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查证(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你看,这双黄色的虎头鞋做得可好看?”

画眉将连夜赶工的婴儿棉布鞋拿到依依的面前晃了晃,讨巧的说道。

依依接了过来,拿在手上反复端详了一番,又将自己的手指头往里头塞,结果只能放进去自己的两个手指头,依依的脑海里便是已经浮现出了小宝宝那双粉嫩的小脚丫子穿进这双鞋子里的样子,脸上顿时就浮现出来了慈爱的光彩,笑道:“好小啊,好可爱。”

“奴婢以前见着嘉琪、嘉悦公主小时候的小脚丫就是这么小的,就按照她们那时候的尺寸做了。小孩子长得快,奴婢还得多做几双大一些的鞋子,不然啊,等到小世子出生以后,奴婢都要忙着照顾小世子了,做衣服的时间也少了。”

“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到时候,让季开和罗津他们两个帮帮忙。”

“嗨,他们两个男孩粗手粗脚的,哪里会照顾小世子啊?。再说了,他们毕竟是男子,在你房里也不太方便,还是奴婢自己来吧,若是忙不过来,就让方姑娘帮帮手。再者,若是太贵妃知道了,一定会将你们接回去的,哪里还用愁没有人手啊?”

“可是我不想回去”

“王妃,可是小世子终究是王爷的血脉,是需要回去认祖归宗的,不然小世子长大以后可就没有玉碟了呀。”

“我给他弄个平民身份也挺好的,我跟你说,你可不许将消息传给王爷,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王妃,不让王爷知道小世子的事情,怕是不太妥当吧。”

“我就不想让他知道,他不是嫌弃我生不出孩子来,要另外纳妾吗?那让他去纳妾好了。我恨他,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他了。”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怒意,有着不容拒绝的决绝。

画眉连忙闭上了嘴,自己之前还想着要告诉王爷,让王爷高兴高兴了,现在也只能听从王妃的了。便是低着头继续做小衣物。

夏子英快马加鞭的来到了药王谷,将手中的解药盒子交给了鬼谷子,道:“谷主,你查看一下,这个可是当初在李家村时的那颗解药?”

鬼谷子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一番,道:“这颜色、气味、和质地、大小都与以前那一颗十分的相像,只不过,却是逃不过老夫的双眼的鼻子,这是一颗仿造的假解药。”

“多谢谷主”,夏子英将假解药重新装进了木盒子里。

“你这假解药从何处而来?”

“通天阁从冥日会的手中抢过来,卖给了太子和轩王,把解药交给了太子,太子命人送到了轩王府。”

“卖了多少钱?”

“二百万两黄金,太子和轩王各出一半。”

“啊呸!这么一颗破假解药,还卖二百万两黄金?一点效用都没有。老夫当初给轩王提供的那么多的解药,哪一颗不比这假解药的功效好几万倍不止啊,结果轩王只给了那么一点点诊金,老夫真是亏大了。”鬼谷子气愤的啐了一口,冷哼了一声,瘪着嘴巴赌气。

片刻后,他微微皱眉,道:“这个轩王也真是奇怪了,明明都知道原来李家村的那一颗解药就是假的,为何还要花二百万两黄金去买啊?虽说他自己只需要出一百万两黄,可这也不值啊。”

夏子英大惊:“原来的那颗解药也是假的?”

鬼谷子狐疑的抬头望了他一眼,他难道不知道?轩王为何还要派这么一个并不知根由的人来办这趟差事?“原来那颗解药本来就是冥日会派了一个假大夫出来诈骗轩王钱财的,那个时候,老夫虽然当着众人的面说那是一颗真的解药,但是私底下已经告诉王爷是假解药了。老夫也有些不明白王爷为何要这么做,还肯吃这么大的一个亏。”

夏子英皱眉想了一下,道:“王爷这么做,定然是有他的深意的。对了,谷主,方敏可是在你这儿?”

鬼谷子眸子一转,这才想明白了轩王派他过来是什么用意了,原来是特地派他过来约会的。

“在药王谷,她这会儿应该是跟着季开上山采药打猎去了。”

“多谢谷主”,夏子英拱了拱手,朝外走去,走出了院子,看着外头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便是折转回来:“他们往哪片山去了?”

