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遭遇讽刺(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拿起桌上的碗筷,舀了一碗稀粥,往里头倒了一些酸豆角搅拌搅拌就咕咚咕咚几口就给吃了下去。

“好吃”,依依道,抹了一把嘴巴,又盛了一碗吃了。

“好吃吗?要不再吃一点?”敏儿道。

依依摆摆手,“不必了,我是昨天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所以我才饿得慌,不过也不能吃多了,饿了许久之后突然暴饮暴食可不好。”

“依依,你晚上想吃些什么?”

“不知道,还是吃这些也行啊。我的嘴又不刁的,不像某些人似得。”

鬼谷子当即就不乐意的撅了撅嘴巴,道:“你这话是在说谁呢?”

依依仰头望天,“谁搭话就是在说谁咯!”

“哼,你这张毒嘴,也活该被王爷给休了。”鬼谷子瞪眼道。

“喂,鬼谷子,你这样未免也太过分了吧,居然说我活该被他休了?我告诉你,是我休了他!”

“切,你只是为了维护你自己的自尊心,才抢在他的前头写了休书的。丫头,你要不跟老夫浪迹天涯去吧,也正好散散心。”

依依扁扁嘴,“我跟你在一起,还能叫做是散心?只怕是更加的郁结于胸了吧!”

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有老夫在,你的日子才丰富多彩的,不然多无趣啊。等会儿老夫要上街去买些东西,到时候放你的储物空间啊。”

依依无语的看着他,难怪这个鬼谷子死活要将自己跟他绑在一起,原来是为了自己的储物空间啊,好给他当免费拖运司机是不是?

她垮着脸道:“我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子现在虚得很。哪里能出去到处逛啊?”

“你放心,老夫不让你走路,给你雇一辆马车,载着你各处逛。老夫跟你说,你的身子不好,就更是应该出去透透气,晒晒太阳,也就能好得快一些了。”

依依瞥了他一眼,走到他的面前,将自己的兜全都给掀开来,道:“鬼谷子,你看看清楚,现在我的兜比我的脸还干净,你就别想着打我的主意,又带着我出去逛街,然后指望着我给你付钱。”

“切,老夫还能不知道你是个穷光蛋?老夫觉得你可是真的傻,你怎么的也得跟轩王要个一百万两银子的啊,想当初在连城的时候,轩王不是都已经把家都分好了吗?把暗夜组织里的一百万两银子给你。”

“那能一样吗?他那个时候所说的可是要我安安分分的呆着,才给我分那些家产的。可是昨天他说了,现在是休妻,不是和离,所以,他不能给我分家产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我本就不稀罕他的财产,若是拿了他的银子,他指不定又要怎么鄙视我呢,我还不如走得潇潇洒洒、堂堂正正的。”

“是,你是走得潇洒了,那你倒是把昨夜的房租付了,把刚刚吃得饭钱给付了呀。”鬼谷子故意瞪着眼睛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拿这揶揄她。

依依不禁被他这话给吃了一瘪,现在自己可是身无分文啊,不,唯一的一百两还是昨夜跟敏儿借的了。

敏儿笑道:“谷主,你就别欺负依依了,她也不是没有钱,只是她以前把她的家产全都给我了,而我现在想要还给她,她又不肯要。这饭钱和房前,我自己付就行了。”

鬼谷子扁扁嘴:“哼,就她清高,从王府出来一文钱都不带。老夫可没有她这么清高,出王府的时候就得跟他好好把诊金给结清了。免得时间久了,过后翻脸不认账。老夫现在钱多得是,你们两个小女娃,不,三个,想吃什么,等会儿我们去街上买,老夫请客。”

依依双眼眯起,取笑道:“呦,铁公鸡啥时候也能拔出毛来了?”

他瞪眼道:“你再说老夫小气,老夫可就不请你吃东西了!”

“好,不说不说,鬼谷子是最大方的,这样可行了?”

“这样才对了嘛。”

一行四人便是从客栈出去,鬼谷子最先钻进去的自然是药材铺了,买了一堆的药材。当然也是少不了平常各种美食的了,鬼谷子还十分关心的给夏依依又添置了几套衣服和首饰用品,并且十分大方的用他自己的钱购买。

“鬼谷子,你今天可真是够大方的啊。”依依笑道。

“就当是孝敬师父你了”

一行人走着走着,依依便是闻到了一股尸臭味,敏感的她连忙站住了脚步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浓烈的尸臭味?”

敏儿道:“这是前面菜市口传来的尸臭味,全都是钟达全家和逆党的尸体。”

“这么臭还能有人去买菜?”

