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轩王暴怒(七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影瞧着王爷颤巍巍的背影,心下不忍,可是他又不忍心王妃每天都虚耗着自己的身子来救王爷。自己不好开口告之事情,可是这件事情一直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他的心口,这会儿,太子将这事告之轩王,他的心里好像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他知道,王爷是绝对不会再同意王妃抽血了的,王妃的身子也能好起来了。

虽然,他知道,太子必然是为了报复王爷,才会故意将事情说出来的。

凌轩缓缓的向前走着,询问了仆人王妃的去处,便是立即朝着炼药房走去。

还未走到炼药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夏依依的咳嗽声,凌轩心中一痛,加快了步伐往房门口走去。

炼药房里烟雾弥漫,在屋子的上半端萦绕着,几乎要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凌轩眯眼从烟雾里往里看,里面怎么只有一个人啊,为何除了依依,鬼谷子和严清都不见人影了?

凌轩见依依将一个什么东西倒进了罐子里,随后连忙将那个东西给扔进了火膛里,似乎想要毁灭证据?凌轩眼眸一缩,立即冲了过去,用棍子连忙往火膛里扒拉,便是扒拉出来一个血袋子,触目惊心的红色刺激着他的双眼。

“依依,你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啊?”凌轩的眸子发红,声音沙哑而沉重,心,更是在滴血,那血好像被火灼烧了一样疼痛。

依依笑着道:“凌轩,你别误会了,这个…是猪血,猪血。”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竟然脑抽的想出这么一个词来糊弄他。

“猪血?”凌轩苦笑一声,把自己的手用手绢包着隔离,猛地将依依的衣袖给拉开,盯着她胳膊上筛孔一样的针眼,怒道:“你身上流的是猪血吗?”

依依连忙将自己的手给抽回来,离他两步远,道:“这是我自己每天给自己挂盐水弄的,不是抽血弄的。”

凌轩痛不欲绝,“你别骗我了,我已经全都知道了,你还瞒着我做什么?”

“凌轩,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的?我去撕烂他的嘴!”依依生气的道。

“是新皇,而且,南艺和夜影也默认了。我就算是再傻,也能分辨得出那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

“凌轩,我不告诉你也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呀,你也不必太激动了,不就是一点点血吗?我喝点补汤就喝回来了。”

“一点点血?这么一大袋,你说是一点点血?你才多大个身板啊?你就这么狠心的抽出这么多血来?”

“凌轩,这不是今天一天的,这是储存了好多天的,所以,其实每次抽得血并不多。”

“你编,你继续编,我跟你说,你不许再炼药了,我宁愿死,我也不会再吃你用血炼制出来的药了。”

“不,凌轩,你听我说,你真的只要在坚持吃一段时间,你的身子就会好了的,所以,你不能放弃,你…”

“再吃多久?之前鬼谷子告诉我说吃一个月就好了,结果呢,这两天横生枝节,现在吃的解药是以前的两三倍,你哪里还能承受的住?我就说呢,怎么你之前见我的时候竟是浓妆艳抹了起来,原来是为了掩盖你苍白的脸色,我也真是傻,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

“凌轩,你相信我,我能承受的住,只要你再挺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不信,你别炼了,别炼了。”凌轩摇摇头,颓然的说道。

“凌轩”,依依祈求道。

凌轩突然之间变得暴怒不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几欲崩溃的情绪,冲着夏依依怒吼道:“我说了,别炼了,你听不懂吗?”

“凌…”

“是不是听不懂?那我就用行动让你听懂行不行?”凌轩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大声吼道,满脸通红,似乎极度厌恶眼前这个愚笨的女子一样。

他猛的转身,将火膛里的柴火往外抽,啪啪的扔在地上。

依依慌张的上前来阻止他灭火,“不,凌轩,你不能捣乱,这些解药就快要炼好了,你不能将它们给废了啊。”

凌轩愤怒的一把将她推开,依依一个趔趄,连连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直到靠到了墙边,她才停下了脚步,脑袋一阵发晕,几乎没有力气站稳,连忙用手扶着墙,气都喘不匀,虚弱的开口道:“凌轩,别…别毁了…”

凌轩更加暴怒,好似一头发怒的狮子,“你还是没听懂,是不是?是不是个蠢蛋?我说不用炼药了。不炼了!不炼了!不炼了!”

他掀开药鼎,看着里面一罐黑糊糊的东西,猛的从地上摆放着的一些药材里头随手拿了几味药材扔了进去,道:“你还炼是不是?我毁了他。”

“不,你不能毁!”

