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教训诰命夫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敏儿一双清冷的眸子直视着李氏,冷冷的道:“夫人,我不会纠缠你家儿子,但是也请你儿子不要来纠缠我。”

李氏顿时就气得鼻孔冒烟,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儿子贵为堂堂二品将军,想要娶什么名门闺秀还能娶不到?需要纠缠你这么一个从西疆那些鸟不拉屎的乡野之地过来的贱民?还不是你觊觎我们护国公府的权势地位,不要脸的缠着他?你就是一个贱人!不要脸的骚货!”

李氏以前还因着夏依依是轩王妃,敏儿又是跟她要好,李氏还不敢对敏儿如此放肆,可是现在,夏依依自身都不保了,又没有了轩王府的后盾,自然是任由自己践踏,她们也拿她没有办法的。

敏儿怒视着她,郑重的警告道:“我看你是夏子英的母亲,我敬你三分,没有想到你竟然给脸不要脸,你若是再敢对我不敬,休怪我不客气。”

“哼,我乃是堂堂三品诰命夫人,你若是对我不敬,我就告你一个藐视皇恩。”

依依见敏儿脸色不太好看,怕她憋不住急躁的性子,便是连忙拉着敏儿就走,道:“我们走,别理她。”

李氏见她们两个走了,还以为她们是怕了她的诰命夫人身份,便是更加得意了,当即就叉着腰冲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骂道:“你个下三滥的骚贱货,一只野山鸡还想攀高枝变凤凰?我家子英绝不会纳你为妾,更不会娶你,你若是再敢骚扰他,我就把你送到青楼去,让你骚个够!”

从未有人如此出言污秽的辱骂过她,敏儿气得牙根直痒,当即就快速的转身,飞速跑到李氏的身边,扬手就是一个重重的巴掌,直接将李氏给扇得趔趄了两步,重重的栽倒在旁边的一个贵夫人身上,她只觉得脑袋缺氧,一阵眼冒金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劲。

敏儿定定的看着她:“我刚刚才警告过你,你记性不好吗?”

李氏半响才舒缓过来,当即跳起脚来,伸手就朝她打去,“你个贱人,你敢当街殴打诰命夫人?我这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来人,快给我打她。”李氏身后的那些家奴连忙撸起袖子就要帮着李氏揍方敏。

“谁敢动手!”依依厉声大喝,拿眼凶狠的扫了一眼那些家丁。那些家丁全都是一愣,不敢上前帮忙。

与此同时,敏儿身手利落的就直接将李氏的双手反扣,迅速拿着李氏手中的手绢就将她的手给绑了起来。

李氏气得朝着家奴骂道:“你们瞎了眼吗?我才是你们的主子,你怕她做什么?她现在都不是轩王妃了,你们犯不着怕她,你们还不赶紧动手教训她们两个?一切有我这个诰命夫人顶着,你们快上。”

那些家奴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依依杏目圆睁,喝道:“谁敢!我即便不是轩王妃,可我也还是护国公府的嫡大小姐,你们谁敢动手打我?”

那些家奴神色躲闪的看了一眼一身怒气的夏依依,他们也不敢动手打她了,万一被护国公知道了,可是会重罚他们的。

那些人一看自己不能打夏依依,也不能得罪了夫人啊,不然也要挨夫人的打了。便是齐齐的将拳头对准了敏儿。

敏儿眼眸一缩,冷哼道:“找死”。

当即就是一脚,直接将一个小厮给踢飞了去,又一掌劈在一个小厮脖颈上,将那小厮给击昏在地,后面的小厮一看,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能打,便是干脆拿了棍棒就朝着方敏打过来。

依依一看这形势,自己怕是喝止不住了,还不如干脆撸着袖子帮着敏儿打架了。

敏儿连忙道:“依依,你身子虚弱,就别搀和了,我一个人能应付得了。”

“好吧”,依依耸耸肩,反正这些不过是一些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普通家丁而已,战斗力实在是太弱了,根本就不堪一击。

不过片刻,地上就已经躺了五六个呼痛的家丁了,李氏一见自己带来的人就剩几个了,只怕很快就要被方敏给打倒了,便是连忙朝着那几个贵夫人道:“夫人,你们赶紧让你们的家丁帮忙教训一下这个贱人啊。”

夏依依连忙上前道:“各位夫人,今天这事不过是我们护国公府的家事罢了,你们就不要插手了。”

李氏连忙道:“什么家事?这哪是家事?这个贱人还没有进我们护国公府的门,哪能是家事?夫人,你们快帮忙打她,谁帮忙了,谁明天就带着闺女来我府上做客。”

