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依依怀孕了(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开个价吧。”新皇威严而又不悦的说道。

夜羽淡淡的吐露出来:“二百万两黄金”。

“太贵了”

“怎么会贵?当初这颗解药在李家村的时候,轩王可是开价一百万两黄金的,然而我们通天阁为了获得这颗解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自然是要多开一点价,才能不亏啊。”

“你们是从何处拿到的这颗解药?朕怎么才能知道这个是真的解药呢?”

“众所周知,当初这个解药在南青国被黑衣人抢走以后,最后又落入了冥日会的手中,而我们通天阁,刚刚才从冥日会的手中抢夺了解药。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问问杀天霸。你们若是问清楚了,再付钱给我们通天阁。”

“哼,即便是真的解药,你也该去卖给轩王去,这生病的人又不是朕。”

“你别以为本座不知道,现在的轩王府,看着大,其实就是一个空架子了。轩王又不像某些人一样会贪污,他的银子可不多,前阵子为了帮你打战,他给你出了不少银子。后来他又花了不少银子治病,钱都给了鬼谷子了,现在他哪里还能拿得出二百万两黄金啊?那本座只能来找你了,想来皇上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毕竟他可是替你夺回了江山的,又是你弟弟,对于你一个皇帝来说,二百万两黄金,可是能拿得出手的。”

皇上当着众位大臣的面,也不好说自己不肯出钱救轩王,只得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朕私人的钱却是没有多少的,而国库里的钱是公的,总不能拿百姓的钱任意挥霍,这样吧,你且去问问轩王,你让他先出钱,看看还差多少钱,朕再给他补上。”

夜羽拱手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半个时辰后,夜羽再次回来,道:“他说了,他也没有钱了,只能将以前保管在通天阁里的那一百万两黄金给本座,而另外一百万两黄金,就需要皇上你的资助了。”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手头上没有一点银子了。你再问他多拿一点。”皇上不悦的说道。

“皇上,本座记得不错的话,当初你为了寻求南青国的帮忙,南青国跟你说付了银子才出兵,结果你亲自去了连城,跟轩王讨要金钱,他替你付了一半的银子,你这才能将钱交给南青国。当时轩王为了你亲倾囊相助,现在他买药,跟你一人一半付钱,不也是公平得很的吗?”

此话一出,朝中众人皆是纷纷点头,因着朝廷上的大臣,在先皇的时候,支持杜凌志的那一帮大臣实际上是支持钟达的,因此在钟达被杀之后,那一帮大臣也都被杜凌志给杀了,而现在剩下的这些大臣多半是那个时候支持轩王的大臣,除了他们,只有一部分是原来保持中立的人,还有一部分是太子这几天新晋提拔出来的自己的人。

因此,朝中大多数人可是拥立轩王的人。

曹相爷立马帮腔道:“不错,既然当初皇上有难之时,轩王重情重义帮助了你,那现在,于情于理,皇上也该把这钱替轩王出了。说起来,轩王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是把当初给你的钱收回来罢了。”

“曹相爷言之有理!”其他大臣附和道。

皇上一见这架势,心中顿即不爽,自己这不也还是没有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朝廷吗?看来,得慢慢的将朝廷上的大臣换换血液了。将轩王的人撤下去,换上自己的人。不然,自己依旧会像以前一样,依旧是一个架空的傀儡。只不过现在比以前在钟达时期的时候好多了,至少自己那些利国利民的举措是得到了支持和施行的,只是自己若是想要谋求私利的话,就难了。

皇上脸色一沉,讪讪的说道:“这事,朕要跟冥日会那边核实一下消息,确定你手中的是真的解药,再将一百万两黄金给你。”

夜羽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脸,“你只管去核实,本座真金不怕火炼,不过,时间不要太久,最好明日就给答复。告辞。”

皇上气得脸色更是铁青,冷哼了一声:“嗯,朕明日再派人联系你。”

下了朝,皇上就立即着人去联系冥日会,得到了消息果然是解药已经落入了通天阁的手中,皇上当时就觉得天都塌了。

原本以为自己泄漏了夏依依用血炼制解药的消息,迫使轩王主动将夏依依赶走,断绝了自己的解药以后,轩王就会死的,他就不会再妨碍自己的皇位了。

可没有想到才一天的时间,原本在南青国消失的解药就再次露了出来,倘若轩王解了毒,以轩王的实力,再看看今天朝廷上那大多数都是当初轩王一派的人,那自己还能坐稳这皇位吗?不行,这解药绝对不能给轩王,轩王必须要死。

驿站,青甫快速的走进了上官云飞的房中,拱手道:“大皇子,通天阁夜羽找到了新皇,说他手中有解药,开价二百万两黄金,太子和轩王各出一百万两黄金。”

“他的解药哪里来的?”

