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幸福的微笑(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看着自己手中的两只小巧的黄色虎头鞋,很明显是新做的一双给新生婴儿穿的,方敏送给自己这双鞋子作甚?

夏子英拱手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有喜了。”

“什么?”凌轩以及他身后的夜影、南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凌轩的心猛的一震,心下瞬间被喜悦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他的脸上顿时扬起了幸福的微笑,扶着座椅吃力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就要往外走,“本王找她去。”

“不行,这是敏儿和画眉偷偷给你的,王妃她之前跟画眉说过,不许将她怀孕的消息告诉你。”

“为何?”

“她说她恨你,因为你赶她走,还要纳妾生子。”

凌轩顿住了脚步,攥了攥手心,苦笑一声,“她还恨着本王?”

“她并不知道你的苦衷”

“罢了,不去找她了,免得她一时心软,又要抽血炼药了,她现在的身子更是不可以抽血了。她怎么这么傻,怀着孕,也不告诉本王,还抽血呢?”

“她以前也不知道的,去了药王谷以后,因为身子太过虚弱,给她把脉这才得知的。”

“她在那儿好不好,吃得好吗?穿得暖吗?可还开心?”凌轩焦急的问道,眼里满是关切之色,恨不得当即飞到她的身旁抱着她,和她一起抚摸着肚子,看着肚子慢慢大起来,生出一个胖乎乎的小子。

“有谷主他们照顾她,虽然没有不像王府里的生活这般好,但是山珍野味也是少不了的。鬼谷子已经买了不少布匹了,让画眉给她和小世子做衣服。她虽然身体虚弱,可是因着怀孕了,精神头也好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而且有谷主亲自给她调养身子,她定然会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的,你就不必担心她了。”

“本王命马管家给她准备一些东西,你立即将东西都给送过去。另外,本王再派几个嬷嬷丫鬟过去伺候她。”

凌轩在屋里踱了几步,急急的吩咐道,“山里的寒气大,多带几床被子过去,另外,去库房多那一些人参、当归给她补身子,再多带一些布匹,给她缝制衣服……”他总觉得药王谷的日子太过清苦,什么东西都不齐备,很不得将整个轩王府全都给搬到药王谷去。

夜影看王爷情绪这般激动,皱了一下眉头,上前道:“王爷,依卑职所见,还是别送东西过去了,以免被皇上发觉王妃有孕,只会让王妃处于危险之中。”

凌轩还在思考着要送什么过去的思绪顿时就被他的一席话给激得粉碎,顿住了身形,深吸了一口气,“嗯,你说得对。今天这事,就我们四人知道就成了,不要外泄,特别是不要告诉太贵妃。她那么想有一个孙子,只怕会吵着要将王妃接回王府休养的。我们还有要事要办,王妃在药王谷也安全一些。夜影,立即备轿,本王要上朝。”

“王爷,你的身子还没有好,你若是入宫的话,怕是会引起恐慌啊。”

他的眉头微挑,冷哼一声,“恐慌?那才是最好不过的了。”

半个时辰后,凌轩坐着轮椅,出现在大殿外,一个太监拦住了他的去路,像是躲避瘟疫一样往后退了两步,用手绢捂着口鼻,惊慌的看着并未遮挡面部和双手的轩王,他能清晰的看到轩王肌肤里头毒虫蠕动的动静。

“王爷,皇上有令,您身子未愈,不方便入殿。”

凌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手指轻抬,夜影上前就挡住了太监,南艺立即推着凌轩的轮椅就往殿内走,门口的侍卫立即上来两排就将整个大殿的门口给挡住了,为首之人恭敬的道:“王爷,皇上有令…啊!”

那个侍卫吓得立即闪到了一旁,惊悚的看着一个装了十几条毒虫的透明罐子伸到了他的跟前,他害怕被感染了毒虫,不禁尖叫着闪开,其余侍卫也纷纷避之不及。

有了这一罐毒虫开道,凌轩十分轻松的进了大殿,顿时,原本站得整整齐齐的大臣好似一群受惊的绵羊一样,连忙将中间的让开来,躲避到两侧去,全都想着躲到人群的最后头去。

皇上坐在高高的龙椅上,都有些惊慌的想要往后躲,可是再往后躲,又能躲到哪里去呢?总不能躲到龙椅背后,那样也太丢脸了一些。

皇上惴惴不安的坐着,看着轩王缓缓的朝前面过来,连忙抬手阻止道:“好了,轩王,你就坐在那儿说话吧。”

凌轩无视他的话,再往前一段才停了下来,冷冷的说道:“你给本王一个假解药,是什么意思?”

