道菜做的不好吃了,我就再苦心钻研一下那个菜,直到做得你满意为止。”

“好啊,不过我的嘴刁,就怕你到时候烦不胜烦哦。”

“怎么会,只要是你提的意见,我就不会觉得烦!”凌轩讨好的道,领她到座位上坐着,又亲自端了茶过来,给她伺候得周周到到的。

太贵妃刚刚走到这儿,就看见了小夫妻俩恩恩爱爱的场景,心里头也不禁升起一股暖意来,笑着揶揄道:“那母妃提的意见,你可会觉得烦?”

凌轩站直了身子,对着太贵妃作揖奉承道:“母妃提的意见,儿臣更是会认真改进了。”

太贵妃微微点头赞许道:“你果真是变了许多,竟是会说些好听的哄母妃开心了。”

凌轩微微低头,不语,他以前是不喜哄人开心的,自从遇见夏依依,被夏依依调教得学会了哄夏依依开心,这会儿,再哄起母妃来,倒是也得心应手了。

大家坐下来,凌轩这才吩咐下人传菜,等候传菜的间隙,便是都喝茶聊天,倒也是一番欢声笑语,气氛融洽。

正说着话,夏依依便见到凝香走进花厅来,不禁微微皱眉,这些日子以来,凝香都没有贴身伺候她了,这会儿,竟是主动来花厅里伺候她吃饭?

然而,凝香走了进来跪拜在了花厅中间,道:“奴婢见过太贵妃、王爷、王妃,奴婢今天是来请辞离府的。”

依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问道:“你怎么会想着要离府啊?你离开之后去哪儿?”

“奴婢感恩王妃之前还给了奴婢的卖身契,还了奴婢的自由。奴婢自那天起,就不再是轩王府的奴婢了,原本应该那天就离去的,只不过,奴婢因为想要报答王妃,这才在王妃的身边又呆了一阵子。只是如今奴婢无心再呆在王府做事,还请太贵妃、王爷、王妃准许。”

太贵妃素来都是自恃身份高贵,甚少花这个心思在府里的奴仆的来去之上,便是淡淡的抿了一口茶,道:“你原本也不是哀家院里的人,这事就看王爷和王妃怎么安排吧。”

凌轩望向夏依依道:“既然当初本王将整个轩王府都交给你来管家了,这些事情,你独自处理就是了,不必过问我的意见。”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合着在他们的眼里,自己才是这王府里最高的决策者?怎么自己看着并不像啊?既然凝香有要走的心思,自己也不好强留,再者凝香也说得对,她已经不是轩王府的奴婢了,跟轩王府又没有另外立劳务契约,自己想留也无法留啊。

依依定定的望着她道:“既然你要走,我也不好强留,只是你从还了平民身份之后,这些日子里在王府里做事,也该给你结算劳务费。另外,你受了伤,我也该赔钱给你。马管家,你等会儿将钱赔偿给她。”

“是”,马管家垂首回答道。

“奴婢不要你的钱”,凝香抬头,倔强而冰冷的回望着王妃。

依依不禁皱得更深,这个凝香,自己倒是越发的看不懂了。

“好吧,随你,你若是不想要,我也不能强求,不过,这个钱我让马管家给你留在一边,你任何时候想要,只管回来取钱就是了。”

“不必了,这辈子,奴婢都不会再回来取这些钱的。”声音依旧冷清。

依依不禁更是狐疑,若是说凝香有当叛徒的嫌疑,可是至今,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有泄漏过自己什么秘密,或是带来了什么损失。再者,哪有一个叛徒当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胆敢在临行前这么给主子难堪的?

太贵妃微微皱眉,她知道这凝香原本是暗夜组织的人,虽然身上有一些江湖气息,可原来见她倒是也规规矩矩的,不曾见过她这般没大没小的,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给王妃甩脸子。

太贵妃不悦的冷哼一声,道:“你既是想走,就赶紧走吧,我们轩王府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说话好大的口气。”

凝香冷冷的道:“告辞”,说罢起身,便是理也不理花厅里的几人,就直接大步跨出了王府。

画眉附在依依耳边问道:“王妃,奴婢去跟踪她。”

凌轩冷冷的道:“你的武功比她也高不了多少,你去跟踪她,肯定会被发现的。夜影,你去跟踪她。”

“是”,夜影微微颔首,神色淡然,领命而去。

太贵妃有些疑惑的皱眉:“跟踪她做什么?她有问题?”

凌轩笑道:“母妃,你就别操这么多心了,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来,先吃饭,尝尝儿臣亲自给你做的菜。”

凌轩见桌上已经上了菜,便是连忙亲自夹了菜到太贵妃碗里,太贵妃愣了一下,不禁哽咽,眼里含着满是幸福的泪花吃下了凌轩亲自夹的菜。

太贵妃哽咽道:“轩儿,你变化可真是大,以前你绝对不会给母妃夹菜的,如今你竟是变得如此体贴孝顺。”

凌轩垂眸,自责道:“以往是儿臣不孝,自从这次儿臣几乎病死,儿臣看穿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那时在连城病怏怏的时候,母妃为了儿臣的病遍寻名医,为儿臣操劳得形容枯槁。儿臣就暗暗下定决心,若是能治好虫毒,儿臣定然要好好孝顺你,不再留遗憾。”

“好好,轩儿是真的长大懂事了。”太贵妃含泪笑道,跟凌轩嘘寒问暖的说了一会儿话,继而又关切的问道:“凌轩,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治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