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王妃魔症了(三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侧脸看了一眼冷清不已的夜影,夜羽哈哈一笑,道:“杀天霸,若是要杀他,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二百万两黄金太少了。”

“轩王让你对付我们整个冥日会才出一百万两,而你只需要杀夜影一人,你还嫌二百万两少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虽然夜影只是一人,可是他的背后,还有轩王撑腰,还有几十上百万将士在背后给他撑腰,本座若是要想杀他,只怕就要将整个通天阁都给赌上了。”

“夜羽,你的胆子也太小了一点,即便是杀了他,轩王还能拿你如何?他都自身不保了。这样,本会首将轩王杀了,你现在将夜影杀了,本会首给你二百万两黄金如何?”

“杀天霸,本座向来都不接受这些空头承诺,你最好是现在就将二百万两黄金摆在本座面前,再立下契约,等本座把钱安全的转移了,再来替你办事。”

杀天霸心下一愣,这个夜羽还真不是个可以耍骗的人。随即呵呵一笑,他哪有二百万两黄金给通天阁啊,不过是故意戏弄他的罢了。

“夜羽,本会首虽然不能拿二百万两黄金给你,可是却有一个办法让你获得二百万两黄金。”

“怎么说?”

“这个咱们私下再谈,现在本会首可是没有空,本会首急着抓拿叛徒回去呢,还要顺道解决地上这个还在吐血的王爷。”杀天霸冷眼瞧了一眼凌轩,冷哼一声,带着几分蔑视,曾经的战神变得如此的落魄,哼。

夜羽笑道:“既然没有要等会儿再谈,那本座现在还是得按照契约对付你了。”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杀天霸收起了之前对夜羽的笑意,冷声道,当即举剑就朝着地上的轩王刺去,他们兄弟二人连忙上前一起围攻杀天霸,同时,暗夜组织和通天阁的人也齐齐上前攻打杀天霸一人。

夜影连忙对受了轻伤的南艺道,“你快些将王爷和王妃带走。”

“是”

夏依依也不再迟疑,连忙跟着南艺就跑,杀天霸想要再来杀他们,却是被围攻得水泄不通,寸步难移。而后院的那些黑衣人也在王府护卫和通天阁的联合之下全都被剿灭殆尽。

杀天霸听着后院没了声音,便知自己的人都死了,而那些人得了空了,就全都往前院跑来助阵,杀天霸光是对付夜家两兄弟就已经十分的疲累了,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高手围攻,他心知今天在这儿是讨不了好了,便是连忙猛攻了一阵连环剑,攻得夜家兄弟连连倒退后,他抽了一个空,朝着面前撒了一阵浓烟,飞身离开,快速的朝着王府外头跑去。

等夜影和夜羽从浓烟中冲出来时,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只得悻悻的收了兵。

依依连忙跑去找鬼谷子,急急的道:“鬼谷子,你快去救凌轩,他受伤了。”

鬼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怒道:“那老夫手中的这个病人怎么办啊?老夫又不是三头六臂。”

“我来医治他,你去医治凌轩。现在也就只有你和南艺两人不会被毒虫感染,我倒是想救他,可是凌轩绝对不会同意的。”

“好吧,我去救他。”

依依连忙接过了鬼谷子手中的活,救治天问,又道:“鬼谷子,你给画眉和红菱一些治内伤的药。”

“行了,知道了,哼,老夫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认了你这么一个瘟神当师父,自从跟了你以后,老夫就没有过过一天太平的日子。

鬼谷子气恼的哼了一声,扁了扁嘴巴,留下两粒治内伤的药,背着医药箱就跨出去了。

天问刚刚也听到了前院的打斗声,这会儿又听见王爷受伤了,他自责的咬了咬唇,垂下眼眸来,“王妃,对不起,给你们惹麻烦了。”

依依唉了一声,摇摇头道:“没什么惹麻烦之说,你是凌轩派出去的人,现在你被他们追杀,凌轩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你别说话,保存体力,我给你救治。”说着,便是投入到了救治天问的紧张手术当中。

“多谢王妃”,天问道,他的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未感觉到的一种感觉,就像是家的感觉一样。以往,他在暗夜组织的时候,他效忠暗夜组织,效忠王爷,那只是一种契约精神。而后来,他去了冥日会,那就更是过得不自在了,虽然他成为了冥日会的副会首,可是他与他们不是一路人,更是时时刻刻的胆战心惊害怕自己卧底的身份曝露。每一天都过得十分的压抑,现在回了轩王府,刚刚王妃说王爷“有责任”保护他,这种感觉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并没有被轩王利用,而是一个团队,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奋斗一样。

也是因为有了王妃以后,这个王府才变得有些温情。

依依医治好了天问,便连忙过去看望凌轩,隔着紧闭的房门问道:“凌轩,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我没事,你不必担心。”内里传来凌轩虚弱的声音,似乎还隐忍着咳嗽。

依依微微皱眉,这还能说是没事?听声音就知道病得很严重了啊。

鬼谷子垮着一张老脸走了出来,把依依叫走,直到走了很远,四处望了望没有人,这才皱眉道:“丫头啊,情况不太妙啊。”

依依见他神色凝重,自己没由的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连问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怎么了?”

