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转手卖药(三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子英忙碌了一天,连家都没有回,就先去客栈里找敏儿约会,一到客栈,才被掌柜的告知敏儿退了房,跟轩王妃以及鬼谷子离开了,至于去哪里了,掌柜的也不知道。

夏子英有些郁闷,问道:“掌柜的,方姑娘有没有留下书信给我?”

“没有,她付了房钱就直接走了。”

“那有没有留下一句话?”

“没有”

夏子英顿觉失望,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跟敏儿的感情正是甜蜜的时候,她没有理由会连句话都不给自己留下就直接走了啊。夏子英觉着可能是夏依依有什么急事,才会拉着敏儿跟她一起办事去了,也许过一两天就回来了,这才没有留下口信。

没有见着敏儿,夏子英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失落不已,无精打采的回了护国公府。刚刚一入府,夏常管家就立即将夏子英给拉到一旁低低的说道:“大少爷,夫人吩咐,你一回来就要你立即去她房中找她。”

“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夏子英皱着没有道。

夏常将一众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仆人叫过来,道:“诺,他们都是被方姑娘给打伤的,夫人这会儿正在生气着了,你等会儿可千万别惹夫人生气啊。老爷又不在家,这事都没有人可以处理的。”

他这才知道为什么方敏会不辞而别了,以方敏的素养,绝对不会故意将这些家丁给打伤成这个样子,那就是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母亲又去找方敏的麻烦了。

夏子英不禁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一个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一个是生养他的母亲。

他便是跟那些家丁问了个事情的大概,当然,那些家丁得了夫人的话,自然是不敢说夫人的不是了,只得将一切的过错全都给推到了方敏的身上。他一听就知道这些家丁是说了谎的,不过,他的心里早已经明白方敏怕是受了他母亲的气,才会出手教训这些家丁的。

子英缓缓的走至李氏的房中,面上带着愠怒,冷厉的问道:“你今天为何又去惹她麻烦?”

“啪”,李氏将茶杯重重的拍在了茶几上,瞪着他,怒道:“这是你一个儿子应该对母亲说话的态度吗?什么叫我又去惹她的麻烦?我可没你这个闲心天天去客栈见她。我今天不过是跟几个夫人约着一起逛街,路上巧遇了她和夏依依,我最初也是跟夏依依说话,后来,不过是稍带着劝告了她一句,她就敢当街将我捆绑起来,还将我的家丁打伤,分明是她找我麻烦。你怎么不帮着我教训她,反倒是帮着她来教训起我来了?你还有每一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了?”

“你劝告了她什么?”夏子英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冰冷。

李氏不禁心里微颤了一下,缓了一下心神,定定的看着他,道:“没,没什么啊,不就是跟她说你们两个身份不般配,让她远离你一点。”

“你能说得这么客气?我要你把原话说一遍。”

“你什么意思?我还能用什么话辱骂她不成?”

“难道不是吗?”

李氏有些心虚的不敢看他,原本自己是想要将他叫回来好好训斥他一顿的,可是夏子英经过了战场的洗礼,他身上的那股肃杀之气和冰冷的气息不禁令人不寒而栗,她竟是不敢对他大声呵斥了,毕竟,自己今天说的话确实是极近刻薄的。

她转而调整为一副慈母苦心的模样,悲悲戚戚的说道:“儿啊,母亲也是为了你的终身幸福着想啊,你如今身为朝廷二品将军,年轻有为,长相俊朗,今天那几个贵夫人可是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为妻呢,不仅仅是他们,也有不少的贵门里的庶女想要嫁给你为侧夫人,她们哪一个不比那个方敏更好?不是更加适合你吗?”

“我以前就已经跟你说过,我今生今世只娶方敏为妻,不会娶其他人的,你为何要自作主张?”

“以前母亲就跟你说了,你可以纳方敏为妾,但是妻子必须是贵门之女。然而,经过今天这件事情,我已经改变了主意,她就算是为妾都不可以。这辈子,她都别想嫁进我们护国公府了。”

“母亲,这是我的婚事,我要自己做主。我已经许诺过她,今生今世,必定会娶她为妻的。”夏子英郑重其事道。

李氏气得当即就站了起来,愤怒的骂道:“荒唐,哪有自己做主的?婚事素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么可以如此没有礼义廉耻,竟然敢跟她私定终身?你简直把护国公府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我不管,你就算是不同意,我也绝对要娶她的。父亲也很欣赏她,他绝对会同意我娶她的。”

“哼,既然你拿你父亲来压我,就别怪我拿皇上来压你们了。”

夏子英缩了缩眼眸:“你什么意思?”

