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休夫(八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缓缓的走到了炼药房,按照今天鬼谷子他们炼药的步骤,将一应药材一一准备好,分类摆放在桌面上。

“你又要炼药了是不是?你听不懂本王的话了是不是?”

清冷而阴狠的声音传来,依依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便是看见了凌轩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一窒,却是不敢回话了。他的这种气势太过吓人了,根本就不像是在跟自己的妻子说话,更像是在教训一个不守规矩的奴才。

“本王说不准炼药了,你听不懂吗?”凌轩拔高了声音问道。

依依咬了咬唇,半晌,直直的望着他,鼓起勇气道:“我想再努力一次,试一试。”

凌轩快步上前,直接将她摆放在桌面上的那一袋刚刚才采集的,还带着温热体温的鲜红血液给直接捏在了手中,一用力,整个血袋就像是一个气球一样爆破,血液也瞬间迸射出来,直接将依依的身上给洒了好几处血迹。

“啪”

那个温热的血袋子连带着残留的一些血液直直的朝着夏依依的脸飞了过来,依依闭上了眼,没有躲闪,重重的而温热的袋子将她的脸拍得生疼,留下了一脸的血迹之后,那个血袋子掉落在地。

“啪”,掉落在地的声音比拍在她脸上的声音还要轻一些。

“本王说过,你炼一次,本王就毁一次,本王说到做到。”凌轩一字一句的说道,他的眼神里头充满了死神一般的阴狠,即便夏依依是闭着眼睛的,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残酷无情。

“不要自以为很聪明,本王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你以为你能拯救全天下的人吗?还是说,你以为你用自己的血炼药,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在本王看来,简直愚不可及。”

凌轩上前两步,用脚将那个血袋子踩了一脚,还使劲的用脚碾压了一番,再冷冷的警告道:“你最好乖乖的在房里好好呆着,不要出来惹本王厌烦,否则,把本王惹急了,本王临死之时可是会毫不客气的拉你殉葬的。”

依依蓦然睁眼,定定的道:“你把我拉去殉葬吧。”

凌轩愣了一下,看着她坚决的眼神,好像倘若自己真的开口要求她殉葬,她一定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自悬横梁一样。

凌轩倒吸了一口凉气,定定的望着她,良久,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阴狠而绝情、讥笑的一字一句道:“你!不!配!”

“你?”依依眼眸一缩,心更加疼痛不已。

“本王生前看你就已经厌烦不已了,难道死了还不能得个安宁,在阴间里还得每天面对着你这张令人厌恶的脸啊?”

凌轩的嘴角斜斜的勾起,他盯着她的眼神里隐去了心痛,而是充满了厌恶。

依依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不,不会的,你以前是最喜欢我的,你怎么会讨厌我呢?”

“你居然还会相信男人在谈情说爱的时候哄骗女人的话?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不,我能感受得到,你以前说爱我的话都是真话,你不是在骗我。”依依的头摇的十分的猛烈。

“呵呵,本王真是对你这样的蠢女人失望透顶了,像你这样的人,本王怎么可能会爱上你啊?你瞧瞧你,浑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本王喜欢?”

“你说什么?”依依抬头,哽咽而沙哑的问道。

“哈哈,本王发现你自从抽了些血之后,你的听力不行了,脑子也不行了啊,本王说的话,你就连一句都没有听懂过?”凌轩冷冷的大笑了几声,深吸一口气,道:“你给本王好好的张着你那双猪耳朵,好好听清楚。”

他看着夏依依略微受伤的眼神,他的心也猛的收缩了一下,深呼吸,眼眸微缩,道:“你看看,琴棋书画,你一样都不行。绣花呢?厨艺呢?还有家规女则呢?可以说,就你这样的条件,在民间啊,就连媒婆都不愿意来你家给你做媒啊,为啥?因为会砸招牌啊!”

依依倔强的反驳道:“可是,你不能只看我的缺点啊,这些我是都不会,可是那些名门闺秀,她们是会这些,可她们有我的医术高吗?他们有我的军事才能吗?你让她们去北疆,能帮你退敌五十万?能帮你解决疫症?能让你站起来看得见?”

“好,就算是不比这些才艺,作为女人,没有才艺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传后代啊。本王若是娶了别的女人为妻,别人必定不会像你这样嫉妒,不让本王纳妾,否则,现在的本王早就已经儿女成群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孤苦伶仃的,连死都没有一个后代呢?”

