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喜极而泣(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愣在了那儿,怔怔的望着罗津,脑袋被他的消息给震得一片空白,略微苍白的嘴唇哆哆嗦嗦的道:“你,你说什么?”

画眉则是高兴不已想要求证道,“罗大夫,你刚刚说王妃怀孕了?”

罗津疑惑的睁眼道:“怎么,你们不知道吗?王妃她已经怀孕一月有余了。”

得到证实,画眉顿时就跳起脚来,兴奋的双手合十拜谢菩萨:“菩萨保佑,菩萨,你可算是给王爷留后了。”画眉转过身来,抓着依依的手,几乎哽咽得留下眼泪来,“王妃,你可算是怀孕了,这下好了,好了,若是王爷和太贵妃知道,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依依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睁着一双懵懵懂懂的眼睛看着画眉因为高兴而潮红的脸,紧张的把她的手拉过来道:“画眉,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画眉立即缩回了自己的手,摇头道:“王妃,奴婢不敢掐你,奴婢告诉你,这是真的,你真的怀孕了。”

依依自己拿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剧痛传来,她咬唇嘶了一声,顿时喜极而泣,“我怀孕了,我居然怀孕了都没有发现。”

“王妃,你一定是这些日子一直颠沛流离,又还抽血炼药,身子亏损疲劳,这才没有注意自己的身子,你现在有身孕了,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顾惜自己的身子了,就算是为了小世子,也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了。”

依依抚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落下泪来,沙哑道:“宝宝,我对不起你,这些日子没有好好照顾你。之前逃离的时候在山洞里,还差点把你给不小心流产了。”

她想起之前逃离到山洞的时候,还流了半天少量的血,当时自己误以为是来了月事,可是又因为血量极少,就有些分不清究竟是怀孕了的流产先兆,还是因为疲累而导致的月事紊乱。当时鬼谷子给她把脉也因为时间短而把不出喜脉来,只是让她注意些身子,权当做是养胎来休养。可是后来因为凌轩的病情严重,自己又经常要抽血,便是将自己的身子给抛诸脑后了。

今日想来,那天在山洞里的时候,应该是刚刚怀上了,幸好鬼谷子给她吃了一些安胎药,才没有流产了。

画眉高兴至极,也是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哽咽道:“王妃,你好生坐着,奴婢给你去炖一些补汤。”

罗津道:“别坐着了,她这长途奔波了,又血亏了,还是躺着些好。”

画眉连忙点头附和:“对,现在可是要当心些了,上次就差点流产了,可不能再出意外了,王妃,奴婢扶你去房里躺着休息,奴婢再给你炖一些补汤。”

罗津笑着道:“我原本想给你熬个药的,现在看来,我还是别熬了,等我祖师爷回来再给你开药方熬药吧。你怀孕了,祖师爷一定高兴得不得了,哪里还会放心我给你开药啊,他必定要亲自开药方的。”

依依低头笑了一下,以鬼谷子的个性怕真要如此的,她都能想象得到鬼谷子听到喜讯时候的高兴模样了。

画眉对罗津道:“罗大夫,你在这儿先看着点王妃,奴婢这就去给王妃铺个床铺。”

季开道:“画眉,你跟我来,我去拿一套干净点的被褥,顺便给她打扫一下屋子。”

一炷香后,画眉走了进来,道:“王妃,都已经铺好了,你过去休息吧。”

“好”,依依起身,就往自己先前住过的房子走去,画眉连忙过来搀扶着她,小心的道:“王妃,你慢些走,当心门槛。”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哪里需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啊?我还能看不见门槛?”

画眉笑道:“自然是要小心些为好,往后你可千万不能自己一个人走路,一定要唤我来搀扶着你再走。”

“没事的”

“不行,奴婢一定要小心伺候着你,小心伺候着小世子。”

依依瞥了她一眼,道:“还小世子呢?我都已经被赶出王府了,生下来的孩子,也就跟着我在这药王谷里住着了。”

画眉道:“王爷一定会再接你们母子回去的。”

“他?他怕是等不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了。”依依叹息道。

画眉低头不语,她也有些难受,若是王爷没有生病,能活着看到小世子出生该有多好啊。她将王妃扶到床上躺着,为了让王妃舒服一些,她可是垫了两三床垫被,把床铺得柔软不已。又将茶桌给挪到了床边,放在王妃触手可及的地方,倒了一杯温热的茶,道:“王妃,这茶若是凉了,你就别喝了,让奴婢给你换一壶温热点的茶,另外,你若是想要拿什么,你也别下床来,唤奴婢给你拿就行了。”

依依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嘱咐这嘱咐那个,微微瞟了她一眼,哂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原本不是挺高冷的?今儿的性子竟然越来越跟凝香一样,罗里吧嗦的?”

