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诡计得逞(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说大概过一个月就能好了。”凌轩一脸轻松和愉悦。

“好,好,那就好啊。”太贵妃笑着点点头,侧眼偷觑了一下夏依依的脸上的气色,见她浓妆艳抹的,不禁有些皱眉,夏依依脸上的颜色素来寡淡,如今浓妆怕是为了掩盖她苍白的血色吧。太贵妃心道:“她应该还能再撑一个月吧。若是她撑不下去,那凌轩不就没得救了?”

为了让夏依依的身子好一些,也为了能给凌轩多提供一些血液当药引子,太贵妃便是笑着夹了几个菜到依依的碗里,满是“慈祥、宠爱”的道:“来,多吃一点。”

凌轩的头闪电一般的扭转过来,好像是看怪兽一样看着太贵妃,她不是素来都看不顺夏依依的吗?而且,她都已经知道这个夏依依并非原来的那个夏依依了,她居然还突然反转了态度,对夏依依这么好?

反常必有妖,凌轩心里如此暗暗的想着。

三人满脸和气的吃着宴席,气氛融洽,凌轩不禁有些高兴,倘若整个轩王府一直都维持着这种欢乐气氛该有多好啊,最好是还有一个小孩子能围绕在他的膝下,那就最好了。看来,等一个月之后,他的身子好一些了,就要立即着手生个可爱的娃娃了。

太贵妃笑着道:“凌轩,如今咱们又回来了,你好好治疗身子,等身子好了以后,可就要好好考虑一下子嗣的事情了,不可再耽误了。”

凌轩眉眼弯起,笑道:“好,母妃说得是,等儿臣的身子好了以后,就立即准备要子嗣。”

太贵妃脸上顿时就闪过了一丝惊讶,以往自己只要一跟他提起子嗣的事情,他就气恼不已,怕是要甩脸子了,怎地今儿竟然是这么开窍了?

“轩儿,你怎地?……”

“呵呵,母妃,儿臣以前虽然也很想要孩子,但是都想着的是日子还长久,顺其自然,然而历经生死,儿臣在连城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个孩子能在儿臣身边叫儿臣一声父王。而且,那天在宫墙上看到两个小公主的甚是可爱,儿臣心生怜悯,心想着若是自己也有个孩子,那该有多好啊。因此,儿臣定会将身子调养好,准备子嗣。”凌轩的面上竟是罕见的略带着一些羞涩的红晕来,看得依依眼睛一眨,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太贵妃转向夏依依,笑道:“依依啊,轩儿都已经有这个想法了,你可要加把劲啊。母妃不催你,也不会再逼着你同意纳侧妃了,你只管放宽心,调养身子。你若是给轩儿生个儿子,母妃就立即将轩王府世子之位封给他。”

依依咬了咬唇,抬头问道:“是一辈子都不催我了?还是有个期限?”

太贵妃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自己不过是为了子嗣的事情,说一两句客套话罢了,她竟然当真了?怎么可能会一辈子都不催她啊?太贵妃讪讪道:“这个…按照家规,是三年……”

凌轩立即打断了太贵妃的话,望向依依,满脸宠爱的笑意,“不,在我这儿,期限是一辈子。”

依依抿了抿唇,望着凌轩,不禁苦着一张脸,悠悠的叹了一声:“凌轩……”

“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咱们有的是时间生……”

凌轩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他的眉头紧拧,牙关一咬,整个人的脸色都开始不对劲了,连忙扔下了碗筷,就往自己的偏院跑。

依依脸色大变,连忙追了过去,脸上竟是因为惊慌而泛起了红晕来,焦急问道:“凌轩,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又不好了?”

“不要过来,快去叫鬼谷子过来诊治。另外南艺,赶紧把本王的偏房周边撒上砒霜。”凌轩简短而有力的吩咐道,跑得飞快,转瞬不见了人影,他害怕体内的毒虫钻出来会掉落在地上,必须得立即回偏房将自己隔离起来。

依依一听,顿觉惊慌,立即就明白了凌轩的意思,连忙分派下去:“画眉,你轻功好,立即去叫鬼谷子过来。”

“是”,画眉连忙就往鬼谷子的房间跑去。

太贵妃不禁傻呆在了原地,她有些害怕,怎么这好日子才有转好的苗头,这个时候竟然又出事了?“轩儿,轩儿……”太贵妃跌跌撞撞的朝着凌轩的偏房跑去,以前那种天塌了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她的头顶。