“是从冥日会手中抢来的,正是当初在李家村那鹤庆年炼制出来的那唯一一颗解药。”

上官云飞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杯盏上,将杯盏送至自己宽厚的唇上,微沾了一口,眯着双眼缓缓道:“冥日会,有意思。”

“大皇子,你这话怎么说?”

“青甫啊,我们现在真正的阻碍并不是杜凌志,而是杀天霸。”上官云飞意味深长的道。

青甫有些不解,道:“大皇子,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买到了解药了,轩王一旦解了毒,我们最大的阻碍不应该是轩王吗?”

上官云飞抬眼轻轻的瞟了他一眼,道:“轩王解不了毒。”

“怎么?那是一颗假解药吗?”

“不,既然当初鬼谷子亲口承认那颗解药是真的,而轩王又肯花这么多的银子买下来,那必定是真的解药。只不过,这真解药一过新皇的手,再到轩王手中时,也就变成了假的解药了。”

青甫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新皇同样也不想要轩王活下来,会将真解药掉包?”

“不错,你瞧瞧这些日子里,杜凌志都干了一些什么?冒出我们的名号写信给冥日会告密天问是轩王安插在冥日会的奸细,害得轩王被冥日会杀入府中而重伤在床。已经是残喘过日了,他还故意将轩王妃用血炼药之事告诉轩王,这不就是为了让轩王自断解药吗?也如杜凌志所愿,轩王为了不让夏依依为他而死,而将夏依依逐出了轩王府。杜凌志做了这么多,又岂会让轩王再有机会活下来。”

“呵呵,这杜凌志,倒是比我们更想要轩王死啊。”

“是啊,将来杜凌志一定会后悔的,他一心防着的轩王,其实真的不想篡他的皇位,他若是再这么迫害轩王,他日,他再有难处,轩王也必定不会再帮他了。不过,也帮不了他了,轩王不出十日,必定会病死。”

“那样最好,有人能替我们除了轩王,我们也落得个轻松。”青甫笑道,继而又皱眉疑惑道:“你刚刚说我们真正的阻碍是杀天霸?难道杀天霸也想要夺得东朔的江山自封为皇吗?”

“皇上,这个位置可是天下人所有人都梦寐以求想要坐上的位置,杀天霸自然也想,不然他为何要参与到这场动荡之中?而这次,解药能重见天日落入杜凌志的手中,也是杀天霸下的一场局罢了。”

“啊?”青甫惊讶不已,这其中的这些弯弯绕绕,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如果你真的只是简单的想要一个人死,你在夺得那个人的解药的时候,第一时间要做的是什么?”上官云飞定定的看着他。

青甫不假思索的道:“毁了解药”。

“不错,你都能想到的事情,为何冥日会将解药攥在手中这么久,为何不直接毁了解药,却要一边费尽心思的去暗杀轩王,又要亲自将解药拱手让出去,而又不直接交给轩王,却要交给新皇呢?”

“他这是想要挑起轩王和新皇的仇恨,让他们两个互相厮杀?”

“嗯,他之前让天问带人冒充护民会的人,前面帮着杜凌志杀钟达的兵马,后面又联合钟显杀杜凌志,用的是同一种方法,那就是让他们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现在依旧是如此。”

“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将西疆和北疆那块地方占为己有。不过,不必我们去开口,杜凌志必定会求上我们的,我们还能再跟他要一笔军费。”上官云飞的眼中奸诈神色闪烁不已。

青甫低头笑了一下,赞叹道:“大皇子,卑职对你真是越来越钦佩了,你居然用东朔的银子养我们的兵马,然后侵占东朔的土地。这事放在以前,可是绝对没有的事情啊。”

“呵呵,打战,靠的是脑子!”

“大皇子英明。”

翌日,新皇信守承诺的将一百万两黄金交给了通天阁,拿到了解药,命人将解药送去了轩王府。

太贵妃得知消息高兴得跟个什么似得,噙着眼泪道:“轩儿,你可算是盼来了希望啊。”

凌轩面色淡淡的道:“母妃,你且先别高兴,原本就不存在什么真的解药,李家村的那颗解药,本就是假的,那个鹤庆年的大夫也是冥日会安排的假大夫而已。”

“什么?假的?那你为何还出一百万两黄金给通天阁买下这个假解药?”