皇上故作惊讶状,惶恐的道:“怎么会?怎么会?朕一拿到解药,就立即命人将解药送到你的府上了,怎么可能是假解药呢?除非,除非那通天阁卖给朕的就是假的。”

“通天阁只是做生意罢了,他们不会卖假的给本王,夜影已经亲口问过了,他们给你的,就是真的解药。”

“轩王,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相信朕吗?你为何觉得是朕给你换成了假药?分明是他们通天阁拿假要来骗我们的钱财。”

凌轩哂笑一声,道:“通天阁若是骗本王的钱财那也就罢了,他们又岂有这个胆子敢骗当今皇上的钱财?更何况,这个钱可不少,你可是给了他一百万两黄金呢。他若是敢骗你,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不得被你端了他的老巢啊?”

“他们通天阁还有什么不敢的?”

凌轩将手中的盒子举了起来,道:“通天阁的人说了,这盒子他们在里头有做了暗记开关,这盒子经过你的手,再到本王手中的时候,曾经被打开过。”

“那又如何?朕花出去一百万两黄金,自然要打开盒子看一眼里面的货了,不然,他们若是给朕一个空盒子,朕岂不是亏大了?再说了,这盒子在朕的手中也不过就是停留了一小会儿,之后就交给了宫人,这后面会不会被有心人给调换了,也是不得而知的。”

“那,这假解药之事,就有劳皇上去查证了,一定要给本王一个交代。”

“查证,那是自然的。不过,你如何就能证明这个解药就是假的?”

“谷主已经检查过,这个解药并不是当初在南青国李家村炼制出来的那一颗。当然,你们若是不相信,本王现在就将这颗药吃下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解药。”

凌轩如鹰一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忽而,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打开盒子,就吃下了那颗假解药。众人皆是一惊,连忙往后再退了好几步,生怕他体内的毒虫会被解药给逼出来。

吃下去才没多久,凌轩突然嚎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扶手,整张脸也因为疼痛而青筋暴涨,满脸通红,整个脸庞都冒出了黄豆一般大的汗珠,紧咬着牙关,低低的嘶吼着,从他的体表,就能看得到他体内的毒虫蠕动的速度在加剧,有些毒虫开始从他的体内往外钻出来。

呼啦一下,所有的人都慌忙的再度往后退,几乎都已经退到了墙角去了,皇上也害怕他会像上一次一样吐血出来,连忙起身走到了高高的龙椅靠背后面躲着。

“噗!”

狂吐出一口鲜血,伴随着几条毒虫也翻滚在地。

“啊!”,一些胆小的宫女尖叫出声,朝着门外飞奔出去。

一些大臣见状,也慌忙跟着跑了出去,生怕感染了毒虫,只一瞬间,整个大殿几乎都空了,那些人全都远远的站在门外观望着这里头的状况。

皇上脸色瞬间煞白,他也很想跟着那些人跑出去啊,可是他贵为一个皇上,还是要在众人面前保留一些该有的勇气的。

他躲在皇座背后,恐惧的看着已经被毒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轩王,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王爷”

南艺急呼道,连忙从怀里拿出一颗以前用夏依依的血炼制的解药给他吃下去,又迅速在他的身上扎了银针,给他解毒。

“快,砒霜、火油拿来,灭毒虫。”南艺对着外面的太监吩咐道。

很快就有人送来了砒霜,南艺将砒霜给撒在了大殿里,又洒了一些火油,将地板上翻腾的几只毒虫给烧死。

凌轩坐在椅子上,半晌,才舒缓过来,粗喘着气,一双眼无精打采的耷拉着,看着皇上慢腾腾的道:“你可看清楚了?”

皇上愤怒的一拳砸在了龙椅背上,脸上的肌肉横生,大怒一声,“果真是假解药,来人,将那天所有碰过这个药盒子的宫人一并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

“是”,一些太监连忙出了殿就去抓那天碰过药盒子的人。

凌轩喘着气,无力的道:“本王身体虚乏,就不在这儿陪着你查案了,你查出来以后,派人来王府告诉本王一声就是了。”

皇上带着一些歉意道:“那你回去好生调养身子,朕一查到线索,就立即派人告知你。”

凌轩一离了皇宫,皇上立马就换了一个宫殿处理朝政,命人赶紧将那个宫殿处理干净。

夜影皱眉道:“王爷,你又何苦故意吃一些甘草粉,引发毒虫呢?”