依依几欲崩溃,这个药鼎里面可是炼了足够凌轩吃十天的药,而她这两天偷偷多抽了一些药,刚刚特意将鬼谷子和严清给支了出去,然后把偷偷多抽的血倒进去了,就为了能让药性更强。倘若被毁了,依依这几天可是再也没有这个体力提供炼药的血了。

依依缓了缓气,冲了过去就焦急的伸手直接从滚烫的药鼎里面把凌轩胡乱扔进去的药材捡出来,滚烫的药浆直接将她的手给烫得红肿起泡,她咬牙扔出来一块药材,又伸手进去捡。

“你疯了?!”

凌轩气急,揪着他的衣袖就把她的手往外甩,直接将她推开来。

“我说,不炼了,你还听不懂?蠢货,笨蛋!你给我滚!”

“凌轩?”依依心中一痛,微缩着双眸看向他。

“滚!”他停顿了一下,见她没有反应,嘴角噙着一抹讥笑,“哼,你还真是个笨蛋,蠢货,连‘滚’字也听不懂了吗?”

“凌轩,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你炼的药有用?半点用处都没有,我体内的毒虫还不是照样肆无忌惮?你看看,它们在啃噬得多么的欢快啊!”

凌轩的神色由愤怒、讥讽、再变成自嘲、欢悦,他抽出一把短刀,将自己的手放在药鼎上方,一刀斜斜的切了下去,将肌肉里肥嘟嘟的毒虫挑了出来,勾在短刀尖上,笑道:“你看看,你给我吃的解药,是解药吗?我看是给毒虫吃的补药吧,把它们补得这般的肥硕活泼?啊?哈哈,你是在救我,还是在害我啊?毒妇?”

手腕一抖,将那条毒虫给抖落在了热腾翻滚的药鼎里,他手臂上的鲜血也涓涓的流进了药鼎里,和夏依依之前倒进去的血液混杂在一处。

依依看见那毒虫,心下一痛,咬了咬嘴唇,道:“凌轩,我没有想着要害你,我是真心实意的要给你炼解药的,我不知道这些毒虫这么厉害。”

“厉害?若不是你给我炼这些药给我吃,它们能变得这么厉害?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你好改嫁吧?”

凌轩冷冷的说道,见另外一条毒虫从伤口处冒出头来,便是拿短刀一挑,也将它挑落到了药鼎里烫死。

凌轩随手撕了一块衣袍的一角,将自己的伤口胡乱一包,冷冷的道:“以后不许再炼药了,你炼一次,我毁坏一次,你听明白了没有?猪头?若是不明白,麻烦你让别人解释一遍给你听!”

凌轩转身往外走去,鬼谷子和严清闻讯赶来,惊讶的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吵得这么凶?老夫在天问房间里给他治伤,都听见了你们在这里的吼叫。”

凌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别炼药了,这个药鼎也给倒了吧。”

“倒?你知不知道就这么一罐药鼎,花费了老夫多少珍贵的药材啊?足足花了五百两银子呢。”

“不倒也得倒了,它已经被本王毁坏了。以后也不许炼了,特别是不许再用她身上那些肮脏的‘猪血’来炼药了!”

凌轩咬重了“肮脏的猪血”几个字,嘴角冷冷的勾起,厌恶而冷淡的瞥了依依一眼,便是绝情离去。

“毁了?哎呦,老夫的五百两银子啊。”鬼谷子捶胸顿足的哭天抢地了起来。

严清皱眉,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罢了,倒是不会像鬼谷子那般心痛得夸张。他瞥了一眼地上那个已经被火烧了一半的血袋,眼眸一缩,道:“王妃,太贵妃都已经说了不必用你的血炼药了,你怎么还偷偷的拿血来炼药啊?难怪你刚刚故意把我支开了。画眉呢?也被你支开了?”

