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无人认同(四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太贵妃心里一紧。

“今天冥日会的人杀上门来了,王爷他受伤了。”马管家急急的道。

太贵妃腿脚一软,几乎要走不动道,张嬷嬷连忙扶着她就往府里头走。

“轩儿,轩儿。”

太贵妃一脚高一脚底的往府里走,走到凌轩的偏房,隔着房门看了他一眼,看他病得更加严重了,不禁觉得心里难受得紧,便是哭了起来。

“母妃,你快别哭了,儿臣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了吗?”凌轩强颜欢笑道。

太贵妃更是哭得厉害了,“轩儿,你病得这般厉害,连行走都困难,可是今天太子却是在宫里多风光啊。”

“母妃,你该改口叫他皇上了,以免被有些人听见了,去宫里报信。”

“他还敢对哀家如何不成?你若不是被他暗害,又怎么可能会病发呢?”

“母妃,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是他做下的,再者,儿臣受伤严重,更重要的是被冥日会的人所伤。”

“这冥日会也越发的大胆了起来,以往,还只是敢在外头暗杀你,现在竟然是明目张胆的跑进王府里来杀你了,这可还是在京城,在天子脚下呢。”

凌轩冷冷的笑道:“母妃,以前父皇在世,冥日会多少还会惧怕一些。如今皇上是杜凌志,冥日会哪里还会怕他?自然是敢来京城胡闹的了。再说了,我们轩王府里打得热火朝天的,也没有见着京城里的那些巡逻的士兵进来帮忙,这新皇摆明了是想要我们轩王府和冥日会的人自相残杀啊。”

“哼,新皇未免也做得太过明显了,人家要想过河拆桥,好歹还会做一下面子上的东西,这个新皇可是连面上的东西都不做了啊。”

“母妃,今天宫里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贵妃鼻子一哼,道:“今天的事情可多了去了,新皇今天可算是过了一把皇帝瘾了,他啊,以为如今你是再也出不了轩王府了,而那安王,又是个愚笨懦弱的,任他拿捏的。他以为现如今他就是全国最为崇高的尊者了,可是他也不看看,这才收回了四分之三的江山,北疆和西疆可是已经被北云国给侵占了不少了呢,看他怎么办。”

“他可有提及儿臣在北疆的那些兵权?”

太贵妃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道:“当然了。哀家今天跟他说我们不在京城住了,让他像给安王的待遇一样,给我们在哪个地方封块地,当个封地王爷。他倒是满口答应了,却是提出了一个条件,让你将北疆的那些兵权给交出来。他说安王没有兵权,你也就别要兵权了,好好的在封地里养伤。”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自己早就料到了他回来这么一招,果然是不会信任他,这才刚刚帮他夺回了江山,他就害怕自己会抢占了他的皇位,这么急着迫害自己,收回兵权?

凌轩闭上了眼睛,良久,睁开了眸子道:“好,答应他,把兵权给他。”

“凌轩?”

“王爷?”

太贵妃、以及夜影皆是一惊,怎么王爷竟然这么痛快的就将兵权交出去了?

夜影拱手急切的道:“王爷,倘若一只老虎连牙齿都被拔了,那就是连一只耗子都应付不了了啊。”

“本王知道,只是本王若是不交出兵权,他绝不会罢休,只怕还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这次他是对我来,下次他可能就是冲她们两个来了。我死不死的都没有什么,可是她们两个不能出事。再者,本王原本就对皇位不感兴趣,要这兵权做什么?倒不如给了他。也好打消他的戒备。”

“王爷,可万一他夺了你的兵权以后,他还要对付你,那可怎么办?”

夜影皱眉道,新皇可能会为了权利而不在乎亲情,斩尽杀绝的。

凌轩眼眸眯起,散发出少许寒气来,若是果真那样绝情的话,“本王就再召集那些旧部反抗他。”

“即便如此,也只能召回少数旧部,只怕有些人只认皇上,不认王爷了,毕竟,皇上才是东朔地位最高的人,若是跟你一起反抗皇上,那可是罪同谋逆,是死罪啊,他们还是会惧怕的。单看现在皇上在东朔各地逮捕杀戮钟达的党羽,就可知道皇上他付对逆党的手段有多残忍了。”

“是啊,所以,即便是兵权在本王的手中,只怕有些人也还是不太敢跟本王共同对付皇上的,只不过是有兵权的话,我们多少还是有些势力可以依靠罢了!”

“对呀,轩儿,你不能交兵权,交了兵权我们就没有一点点势力了,那个时候,可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太贵妃道。

“母妃,儿臣已经考虑好了,现在我们没有退路可走,只能交了兵权才能保住你们两个的安危。否则我在明敌在暗,怎么防得住?再者,鬼谷子虽然不肯明说,儿臣也知道今天这一场打斗下来,儿臣也明白只怕是活不长了,等儿臣一死,这兵权必定还是会落入皇上手中的。何苦为了多掌权这么短暂的时间而将你们至于生死之中呢?”