“奴婢今儿这是高兴的,王妃,你先歇着,奴婢这就去给你炖野鸡汤去,刚刚季开才打回来一只野鸡,新鲜着呢,肯定很补。季开说,他还会往里面放一些温补的药材,给你弄药膳。”

“好,辛苦你了,你去忙吧。”

画眉见她喝完一杯茶了,便是给她再倒了一杯茶水,兴高采烈的出去忙活去了。

依依喝了些茶,心想着那鸡汤也要半个时辰才能炖好了,便闭上了眼睛好好睡一觉。

“丫头,丫头,老夫早就说了嘛,你肯定是有喜了……”

门外的走廊响起了鬼谷子高亢兴奋的声音,以及几个人急促的脚步声,依依睡得正香,被他给吵醒了,微微皱眉侧首朝着门口望去,便是见到鬼谷子满脸兴奋的跨了进来,迅速冲到了床边给她把脉,亲自确诊了以后,这才相信罗津并没有误诊。

“哼,老夫就说你肯定是有喜了,你还不行。”鬼谷子傲娇的撅起了嘴巴,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

此时,方敏、画眉和罗津这才跨进来,他们没想到鬼谷子一把老骨头了,听闻喜讯之后,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鬼谷子,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现在你的身子很虚弱,脉象很乱,老夫也诊断不出来,还是再过一个月再确诊一下是不是喜脉。’”依依故意模仿着鬼谷子当初说话的神态和语气,揶揄着他。

鬼谷子还以一个白眼,道:“老夫本来还想着等小孩出生了,给他封一个大红包的了,既然你要这么说,那老夫这个红包也就免了。”

“红包?多大啊?”依依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

他脸色一沉,道:“一千两,行了吧?够多的了吧?”

依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道:“一千两?这么多?不必这么多的。”

“你觉得多少就可以了?”

“九百九十九两就行了,念着也顺口。”依依奸笑的道。

鬼谷子当即就赏了她一个大爆栗,怒道:“老夫就缺那一两是不是?”

这个爆栗极响,疼得依依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额头,手一松开,额头上已经是红了一片,画眉见状,当即就责备道:“谷主,王妃现在怀了身孕,你还打她?万一出了事情,你负责啊?”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又不是打得她的肚子咯。”

“那也不行”

“哼,老夫以后不打了还不成吗?”鬼谷子瞪了画眉一眼。

方敏笑着走到床沿坐下,轻声道:“想不到你竟然怀孕了,九个月以后,你就要当母亲了,我真为你高兴。到时候,可得认我做干妈。”

依依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还十分平坦的小腹上,眼里充满了母爱的慈祥,“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我还一直以为我怀不了孩子了。不过,你要想当干妈也可以,红包可要准备好。”

“放心,红包自然是少不了。难怪你在客栈的时候,说你没有什么胃口,就想吃酸豆角呢,原来是怀孕的反应啊。”

“你这么一说,我又想吃酸豆角了。”

方敏耸耸肩道:“那我可没有办法了,我不会做。”

画眉道:“王妃,奴婢会做,奴婢等会儿就给你腌制酸豆角,两天后就可以吃了。王妃,你想吃什么,奴婢就给你做什么。”

“你怎么有空在这儿闲聊?野鸡汤炖好了?”依依歪着头瞟了她一眼。

“在炉子上细火慢炖着呢,大概过一刻钟就好了,季开在看着火,等会儿他直接端过来就行了。奴婢先回来有事情要忙呢。”

“你忙些什么?”

“给小世子做衣服、鞋袜、帽子、还有包被、尿布、口水兜啊,好多东西要做,奴婢可忙不过来了。”画眉低头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细数着。

“噗哧”,依依不禁笑出了声,用手轻点了一下画眉的额头,道:“你呀,这都还要九个月了,等最后两个月再做也还来得及啊,现在急慌慌的做那些东西做什么?”