“往西南方向去了”

夏子英点点头,朝着西南方向快速飞奔而去,不多时,就见着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娇俏身影,背上背着一个背篓,里头已经装了不少的草药,还有两只鸟。一只手撑着一根木棍,支撑着身子往上爬,似乎因为爬山久了,有些累了。

季开四处张望了一下,便见到一处陡峭的山坡上,有一个伸出来倒扣着的崖内斜斜的长了一支灵芝,季开将背上的背篓解下来,拿出了绳子,道:“方姑娘,等会儿我将绳子挂在上面的树上,从上面顺下来采那支灵芝,你在这下面接着我一点。”

方敏将自己的背篓放下来,拿过他手中的绳子,道:“行了,你一个文弱大夫就老老实实的在这下面等着吧,我上去采药,我的身手可比你敏捷多了。”

“方姑娘,不行,你可是一个姑娘家,我哪能让你干这些危险的活,若是摔伤了可不得了。我虽然没有武功,可是经常上山采药,也懂得一些采药的技巧,还是我来吧。”

“得了吧,就刚刚我看你采的那些草药那个费劲,爬上去了就爬不下来。还是我来,利落!”

“不用…”

季开的话还没有说完,敏儿就将绳子的一端绑上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子,朝着上头的一颗树一甩,石头带着绳子就飞了上去,在树干上缠绕了几圈,敏儿用手扯了扯绳子,很好,很结实,便是抓着绳子快速的朝着坡上走去,走到那颗树,解下绳子,再往更上面的树干上甩去,很快就走到了陡峭的坡顶,小心翼翼的拉着绳子横向走到悬崖顶端,跟站在悬崖下的季开高声问道,“灵芝的位置在这儿下方吗?”

“不是,再往右边走一丈远。”

敏儿走到了正确的位置,将绳子结结实实的绑在树干上,将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上,便是顺着绳子往下面滑。

夏子英一见,连忙飞身过去飞到了悬崖内将那支灵芝采下来,再一跃飞到了上面,将灵芝递到了方敏的面前,带着温柔的笑意道:“送给你。”

敏儿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你来做什么?这儿不欢迎你。”

“我想你了,就过来看看。”

“你母亲同意你过来?她没有寻死觅活的?”

“我母亲那天对你的侮辱,我跟你道歉,那是她不对,我已经说过她的,我明确的告诉她,我这辈子只娶你为妻。”

“夏大将军,堂堂二品大员,你母亲是三品诰命夫人,妹妹是皇上跟前最受宠的妃子。你应该娶的是京城里那些名门望族的贵女,我不过就是西疆鸟不拉屎的乡野出来的贱民,我可高攀不上,你还是走远一点,别来沾染了我的俗气。”

敏儿都不正眼瞧他,侧脸从他的肩膀往旁边望去,看着远处的一只小白兔安安静静的吃着草。

“你所说的,那都是权势与地位而已,在我的眼里,你才是最适合我的人。如果你非要我们般配一些,那我就辞去将军一职,与你一起生活在这药王谷如何?”

“我不要,这里不欢迎你。”她的眼神仍旧注视着那只还在安静吃草的兔子。

夏子英见她的关注点并不在他的身上,皱眉转头望去,随即飞身而去,将那只快速逃离的小白兔给抓了过来,将它递了过去,“你喜欢它?我就将它送给你。”

敏儿白了他一眼,转身离去,道:“大将军,你还是回你的京城当你的将军去吧,我在这儿也挺好的。”

他紧跟了上去,道:“我想娶你。”

敏儿停住了脚步,道:“你?我记得以前我跟你开条件的时候,说不准你纳妾。可是你是怎么回答我的?你说如果轩王能够在一年之内做得到的话,那你也能做得到,如果他做不到,你也就无法做到了,因为你无法悖逆你母亲的意思。那现在如你所愿,轩王他不仅没有做到,他还将夏依依给扫地出门了,所以,你也就做不到不纳妾了。那我们当初的约定也就成空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不,我不要跟你分手。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又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磨练,我已经看明白了,我自己的生活要跟着我自己的心走,我不能依照别人的日子来给自己的日子定规则,王爷和王妃离了,可是我不能跟你分手。我已然决定,此生只你一人,不再纳妾。”

“哼,谁信啊?当初轩王也是这么跟夏依依说的,可是呢?他做到了吗?没有!”敏儿怒道,“相信你们男人的话,我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哦。”

夏子英的眸子暗了暗,道:“其实,王爷他并不是真的想要跟轩王妃离的,只是因为依依她每天抽血去给他炼药,而他的病已经如此严重,即便是把她的血给抽干,也是救不了他的。他劝她有不听,就只好故意用语言辱骂她,把她赶出王府,这才能断了她抽血炼药的念头啊。王爷其实是深爱着她的,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她。王爷问我,说如果我处在他那样的境地,我会怎么做。我想了下,我也是绝对不会忍心看你为了我而抽血炼药的,也会跟他一样,宁愿将你激走,自己心痛,也不愿让你受苦。”