太贵妃倒吸了一口气:“你胡说些什么?轩儿,你别多想,有谷主在这儿,你很快就会没事了的。”

凌轩苦笑一声,只得顺从着太贵妃的话道:“儿臣知道了,会好好配合谷主的医治。”

太贵妃一看到夜影就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处理了。

“夜影,你可将凝香抓回来了?哀家倒是要亲自问问她,她究竟收了皇上多少好处,竟然对轩儿下手。”

“回太贵妃,昨日卑职去跟踪她的时候,王爷还没有毒发,因此并未抓她。今天卑职是见着王府里放了信号弹,卑职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回到王府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已经派人去捉拿她了,她还没跑多远,相信很快就能把她抓回来了。”

“嗯,抓她回来可一定要严加审问。”

“是”

跟凌轩聊了一会儿,太贵妃也乏了,“轩儿,你好好休息,母妃今天在宫里累了一天了,也得回去好好休息了。”

“好,母妃早些歇息。”凌轩淡淡的道。

太贵妃走到半路就被画眉给拦住了,“太贵妃,王妃和谷主在花厅等你。”

太贵妃不禁皱眉,他们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刚刚的时候去轩儿偏房那里说,非要到花厅背了轩儿说?难道是不能让轩儿知道的事?连忙加快了脚步。

一走进花厅,太贵妃就急忙走过去问道:“谷主,哀家也正想要问问你,轩儿的病究竟还能不能治好?”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面带忧愁:“太贵妃,老夫已经尽力了,王爷他真的已经治不好了。”

“怎么会?以前不是都已经想到办法救治了吗?你继续按照以前的办法救他不就行了?”

“太贵妃,你也知道,这解药可是掺了夏依依的血才有效果的。以往一天一颗解药,就已经把她给折腾得虚弱不堪,今天又晕了一回了。可是现在王爷的病情加重,那些毒虫又对这解药产生了抗性,就昨儿晚上到现在就已经用了五颗解药了,往后更是每天至少两颗到三颗解药,还仅仅只是控制住毒虫,还不能根除,照这样下去,不出半个月,夏依依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这么严重?”

“是,老夫绝不会危言耸听。太贵妃,轩王是没有办法救治了的,可是夏依依还年轻,可不能让她这么白白牺牲吧。老夫建议还是停了这种解药吧。”

“这…”太贵妃有些犹豫,若是停了药,轩王很快就会死了,可是不停药,夏依依就会死,她一死,凌轩也随即就会死的。太贵妃看着夏依依虚弱的脸,不禁心生一股怜悯,“好吧,就停了这种解药吧,依依,你就好好休养吧。不过,谷主,你还是要另外研制一些药,尽量延长他的生命。”

鬼谷子有些惊讶,怎么太贵妃竟然还替夏依依考虑起来了?

依依清冷而虚弱的道:“我不同意,我要给凌轩炼药,我不能就这么看着他死。”

“丫头,你是不是傻啊?连太贵妃都说了不用炼药了,你还非得炼药?你也不想一想,你即便是将你所有的血抽出来给他炼药,那也是不够的,治不好他的,你又何必要做这个无用的牺牲呢?”

“依依啊,你对轩儿的一片真心,哀家这些日子以来也是看在眼里的,你肯帮着轩儿炼药,母妃也很感激你,只是你也要考虑下你自己。鬼谷子说得对,你就别做无谓的牺牲了。”

“母妃,儿臣觉得还是有机会救他的,只要将我扔进丹药炉里炼制,就能治好他了。”依依定定的望着太贵妃道。

鬼谷子气得当场就站了起来,怒道:“夏依依,你在胡说八道个什么?老夫跟你说,即便是把你给扔进丹药炉里炼制,也治不好他。再者,老夫可没有尝试过炼人啊,你别乱来。”

“我没有胡说”,依依朝着他吼道,侧脸望向太贵妃,“母妃,倘若需要儿臣这条命去救他,就尽管拿去。”

太贵妃从未见过谁要赴死赴得如此慷慨就义的,这个夏依依,是不是真的疯了啊?“依依,鬼谷子说得对,这炼药哪有把人给扔进去炼的啊?没人能保证把你给炼成药,就能救活他的。你就别往这个方向想了,还是回房好好的休息,别再抽血了。”

“母妃,你不出手救救凌轩了吗?他可是你儿子啊?母妃,你就同意把我给炼了吧。”

“你疯了啊?”太贵妃不禁也着急了,对着她就是一阵呵斥,侧首看着画眉吩咐道:“画眉,这些天你看紧她一点,别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是,奴婢一定会看好王妃的。”

依依气恼不已,恨恨的咬牙道:“你们怎么会不相信我呢?只要把我炼成丹药就能救他了。”

太贵妃见她似乎脑子也不清晰了,连连摇头,“画眉,她若是再这么疯癫下去,你就直接拿绳子把她绑起来关在屋里。”

画眉愣了一下,低头应是。

太贵妃起身朝着自己的屋里快速的走去,张嬷嬷连忙跟在了她的后头走进了屋,一进屋,张嬷嬷就神色紧张的将房门给关了。

太贵妃狐疑的皱眉望了她一眼:“你这副神情是要干嘛?”

