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步步为营(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启儿没能过继给轩王,被皇上阻止了。不过,现在皇上也没有拿到轩王的兵符。”

“那轩王真的已经死了?”

“是,我亲自看了,他已经面色苍白,躺在棺木里一整天都没有动弹了。而且,皇上还专门带了三个太医过去诊断,确实已经死了。”

“那就好”,杀天霸舒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要多等一些时间,结果,皇上帮了我们的忙,现在,我们也可以将以前的计划提前进行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心狠的换了解药,导致轩王这么快就死了。哼,杜傲天的儿子果然跟他一样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胖子垂着头,低垂的视线想要落在自己的鞋面上,却是被他胖乎乎的身子给挡住了,他默不作声,虽不想认同,却又是不好否认,事实如此。

杀天霸眸子斜瞟了他一眼,继而又道:“不过,做大事者,就必定得心狠手辣,才不会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师父教训得是”,胖子将头垂得更低。

“热河以北那边,我们要加快速度帮着一点上官云飞,让他早些夺得胜利。”

“可是上官云飞只怕不是赵熙的对手”

“就因为他不是赵熙的对手,我们才需要帮着他。”

“可是,上官云飞怕是已经猜到了冥日会的意图了,他还能接受我们的帮助?”

“能,当然会接受了,白借给他的势力,他不要白不要。”

“那等他夺到了热河以北的那些地盘后,以后他若是不给我们,我们岂不是亏了?”

“不,你理解错了,不是给我们,是还给皇上。到那个时候,你就给皇上鼓吹一番,让皇上从上官云飞的手中要回那些地盘,上官云飞绝对不会还给他的,我们隔山观看龙虎斗吧。”

杀天霸的声音低沉而又充满了阴谋的味道,眼眸微微眯起,看着面前有些愚钝的胖子,略有不满的道:“你要学的还有很多。”

“多谢师父教导”

杀天霸背转过身,双手负在身后,胖子心下了然,躬身退了出去。

上官云飞和夏子英二人带着兵马声势浩荡的冲入了热河以北,那些一直奋战在战场的留守战士一见,更是士气高昂了起来,几支力量集合在一起形成了锐不可挡的态势,一路披荆斩棘,将外邦往外赶,接连夺回了几个城池。

“大皇子,属下发现有冥日会的人在暗中帮咱们。”青甫神色复杂的禀告道。

上官云飞低着头,看着铺在桌上的地图,用一根细长的木棍在地图上轻轻点着,以往,他想要获得东朔的军事地图,可是要费尽心思,又要安插奸细才能弄的到,如今,可是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这些地图,看着这辽阔且富饶的土地,他十分眼红,啧啧叹道:“若是这些土地都是我们南青国的,那该有多好啊。本皇子定然要比那杜凌志治理得好一些,能将这里变得更加富裕一些。”

青甫见他的心思都在霸占东朔的土地上了,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只得上前一步,欲将自己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大皇…”

“本皇子听见了,冥日会既然想帮,那就让他们帮呗。”他不以为然的道,将细长木棍扔在了桌上,长臂一伸,从身侧的小几上拿了一杯茶,缓缓的啜了一口,他的目光,仍旧在那辽阔的东朔疆土地图上瞅来瞅去。

“可是,冥日会没有这么好心的,他们可是也想要夺得东朔的江山啊。”

“本皇子用得着你来提醒?”语气稍显生硬,眼眸微抬,冷冷的瞟了他一眼。

青甫连忙垂首,诺诺的低声道:“属下只是有些担心。”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本皇子可不像杜凌志那个草包,被冥日会的人骗到云山去差点全军覆灭,本皇子自然会分辨得出哪些是对本皇子有利的,那些是对本皇子不利的。等本皇子夺到了东朔的江山,届时,再好好对付冥日会,而且,到那个时候,父皇一定会派兵过来帮本皇子的,我们还需要惧怕一个小小的冥日会不成?”