敏儿的身子顿了顿,问道:“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嗯,他亲口跟我这么说的。这次,我过来是为了拿一个解药过来让谷主验药的,本来这差事应该是夜影来的,但是王爷让我来了。他说要我来跟你道歉,不要像他一样,错失了一份美好姻缘。我看得出来,王爷也很心痛。王爷都已经病成这样了,还怎么纳妾生孩子?谁又肯嫁给他?嫁给他必定会被感染毒虫而死的。你们又怎么会相信他那番纳妾生孩的说辞?”

敏儿的眸子缩了缩,思索了一下,觉得他说得极有道理,忽而想到了什么,道:“我这就回去取一样东西,你拿回去送给王爷。”

她这跑得急,脚上忽然绊倒了一根藤条,整个人瞬间就往悬崖下栽倒,夏子英一见,连忙飞身过去抱着她就往悬崖下飞去,然而,飞到半截,却是飞不动了。低头一看,敏儿腰间还绑着绳子了,绳子另一端绑在了悬崖上的树上,两人便是在悬崖下挂着绳子像是荡秋千一样荡来荡去。

敏儿气呼呼的朝着他的胸口就是猛的一捶,怒道:“要你多事啊?我刚刚跌落的时候就打算用手抓着悬崖边稳住身形了,你倒好,一把将我抱着飞开,现在好了,你整个人的重量还需要靠我腰上的绳子来承受,我的腰被勒得很痛啊!”

夏子英连忙自己抓着绳子,稳定住自己的身形,再将她给抱在怀里,眼眸弯起一道月牙:“现在,你腰上的绳子就不用受力了,现在不痛了吧。”

“放手,谁要你抱着我了?”敏儿脸色一红,撅嘴道。

“啵”他在她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谄笑道:“如果能一直抱着你,我宁愿我们在这里悬挂一辈子!”

“那不风干成干尸了?”

“啵”,他又在另一面脸上亲了一下,“我也愿意!”

她的脸色瞬间通红,望了一眼下面担惊受怕的仰头看着他们的季开,敏儿嗔怒的啐了一口:“你别这么不正经,下头还有人看着呢。”

夏子英低头一看,顿觉有些不自然,忍着心里的悸动,沙哑着声音道:“我先上去,等会儿拉你上来。”

他沿着绳子飞快的爬上了顶端,再将她拉上去,挽着她的手,喜滋滋的朝着药王谷的房舍走去。

“你什么时候走?”敏儿低头问道。

“等会儿就走,王爷等着我回信了。”他低声回答道,随即捏了捏她的手,眼里带着笑意,“怎么?舍不得我走?要不我今天在你屋里留宿?”

“呸,想得美,我的意思是你住那些空房。既然王爷等你回信,那就早些回去,免得天黑了不好赶路。”

“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不”

“你还在生我的气?”

“不是,我需要照顾依依。”

回到轩王府,夏子英将那个木盒交给了凌轩,道:“谷主说,这个是仿冒的,并不是当初李家村的那一颗。”

凌轩冷哼一声,眼眸一缩,阴狠乍现:“杜凌志,枉本王对你倾囊相助,帮你夺回江山,你竟然这样对待本王?本王总算是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你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半点不顾兄弟之情。从今往后,本王跟你恩断义绝!”

夏子英垂首,他心里暗叹一声,原来王爷宁愿花一百万两黄金购买一颗自知是假药的解药,就是为了要试探一下皇上?

凌轩收起了阴狠的目光,将那个木盒放置在桌上,淡淡的问道:“你跟方敏如何了?”

“已经哄好了,不过,她现在不想回京,她要留在药王谷照顾依依。另外,她还托卑职给王爷带回来一个礼物。”

凌轩挑眉,“哦?什么礼物?”

“你看了,一定会喜欢的。”

夏子英从怀中掏出来一个布包,直接递到了凌轩的手上,凌轩掂了掂,很轻,疑惑的望了他一眼,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皱着眉头将布包展开,这个布包似乎裹得十分仔细,裹了好几层,还为了防水,里头还夹杂了一层油毡纸。

待到打开最后一层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凌轩眼眸瞬间一缩,抬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题外话------

更正一下,前几章的辈分写错了。罗津和季开是严清的徒弟,所以是鬼谷子的徒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