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查出(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在凌轩的屋外又守了半个多时辰,心里又惦记着鬼谷子那边找寻解药的事情,便是往花厅而去。

“鬼谷子,查出来什么异常了没有?”

“没有,老夫已经用银针全都给试了一遍了,全都没有毒。不仅仅食物,就连花厅和厨房里所有的东西老夫都已经检查过一遍了,根本就没有查到任何一样毒物。”鬼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问道:“你跟他一块儿吃的饭,你和太贵妃都没有被毒出什么毛病来,偏偏就他毒发了,难道说有什么菜是他吃了,而你们没有吃过的?”

依依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摇摇头,“没呀,今天这一桌子的菜肴都是凌轩亲自做的,他为了让我品鉴他的厨艺,将每一个菜都夹给我吃了的。所以不存在有哪个菜是他吃了,而我没有吃的情况啊。难道问题又是出在了器具上吗?”

“可是老夫检查过所有的器皿,并没有哪个器皿上有毒药啊。”

依依侧头问道:“鬼谷子,会不会是那些毒虫对某一种食物十分的敏感,就像是当初我们用蜂蜜来引诱毒虫一样。可能我和太贵妃都能吃某种食物,而凌轩则是不能吃。”

鬼谷子捋了捋胡子沉思了一会儿,道:“老夫并未曾听说过这种事情,不过,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那岂不是没有办法查证了?除非让他再每一样试吃,看看他吃哪一种食物会再次病发,就知道原因了,下次,就让他避开吃这种食物。只不过,这样的话,他的身子怕是要受不了了。”

倘若是食物相克的话,那今天之事就有可能只是意外了。

“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不然没法查啊。”

依依和鬼谷子来到了凌轩的屋外,跟凌轩商量这个办法,话刚说完,凌轩还没有发表意见呢,太贵妃就立即跳脚反对了起来。

“不行,这个方法不行,刚刚轩儿才因为吃了那些食物病发得厉害了,这经过了两遍的医治,病情才压制了下来,若是再给他吃,再病发,岂不是又要再折腾两次。哀家不同意,这样简直是在拿轩儿的命做试验。轩儿受折磨暂且放一边,万一治不好丢了性命可怎么办?”

凌轩道:“我愿意尝试一下这种方法,也许就能找出什么原因了。”

依依皱眉,“凌轩,母妃说得也是,你之前每一样菜吃得也不多,就已经这么严重了,现在身子还没有好,若是再引发了毒虫,万一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无妨,我能忍受得住。”

“不行!”这一次,夏依依和太贵妃竟是难得的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共同反对凌轩。

鬼谷子扬扬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随便你们,反正这也是你们轩王府的家事,你们婆媳二人自己商量着去吧,现在都已经后半夜了,老夫年纪大了,可是熬不了夜了,这就要回去睡觉了,你们慢慢商量着去吧,不过,你们即便是要试,也等明天再试吧,以免你们等会儿在老夫睡得正香的时候来敲门让老夫起来医治。”

太贵妃客气的道:“今日之事,真是多亏了谷主了,不然轩儿可是要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且回去休息吧,我们商量好了以后,即便是要试这些食物,也要等到明天再试。”

依依点点头,“那你先回去吧,我再在这儿守一会儿。”

“那老夫可就走了”,鬼谷子打着哈欠就走了,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自己房里睡觉,而是先去了厨房找寻吃的。

画眉担心依依的身子,便是立即去搬椅子来给王妃坐,考虑到太贵妃也在这,便是十分有眼色的搬了两条椅子过来。

太贵妃看了一眼虚弱不已的依依,不由得有些心疼:“依依,你的身子弱,要不你也先回去歇着吧。”

“不了,我担心他,我想等他这次药浴泡完以后问问他的情况。”

“好吧”,太贵妃也不再强求。

片刻后,鬼谷子就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得意洋洋的道:“哈哈,老夫果真是聪明绝顶啊,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依依立即激动的站了起来,“什么?你找到了?是哪个菜有问题啊?”

“菜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是馒头。”

“馒头?有什么问题啊?”

“老夫就说呢,这些东西用银针可查不出毒来,可是用嘴巴一尝就尝出来了,这馒头里面搀和了甘草,刚刚老夫去厨房里找了一下,发现了一整袋的面粉,那些面粉里面都搀和了甘草粉,只不过混在了一起,一般人也瞧不出来。”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鬼谷子也好意思说他是聪明绝顶?明明是吃货误打误撞吃出来的。

太贵妃猛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哀家就知道肯定是有人故意害轩儿的。”

依依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看来不是凌轩不小心误食了,可是这故意参杂了甘草粉,不就是能说明这是别人故意弄的吗?