“现在你妹妹可是皇上跟前最宠的妃子,只要她帮着开个口,皇上一定会亲自给你指一门婚事。我明天就入宫跟娜娜好好商量商量,给你指哪一个贵女为妻。皇上圣旨一下,你休想违抗圣令!”

李氏直直的看着他,同样是不让步,她就是看不惯方敏,她一定要尽一切努力给夏子英许配一门好亲事。

夏子英气得胸腔剧烈的上下起伏,气恼的说道:“我告诉你,你若是敢这么做,到时候,就别怪我违抗圣旨,落个抄斩的下场。如果娶不到方敏,我宁愿死!”

说罢,转身离去,脊背挺得坚直,他的那种气势看起来像是要真的去赴死一样的果决。

李氏气得浑身发抖,将那个茶杯狠狠的朝着地上砸了过去,怒骂道:“忤逆,简直是忤逆啊。”

夏子英出了房间,便是立即牵了马就跑到轩王府,马管家见他过来,微微皱眉,还以为他是因为轩王妃被赶出王府的事情,来轩王府闹事的呢。

马管家连忙上前道:“夏将军,深夜来访,可有要事?”

“方敏在你们府上吗?”

“不在啊”

“不在?轩王妃呢?她不是跟轩王妃在一起的吗?”

马管家愣了一下,原来夏将军还不知轩王妃的事情啊,他叹了一口气,道:“夏将军,昨夜轩王妃已经跟王爷离了,所以现在轩王妃并不住在王府了,而且,她的名字已经从宗人府划去了,将她的户籍重新迁回到护国公府了,另外,她的东西,老奴已经派人全都送到你府上去了。是夫人接收的。”

“什么时候送东西到我府上的?”

“今儿一大早”

“呵呵,原来如此”,夏子英冷笑道,母亲必定是知道了夏依依被轩王赶回娘家的事情之后,在街上辱骂了夏依依,然后再辱骂了方敏,方敏一来是为了自己,二来是为了给夏依依出口气,就出手打人了。

“轩王妃是犯了什么错吗?为何会被赶出去?”夏子英疑惑的问道。

管家摇了摇头,“老奴也不知道,只知道昨儿半夜王妃就离府了,具体是因为什么,已经被王爷封锁了消息,老奴不得而知。”

“我要见轩王”

“这…不合适吧。”

“你去禀告一声,见不见我由他。”

片刻后,夏子英便是站在了轩王的面前,疑惑的问道:“你为何将她赶出去,她犯了什么错?”

“无子,嫉妒,她犯了七出之条,不应该休了她吗?”

“可是无子这一条,期限是三年,现在时间还未到。”

“嫉妒,本王要纳妾,她不允许。”

夏子英冷笑一声,道:“呵呵,我记得以前在护国公府的时候,有次你半夜去看望她,我还问了你,你说你不会纳妾的。我还说一年之期,你若是不纳妾,那我也就能答应方敏不纳妾的。怎么这一年未到,你就要纳妾?再说了,你现在的身子也不适合纳妾。”

“适不适合,不该由你来说,这是本王的私事。”

“可是你这样未免欺人太甚,你不该休了她。”

“不休了她,让她守寡一辈子?倘若你处于本王这个境地,你会如何对方敏?”凌轩望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苦楚。

只一瞬,夏子英就明白了,淡淡的道:“我明白了。”

“你不必告诉她,这样,她也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嗯”,夏子英答应道,“她们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药王谷”

是夜,夜幕深沉,郊外的一处废弃的民宅里,一个身材肥胖的黑衣人站在杀天霸的面前,道:“师父,我今天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我今天路过的时候,发现夏依依身边有个姑娘武功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她远距离击中目标的本事很高。我派人去查过,她的名字叫”方敏“,是西疆木寻镇的一个孤儿,住在山上一个破庙里,偶然在黑风崖下救了夏子英,两人便是坠入了爱河之中。”

“方敏,这个人本会首知道,是轩王妃十分要好的朋友。她既然是独自住在山中,想来从小就打猎,有一些身手也是很正常的。”

“原本是很正常,可是我今天入宫去见太皇太后的时候,故意跟她问起那天在宫墙之上时,钟达被人杀死的场景,她告诉我,当时夜影也夏子英在下面打架,原因是方敏惹怒了轩王,被轩王责打之后赌气离开,因此才发生了夏子英要跟她离去,而夜影阻拦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钟达他们四人是被方敏所杀?”