“他昨天本就引发毒虫肆虐了,今天又强行运了内力,还受了内伤。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体内的毒虫竟然突然之间孵化了许多。”

“会不会是内力使用过度,体内温度急升,加速了虫卵的孵化速度?”

“有可能啊”

“那现在怎么办啊?”

“现在那些毒虫似乎已经对我们炼制的解药产生了抗性,从昨天到今天,一共吃了五颗解药,才将他体内的毒虫稍稍压制了下去。”

“五颗?”

依依大惊,以往自己每天供给凌轩一颗解药,就已经将自己的身子给虚耗了不少,不过是想着只需再扛过一个月,凌轩体内的毒虫就能被驱除干净了,自己也就咬咬牙挺过去得了。可若是一天五颗,即便是把自己的血给抽干了,也炼制不了足够他吃的解药啊。

“鬼谷子,是仅仅是今天五颗,还是往后每天都需要五颗?”

“不至于每天五颗,只不过以现在的状况看来,以后每天至少得两颗药才成了,若是要想将他的身子治好,至少每天三颗药。而且,将来若是再有什么变数,只怕是又要更多的解药才行了。”

依依瞬间有些为难,“这么多,我哪里能提供得了这么多的血给你们炼药啊?鬼谷子,要不再想想办法?你还能不能再改良一下解药?”

“哪里还能再改进啊?现在吃的这种已经是药效最佳的了。”鬼谷子瞪着眼睛道,看着她本就虚弱的脸庞,十分心疼,道:“丫头,老夫带你走,咱们回药王谷,不管他们这里的这些破事了。”

“我不能走,我要留在这里救他。”

“你救不了他,别犯傻了,即便是把你整个人都给炼成丹药,也救不了他。还不如早早的跟老夫离开,免得天天在这里忍受他们惹来的杀戮。”

“可是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渐渐死去啊,如果把我炼成丹药就能救他,我也宁愿如此!”

“你疯了?他有什么好的,让你丢了性命也要救他?不行,老夫绝对不同意,就是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你不告诉他,他不就不知道了!”

“要老夫把你炼成丹药,老夫了下不了手,还有,把你炼成丹药也救不了,老夫刚刚只是一时说笑的罢了,你别往这方向想啊。”鬼谷子语气焦急道,生怕这个傻丫头钻了牛角尖,就真的把自己给炼制成了丹药了。

依依道:“鬼谷子,我求求你救救他,你若是能救得了他,我将轩王府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给你,就连这座轩王府也给你,如何?”

“老夫没有办法救他啊”

“那包括轩王府上的所有田庄、商铺也都给你,行不行?”

“老夫一个半截都快埋入坟墓的老人要这么多的钱财、房地做什么?老夫是真的没有办法救他啊,不然老夫早就出手救他了,又何必要从你这儿抽血呢!”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依依喃喃的道,缓缓的蹲下了身子,坐在了台阶上,将手搭在自己的双膝,把脑袋埋入了双臂里,泪水缓缓滑落,渐渐的变成了喷涌而出的泉水,染湿了罗衣。

鬼谷子唉声叹了一口气,踩着沉重的步伐摇头晃脑的走了。

依依哭了一会儿,强打起精神回了房间,二话不说就拿起针管往自己身上戳,看着那缓缓流出的血液,她的眼神渐渐的恍惚了起来,不一会儿,她就昏了过去。

“王妃!”

画眉惊叫了一声,就连忙上前拔了她的针头,连忙又急急的跑出去找鬼谷子过来医治。

找了一通,才知道鬼谷子在给天问复诊,慌忙跑了进去道:“谷主,王妃她又晕倒了,你赶紧去救救她啊!”

“什么?”鬼谷子和夜影同时出声。

夜影因为过来看看天问的伤,顺便也问问他一些关于冥日会的事情,因此才会出现在天问的房间。

天问不禁纳闷:“又晕倒了?王妃她怎么了?”

鬼谷子恼怒不已:“老夫就知道她不会听话的,果然这一回去就开始自己折磨自己了。你把这颗药给她吃下去,喂她喝点温热的羊奶,等会儿她就醒来了。”

“多谢谷主”画眉接过了药,见鬼谷子没有打算跟着去的动静,疑惑道:“你不去吗?”