“可是我们成亲也没有多久啊”

“哼,只怕以你的身子,就算是给你一辈子,你也怀不了孩子。别忘了,你在北疆可是亏损了身子的,能不能怀孕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呢。本王可真是后悔啊,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将两个侧妃早日迎娶入门,不仅如此,就连父皇赏赐的那十个侍妾也应该一并收入后院。而本王没有后,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本王恨你,恨你,厌恶你,你……”

凌轩瞪着眼一字一句讲得极重极狠,每一个字都像刀尖一样扎进了依依的心里,而且这刀箭好像还被放在火上炙烤过之后才扎入她的心里一样,疼痛又还带着一股焦灼的味道,将她的心给捅得像是破了洞的天空一样,哗啦啦的流着鲜血。

凌轩看着她眼里噙着的泪水蔓延了出来,他心里更是像被千根银针扎了一样,疼得让他无法呼吸,他缓了一口气,继续冷冷的道:“夏依依,你好好回房照照镜子,看看现在你,你还有哪一点能够吸引本王的?就你这样的女人,连给本王提鞋都不配,更不配给本王殉葬了。你最好永远都不要来本王面前碍……”

“够了!”

依依崩溃的大哭,冲着他大声吼道。

凌轩却是仿若罔闻,继续冷冷的道:“你以为这就够了吗?不够,本王告诉你,当初本王娶你,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你,而是为了帮助父皇掰倒钟达,这才娶了你而获得护国公和夏子英的势力。不然呢,你看看,这次的掰倒钟达,重夺江山,可是跟你父亲和兄长的功劳密不可分啊。”

“够了,你不必再说了,不必再说了。”依依喃喃的说道,连连摇头,趔趄的往外头走去。

凌轩似乎是有些嫌弃她走得慢似得,隔着手绢的手拎着依依背上的衣服,就将她给拎出了炼药房,冷冷的道:“本王要跟你通知一件事情,你听好了,是通知,不是商量。”停顿了一下,道:“本王要纳妾了,曹若燕既是本王的表妹,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也喜欢本王,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红同样精彩,这样的女子,才是最适合本王的女人。”

“你敢!”依依抬头望着他,咬牙说道,只是,这句话却是没有以前那样有底气了。

“你若是不同意,本王就以七出之条的嫉妒和无子嗣将你给休出王府。”

“杜凌轩!你!”

“你瞪着本王作甚?本王可是没有这么多的闲心跟你多话。你同不同意,给个话。”

“不同意!”

凌轩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本王稍后就将休书送到你的房中。还有,你既然是被休出府的,而不是和离的,那么钱财,你一文钱也别想带走!”

“杜凌轩,鬼才看得上你的那些臭铜钱!”

依依愤愤的啐了一口,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跌跌撞撞的跑去,沿途,她的泪水滴滴撒在了王府的青色地砖上。

凌轩望着地上那一颗颗硕大的泪水渍,将青色的地砖给晕染成了浓青色,可是这个颜色看在凌轩的眼里,竟然像是绽放了一朵朵红色的血渍一样。

他的瞳孔一缩,不忍去看那个柔弱似扶柳的瘦小跌撞的身子,心里一阵揪着疼,他隐忍着,直到夏依依跑出了走廊的转角,再也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了。

他才猛的朝着地上狂吐了一大口血,整个人也站不住了,扶着门框缓缓的低伏下来,眼眸失神无光,嘴角流着鲜血,呢喃着她的名字:“依依,依依……”

在另一处屋顶上的夜影紧锁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跟南艺飞了下来,跑到了王爷的身边,南艺连忙给王爷处理一下地上的毒血和毒虫,连忙将王爷给抬进了偏房,又慌忙去叫鬼谷子来医治。

凌轩躺下没有多久,鬼谷子过来给他医治了才一会儿,画眉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慌张的道:“王爷,不好了,王妃她离府出走了,还留下了一份休书给你。”

“休书?”

