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送上门来(五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得罪了。”

画眉连忙上前扶住了晕倒的王妃,将她给扶到了床上,拿起绳子就将她给捆了起来。

片刻后,夏依依醒了过来,发现画眉竟然真的听了太贵妃的话将自己给绑起来了,怒道:“画眉,你竟然敢将我绑起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若是现在就把我放了,我就饶了你。”

“王妃,你就别再在这里浪费精力对着奴婢喊了,没用,奴婢现在可是要好好的看着你,不能再让你做傻事了。”

夏依依叫嚷了一阵,威胁恐吓了她一阵依旧是没有任何用,便是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脸道:“画眉,你将我解开,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再去找针头抽血了,你快些将我给放了吧。”

“那可不行,你都说了,你即便是没有针头,你也有的是办法采血。”

“我不采血了,我说真的。”

“既然不采血了,那你就躺着睡觉吧,反正已经是晚上了,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好画眉,你给我解开啊,我这么绑着如何能睡得好呢?”依依谄媚着脸道。

“呵呵,王妃,奴婢怎么能相信你呢?还是把你绑着好一点,你就这么睡吧。”

“你不会是要把我这么绑一辈子吧?”

“不,现在奴婢要睡觉,没法时时刻刻刻的看着你,等天亮了以后,奴婢就多派几个人看着你,就不怕你再扎针了。”

“你,你真有种!”夏依依气得七窍生烟,自己这是收了个什么丫鬟啊?竟然敢骑在主子的头上耀武扬威的。依依只得被绑着这么难受的睡了过去。

翌日,画眉果真是带了好些人过来看着她,画眉把她弄起来解开了绳子,笑着道:“王妃,赶紧洗漱了吃饭吧,今天伺候你的人也多,奴婢可是要轻松不少了。”

依依冷眼瞟了一眼满屋子站着的奴婢,再看屋外,还站了十几个侍卫,这个架势可真是够大的啊,只怕自己还没有把针头拿到手上,就已经要被这些人给七手八脚的捆绑起来了吧。

依依摇了摇头,道:“凌轩他怎么样了?”

“今天还没有到吃药的时辰,他依旧跟昨天一样啊,还是有些不好的,不过,鬼谷子不让他多吃了,现在只能紧着以前炼制的药吃了。”

“哦,我等会儿找鬼谷子去。”

“你找他干嘛?他不会同意你的,你别再钻牛角尖了。”

“我想通了,我找他是为了再钻研一下如何提高解药的药性的。”

“哦,那好,吃了饭再去吧。”

夏依依因着身子虚,也懒得走到花厅去吃饭,便是让人将饭菜给端到自己屋里吃了,又命人备了软轿,直接抬到了鬼谷子那儿去了。

鬼谷子瞧着素来都不太乘坐软轿的依依今天竟然坐起软轿来了,就知道她的身子可是垮了,走路虚浮了,看她昨天回房的时候,连路都快走不稳了。

鬼谷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别再来老夫这里说那些骇人听闻的言论,老夫可是懒得跟你争论了。”

“不是,鬼谷子,我是过来跟你研制一下解药的,咱们再炼一种新的解药吧。”

“老夫炼不出来。”

“我们一起想办法啊”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依依扁扁嘴:“我又不会炼丹药,哪有什么办法?”

“既然你不会,也没有办法,那你还说什么一起想办法?分明是你就出了一张嘴,而老夫却要付出全部。到头来,你还要抢夺老夫的功劳,说是我们一起研制出来的,你可真是惯会占便宜的啊?”鬼谷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依依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鬼谷子,你可是真能胡说,我什么时候占便宜了?到时候,我就对外宣称都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还不行吗?”

“哼,说得简单,炼药可不是这么好炼的。”

一个小厮走了过来,道:“王妃,太贵妃请你过去一趟。”

“什么事?”

“凝香已经被人抓回来了,现在正押在花厅呢。”

“哦,快过去瞧瞧。”依依连忙又坐上软轿往花厅里赶。

走至花厅,就见凝香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花厅里,身上已经布了许多被鞭打的痕迹了,直直的跪在地上,见到夏依依过来,凝香侧脸过去,也不跟她请安,表情愤愤。

除她以外,地上竟是还跪着另外几个人,看起来像是普通民众一样。那几个人见到夏依依过来,倒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磕头请安。

夏依依缓缓的走到了前头,跟太贵妃虚弱的屈膝行礼后就坐在了她身旁的位置上,疑惑的看着地上那几个人,道:“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马管家上前道:“王妃,他们就是凝香的同伙,他们都已经招认了,他们都是被凝香花钱收买了之后装成小商贩在南城门卖菜,又让人故意将我们府上的采办的侍卫引到他们的摊位上,将这袋参杂了甘草粉的面粉卖给我们王府。所以,这面粉是在府外动的手脚,不是在府内动的手脚。”

依依看向他们,道:“你们可别撒谎,否则,我就把你们扔进炼丹炉里炼药。”

“王妃,你就算是把我们扔进炼丹炉里,我们说的也是真的。就是前天,这个女人找到我们几个,给了我们一大笔银子,说是让我们在南城门假装卖菜的商户,我们有些奇怪,还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结果她说是现在京城里的商户都不敢出来卖菜,导致府上缺粮,便是想要我们几个人假装商户卖一天,其他的商户一看我们都出来做生意了,其他商户也就会纷纷出来做生意了,那么王府就能出来采办粮食,王妃才有好吃的。”

“她亲口跟你说她是轩王府的人?”