“不去,老夫现在看着她就烦,你跟她说,若是再不听老夫的劝告,下次她把自己抽死了,老夫也不会管她的。”

天问越听越迷糊,“王妃她究竟怎么了?”

“她?哼,她要把自己扔进炼丹炉里炼制成解药给王爷解毒。”

鬼谷子怒气冲冲道。

“不可以!”夜影焦急的道:“谷主,王爷的解药难道真的需要将王妃扔进炼丹炉里炼制成解药才行吗?”

“不是,只不过现在王爷需要的解药量越来越多,是以前的两三倍,她根本就无法提供这么多的血,即便把她的血抽干,也救不了王爷的。”

“那。。。”夜影也十分为难的闭上了双目,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画眉见鬼谷子不肯去,她连忙拿着药就往回跑,夜影往外跟了两步,皱了皱眉,停了下来。

天问在鬼谷子絮絮叨叨的抱怨声中可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事王爷还不知道吧?”

“不知,一直瞒着他的。他若是知道,他绝不会同意夏依依再用血给他炼制解药的。”

鬼谷子道,他忽的眨了眨眼睛,脸上兴奋起来:“对啊,老夫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啊,既然丫头不听老夫的,那么她总归是要听轩王的吧,老夫就直接将事情告诉给王爷,王爷必定会亲自劝说她的。”

天问连忙道:“谷主,你可别就这么去跟王爷说啊,不然王妃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你不如先等太贵妃回来了,听听太贵妃的想法再做决策啊。”

“太贵妃?”鬼谷子扁了扁嘴巴,摆着一张臭脸道:“得了吧,她一心都只顾着他儿子的死活,哪里会将依依的死活看在眼里,你信不信,老夫若是说将夏依依扔进丹炉里炼药就能救轩王,那个老太婆肯定会将依依直接扔进去的。”

他们两个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个鬼谷子竟然将太贵妃唤作老太婆?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不行,谷主,你不能这么跟太贵妃说,不然她可能真的会往这方面想的。”夜影道。

“哼”

另一厢,依依服过药,又被灌了一碗热羊奶后,可算是悠悠转的醒来了,画眉十分焦急而又埋怨的说道:“王妃,你可是把奴婢给吓死了,你以后真的不能再这么折腾自己了,你都把谷主给气着了,他说你若是再这么晕过去,他可是不会再救你了的。”

“呵呵,你别信他的话,他心肠软的很,下次他保准还会来救我的。”

“王妃,你可不能再有下次了,你不能再这么抽血了,谷主说了,就算是把你的血抽干也救不了王爷,你还是别抽了。咱们直接跟王爷坦白说了,以后炼不出那么多的解药了。”

“不行,他还有救,只要把我炼成丹,他就有救了。”依依郑重的说道,双目如注,脸上泛起了一丝渗人的笑意。

“魔症了,魔怔了!王妃你醒醒啊,王爷他是真的没有救了。”

“不,他有救,谁说他没有救?”依依猛地抬头望向她,嘴角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有救,我知道,只有我能救他。”

画眉害怕的张大了嘴巴,她真的觉得王妃像是着魔了一样,若是王爷真的死了,只怕王妃会疯吧。

直到华灯掌起,月上梢头,太贵妃才从宫里回来,她不过是吃了少许饭菜,就借故离了宴席。她清冷的离开了皇宫,身后的皇宫,喧嚣不已,处处都透着欢乐的喜庆。然而这喜庆却让她恨得牙根痒痒,今天在宫里,她恨不得直接冲过去问问新皇究竟是不是他对凌轩下手,往面粉里掺杂了甘草粉。

一回了王府,就见马管家在门口候着她,“太贵妃,你可算是回来了,今儿府上都出大事了。”

------题外话------

1、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2、推荐文《褪红妆:权谋君心》三鱼/著

“萧儿,为你成魔,不过一念之间。”——冥绝

出生十六载,厌世嫉俗,掩却心性,化身为凡,甘心沦为人人堪笑的对象。

执政数十年,如履薄冰,扮猪吃虎,步步惊心,只求有朝一日风云便化龙。

**

世人皆称,公子玉萧,人不如其名。本该是翩翩如玉的人,却是插科打诨,臭名远扬。

天下皆传,新帝冥绝,蠢笨且纨绔。本应是成为一代明君,却是昏庸无道,整日玩乐。

他说:“与我共谋了这江山,可好?”

言笑晏晏。

她答:“不好。”

信誓旦旦。

当gay里gay气小摄政王,碰上看似草包无用的新帝,会撞出怎么样的“基情”?

你追我跑或是你争我夺,终究是互不相让,还是为此妥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