“是,王妃说她要活得有自尊,绝不能让同一个男人娶了两次再休了两次,这一次,她要赶在你的前头将你给休了。”

画眉的声音低落了下去,有些害怕的畏缩在门口道。也不知道王妃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情跟王爷闹别扭了,竟然就闹到了要休夫的地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子可以休夫呢。

“把休书给本王,本王知道了,你们听好了,往后,她就不是轩王妃了。至于你,你早就已经拿了卖身契脱了奴籍了,就跟凝香一样,离开王府吧,你去哪儿都跟轩王府没有任何关系。”凌轩冷冷的道。

画眉惊讶的看着他,道:“王爷,你怎么能这样啊?王妃她现在的身子那么虚,她还一文钱都不带,就这么直接离府了。”

鬼谷子道:“王爷,你真的将她给休了?”

“本王刚刚说要休了她,可是她却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抢先一步,在本王的前面将本王给休了。这可真是本王的奇耻大辱啊,本王可是整个天下第一个被妻子休了的男人。呵呵。”

鬼谷子道:“那你打算分多少钱给她?”

“分钱?分什么钱啊?又不是和离,哪还有钱可分?”

“你,王爷,你可真是够狠的。”

“本王不够狠,又怎么能守得住轩王府的财呢?”凌轩面上带着阴狠的笑意道,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在滴血。

鬼谷子拱手道:“老夫可没有空在这里陪你玩了,老夫要赶紧收拾东西跟丫头走了。”

“你们去哪儿?”凌轩忙问道。

“我们去哪儿,干你王爷什么事啊?”

南艺连忙阻止道:“谷主,你若是走了,王爷的病可怎么办啊?”

“老夫是不留在这儿了,留在这里也没有用,你若是非得要留一个大夫给王爷,那就把严清留下吧。”

鬼谷子冷哼一声,道:“对了,你让管家把老夫这段时间的诊费和医药费给结一下。”

“好”

“还有,以前老夫谈的价钱有点低了,那个时候老夫是看在丫头的面子上才给你一个优惠价的,现在嘛,你都已经被丫头给休了,老夫也就没有必要再给你优惠价了。你看这价钱。”

凌轩微微皱眉,淡淡的道:“在你原来谈的价格上涨两成结算。”

鬼谷子立即就乐开了花,笑着道:“好,这样就成了,爽快,爽快啊,哈哈。”

鬼谷子收拾了医药箱就赶紧去找马管家结算诊金去了,画眉叹了一口气,也只得跺脚离去,连忙跑出府追上了夏依依。

依依身子弱,出了府也没有走多远,就有些走不动了,她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在北疆的时候,竟然听信了轩王的话,将烈焰给送给了丁大力,导致现在自己都没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了。自己之前在王府骑的马那是凌轩的,既然人家说了不许她带走一文钱,她哪里还能带走马啊,也要活得有点骨气。

她除了自己花钱买的衣服以外,凡是用凌轩的钱买的东西,她通通都没有带。

看了一眼这黑漆漆的街道,街上又不像是现在,还有电灯照明,这古代,除了一些富贵人家的门口挂着灯笼照明以外,普通人家以及那些已经关门的商户,可是不会挂着灯笼的。依依这出来也没有带个灯笼,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在府里的时候就从储物空间里拿一个手电筒出来的。

她忽然有些迷惘,似乎出了轩王府之后,自己突然没有了方向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竟是不知不觉之间的就把轩王府当成自己的家了,凌轩在的地方,就是家。

现在,她没有家了,她也不想回到护国公府上去,免得回去被李氏冷言冷语的奚落。想也不用想,现在的李氏必定是整日里在府里耀武扬威的了,毕竟她的女婿可是当今的新皇啊,新皇为了拉拢护国公和夏子英两个人的势力,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直接将夏娜娜给抬到了妃位,将来,只要夏娜娜生下一个儿子,那么必定会往上晋升一级成为贵妃的。

这个位分,可就跟太贵妃当年在宫里的时候一样的受宠了啊。在后宫里,就是皇后一人之下,三千佳丽之上了。

依依自然是不会去护国公府自讨没趣了,想了一下,只得朝着客栈而去,先去找敏儿吧。

走了一小段路,画眉就快速的飞了过来,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身旁。依依皱眉:“你怎么出来了?”

“王爷说奴婢是平民身份,应该和凝香一样,随奴婢去哪儿,都跟王府没有任何关系。”画眉咬了咬嘴唇,她隐瞒了王爷还给了她一笔银子,说是给她这些日子的劳务费,但是这笔劳务费似乎丰厚了一些。

------题外话------

重要的事情多说几遍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