那些贵夫人一见,便是动了心思,若是能讨好得了李氏,就可以让自己的闺女获得先机。便是连忙就要招呼家丁上前帮忙。

夏依依嘴角一勾,定定的看着她们,拱手笑道:“各位,这李氏素来是泼辣惯了的,可是你们的出身跟李氏不一样啊,你们都是一些名门小姐出身的有涵养的夫人,哪能跟她一样在街头打架斗殴啊?若是这方姑娘是欺负你们,那你们让家丁收拾她,那也就罢了。可方姑娘都没有惹你们,你们就派人打她,倘若出了人命,你们府上怕是担不起。再者,这个方姑娘有武艺傍身,届时把你们的家丁给打得受伤抬回府上去,你们家的老爷和太夫人若是得知你们在外惹是生非的,哼,怕是没有好果子给你们吃吧。”

那几个贵夫人便是也犹豫了起来,她们可是深受家规和女则洗脑的,自然是要谨守规矩了,若是在外头聚众闹事,届时惹上了麻烦,回了家省不得要被丈夫和婆婆责打了。

依依见她们动摇了,便是再次添了一把火,道:“方姑娘虽说还没有嫁入护国公府,却是夏子英的心上之人,李氏与她的事那就是有关夏子英而已,与你们几位可是无关的。你们若是插手了,呵呵,你们的声誉暂且放在一边,关键是会坏了你们家中小姐的声誉啊。到时候贵人们之间都流传说你们家为了你们闺女的亲事,而在街上殴打夏子英的意中人。你们的闺女若是以后嫁给了夏子英,那还好说。若是没有嫁给夏子英,而要另外找婆家的时候,哎呦,那可就不好找了,谁家的公子愿意娶一个当初在街头为了别的男人而争风吃醋打架的人家的闺女啊?”

那几个贵人一听,立马就挥手让自己的家丁退下了,夏依依说的最后一句话深深的戳中了她们心里的顾虑。

这里头可是站了有好几个贵人,总不可能每一个人家的闺女都嫁给夏子英的,若是万一夏子英不娶她们家的女儿,自己的闺女声誉也会在今天的这场帮架事件中名誉尽毁,还怎么找婆家啊。便是全都讪讪的站在那里看热闹。

李氏气恼不已,没有想到夏依依竟然这么能言善辩,竟然光凭一张嘴就把几个贵夫人给唬住了。李氏连忙给自己的贴身丫鬟使眼色,让她回去报信,多叫一些家丁过来。

方敏冷哼一声,在打斗的间隙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朝着跑出去十几步的丫鬟像是投射飞镖一样直接投了出去,精准的命中了丫鬟的穴道,将她立在了原地不动。

不远处,一个缓缓驶过来的马车里,一个撩开车窗帘望着这边的眯缝眼睛猛然一缩,盯着方敏看了几眼,“好身手”,他内心暗暗道,随即将车窗帘放了下来。

转瞬间,李氏带来的所有家丁全都被方敏给打趴在地上,方敏转了转脖子,看着李氏笑道:“活动活动筋骨真好。”

李氏怒瞪着双眼,尖声道:“你这辈子都休想嫁进我们护国公府。”

敏儿冷冷的道:“不稀罕!”

李氏面向夏依依,狠狠的道:“你想都别想回护国公府让我们养着你!你已经是嫁出去了的,没资格回来!”

依依翻了个白眼,自己有这么没出息,需要回护国公府吃冷饭才能不饿死吗?

“李氏,也就你,才那么稀罕护国公府的权势地位,我们啊,都瞧不上!”

“王妃婶婶,谁敢欺负你,启儿就帮你打他。”启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欢快的奔到了夏依依的身边。

依依立即满脸慈爱的拉过了启儿的手,量了量他的脑袋,道:“呦,许久不见,我们启儿就又长高了。”

李氏连忙道:“世子,你往后不能叫她王妃婶婶了,她已经被轩王休了,赶出轩王府了。”

他扬起小脸,“她说的是真的吗?”