“大皇子英明”,青甫连忙拱手恭维,不敢再多舌。

接连胜利的消息传至京城皇宫,皇上兴奋得多喝了几杯,为了表达一下对上官云飞出手相帮的感谢,当夜就留宿在了皇后的宫里。

当然了,皇后挺着个大肚子,是不能伺候他就寝的,不过是坐着闲聊之后就和衣就寝罢了。

皇上瞟了瞟她的肚子,并未伸手去抚摸,好似肚子里的并不是他的骨肉一般,不咸不淡的问候了一下她的身子如何之后,竟是与她也没有多少话可聊了。

桌上的气氛稍显尴尬,皇后连忙从一个篓子里拿出了一个黄橙橙的夹袄,回到桌旁将夹袄拿在手上,笑着将衣服递过去:“皇上,你看,这是臣妾今天才亲手缝制好的夹袄,等皇儿出生的时候,天气正是冷的时候呢,也正好合适。”

皇上没有接过来,斜眼瞟了一眼,见到袄子上绣着的五爪金龙,眸光顿时就冷了几分,她现在一应东西,全都是按照太子的规制在筹备了?

翌日,皇上一大清早的就去了仁寿宫给太皇太后请安,一段时间不见,太皇太后精神更加不济了,脸上的老年斑也越发的多了起来,脸色暗沉至极。

皇上只需瞧一眼,心下就明白,只怕过不了多久,又要办皇丧了。

太皇太后半坐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自从当了皇上以后,就未曾来过永寿宫,今儿怎么来?”

张嬷嬷连忙搬了个椅子在床边,皇上坐下来,将膝上的龙袍整理了一下,面上稍稍带着些自责,“朕前儿事情太忙,没有时间来仁寿宫给皇祖母请安,还请皇祖母见谅。”

太皇太后心下冷哼了一声,他没有时间跟自己请安,倒是挺有时间去后宫各个妃嫔的屋里造孩子。

“轩王的丧事办得如何了?”

“前天已经下葬了,朕已经派人到轩王府上给了太贵妃一笔银子,让她好好休养。等到以后安王的次子出生,就过继到轩王府上。”

“安王的妻妾有喜了?”

“没有,不过总会有的。”

“嗯”,太皇太后轻嗯了一声,似乎极为虚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一般,闭上了眼睛开始小憩起来。

也不知她是真的累了,还是不想跟皇上说话了。

皇上挥手让宫人出去,坐了一小会儿,忍不住道:“皇祖母,孙儿今天来是想找你帮忙的。”

他竟然又用以前的称呼自称?太皇太后微微睁眼,有些不解,“你如今贵为皇上,有的是势力,哀家还能帮得了你什么忙?”

“孙儿很后悔以前没有听从皇祖母的话,却是将上官琼娶为妻,如今,孙儿被逼将她腹中的孩子给立为太子,孙儿担心南青国图谋不轨,利用年幼的太子谋夺我们东朔的江山。”

“那你想怎么办?”

“孙儿就是没有办法,又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只好来寻求皇祖母的帮助。”

“那你就在她生产的时候,将一个女婴跟她的儿子调换一下,他就成不了太子了。”

“可是如今她的身边全是上官云飞从南青国带来的人,就连奶娘和产婆全是他们的人,我的人根本就进不了产房。”

“除了掉包,将他送到别处养着以外。难不成,你还想亲手将你的儿子给杀了?”

太皇太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为了皇位,杀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罢了,可若是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杀了的话,他就未免太过狠毒了。

皇上咬了咬嘴唇,有些为难的看着太皇太后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这东朔可是要落入南青人的手中了。”

“已经落入南青人的手中了!”

“皇祖母…”

“那上官云飞在热河以北攻占了多少个城镇了?他们能这么积极的帮你打江山,打完江山以后,再将江山还给你?他能愿意吗?”

“他带来的兵马虽然多,可是还没有我的多,他若是不想还,我就带兵将他们全都杀死。”

“那也得有这个本事杀死他才行啊,这个上官云飞,可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所以啊,上官琼腹中的胎儿必须要除掉。只是如果下堕胎药的话,她的饮食和药物可都是有南青国的太医亲自把关的,我根本就没法下药。眼见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也是越发的心急如焚了。”

“这个,哀家也没有办法,不过,以哀家对上官云飞这个人的了解,即便是上官琼的胎儿没了,他依旧是会要抢夺东朔的江山的,所以,你还是早些将他从东朔遣回南青国为好。”

“可是他走了的话,热河以北的地方可就守不住了。”太子的声音不禁大了几分,有些气恼的捶了下扶手,他何尝不想将上官云飞给遣回南青国,只是这样的话,东朔的疆土就少了一大片了。

太皇太后哀叹了一声,幽幽的道:“把他遣回去,你还能有热河以南的这一大半江山。倘若任由他在热河以北呆下去,那么,将来,他从北往南攻,他父皇从南往北攻,你夹在这中间,还能守得住?届时整个东朔就会被他们给攻占了的。”

“可是…”他急急的想要证明自己的雄心大志,他不想现在就将热河以北的地方拱手送给西昌和北云。

太皇太后有些恼怒的训斥道:“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你若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就不要吞下那么大的馒头,以免噎死你!”

