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五雷轰顶(六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贵妃怒指凝香,对夏依依愤愤道:“她都已经如此残害凌轩了,你还护着她?”

“母妃,这件事情里头有太多的疑点了,凝香倘若是想要下手的话,直接在府里的面粉里参杂甘草粉就是了,何必要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呢?再者,她既然是要干坏事,怎么会就这么一副装束就亲自跟那些人直接联系?未免也太没有专业性了吧,她可是暗夜组织培养出来的人,行事作风自然是应该跟杀手匹配,怎么干得像是普通人家女子一样?最重要的是,我们前天到府上之前,王府的侍卫已经出去买好回来了,那个时候,凝香可是跟我在路上正从连城往这里赶,她又没有分身术,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里在京城去跟那些人会面?”

她这么一说,众人往此想想也是觉得十分有道理。

凝香咬了咬唇,看向夏依依事她的神色有些复杂,再望向太贵妃道:“民女确实如王妃所说,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哼,等夜影将那些人审问了以后,若是你真的牵扯其中,哀家再跟你好好算账。”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夜影就提拎着一个浑身是伤的人进来,一把将他给扔在了地上,疼得那人哎呦直叫唤。

“启禀太贵妃、王妃,他已经招了,是新皇指使他们的,跟凝香无关,陷害凝香的事情也是新皇指使的。”

“新皇!”

太贵妃气得牙根直痒痒,拿着桌上的茶杯就朝着那个受伤的男人头上愤怒的砸了过去,茶杯瞬间四分五裂,那人也一下就被砸晕了过去。

她双目通红,厉声道:“将他们几个给哀家捆了,带到宫里去当面质问一下新皇,他究竟是想要将我们轩王府逼到什么境地,让大家看看,这个新皇是一匹披着伪善面具的狼。”

“夜影,你将此事禀告给凌轩,听听他有什么看法,我们再做决定。”依依道。

“是”,夜影转身离去,临去前,有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凝香,为何自己总觉得凝香既像奸细又不像奸细呢?

夏依依淡淡的看着面前被捆绑着还被打出了血的凝香,挥手让画眉前去将她的绳子解开,道:“既然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你也是清白的,你被他们打的伤你需要多少赔偿金,我赔给你就是了,你若是觉得冤屈,也可以去状告我们轩王府。”

“不必,只不过以后你们别再无缘无故的将民女抓回来毒打一顿就行了。”凝香倔强的说道,起身直接离去。

太贵妃气得咬牙怒道:“放肆,别以为你离了王府就可以对哀家和王妃不尊重,来人,将她拦下,掌嘴!”

立即有上去几个侍卫将凝香的去路拦住,依依微微皱眉,劝道:“母妃,算了,最初也是儿臣亏欠了她的,让她走吧。”

“哼”!太贵妃翻了一个白眼,若是以往,她定然是要教训夏依依几句的,现在却是看在夏依依救凌轩的份上,不与其争辩。

依依见她不再吭声,便是挥了挥手,示意侍卫下去。凝香冷哼一声,跨步离去。

片刻后,夜影回来了,拱手道:“太贵妃,王妃。王爷说这件事情他亲自去跟新皇说,就不必劳烦太贵妃去宫里了。”

“他不是都下不了床吗?他还怎么去跟新皇理论?”

“他说他会让新皇亲自来府上。”

“行吧,既然他亲自处理这件事情,那哀家也就不多费这个精神了,哀家乏了,张嬷嬷,扶哀家回房。”

太贵妃懒懒的起身,伸出了手搭在了张嬷嬷的手臂上,缓缓的向外走去。

依依则是拉着鬼谷子跑到药方里研制新药去了,而马管家,苦哈哈的去外头找了工匠回来修缮破损的房屋。

凝香出了门没有多久,她脚步忽而放缓,眉心一皱,聆听了一下后连忙朝着城外跑去,一闪身,飞到了树尖,道:“副阁主,你该现身了。”

夜羽从暗处飞了过来,笑道:“呦,这么快就发现本座了?”

凝香翻了一个白眼,以夜羽的武功,若是要跟踪自己,自己根本就发现不了,除非他故意露出了他的气息和身影让自己发现他。

“说吧,你跟踪我有什么事?”

“凝香,你看看你这浑身的伤,你居然连银子也不要,公道也不要,就这么直接走出了轩王府,未免也太便宜了轩王府吧?”