“不,她骗我们说的是安王府的人。”

“那你怎么找上我们轩王府了?”

“这可不是我们找上轩王府的,而是今天王府里的侍卫们出来找我们,把我们都给抓回来了,我们刚刚一见到这个女人,就立马认出她来了,就是她,那天把那些面粉交给我们,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面粉里面参杂了甘草粉啊,已经卖了一些出去了,我们家里还放着两袋没有卖出去的封得完好的面粉,也一并被他们给搜了过来,你们大可以将面粉当面拆开,看看里面是不是也混了甘草粉,就知道小的并没有说谎了。”

“来人,把东西抬进来。另外,把厨房那袋也拿过来,再将鬼谷子、夜影给请过来。”

片刻后,侍卫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两袋封好的面粉,看起来并没人动过手脚一样。拆开以后,鬼谷子上前仔细的辨认了一番,又沾了少许到嘴里尝了一下,将这个和厨房里用过的面粉对比了一下,捋了捋胡子道:“看起来真是同一批的,这参杂进去的甘草粉的份量和质地都是一样的。”

“凝香,证据确凿,你现在可还有什么话说?”太贵妃怒道。

凝香愤愤的瞪着那几个人,道:“你们为什么要害我?你们分明是想要胡口诬赖我,说,你们究竟是受谁的指使?为何啊?”

“姑娘,我们怎么敢诬赖你啊,你可是轩王府的人,我们若是诬赖你,岂不是跟轩王府作对?我们可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你还是赶紧招了吧,别把我们给拖下水啊。”

“哼,你们自己都敢将掺了甘草粉的面粉卖到王府里来残害王爷,你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被人抓了以后,你们就胡乱的咬了一个人,就说是我指使的?”

依依看向那几个人道:“她说的也不无道理,你们自己犯下了事,到头来你们害怕被责罚,便是胡乱咬个人顶罪,或者是特意安排的是咬凝香顶罪。”

“我们有证据证明是她指使我们的。”那人道。

“什么证据?”

“她那天来我们那儿指使我们做事的时候,她走的时候不小心落下了一个手绢,王妃大可仔细辨认一下,这个手绢是不是她自己的。”那人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绢,马管家上前将手绢接了过来,递给了夏依依。

夏依依仔细辨认了一下,还真的是凝香的手绢了,“凝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凝香一看那手绢真是自己的,顿觉惊慌,她扭头看向那几个人,怒道:“你们这些混蛋,竟然敢偷了我的手绢过来胡乱诬陷啊?”

“什么叫是我们偷了你的手绢啊?我们又没有武功,哪能这么容易偷了你的东西?分明是你落在了我们那里了。”

太贵妃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道:“凝香,这么说来,这个手绢可真的是你的?”

“回太贵妃,这个手绢真的是民女的不假,可是民女也不知道这个手绢什么时候落入了他们的手中,民女记得昨天出门的时候,身上还带着这个手绢了。定然是他们趁着民女出了王府以后趁机偷的。”

依依问道:“你们说说看,她这手绢是什么时候落在你们那儿的?”

“是前天她来找我们的时候落在我们那儿的。”

“是谁发现的?落在哪儿了?”

其中一个瘦瘦的男子磕头道:“回王妃,是小的发现的,当时她走了以后,小的在她坐过的凳子脚下发现的。”

“你可知道今天会有人来找你?”

“不,不知道。”

依依眯缝着眼睛,缓缓道,“既是不知道,你一个大男人为何会将一块这么花哨的女人手绢揣在怀里,怎么?随时拿出来好当证物?”

她的声音没由得让人心头一颤,那双眼睛更是像能将人的心思看穿一般。

那人有些害怕起来,很快就稳定了心神,似乎是有些害羞的红了脸道:“那天小的见这位姑娘身段又好,声音又温柔,又是在王府里做事的,小的寻思着什么时候若是再见了她,就借故这手绢之事跟她再攀个话,借机跟她相好,这才日日夜夜的将手绢揣在身上。”

“哼,你倒是会瞎编排,依我看,这手绢定然是你们看我出了王府以后,来偷的。”

“我都说了,我们不会武功,哪里能从姑娘身上偷走东西?姑娘岂不是在我一伸手的时候就能抓住我了?”