“若非如此,如何让满朝文武相信这本就是一颗假解药呢?总得付出一点代价。”

“幸好之前还省下了几颗谷主炼制的解药,不然,只怕是要控制不住你体内的毒虫啊。”

凌轩垂眸,他现在已经对自己活多长并不抱有多大的期望了。

凌轩回到王府不过两个时辰,宫里就来了一个太监,跪在了凌轩的面前道:“王爷,皇上已经查出来了,是宫里的一个太监做了手脚。那个太监原是钟达留下来的余孽,他心中仇恨王爷,便是趁机偷换了盒中的解药,还将解药给毁了。”

“他人呢?”凌轩眯眼道。

“皇上听闻此事羞恼成怒,已经责令将其杖毙了。”

凌轩眯着的双眼流露出了似有似无的冷笑,拉成了尾音道:“哦”?

太监感觉到他射过来的目光冷厉得像是一把锋利的冰刃一样,顿觉自己的头顶凉飕飕的,慌忙低下了头,低伏在地上道:“回王爷,今天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皇上亲自审问的,那太监也亲口招认了,端是没有错的了。皇上十分惋惜王爷没有了解药,还特意吩咐奴才给王爷带了一些上好的药材过来,也好给你炼药。”

“嗯”,凌轩从鼻腔淡淡的嗯了一声,微垂眼眸,手腕轻抬,从桌上拿了一杯茶盏放置嘴边轻抿一口。

夜影心中了然,清朗道:“马管家,送客。”

“奴才告退”,太监抬眼,快速瞟了一眼王爷的病情,似乎真的已经很严重了。

望着太监没了人影了,夜影冷哼一声,眼里厌恶不已:“王爷,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哪能啊?本王虽然不喜与他争那个皇位,可是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暗害本王,上一次,他派人参杂甘草粉的事情,本王已经当面跟他谈过了,还以为他会真心悔过,结果,他一计不成,又施二计。这一次,本王是断断不会再念及兄弟情谊的了。”

当日,轩王病重奄奄一息的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东朔,而且据传,他原本还能活个半个月,却是在吃了假解药之后,就只有几天好活了。

“消息可真?”

上官云飞眼角轻扬,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绝对是真的,这可是皇后娘娘亲自派人送来的消息,轩王在大殿上吃了假解药,当场吐血,毒虫都从身上爬出来了,满朝文武和宫人都见到了。”

“那就好,可以传令下去了,让西疆和北疆更乱一点。”

“是”

上官云飞拿起茶杯,轻抿一口,轻笑一声,“这下,就好玩了。”

三日后,一声急报传到了皇宫,“皇上,不好了。西疆和北疆已经冲破了防御,现在已经接连丢了二十个城池,直直的朝着热河的方向而来。”

皇上大惊,立马起身道:“怎么回事?西边不是有肖潇带领吗?北边不是也有袁自清带着部队抵抗着吗?”

“是,可是他们的人马并不是很多,再者,这一次,西昌国可是阿木古孜带兵亲自上阵,北云国也是太子赵熙亲自上阵,他们本身的武功就极高,我们的将领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他们前几天又突增了好些兵马,我们的人打不过了啊。”

那些大臣一听,立即建议道:“皇上,现在必须要赶紧派兵增援了,不然,一旦冲过了热河,可是会直捣京师了啊。”

“快,让护国公立即带兵渡过热河杀敌。”

皇上在这一刻,竟是想不起自己的兵马中有哪一支能抵抗住凶猛的两支外国兵马了,唯独能想起来的,仍旧是轩王那一派的人。

曹相爷立即上前道:“不可,热河这边的驻守十分重要,护国公必须要守在热河这边,如此一来,即便热河以北溃败了,护国公还能守住热河以南,那么京城也就安全了。”

皇上一想,也是啊,守住了热河,也就守住了京城,可不能再重蹈当初钟达的覆辙,当初钟达就是没有守住热河,才被夏家父子给击败得溃不成军。

“可是,朕并不想失去热河以北的地方啊。”皇上咬牙道。

“皇上,不如仍旧像以前一样,派夏子英去攻打西昌人,派夜影去攻打北云国的人。这样兴许还有胜算。”

皇上皱眉,自己前些天才得罪了轩王,他怕是不会答应派兵去的吧,特别是夜影,更不会在这个关头上帮他了。他暗暗叹道,早知如此,就不应该这么早的得罪轩王。

这时,一个大臣出来跪在地上,拱手道:“皇上,微臣倒是有一想法。”

“说来听听”,皇上扬眉,顿时来了兴趣。

“南青国的兵马现在还在这儿,倒不如让他们帮着我们攻打西昌和北云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