“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无关。”凝香面上带着冰冷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跟本座无关啊,可是本座实在是看不下去,为你打抱不平啊。就刚刚,夜影见到你身上受伤了,他居然无动于衷。若是本座的女人被人打成这样,本座必定会当即就上前将那些人给杀了或是打残了。”

凝香眼眸一眯,“你在监视轩王府?”

夜羽嘴角咧开,大笑道:“怎么能说监视这么难听呢?本座可是跟轩王签订了契约,要帮着他对付冥日会的啊,他昨天才被杀天霸所伤,本座就在轩王府里保护一下他的安全可是分内之事啊。”

凝香皱眉看向他,冷冷的道:“我再郑重跟你说一次,我不是夜影的女人。”

“你这么单相思有什么意思啊?本座若是喜欢哪一个人,就直接上去跟她明说‘我喜欢你,你不许再喜欢别人’,这样不就行了?要本座说啊,你必须得趁早下手了,不然等轩王一死,那轩王妃想要改嫁也不是不可以啊。到那个时候,你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已经离开轩王府了,他们那里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跟本座有关系啊,本座可是很想要你当我的嫂子呢。”

凝香瞟了他一眼,“为何?”

“因为本座昨儿偷听到以前先皇让钦天监给轩王算过卦,说他将来的王妃是‘她生你死,你死她生’,所以,你说万一那夏依依是个命里克夫的女人,那她克死了轩王,然后再嫁给夜影,岂不是又会把夜影给克死了?所以,为了拯救夜影的性命,就需要你把夜影抢过来了。本座也相信,你应该不会想要看着夜影年纪轻轻的步轩王的后尘,被夏依依给克死吧。”

凝香微微皱眉,抬头道:“此事当真?”

“当真,他们虽然是在花厅里说的,本座也隔得远,可是本座凝聚了内力就能依稀偷听得到。”夜羽面上带着一些惋惜道:“唉,你也知道,本座跟夜影素来就不和,他也看不惯本座,若是本座去劝他,他必定不会听劝。可是本座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帮着去劝劝他的了,唯独来找你帮忙了。”

“你想要我怎么做?”凝香道。

“那很简单,只要轩王妃一死,夜影就会断了她的念想,届时,本座再帮你制造一点机会,你就可以跟夜影在一起了。”

凝香一脸怒意的瞪向夜羽,道:“副阁主,想来你是没有搞清楚我跟轩王妃的恩怨吧?我与她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起来,她对我还有恩情,我绝不会下手杀她,再者,谁知道你是不是又接了谁家交给你们通天阁的单子,要你杀了轩王妃,结果你就来个借刀杀人?我还没有这么傻到被你给利用了。”

“啪啪啪!”

夜羽满脸欢愉的拍着手,笑道:“哈哈,凝香,你的想象力可真是丰富啊,本座若是接了单子杀轩王妃,又何必这么麻烦的来找你?本会首要想杀她可是只需要动动小手指头就成了。”

“那是因为你不想惹轩王”

“你这话,本座可就不爱听了,本座何曾惧怕过轩王?若是怕他,当初在北疆的时候,我们就不会接钟达的单子了。”

“可是你想救夜影的性命,只需要把轩王妃克夫的事情告诉他不就行了?何必要把轩王妃给杀了?”

“因为他从不听本座的。”夜羽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忧愁,哀怨的叹道:“凝香,本座不仅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你,本座劝你还是回去劝劝他。”

“他也不会听我的”

“你若是想要夜影爱上你,你就必须得下狠手,杀了轩王妃。”

凝香冷哼道:“你不要再说杀王妃的话了,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想明白的,你一定会想亲手杀了她的,到时候,你再来找本座。”

“哼,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凝香快速的飞离开去。

夜羽嘴角泛起一抹奸笑,没有再跟着她,转身朝原路返回。

新皇很快就收到了轩王的信件,拆开一看,顿时就变了颜色,将信件烧掉,连忙就亲自赶到了轩王府。

凌轩隔着房门看着他,道:“皇上,你来得倒是挺快的,朝中没有什么事吗?这么有空?”