夏依依见状,连忙拦住了她,道:“母妃,你不能过去,他许是病发了,你若是现在过去,只怕是会感染毒虫的。”

“为什么会病发?他都已经这么多天都控制住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就病发了?”太贵妃发疯了一样的挣扎着,她有些害怕轩儿这次发病了之后,会治不好而一命呜呼,这是一种极强的预感。

“母妃,你冷静一点,鬼谷子就住在府上,他一定能治好凌轩的。”依依劝道。

太贵妃咬了咬牙,恨恨的道:“肯定是太子,一定是他,前些日子,轩儿帮着他打江山的时候,轩儿都是好好的,这一夺回江山,轩儿就发病了,一定是太子过河拆桥。”

太贵妃虽然是女子,可是在后宫里呆了半辈子,什么手段没有见过?很快就能从纷乱的思绪里理清了头绪,猜到了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夏依依一想起刚刚那一桌饭菜,立马道:“马管家,快,将那一桌饭菜全都封存,还有厨房里所有的东西也全都封存。”

“是”,马管家也感觉到事态严重,怕是有人对王爷下手了,他连忙往花厅跑去,将一应饭菜和餐具全都封存,又命人将花厅给锁了。

鬼谷子被画眉给带了过来,一落地,他就高声嚷嚷道:“太过分了,你们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趁着老夫睡觉的时候,你们偷偷吃好吃的都不叫老夫一声,还有,丫头你回了王府,竟然也不来见见老夫,也不叫老夫出来吃饭?”

“……”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急急的道:“鬼谷子,这都什么时候了啊?你还惦记着一个吃的?你还不赶紧去给凌轩诊治一下身子?他刚刚吃饭的时候突然病发了,我怀疑有人在饭菜里头下毒,害了他。”

鬼谷子冷哼一声,“老夫可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的病情加重。”扁了扁嘴巴,跨步进了偏房,这一看,不禁惊呆了。

凌轩已经疼得牙齿都咬得紧紧了,坐在椅子上,他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扶手,手指关节因为用力都已经发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皮肤里的毒虫剧烈蠕动的样子,它们就像是发疯了一样乱窜。

鬼谷子眉头一皱,连忙上前就扎了几根银针,又将解药给他吃,按照平常的程序医治了一遍下来,那些毒虫也只是被抑制得安静了一点而已,却是依旧在体内乱窜。

“南艺,赶紧准备药浴。”鬼谷子吩咐道。

“好”,南艺连忙出去准备热水和药材。

夏依依一见南艺出来了,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南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王爷的情况很不妙,谷主已经按照平时医治他的方法医治了,可是依旧没能将他的毒虫给控制下来。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啊,只能先给王爷泡一下药浴,再配以针灸看看能不能控制住了。”

太贵妃连忙道:“那你快去,南艺,你只准备药材即可。张嬷嬷,你立即着人给王爷准备热水。”

“是”,南艺和张嬷嬷连忙分头各自忙活去了。

不一会儿,药浴就准备好了,夏依依和太贵妃也并没有离开,而是等在了外头,焦心的等着凌轩的消息。

两个时辰后,鬼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夏依依和太贵妃连忙就围了上去,焦急不已,就连声音里都充满了急切的气息,“鬼谷子,凌轩他怎么样了?”

“唉,情况很不好啊。以往,老夫只要是给他吃了解药,再泡了药浴,他的身子就会好很多,可是今天只是起了一点点作用而已。”

“鬼谷子,既然按照平常的诊治方法走一遍不成,那就走两遍,肯定能将他体内的毒虫给压制下去的。”

依依望着鬼谷子的眼神十分的殷切。

“鬼谷子,你快去查查看,那些饭菜里究竟有没有被下了毒。”太贵妃焦急的说道。

鬼谷子按了按脑袋,瞪着一双小眼睛道:“简直是头疼啊,忙活了这么久,连饭都没吃,一个让老夫去查毒,一个让老夫去治病,老夫又不是三头六臂,哪里能干的了这么多的事?”

“那泡药浴的事情就让严清和南艺做就成了,你就只管去查毒,这样可行?”