“查,给哀家好好的查,究竟是谁在后厨里将面粉里头参杂了甘草粉。马管家,把府里所有的丫鬟小厮全都带下去好好审问一遍。”太贵妃厉声道,自己的府邸里竟然有别人的奸细,而且那人很有可能是太子。

很快,宁静的轩王府再度喧闹了起来,那些已经睡着了的小厮仆人全都被叫醒过来,被带到了院子里跪着,又分批一个一个的被带到了单独的房间审问。

太贵妃冷眼瞥了一眼画眉,“你也去”。

画眉一愣,片刻后垂首应是,便是也去了前院的院落里与其他的仆人一道跪着了。

这下,整个府里的仆人,除了太贵妃的贴身张嬷嬷以外,其余人等都被带去询问了。

依依求情道:“母妃,应该不会是画眉。”

“哼,谁能保证得了?有些叛徒是看不出来的。画眉她很忠心吗?本宫记得以前凝香比画眉更加忠心吧,怎么……”太贵妃猛地截止了自己还未说完的话,重重的锤了一下椅子扶手道:“那个凝香,她绝对有问题,快,快将她抓回来审问。”

依依咬了咬唇,现在她也不太能确信会不会是凝香动的手脚了。

鬼谷子道:“今天凝香还去老夫那里拿了好些药膏了,应该是已经做好了要走的打算了。不过老夫看她神色淡然,不像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鬼谷子,你别忘了,凝香她可不是普通的女子啊,她可是暗夜组织里培养出来的优秀杀手,她的心里素质自然不是常人所能比的,她直接用剑杀人都不带眨眼睛的,还能因为参杂这种相克的食材而心慌不成?”太贵妃冷哼一声道。

“话虽如此,不过老夫还是不太相信是凝香干的,毕竟老夫跟凝香相处得也算久的了,她不是一个弯弯绕绕的人,是个直爽、敢爱敢恨的姑娘,不太像是背叛主子又参杂相克食材的人。再者,老夫都不知道甘草会让毒虫病发,凝香又是从何得知呢?”

依依道:“不管是谁,下手之人或是指使之人一定十分清楚毒虫的特性,不然,怎么会知道甘草的功效。”

“凌轩,你觉得这事怎么看啊?”太贵妃朝着屋内问道。

“凝香确实有嫌疑,不过不着急,让夜影先跟踪她,看她去哪儿,兴许会跟她的领头接头。”

“好吧,先这样吧”

一个时辰后,马管家走过来拱手道:“回太贵妃,王妃,所有的人都已经审问过了,并没有一个人肯承认。”

太贵妃摆手道:“哀家已经猜到是何人所为了,这个时候,竟然敢跟哀家做对,她是嫌命太长了?”

“太贵妃所谓何人?”

“凝香”

“她?”马管家似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道:“今天老奴见到凝香和蒋副将在府门口说了好大一会儿,会不会…”

凌轩在屋内道:“那倒不会,蒋副将今天过来是为了跟凝香提亲,蒋副将应该没有参与其中。”

依依忙问道:“凌轩,你现在感觉如何?”

“好多了,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

“依依,你回去休息去吧,今天这事我等会儿亲自去查。”

依依见他说话声音也平缓了,心里便是放下心来,自己此刻也已经困得不行了,点点头道:“好”。

转身朝自己屋内走去,抬头望望天,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就像乌黑的黑鱼露出了白色肚皮一样,天上还零星挂着几颗调皮的星星眨呀眨。整个王府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霭之中,屋檐下的灯笼在微风中也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扑闪扑闪。

她深吸一口气,入鼻的是淡淡的青草香以及潮湿的水雾,倒是也让疲倦不堪的她精神了几分。

回到屋内,还未躺下,就听到外头有太监骑着马走街串巷的高声呼喊着,大抵都是说一些新皇今天登基,百姓们应该注意哪些事项,应该如何如何之类。

依依冷笑一声,只怕太贵妃说得不错,下手对付凌轩的幕后之人定然是太子,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期待他死呢?

即便是冥日会也不会急着要凌轩今天出事吧,现在冥日会不是更应该着急阻止太子登基吗?

原先,自己听了凌轩讲先皇将上一代的两个太子给杀了才当上皇帝,自己就开始担心现在的太子也会重演一遍历史,也会将凌轩杀了以免对他的皇位构成威胁。

果不其然,只是没有料到竟然这么快,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等?