“母妃,儿臣早就看穿了冥日会的诡计,不过是为了引诱冥日会渐渐的露出他们的狐狸尾巴,这才陪着他们演戏而已。当然,这一次,儿臣也是想要测试一下新皇他究竟对儿臣有没有杀心。”

太贵妃顿觉天再一次塌了,“轩儿,那你岂不是还是没有救?既然没有救,你测试新皇有没有杀心,那又有什么用呢?”

凌轩吸了一口气,道:“儿臣只是想知道,当初儿臣忍着病痛上战场帮他夺回江山,究竟值不值。倘若他起了杀心,儿臣绝不会再帮着他了。母妃,还请你替儿臣保密,继续演戏下去。”

“倘若他起了杀心,母妃一定要当众揭穿他的真面目。”

“没用的,他不会承认的,这解药中间经过别人的手交给儿臣的,他定然会说是被别人换包了。母妃,如果儿臣死了,你一定要明哲保身,不要为了儿臣跟他作对。”

“你早就已经做好准备是不是?所以才会给母妃求来一面免死金牌?”

“是”

“那夏依依,也是你故意激走的了?”

“是”,凌轩垂首叹道,片刻后,抬头,哀痛而祈求道:“母妃,将来她若是有什么难处,还请母妃能出手相帮,是儿臣亏欠了她。”

太贵妃长叹了一声,面色更加苍老:“好吧。”

“夜影,你将这个解药拿去给夏子英,让他去一趟药王谷。”凌轩道。

太贵妃有些不解,“为何不让夜影直接去,而让夏子英去?”

“给他寻个机会去找方敏道歉,不要错过了好姻缘。”

药王谷,鬼谷子兴高采烈的带着方敏这个新客人往山上走去,一边又给她介绍这山上各处的风景。这上山就有些麻烦了,马车又上不去,只能把车子留在山下,把马匹牵上去,即便如此,这马也是不能骑的了,马匹走不稳当,时不时的还得跳跃一下越过一些障碍,因此,他们四人只得徒步上山。

依依走了小半截山路,就觉得浑身疲软劳累得慌,喘着粗气坐在岩石上,连摆手的力气都没有,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走不动了,我得休息一下。”

画眉上前关切的道:“王妃,要不奴婢背你飞上去吧。”

“这个山太高太陡了,你背我飞上去,太耗费你的内力了。不必了,我慢慢走上去就行了。”她虚弱的摇摇头。

“没事,奴婢留着内力作什么?在这儿又不用御敌,奴婢背你飞上去以后,休养个几天就好了。”

鬼谷子道:“对,丫头,你现在的身子实在是虚弱得紧,还是别逞强了,让画眉背你飞上去吧,她若是需要修复内力,老夫给她熬几罐汤药就是了,这药王谷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药材。”

方敏也劝道:“依依,你就听画眉的吧。”

“好吧”

片刻后,画眉就背着依依缓缓的落到了房舍面前,罗津、季开一见夏依依来了,连忙迎了上来,道:“太祖师,你回来了?我师父和祖师爷呢?”

依依翻了个白眼,“都告诉你们不要这么叫我太祖师了,还不听。严清没有回来,鬼谷子他在山脚慢慢的往山上走着呢,我们都还没有吃饭,你们赶紧去烧壶好茶,再做一桌好菜。我们今天还带了一个新的客人来,是我的好朋友,你们叫她方姑娘就行了。”

“好,太祖师,你先去歇着,我们这就给你沏茶去。”罗津道。

依依无语的摇摇头,太祖师就太祖师吧,反正自己又不亏,点点头道:“嗯”。抬脚就朝着花厅走去,走了才两步,就觉得头晕眼花的,身子往旁边栽去。

“王妃”,画眉惊呼一声,连忙往前去搀扶她。

“太祖师,你怎么了?”罗津、季开连忙也上前扶着她。

依依虚弱的摇了摇头,“你们不必担心,我之前在王府的时候,身子就虚弱得紧,这又一路颠簸,身子更是虚空疲劳,连上山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这才让画眉背上来的,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我们扶你进屋去坐着,给你把个脉,再给你熬个药。”罗津道。

“也好”

依依在他们的搀扶下走进了花厅坐下,仍旧觉得胸闷难受,脑袋发晕。

罗津将手指搭在依依的手腕上,把了片刻,有些狐疑的抬头看了一眼依依,再次锁眉仔细把了一会儿脉搏,这才有些责备的说道:“太祖师,你都已经有身孕了,怎么不好好在王府里休养,跑这么远的路来药王谷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