“谁敢去那里买菜卖菜啊?那些摊贩都搬走了,如今那里只是一个空的菜市场,堆放的那些尸体都腐烂长蛆了。”

依依瞬间锁眉,“那岂不是很容易引发疫症啊?走,去看看。”

鬼谷子立即阻拦道:“丫头,你怎么就这么好管闲事?人家官府都不管,你管这么多做什么?爆发疫症就爆发疫症呗,反正你又不会被感染。”

她紧皱眉头面露担忧,“可是到时候爆发疫症了,苦的还是百姓,而且新皇一定会让我们再次出手整治疫症的。”

“那样最好,老夫又能赚一笔银子了。”他蓦然兴奋。

依依瞬间无语,发灾难财好吗?“我还是过去看看情况吧,若是严重,我就跟官府报一声,让官府出面处理,这样可行?”

“好吧”

走至菜市场,一个个摊子都是空荡荡的,仿若走到了一个鬼城,菜场前面空地上堆满了尸体,因着温度高,地上又有积水,尸身已经腐烂,爬满了蛆。而前面的菜场横向的招牌下,挂了十几个尸体,这些的情况倒是好一些,更像是风干,挂的都是钟家的男丁,包括才八岁的钟铭。

依依的眼眸在这里面扫了一遍,眼眸猛然一缩,在这里竟然还能看到自己熟悉的故人。

在地上那一堆的尸体里,庞灵儿的尸体躺在人堆的上层,昔日美丽的容貌也已经被长长的刀伤毁坏,身上有好几道刀伤和剑伤,应是同时被好几个人砍杀造成的。蛆在她的身上爬来爬去的,再看她那双曾经最为迷人的小脚,现在死气沉沉的胡乱搭在别的尸体上,绣花鞋上满是血迹。再看别人的鞋子也同样都是血,想来当时被砍杀时地面已经淌满了鲜血吧。

从她的服饰看来,应该是妃嫔,她竟然成了钟达的女人?依依冷笑一声,继而又变得有些怜悯起来。

庞家两姐妹服侍过两任皇帝,却是相同的结局:都被殉葬了。只是庞珏儿的殉葬在世人看来是忠贞可嘉的,而庞灵儿却是被人唾弃的。

依依上了马车行至京师衙门,走下车来上前道:“府尹可在?”

那守门衙役一见是轩王妃,连忙跪下道:“卑职参见王妃,小的这就进去跟府尹大人通报一下。”

依依点点头,站在原地等着,片刻后,府尹就出来,看到她也不行礼,态度傲慢道:“你找本官有何事啊?”

依依微微皱眉,却也不是很在意,“菜市场门口堆的那些尸体已经腐烂生蛆,需要及早处理,不然会引发疫症的。”

府尹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朝着皇宫的地方拱了拱手,道:“这是皇上亲自下的谕令,要将叛党曝尸一月,本官又怎么能违抗圣令呢?”

“你可以在明天上朝的时候跟皇上劝谏一番啊,倘若爆发了疫症,可是很难医治的,这才发生了战乱,本就民不聊生了,若是再爆发疫症,那百姓的日子可就更要苦不堪言了。”

“呵呵,你倒是胸怀天下百姓啊,你怎么不让轩王去劝谏啊?”府尹嘲讽道。

依依微微皱眉,若是以前,她必然会让凌轩写信给皇上劝谏一番,可是现在自己可不好跟他联系了。

府尹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作惊呼状:“哎呦,本官差点忘了,你现在也进不去轩王府啊,夏依依!”

依依猛然抬头望向他,什么意思?自己半夜才跟凌轩离婚,这才半天的时间,消息就已经传到了衙门里了?

府尹见她神色愕然,便是笑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亲笔信来,道:“这是王爷亲笔写的信件,要本官给你办理一下身份文牒,说宗人府那里已经将你除名了,把你的户籍给迁回到护国公府里去。这是你的身份文牒,你好生收着,若是丢了,下次补办的时候,本官可不会亲自办理了,你就找下面那些官差办事去吧。”

府尹将文牒拿了出来,吊在手上,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个弃妇,“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操心那么多的不该你操心的事情做什么?咸吃萝卜淡操心。”

鬼谷子见状,当即怒道:“老夫告诉你,依依她不过是为了百姓的安危着想,这才过来跟你说一声的。倘若你不处理那就不处理,只不过以后爆发了疫症,你可别来求我们治疗疫症就是了。不然,老夫定要让你跪着跟她磕九百九十九个响头才行!”

府尹当即被他给气得脸色通红,却是不敢得罪于他,而且,他也有些害怕,若是到时候真的爆发疫症,而宫里的太医治疗不了,得找上鬼谷子的话,鬼谷子必定会将今天这话跟皇上提及的,那他岂不是要磕头磕死啊?