依依道,她是有些担心时间长了以后,毒药的药性减弱,可就不好查毒了,再者,万一下手之人趁着这段时间里将毒药给撤走了,那就查不到线索了。

“好吧”,鬼谷子来到了花厅和厨房,便是开始仔仔细细的查毒。

另一厢,一个侍卫走进了东宫,附在了太子的耳朵旁禀告道:“太子,计划成功,现在轩王府已经乱成了一团,轩王当即就病发了,而且病得很严重,似乎鬼谷子按照平常的诊治手法医治他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太子听着,嘴角不禁扬起了笑意,“呵呵,那就好,我们这个方法定然能杀人于无形啊。”

侍卫微微皱眉道:“可是以轩王的聪明,他应该会想到是别人对他下手的。”

“想到那又怎样?他又没有证据,再说了,明天本太子就要登基了,本太子就是皇上,他还能奈本太子如何?那些朝廷大臣即便是之前起了支持轩王登基的念头,可现在轩王再度发病,他们再怎么样也不能支持一个即将病死的人啊。”

“太子,卑职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可以将事情嫁祸给别人。”

太子轻瞟了他一眼,道:“嫁祸给别人?你是说嫁祸给上官云飞?只怕是不行,这个办法本就是他告诉本太子的,若是他发现了本太子要嫁祸给他,他必定会将本太子供出来。而且还会惹恼了他,届时他联合轩王来对付本太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卑职是说嫁祸给轩王府的奴婢,凝香。今天卑职发现凝香已经跟轩王府请辞了,这原本也没有什么,可是她一走,身后竟然被夜影跟踪了。夜影可是轩王的贴身护卫啊,竟然不保护王爷而去跟踪凝香,必定是受了王爷的命令行事的。只怕这凝香与轩王府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我们何不利用一下轩王府对凝香的不信任呢?”

太子奸笑道:“这样就最好不过了!既能洗清我们的嫌疑,又能让轩王对他府上的所有人都起了戒备之心。你立即下去安排一下,要做得滴水不漏。”

“卑职遵命!”侍卫低头作揖,脸上扬起了阴险的奸诈。

“将李公公带进来!”太子对身边的侍卫说道。

片刻后,眼神涣散的李公公就被侍卫给拖了进来。

太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命人松开李公公,李公公如同一个烂泥捏做的泥人一样,在没了外力支撑下,立即瘫软在地。

“李公公,本太子将你从慎刑司里救出来,这几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又请了太医给你医治,你看看,你的身子也好了许多,也该想起虎符和御龙令在哪里了吧?”

太子缓缓的走了过去,一步一步走得极为稳当,他的眼眸微眯,射出一道令人战栗的阴狠光芒。他的语气让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更是阴冷上了几分。

李公公几乎都快没有力气说话了,虚弱的道:“太子,老奴是真的不知啊。”

“李公公,你以前紧咬着牙关没有告诉给钟达,本太子敬重你对东朔的忠诚,又体谅你伺候了先皇一辈子,这才对你礼遇有加。本太子可是先皇的嫡长子,明日就要登基了,你说,本太子若是连虎符和御龙令都没有,登基都没有保障了不是?你还是早些将藏放的地方告诉本太子,不然,你还想将这两样东西交给谁去呢?”

太子如此着急的要虎符和御龙令,主要是因为轩王一旦死了之后,他想要将轩王的那些兵马收归到自己的麾下来,那么虎符是最为有用的东西了。至于御龙令,倒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现在紫玄已经听他的使唤了。

“太子,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先皇将它们收藏在了何处啊。”

“是吗?你可是先皇最为信任的心腹啊,连你都不知道,这说出去谁信啊?本太子劝你还是乖乖的说出来,你看看你,这把老骨头了,又挨了钟达的折磨,若是再挨打,又能经得起几下呢?”

李公公看着太子眼中竟然射出了和钟达相似的阴狠目光,心中不禁一颤,果真是外祖和外孙啊,还真是有几分相似之处。李公公咽了下口水道:“太子,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老奴可是一直都拥立太子你的,老奴若是知道藏在哪儿,早就在先皇驾崩之后,你又被封为太子的时候,就将东西给你了,怎么会拖到现在都不给你啊?”

太子将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轻轻的捻了捻,缓缓的摇头一脸惋惜:“想不到李公公你的牙关竟然紧到这个程度,来人,将李公公带下去松松牙!”

“是”,立即就上来两个粗壮的侍卫拉着李公公就下去了。

李公公惊呼道:“太子,你不能这么对老奴啊!老奴对东朔可是忠心耿耿啊,就连先皇在世,他都未曾对老奴使过重刑啊。太子,你看在先皇的面子上,就放过老奴吧,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太子,太子……”

李公公的声音渐渐的变远变微弱了,渐渐消失。太子轻笑一声,转身跨出东宫,去各个宫殿里寻找虎符去了。

------题外话------

本文要限免了,欢迎亲们去评论,好评、长评奖励潇湘币咯。

另外亲们记得多多支持一下: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