张嬷嬷倒腾着两脚急慌慌的走了过来,低声道:“哎呦,娘娘啊,你不知道,老奴今天听见王妃说那些话的时候不禁觉得慎得慌啊。”

“哀家看她真是疯了,轩儿治不好了,她没法接受,这心情哀家也能理解。”

“娘娘,她说得话也未尝不是不可行。”张嬷嬷躲闪着眼睛道。

太贵妃正色道:“张嬷嬷,放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她疯了,你也跟着魔症了不成?竟然动了将人炼制成药的念头?”

张嬷嬷朝着自己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哎呦一声道:“娘娘,老奴说这犯上的话确实该死,可是老奴却是心心念念的是为了王爷啊,再者,老奴刚刚在花厅里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句话,这才猛然觉得王妃说的话也许真的可行。”

“什么话?”

“你还记得以前王爷弱冠之礼时,当时皇上命钦天监给王爷算卦,结果算出来说是王爷娶的王妃是他的红颜劫,还说‘她生你死,你死她生’,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倘若想要王爷活下来,就只有让王妃死,才能让王爷活下来吗?”

往昔的记忆瞬间就涌上了头,太贵妃身子一震,惊恐的看着她,难道说当日钦天监的一句话真的就要成真了?

“娘娘,这可不是老奴瞎说的啊,当初钦天监说这个话的时候,您可是也在一旁听着的啊。”

“哀家知道,哀家记得。可是话是这么说,万一这个的意思并不是指将夏依依炼成丹药而是指其他的意思呢?那岂不是说即便把她炼成丹药,那也是救不了轩儿的。”

“那还能是什么意思?”

“张嬷嬷,你也知道的,这个夏依依她不是原来的那个被皇上指婚的夏依依,而是一个冒牌货,原来的那个夏依依已经死了。也许钦天监算出来的卦象是指这个呢?”

“那…老奴可就不知道了。”

“总之,拿人炼药这种事情太过耸人听闻了,还是不要打这个念头的好,倘若将她扔进炼丹炉里炼药之后,仍旧治不好轩儿,轩儿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怕是要跟哀家断绝母子关系了。而护国公若是知道了,甭管能不能救得活轩儿,护国公第一个就不会饶了哀家,说不定还会告御状告哀家草菅人命了。”

张嬷嬷低头道:“老奴往后不再提及这个就是了。”

夏依依在画眉的搀扶下,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踩着不太稳当的步子回了房间,一进去,她就连忙翻医药箱找针头,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抬头问道:“画眉,你将我的针头乱收到哪里去了?”

“奴婢不知”,画眉低垂着眼眸假装不关她的事。

依依瞪了她一眼,起身在屋里又寻找了一圈,竟然也没有看到,便是拿眼斜斜的飞了她一眼,“画眉,你是不是把我的针头给藏起来了?”

画眉咽了咽口水,眼神躲闪了一下,“王妃,奴婢是把你的针头藏起来了,鬼谷子说了,以后不准你再抽血了。”

“把针头给我”

“不能给”

“给我”,依依往前朝她跨了一步。

画眉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王妃,你今天可是已经因为抽血晕了过去了,你不能再抽血了,你哪能拿自己的性命不当回事呢?你真的救不了他,你别再折腾你自己了,你清醒点好吗?”

“不给我是不是?我有的是办法采血。”

依依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医药箱走去,忽然,脑后传来一阵剧痛,她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题外话------

1、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2、推荐好友紫七文文

《萌妻十八:影帝,深深爱》

一张快递来的结婚证和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

结束了他25年的单身生涯。

居心叵测——

是他对从天而降的十八岁小娇妻的第一印象。

一场冲动的车祸,

将初次回国的她撞上了病床。

冷心冷肺——是她对开车撞她的影帝老公的评价。

嫁给他以前,

他是高冷影帝,寒气逼人;

嫁给他以后,

他是护妻忠犬,憨傻卖萌。

夏语冰表示,她这个童养媳当得有点儿委屈,老公分明是头披着羊皮的狼!不行,得退货!

江影帝表示:退货?看来还不满意?嗯,宠!接着宠!

夏雨冰:……

江影帝挑眉:还不服?吻!接着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