“哼,你把朕叫来,不会是想要问朕有没有空吧?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凌轩定定的看着他,正色道:“本王的条件很简单,你一定能办得到的。一、你给太贵妃和轩王妃各赐一个免死金牌,今生今世都不得伤她们分毫。二、本王只要活着,你就不能收回本王的兵权。”

原本他是想要交出兵权的,可是新皇竟然处心积虑的想要他的性命,自己死了也无所谓,可是他竟然将自己坐下的事情栽赃到轩王妃身边的丫鬟身上。倘若真的被那些人把消息扩散出去,这些消息必定会渐渐演变成轩王妃指使贴身丫鬟毒害王爷,轩王妃就成了谋杀亲夫的恶毒妇人。

想到这,轩王就更加不放心夏依依了,只能早早的替她弄得一个护身符。

而且,他也觉得夜影说得对,没有牙齿的老虎就连耗子都杀不死,更别提猎杀豺狼了。他要兵权,不是为了夺位,而是为了自保。

他知道,自己永远都没法像安王一样安逸的活着,新皇对他的戒备也永远都不会消除,与其毫无势力的被新皇打压杀死,倒不如依旧保存实力护住自己。

新皇的嘴角抽了抽,说实话,这两个条件,他一个也不想答应。只不过为了轩王手中的证据不被公之于众,以及他还有些惧怕轩王的余力,只得咬牙答应。

“把你手中的证据交给朕!”新皇压抑着怒意低低的道。

“可以给你一半,另一半,等你做到了再给你。”

“你!”新皇咬牙切齿的瞪着凌轩,他没有想到,这个轩王,不仅仅将他这次暗害轩王的证据留了下来,就连以前他和钟达两人同流合污的证据也被轩王给留了下来。

虽然这些证据或许还不足以将他拉下皇位,可是自己作为一个皇上,刚刚登基,最为急需的就是要在百姓和朝臣的心目中树立起英明神武、廉政爱民的伟大形象,倘若轩王手中的这些证据一曝露出来,自己的形象也就会土崩瓦解了,到时候在朝廷上,那些朝臣还不知道要怎么嘲笑他,那些百姓又会如何编排他呢。

他磨了磨牙,恨恨的答应道:“好,朕就答应你,现在就回去拟圣旨,让太监将免死金牌送过来不过,你最好是信守承诺,朕不希望这些东西还有备份的存在。”

凌轩冷哼一声,“本王素来信守承诺,而且,本王也跟你说过,本王对皇位没有兴趣。若不是你逼本王,本王也绝对不会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否则,你昨天还能如此顺利的登基吗?”

新皇身上的汗毛瞬间直竖,他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他的意思是只要他想当皇上,即便是他还病着,也照样能将他给拉下皇位吗?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轩王确实是有这个本事将他拉下皇位的。

新皇咬了咬唇,恨恨的忍下了这口气,见轩王的气色似乎比以前差了许多,想来昨天的报信是真的了,他果真是被重伤了的。看他还能如此怡然自得的每天吃解药,定然是轩王府阖府上下都还瞒着他的了吧。

新皇眼眸里闪过一丝奸笑,一瞬即逝,面上带着关心问道:“你可要保重身体啊,这解药也挺好的,就是你应该省着点吃,不然…”

“咳咳”,南艺连忙咳嗽了起来,打断了新皇的话。而夜影则是微微皱眉,并未出声阻止新皇说下去。

新皇故意尴尬的笑了一下,也咳了两声,道:“那就不打扰了,朕先回去了。”

凌轩瞧他们三人的神态各异,就知道他们有事瞒着他,便是冷声道:“不然怎么样?你把话说清楚。”

新皇讪讪的笑道:“这…这是你们轩王府上的私事,朕不便多说。”

“既然是轩王府上的事情,为何要瞒着本王?你只管说来。”凌轩更是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心里也不由得收紧了起来。

南艺想要再阻止,却在收到了凌轩一记狠历警告的眼神之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他的身侧不言不语。

新皇迟疑了一下,似有难言之隐一样,抿了抿唇为难的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朕就只好告诉你了。轩王,你就一点都不觉得怀疑吗?轩王妃的毒虫已经驱除干净这么久了,她的身子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的虚弱了。是因为你吃的每一颗药都需要用她的血来炼制的。”

“什么?”

凌轩之前紧张的神态瞬间变得惊讶、惶恐、自责、悔恨,脸上的神色变化纷纭,犹似被五雷轰顶一样呆坐在凳子上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你,好好保重身体,她用命给你炼制解药,你可要好好珍稀你的身体啊。”新皇假装关心的道,说完看了看他的神色,见他依旧呆愣着,新皇眼眸微垂,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两个好好照顾轩王,朕回宫了。”

转身,新皇的嘴角扬起了压抑已久的得逞奸笑。

下一刻,凌轩猛地站了起来,抿着嘴努力支撑着自己受伤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屋外走去。

------题外话------

第N次求收藏: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