“正是”

“方敏”,杀天霸若有所思的道,过了一会儿,道:“这个也无需担心了,随她去。她虽然有远距离射杀的本领,但是她的武功实在是太弱了倘若跟我们正面交锋,她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先不要惊动她,我们只要不跟她为敌,她就不会对付我们。”

“可是她万一跟新皇一伙的话,我们岂不是会很麻烦?”

“不会,她跟新皇从来就不是一路人,她之前射杀钟达,只是看在夏依依和夏子英的面子上,帮着轩王罢了。倘若轩王死在了新皇的手里的话,夏依依必定会恨之入骨,方敏又怎么可能会与夏依依背道而驰,帮着新皇对付我们?”

“以我看,新皇现在似乎比以前聪明一些了,他昨日去了轩王府,也不知道他跟轩王谈了些什么,竟然直接将他们原本恩爱的小两口给闹得生生休妻。”黑衣人道。

杀天霸悠悠的道:“本会首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哦?”

“因为轩王现在病入膏肓了,药石无灵,唯独用夏依依的鲜血炼药才能克制住轩王体内的毒虫,轩王必定是不忍她如此受苦,就只得将她赶走,宁愿自己死,也不想伤害她,轩王爱她爱得果然深沉啊。”杀天霸感叹了一番,道:“太子必定也是看中了轩王重情的这一点,便是故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轩王。他这么做,就是要轩王自愿的停了解药,最后渐渐的死去。他这一招着实高明啊,兵不血刃啊。”

“哼,他倒是有些心计了。”

“我们不能就让轩王这么慢慢的死去,而便宜了新皇。我们还得利用轩王的余热,将他们两个再挑拨起来。”

黑衣人点点头,“不错,虽然钟达的兵马已经被轩王给灭了,可现在我们最为惧怕的,还是轩王的那些兵马。而轩王现在依旧是抓着他的兵权不肯放手,我们必须得利用新皇把轩王的那些兵马消耗一些,我们才好动手。”

“嗯,本座已经联系了通天阁,将那个假的解药卖给他,让他转卖给新皇,到时候,新皇绝对不会把那颗假解药给轩王,而是会换一颗外形相似的假解药。到那个时候,轩王心里就会更加恨他,他们之间的仇恨就会越发的激化了。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杀天霸阴狠的眼眸里露出了几丝狡诈来。

“可是,现在通天阁正在替轩王卖命对付我们,他能听你的使唤买这个药吗?”

“自然,通天阁跟我们冥日会并没有私仇,他对付我们,只是因为单子罢了。轩王跟他签订的契约是两个月,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再过一个月,他跟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了。他要的,只是钱。我们这假解药,在他的手中过一遍,他就能轻轻松松的赚到钱,他何乐而不为呢?”

“师父高明!”黑衣人抬头奉承道,他的眼中也同样闪着狡诈。

翌日,新皇在朝廷上正上着朝,一个太监从外头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禀告道:“启禀皇上,通天阁副阁主夜羽求见,说是他的手上有治疗轩王的解药。”

皇上眸子一眯,冷冷的道:“这儿是议政的大殿,哪是那些江湖人士该来的地方?不见。”

曹相爷立即向前跨了一步,道:“皇上,轩王现在病情严重,遍寻全世界都没有找到解药,这好不容易有解药送上门来,若是拒之不见,万一将他给惹火了,他把解药一毁,岂不是断了轩王的生路?”

皇上改口道:“既然是给轩王的解药,那让他去轩王府直接找轩王就是了。”

那个太监磕头道:“启禀皇上,副阁主说他就知道您会这么说的,他说轩王府现在没有什么钱,而您有钱,他要把药卖给你。”

皇上咬牙道:“朕有银子,卖给朕?他这是想要在朕这里狮子大张口吗?”

太监支支吾吾的道:“奴才不知”。其实,他哪里是不知?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不敢附和罢了。

夏子英立即道:“皇上,应该先将他带进来,问问看他究竟要多少银子,听了价钱以后,再做打算。”

曹相爷道:“不错,夏将军说得有理,怎么也得跟他谈一谈再做打算。”

皇上不得已道:“宣他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