“对,往后爆发了疫症,可千万别来求我们,我们这等平民百姓,可操不起那份闲心!”依依从府尹手上拿过身份文牒,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气得府尹的脸都绿了。

鬼谷子连忙跟了上来,道:“丫头,你别生气,那些当官的,都是一些势利眼。”

依依淡淡的道:“我没有生气,世风本就如此。”

走了没有多远,迎面就见着了身后跟了一大堆仆人,走在前头满面春风的李氏,在她的身边,围了好几个贵夫人,一个个的都巴结奉承着她。

依依连忙侧过脸去,往旁边走,免得跟她正面相对。

李氏却是眼尖的看见了她,连忙快步走了过来,尖声尖气的道:“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轩王府的弃妇啊?”

依依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你给我听好了,是我休了他,不是他休了我!”

“你休了他?哈哈,你别搞笑了,他是什么身份?他可是王爷,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休了?我今儿一大早上的,喝口凉水都塞牙,我说怎么这么倒霉,原来是你这个瘟神被打回了护国公府啊。你的那些东西,都被轩王府的人送回护国公府了,我都懒得处理,全都扔在后院了。”

“那些东西我不要了,你全都给扔了吧。”

“哼,要扔你自己回去扔,我可不想脏了我的手,以免沾染了霉气。还有,你以后别回护国公府了,反正你当初出嫁的时候,你是带了嫁妆出去的。你一个嫁出去的人,哪里还能再回娘家养老啊?护国公府可没有这么多的银子给你养老。”

李氏扁着嘴巴说道,她的脸上全是不屑和不耻,在她的眼里,夏依依被王爷赶出了王府,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回到王府里去,也绝对不可能再嫁个好人家的,好人家的公子哪里会娶一个弃妇?夏依依这一辈子,只能是惨淡收场了。

依依道:“哼,我这辈子即便是不回护国公府,也绝不会被饿死在外头。”

“你饿不饿死的跟我没有关系,只是以后,你可千万别回护国公府,免得把霉运带回去,害了我们大家。”

依依瞥了她一眼,道:“这个还轮不到你做主,护国公府可还是我父亲当家作主了。”

“老爷他常年在外,哪里还管得了府上的事情,现在,府里可都是由本诰命夫人当家做主了。”

“诰命夫人?”依依皱眉。

李氏顿时就趾高气昂了起来,“对,皇上感念我们护国公府护驾有功,我儿子夏子英做了多大的贡献,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子英他官位连升两级,娜娜也成为了后宫最宠的妃子。至于我,则是被封为三品诰命夫人。老爷也将我从侧夫人之位转为正夫人了,现在啊,本诰命夫人可是……”

“你怎么样都跟我无关,你别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依依冷脸打断了她的话。

李氏冷哼一声,拿依依没有办法,那就拿方敏开刀吧。她越过了依依的肩膀,鄙夷的看着站在依依身旁的敏儿,道:“方姑娘,你往后不要再缠着子英了,我们子英正得圣恩,可是皇上身前的红人,可不是你这样的乡野丫头能高攀的上的。”

依依当即翻脸怒道:“李氏,你说我也就罢了,你凭什么说到她身上去?”

“子英是我的儿子,我管我儿子的婚事还管不着了?碍着你什么事?”李氏昂起头怒怼道。

旁边几个贵夫人连忙帮腔道:“对啊,夏将军年轻有为,又是朝廷上难得的建了这么大功劳的年轻将军,就是在先皇的时候,也没有像夏将军这样风光的人了。多少名门贵女想要嫁给他当将军夫人啊。”而且,将来夏子英必定是继承护国公府的不二人选,嫁给他,那是多么大的风光啊。

另一个贵夫人也连忙道:“对啊,国公夫人,你看看我家的二小姐正是到了及笄的年纪,跟夏将军正是般配着呢。”

另一个贵夫人生怕被她们给抢了去,连忙开口道:“国公夫人,我女儿那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改天带到府上来亲自拜访你,跟你学学女红如何?”

另一个赶紧道:“我家小女儿那才是做得一手的好厨艺呢,明儿,不,今儿就做一些好吃的点心,晚些时候送到你府上去,你且尝尝看合不合胃口,怎么样,诰命夫人?”

李氏十分享受这种众星捧月一般的感觉,笑着答道:“好,都可以,只不过,我现在的应酬也很忙的,你们得先递个帖子到我府上,我安排好时间了再着人回复你们,你们再来府上。”

那些贵夫人脸上稍稍有些不爽,不过瞬间,就带着满面的笑意奉承道:“那是,你现在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忙里忙外的开心着呢。我回去就立即送帖子到府上去。”

“嗯,好,好。”李氏笑着应答道,一双眼睛却是含着讥讽、鄙夷的看着方敏。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