皇上深吸了一口气,他如今已经是被南青国给整得进退两难了,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应对之策,可是被太皇太后这么当面斥责他无能,甚至暗指以他的本事,也就只能守得住一半的江山而已,他心里就极度不爽,好在宫人已经被他给遣退了,还不至于太过丢脸。

“太皇太后,安王一家来给你请安来了。”张嬷嬷隔着房门在外高声说道。

“让他进来”

片刻后,安王带着安王妃、启儿走了进来,一一跟太皇太后磕头请安。

太皇太后一见启儿头上有个大包,还有一些伤痕,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安王道:“没啥事,就是走路也太不当心了一些,竟然掉进枯井了,好在只是一些皮外伤,不碍事。”

“那就好,多派些人跟着,走路搀扶着点。”太皇太后竟是关切起面前这个丑陋的玄孙子来了。

皇上道:“安王,你今日怎么有空来给太皇太后请安?”

“回皇上,臣弟原本就日日闲得无聊,也就前一阵子帮着太贵妃处理轩王后事忙了些天,这几天又空闲下来了,想着已经好久没有来给太皇太后请安,今天就特意来了。”

皇上眼眸一眯,“安王可是嫌没有职务在身,太闲了?”

安王连忙道:“那倒不是,臣弟可没有什么本事当差,只是原先每天还去戏园子里听听戏,如今因着轩王的丧事,而禁了戏园,臣弟也没有什么去处了,天天闷在府里难受得紧,倒不如来太皇太后这里串串门,也好透透气。”

“那就给你分派一个差事吧,不然,你也实在是闲得慌。”

安王慌张的摆手拒绝,“那不用,过些日子,臣弟还要回封地去的。”

皇上闻言,眼眸闪了一下,“哦,朕还有事情,朕先去忙了,你就在这儿多陪陪皇祖母。”

“皇上慢走”

安王在太皇太后宫里呆了半个时辰,太皇太后连说话都不怎么利索了,吃了一颗金丹以后,才精神好了一些,又聊了一会儿,便是睡下了。

安王从仁寿宫一出来,走了没有多久,就被一个太监给拦住了去路,说是皇上有请。

安王让安王妃和启儿在偏殿等着,自己独自前往御书房。

“安王,朕觉得你还是不要急着回封地的好,在这京城里多呆些时日吧。”

“为何?”

“朕今日见太皇太后的病情已经愈发的严重了,怕是也没有多久了。你还是再留一些时间,以免来来回回的赶路累得慌,也许还赶不及见太皇太后最后一面。”

安王长叹了一口气,道:“臣弟今日一见,也是内心堪忧啊,太皇太后精神愈发的不济了,聊了一会儿天,就需要靠着金丹提神,这…唉,那臣弟就留在京城吧。皇上,你只怕是要悄悄的给她准备一些后事了。”

“嗯,朕今日就派钦天监去皇陵看看风水,在太祖皇的陵墓附近给太皇太后选一块好地方。”

“嗯,皇上就多多费心了。”安王垂首道,眼里带着浓浓的哀愁,片刻后,他有些为难的跟皇上请示道:“臣弟能不能借用一下钦天监的人给臣弟算一下卦啊?”

皇上皱眉:“你要算什么卦?”

“唉,这几天,也不知怎么的,总是倒霉不已,不仅仅臣弟自己,连臣弟的妻、子都倒霉得不行。我前天崴伤了脚,这才好了,启儿又掉进枯井,安王妃好好走个路还能被屋檐山的瓦片掉落砸伤了头。真是诸事不利,就想着找人算个卦,做做法事去去霉运。”

“是不是启儿给轩王扶灵给闹的?”皇上皱眉低低的道。

“谁知道呢,这个还是得算一卦才知道了。”

皇上大方的挥了挥手,“行,你就去找钦天监给你算一卦,不过,还是要隐秘一些为好,以免到时候传出来什么谣言。”

“臣弟知道,多谢皇上,臣弟告退。”

安王躬身退出了御书房,转身走至走廊,他嘴角微勾,老实本分的脸上露出了少许难得一见的阴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