依依苦笑的摇摇头,管他太子登不登基呢,自己先睡吧。

不过是睡了才一个时辰,画眉就过来敲门禀告道:“王妃,宫里来人了,要你们三人立即去宫里参与新皇登基仪式。”

“不去,就说我病了!”依依气呼呼的道。

“哦”,画眉转身去请示王爷,片刻后回来道:“王妃,王爷说是要你立即准备,跟太贵妃一块入宫参与仪式。”

依依气得腾地坐了起来:“凌轩他到底怎么想的?都已经被别人给陷害成这样了还要去支持太子登基,还要跪拜在太子的面前?”

“这…奴婢也不知,王妃还是当面问问王爷为好。”

这事简直太屈辱人了!依依咬牙切齿的啐了一声,起身,梳洗打扮之后径直朝着凌轩的偏房而去。

有人比她还早到一步,太贵妃一脸愤慨的道:“凌轩,你怎么要哀家也去呢?哀家现在恨不得剥了太子的皮!”

张嬷嬷连忙出声提醒道:“娘娘,你可小声一些,别让花厅那儿等候着的太监听到了。”

太贵妃不悦的甩了一下衣袖:“听见就听见,哀家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最多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凌轩微微皱眉道:“母妃,我们只是怀疑他而已,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我们若是不去参加,难以抵挡悠悠众口。你们两个去,也能向世人表明我们轩王府支持太子的态度。只有这样才能让东朔的局势稳定下来。”

“那你呢?”依依上前一步道。

“我就不去了,我的身子不太好,你就跟太子说我昨天病发,唯恐将毒虫传染给太子及众大臣,要留在轩王府隔离养病。那就你们去,只是要委屈你们两个了。”他神色落寞。

“既然你想要太子早些登基稳定局势,那我就支持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太子他再次对你下手,你可不能再这么隐忍下去了。今天你就别去了,省得还要跟那个混蛋下跪。”依依道。

太贵妃连连点头道:“对,依依说得对,你可不能一直隐忍下去,要么,咱们就不住在京城了,咱们也像安王一样去一个偏远封地当一个闲散王爷,保住你的命要紧。”

凌轩微微垂下眼皮,淡淡道:“我原本也想如此归隐,就怕离开这里以后,你们就要跟着我吃苦了,既然你们也有这个打算,那我们也可早作打算离开京城。”

“好,哀家今天入宫就跟太子说封地的事。”

依依转而一想起这宫里新皇登基,那礼仪十分的繁琐,怕是又要跪来跪去的跪一整天了,自己哪里能经得住那样的折腾啊,“凌轩,我自从染了毒虫之后,现在身子也还虚弱得紧,怕是折腾不起那么繁杂持久的仪式。”依依一边说一边拿眼瞟向太贵妃。

太贵妃考虑到依依的身子确实虚弱,便是开口道:“对,依依就留在府上照顾你,哀家一个人去宫里就是了。”

凌轩疑惑的看着她们二人神色交流,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她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凌轩看着依依,有些不解,以依依坚韧的性子,她的身体状况应该是能承受得起今天的登基仪式上的折腾的,除非是她的身子着实虚弱得紧。

他焦虑不已:“依依,你的身体很不好吗?要不要让鬼谷子给你瞧瞧病?”

“没有,你不要担心,一来我确实不想参加今天的登基仪式,二来,我身子虚,好不容易才养好了一些,若是再去折腾,怕是又要亏损身子了,我不是还要好好调养身子给你生孩子的吗?”

凌轩的脸上顿时就扬起了高兴的笑容,“好啊,你留在府上好好休养,咱们府上也能早些添个小世子了。”

依依和太贵妃走至花厅,跟太监夸大了凌轩的病情,依依又称自己之前染了毒虫,身子还没有复原,害怕入宫传染给太子和其他人,便是请假不去,只是让太贵妃当轩王府的代表前去。

太监面上带着惋惜和焦急,对轩王妃关切了一番,又非要当面去看看王爷,以表对王爷的关心,实则是为了亲眼看一下王爷的病情究竟如何,二人拗不过,只得让他去瞧瞧王爷。

太监看完以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宫去禀告了,太贵妃则是留在府里沐浴一番再梳妆打扮了才入宫。

太贵妃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个黑衣人从后院围墙跃入了轩王府。

------题外话------

限免了,二更以及加更的章节在今天晚上十点以后。长评、好评有奖啦。

请多多支持: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