依依说道:“你知道她会武功?”

“呵呵,原本不知道,可是刚刚看她被鞭打时反抗的那几下,便是看出来她会武功了。”

“那她吩咐你办事的时候有没有蒙脸?”

那人迟疑了一下,道:“她就像现在这个装束蒙的脸,虽然蒙了脸,可是露在外面的额头和眼睛还是能看得见的,我们可是绝不会认错的。”

“哦?”依依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一双眸子瞥向夜影,道:“她以前是你的手下,你有什么看法?”

夜影拱手道:“以凝香的武功,应该没有理由会被这个人给偷了手绢而没有发觉才是。”

“凝香,你这手绢是一直带在身上还是放在了包袱里,包袱可有离过身子?”

那人一听就立即瞪着眼睛梗着脖子问道:“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替她开脱不成?”

凝香低头想了一会儿,“王妃,民女昨夜投宿在客栈里,期间有小二过来找民女,说是在外头有人在楼下捡拾到一个钗子,要民女去看看是不是民女掉落的。民女就关了房门去楼下看了一眼就上来了,期间不过是片刻时间,不过别人若是要进房间里偷个东西的时间还是足够的。”

“你也说了你是关了房门的,那么又从何谈起是我们偷得?”那人叫嚷道。

“那个小二说不定就是你们一伙的,趁我下去,你们就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去拿东西。”

“姑娘,你自己干下的事情,你就承认得了,何必强词夺理呢?”

太贵妃道:“凝香,你为何要对付凌轩?”

“民女并没有要对付王爷。”

其中一个人道:“凝香姑娘,你是不是跟轩王府有什么私人恩怨,还是说你受了主子的欺负,就想报复轩王府?”

话音刚落,太贵妃的眼睛就在凝香和夏依依身上瞟了一眼,“凝香,你可是因为你被毁容了就想要报复王府?”

“太贵妃,民女确实曾经因为毁容而私下里怨过王妃,但是民女并未起了要迫害王妃的心思。再者,即便是要报复,那也是要报复到王妃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报复在王爷的身上。而且,民女并不知道甘草粉会对王爷体内的毒虫有那么厉害的影响啊,怎么可能会想着往面粉里参杂甘草粉呢?”

“因为你对付不了王妃,只好对王爷下手,等王爷一死,王妃就守寡了,这样也是达到了报复王妃的目的了。”

“你们这几个王八蛋,信口雌黄!”凝香气急,恨不得冲过去厮打他们,奈何被捆绑着,动弹不得。

“我们不过是据实而说,是你自己怨恨王妃在先,指使我们在后。干下了这么伤天害理的残害主子的事情。你才是个混蛋!”

依依皱皱眉,用手抚了抚额头道:“你们别吵了,吵得我耳朵疼。这样,为了让你们能安安静静的叙述事情,你们就一个一个的问话吧。夜影,把他们几个带到你们平时审问黑衣人的地方,用你们平常惯用的方式审问就行了。”

夜影微微皱眉,“王妃,这怕是不妥吧,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我们不能用那种非常手段对付他们的。”

那些人立即叫喊道:“对啊,王妃,你不能私设刑堂。”

“我就要私设刑堂又怎样?怎么不服啊?有本事你去告我啊!”依依耍起权势来,也是十分的得心应手了。

“你!天啊,还有没有让老百姓说理的地方了?就连天子脚下的王府都没有道理可讲了吗?我要见王爷,让王爷出来住持公道。”

“王爷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出不来,你若是想要公道,就去皇宫里告御状去。不过,你也要先过他这一关。”依依淡淡的道,瞥向了夜影。

夜影见他们如此张狂,也对他们的身份开始存疑了,这样子根本就不太像是普通百姓,当即就挥手带着他们去了密室。

------题外话------

推好友文,《蜜捕萌妻:傅少V5》/喵小鱼儿

【一对一,暖文,无虐。】

她,姿色平平,脾气暴躁。

却是为了帮母亲治病,投奔于各大医院的二十四孝女。

绝望边缘,黑夜之中,男人迎风而站。

“我的血,能治好你的母亲。”

*

某日,黎思昕问道,“你多大?”

“很大。”

“问你岁数!”

“呃…四位数。”

“四位数?个十百千,我靠!你是老不死啊?”

*

他,是总裁?是医生?是投资商?

还是,某个家族的大佬?

他,到底是谁,他的血,又有何作用。

而她,是猎物,是爱人,还是隐藏血猎。

扑朔迷离,捉摸不透。

*

她和他,不过相识几日。

男人的态度,从一而终的轻佻。

真是厚颜无耻,无耻之徒!

*

且看男女主如何玩转对方,直至玩出小爱心。

精彩过程不容错过,快快点击搜索+收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