依依淡淡的笑道:“是”。

他眨巴着单纯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你这么好。”

安王妃从马车上走下来,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个小孩子,你懂个什么?不要瞎问。”

“哦”,启儿鼓了一下腮帮子,乖乖的不再乱问。

安王妃面带着温和的笑意道:“夏依依,今天我们听到宗人府传来的消息,我也觉得很遗憾。往后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尽可以来安王府找我,我能帮你的一定帮。”

依依笑着点头,感激道:“多谢安王妃。”

“虽然你不再是我弟媳,我依然会把你当成我的妹妹看待。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好,慢走。”

安王妃拉着启儿上了马车就走了,李氏也不敢再对夏依依吆五喝六的,刚刚安王妃虽然不曾对她说些什么,可是很明显的是在帮夏依依撑腰啊,李氏也自觉今天丢了大脸面,便是恨恨的带着那些受伤的家丁回去了,那几个贵夫人也自觉没趣,纷纷各自散去,再没有先前的兴趣互相吹捧着逛街了。

依依看着敏儿耸耸肩,憋着笑道:“你看看,你今天可是彻底把她给得罪了。以前她还能同意你进府当个小妾,现在怕是连进府当个丫鬟都不成了。”

敏儿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还笑?不过,我本来就讨厌她,更不想一辈子活在她的掌控之下,别说是当小妾了,就是当正牌夫人,我都不想了。你想想现在这个社会的制度规矩,婆婆是能把一个媳妇给欺压死的啊,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说,她变着法的要我每天三餐的做好了给她吃,又挑三拣四,鸡蛋里挑骨头的辱骂我,又要我给她捏肩捶背的,我的日子只怕是要比府上的丫鬟还要难过了。我才不想嫁进护国公府了。”

“那你跟夏子英怎么办?难道就因为她,就把你们两个的大好姻缘给生生折断了?”

“不嫁就不嫁呗。要么,等她死了,我再嫁,反正我不要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依依苦笑道:“我以前还以为我跟太贵妃已经是最不合拍的婆媳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惨烈。”

“太贵妃哪有她这么没有素质啊?行了,不说她了。我现在也不想在这京城呆了,我跟着你一起出去散散心吧,要不去药王谷吧,我还没有去过药王谷呢。”

鬼谷子瞧了半天的热闹了,这会儿一听敏儿这么说,立即笑着道:“对对,敏儿,一起去药王谷吧,老夫跟你说,那药王谷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住在那里养老是最好不过了的,人都能多活个几十年的。”

依依扁了扁嘴,道:“得了吧,你当初就是这么忽悠我去药王谷的,现在又这么忽悠敏儿?”

“嘿,你这丫头,老夫是在忽悠你吗?老夫说的可是实话,你自己当初也说了那个地方好,若不是被先皇的圣旨给请到北疆去治疫症,你都不想离开药王谷了,可不是吗?”

依依扁扁嘴,说实话,那个地方还真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好吧,既然你们都想着去药王谷,那我们就去药王谷,多买一些东西吧,他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买个东西也买不成。”

鬼谷子道:“咱们若是想买东西,赶个马车到附近的镇子里买就是了,不过就是费时间一些罢了。不过还是在这里多买一些,毕竟这边种类繁多啊。”

“那我们现在今天就走。”敏儿道。

“今天就走?没这么急吧,敏儿。”依依道。

“我不想看见他今天来找我,我懒得与他争辩。”

依依抖抖眉,“行,今天走就今天走。”

傍晚,依依她们就已经收拾了东西,买了一个马车,四个人就坐在马车里往药王谷走去,画眉则是负责赶马车,依依精神有些差,坐在马车里就睡着了,敏儿则是有些心绪不宁的,心里还是有些想念夏子英,自己这样不辞而别,他怕是会很难受吧。

鬼谷子则是兴奋不已,在外边飘荡了这么久,又可以回到药王谷过悠哉悠哉的日子了。

“王爷,王妃和方敏跟着鬼谷子往药王谷去了。”夜影拱手禀告道。

凌轩垂眸,道:“嗯,你不必派人跟着她了,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还跟她有瓜葛。”

“是”,夜影微叹一声,垂头不语。

凌轩抬眸,轻瞟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如果本王死了,你‘照顾’好她。”

“卑职定然会护得王妃周全”,夜影点头道,并未多想,只是以为这是王爷下的护主的命令而已。

“咳咳”,凌轩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连忙用手绢捂着了口鼻,他的颤抖似乎震醒了体内的毒虫,那些毒虫开始肆虐的啃咬起来,不禁疼得皱起了眉头。

夜影道:“王爷,要不要再吃一颗解药?”

“不必了,本王忍忍也就过去了。”他咬牙,声音也变得有些断断续续的。

“可是今天只吃了一颗,你现在的病情,需要两颗才能压制住。”

凌轩强忍着疼痛,道:“省着点”。

夜影为难的侧过脸,看向窗外,不想再看着他难受的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