画眉抬眼十分郑重的说道:“急,当然急了,别看着还要九个月,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而且,以后天气转凉了,你的肚子也大起来了,我们前儿在京城给你买的那些衣服就不合身了,奴婢还要给你重新量身做一些衣服过冬。到那个时候,又要忙着做你的衣服,哪里还有空做小世子的衣服?所以呢,趁着你现在还能穿的上这些衣服,奴婢就先紧着做小世子的衣服。”

鬼谷子听罢,急急的吩咐道:“画眉,咱们这次买的那些布匹,你先挑一两匹合适的布料做着,明儿老夫亲自赶着马车去附近的小镇子买一些适合婴儿穿戴的花布。这布钱就老夫出了,工钱老夫也给你,你可得好好的做,给老夫的孙子多做几套衣服,这小孩子一会儿就尿湿了,可得多做几套啊。”

“好嘞”,画眉高兴的答道,“奴婢一定做得又好看,穿着又舒服又暖和。”

依依对着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哂笑道:“你孙子?鬼谷子,你是不是搞错了辈分啊?你可是叫我师父的啊,我的孩子,你得叫师弟吧?”

鬼谷子瞪着双眼,通红着脸,好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一样:“老夫叫你一个小女娃为师父,那是因为打赌输了,那是迫不得已。可是让老夫叫一个小奶娃子为师弟,老夫可叫不出口。”

“好,随你,你喜欢叫他孙子就这么叫吧,那以后就让他叫你爷爷,我又无所谓。”

画眉猛然想到了什么,低声劝阻道:“王妃,这怕是不妥吧,小世子的爷爷可是先皇,他若是叫谷主为爷爷,只怕会遭受别人的非议和训斥的。”

鬼谷子高兴的脸庞顿即就不悦了,板着一张臭脸道:“喊爷爷怎么了?那老夫就干脆认丫头为义女,他就可以叫老夫为爷爷了吧。”

“那也是叫外公啊”,画眉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躲闪着眼神道。

他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就跺脚道:“嘿!你个小丫头片子,倒是会跟老夫作对了。那老夫就认轩王为义子,小宝宝总可以喊老夫为爷爷了吧。”

画眉顶嘴道:“王爷那是什么身份?哪能跟别人认义父啊!”

“嘿,那老夫的红包不就白出了吗?”

依依笑着指了指画眉道:“你呀,就别拿鬼谷子开涮了,他想被人叫一声爷爷,那就叫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若是有人敢非议,我出面把那人削回去。”

鬼谷子顿时就乐开了花,“对,还是丫头最懂老夫啦。丫头,你可要好好的养好身子了,可不能亏待了老夫的小孙子,来,老夫再给你好好把把脉,亲自给你开个药方调养一下身子。”

罗津故意上前道:“师父,你刚刚才爬了山,也累了,这把脉开方子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他嫌弃的瞪了他一眼,扁嘴挥手道:“去去去,就你那一点破医术,别把老夫的小孙子给吃坏了,闪一边去,往后她的药和药膳,都要老夫亲自开。”

罗津耸肩摊手道:“你看,我就说了嘛,祖师爷肯定要亲自出手的。”

依依笑道:“你还真是了解他。”

不一会儿,野鸡汤就端来了,还有一些饭菜也一并端来了,他们几人就在夏依依的房中吃饭了,只是这野鸡汤,他们却是都不喝,全留给依依一个人吃。

一个鸡腿,再来一个鸡腿,再来一个鸡翅,再来一块鸡胸,鬼谷子给夏依依碗里夹菜夹得不亦乐乎,连连道:“多吃点,老夫的小孙子才长得快。”

依依看着鬼谷子大有将一整碗鸡肉全都夹进她碗里的架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鬼谷子,我一顿也吃不完一整只鸡啊。”

“你先吃,吃不完了等会儿休息之后再吃。明儿老夫让他们两个再去山上打些野味回来,每天都给你炖一样新鲜的。”

“那我九个月以后,岂不是要胖成一个球了?再说了,吃得过多,营养过剩也不好啊,胎儿太大可是不好生产的。”

“不是有方敏在吗?你怕什么?大不了剖腹产咯。”

方敏摇摇头,劝道:“还是要注意膳食合理,营养均衡,剖腹产对产妇的伤害比较大,而且,在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风险比较大,还是顺产好,对产妇和对胎儿都好。”

鬼谷子认真的点点头,“好吧,那就营养均衡。你先吃,你吃不下了,这个野鸡我们大家都分着吃。”

画眉快速的吃完饭,就独坐在一旁去做小世子的衣物去了,一边裁剪布料,一边听着他们欢乐的讨论着以后小世子的出生,画眉的脸上也挂着浅浅的笑意,她私心想着,要不要给王爷传个信呢,王爷若是知道,一定会高兴得立即来药王谷将王妃接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