依依还没有从刚刚凌轩折辱她的话里清醒过来,她皱眉道:“我刚刚只是想要加大血的份量,看看是不是效果会好一些。”

“好什么好?就算是要提高药效,也不能从你身上打主意啊。行了,谁也别炼了,他不会再同意炼药了的。”

鬼谷子瞪了依依一眼,心痛了看了一眼药鼎,道:“严清,把火灭了吧。这药鼎里什么味道?怪怪的。”便是甩袖离去,路上逢人就哭诉自己刚刚损失了五百两银子。

严清无奈的耸耸肩,用火膛里的灰将里头燃得旺旺的柴火给掩盖起来,不一会儿,那些柴火就都灭了。

严清看了一眼还呆立在原处的夏依依,宽慰道:“别难过了,他也是病久了,心里压抑,才会发泄一通冲你发火的。”

依依看了他一眼,缓缓的向外走去,脚步十分沉重,她的脚发软,只得扶着墙,才能走得动道。

“王妃,王妃。”

被夏依依支走回房间拿药盒子的画眉,听到府中下人的报信,便是连忙跑了过来,伸手扶住了夏依依,搀扶她缓缓的走着。

依依的眼神是空洞而没有焦距的,灵魂几乎已经出窍一般,毫无目的的在府中游走,即便是身子极累极空虚,她也没有坐下来歇息,只是靠着画眉支撑她的力量,缓缓的朝前走去,好像往前走,就能找到一个让她感觉温暖、安全的地方一样。

画眉见状,心里十分的心疼,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劝慰她。也许,被王爷这么闹腾一场才能打消了王妃想要拿自己性命炼解药的念头吧。

依依走了许久,走进一个房间,发现自己再往前,已经没法走了,便是打算折转身子再继续游荡,忽而,她觉得自己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眼熟,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精神清醒了一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景象。她的眸子呆愣了片刻。

听风苑,自己怎么会晃荡到这儿来了?

自己当初嫁给轩王的时候,就被他给贬到了听风苑,现在自己再次走到这儿来,是告诉自己再一次被轩王给贬了吗?

他自从重娶自己之后,似乎一直都对自己很好,没有再对自己说过一句重话了,今天,他的态度真是再次如此恶劣,自己真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依依在房中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看着院中的竹叶已经泛黄,在微风中沙沙的响着,一些黄叶经不起风吹,萧萧瑟瑟的飘落下来。这个小院子,依旧如同当初那般的安静,好似能将外界的一切都给隔离开一样。

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么快就要到秋天了吗?这样算起来,自己来这里也大半年了啊。时光荏苒,再不复经年啊。

咕噜咕噜,依依的肚子一阵喧嚣,她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怎么就饿了?最近似乎饿得很快啊。真是身子虚了以后,越来越不扛饿了呢。

画眉道:“王妃,我们回去吧,这会儿,都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奴婢得去厨房吩咐一声给你的饭菜再热一遍。”

“不用了,我没有什么胃口。”

“王妃,你都已经饿得肚子叫了,好像在打鼓一样,还是回去吃一点吧。”

“我不想吃”,依依声音疲软的说道。

“多少吃一点垫垫肚子”

“吃不下,一点都不想吃。”她颓靡不已,事实上,她不是不想吃,她是不想张嘴,连说话都不想说,只想静静的坐着发愣。

“王妃,你累了吧,奴婢回去给你叫一顶软轿过来。”画眉道。

依依觉得自己也十分的累,再走回去怕是不可能的了,“好吧”。

一炷香后,画眉带着府中的小厮抬着软轿进来,画眉一看,王妃竟然已经困得在床上睡着了。

画眉摇摇头,害怕吵醒她,只得让她在这里先休息一会儿,等她醒来了,再带她走吧。

依依睡了两个时辰才醒,这一醒来,天都黑了,起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肚子又咕噜噜的叫唤着,比之前叫唤得还要厉害。

看来真是饿过头了,还是得回去吃点东西啊,不然身子真的要垮了,自己还得偷偷的炼药呢。

依依回到屋里,画眉就给她端上来好多美食,依依每一样都尝了一点,却是每一样都吃不下去太多。她为了让自己的身子好一些,多产一些血液,便是硬逼着自己吃,每一口都几乎是皱着眉头吃下去了。不过吃了十几口,她就觉得再也吃不下去了,哀叹一声放下了筷子。

“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画眉见状,关切的问道。

依依摇摇头,“不,这些饭菜挺好吃的,是我没有什么胃口,吃不下。撤了吧,下回吩咐厨子少做一些,不然太浪费了。”

半夜,依依将画眉支回了她自己的房间睡觉,便是拿出了针头,偷偷的抽了点血,她差点又要晕了过去,便是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保持自己的痛楚,才不至于晕过去。喝了一点东西,便是带着自己这袋新鲜的血液往炼药房里偷偷的摸了过去。

她刚刚从自己屋里鬼鬼祟祟的往那边走,身后便是已经悄悄的被一个黑影尾随了。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