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抢功的来了(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钦天监的人从安王府一出来,就被人给秘密带至了皇宫。

皇上屏退了左右,这才向他跨了一步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给安王算卦,可算出了什么?”

钦天监的人连忙跪倒在地,颤颤巍巍的道:“微臣不敢说。”

皇上的神色暗了暗,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威严,“你只管说来,朕免你的罪。”

他重重的磕了一下头,犹豫了片刻,这才斗着胆子哆嗦着道来,“依卦象上说:‘战神归去,外邪入侵,煞星即降,祸及皇族’。”

“啊?!”

皇上的身子往后倒退了两步,面色煞白,望着他,道:“果真如此?”

“微臣不敢欺瞒皇上”,他抬头,满眼都是惶恐。

皇上深吸了一口气,挥手让他退开,“此事不得外扬。”

“臣遵旨!”

他躬身退了出去,满脸都是汗水,用袖子擦了擦汗水,慌忙快步走开,欺瞒圣上的滋味可是不好啊,可是不欺瞒圣上,自己的一家老小可就要被杀了。

皇上静静的呆立在原地,拳头慢慢缩紧,眼眸微眯,看来,上官琼肚子里的胎儿绝对不能生下来了。

“来人,宣骠骑大将军李将军入宫!”

两日后,李将军带着十五万人马赶到了热河以北的汶水镇,这儿,昨天上官云飞才从北云国的手中夺回来,现在还攥在上官云飞的手中热乎着呢。

此刻的上官云飞已经默认将汶水镇给划入到他们南青国的地图版块上去了,他正将这个夺回来的城池给标记了一个醒目的青色,满心欢愉的看着地图上几个青色标记的版块。

“大皇子,骠骑大将军来了,还带了十五万人马。”青甫一收到城门守卫提早送来的信,就立即走进了军帐跟上官云飞报告。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将那个划了标记的地图收了起来,在桌上随意摆了一些战报,语气里满是不耻:“抢功的来了。”

拿起挂在墙上的佩剑,走出帐篷,道:“练兵去!”

“啊?这会儿练兵?”青甫微微皱眉,紧跟着他出去了。

一炷香后,李将军便是来到了军营,抬脚就往大军帐里走,撩开帐帘一看,里头竟是没有人,“大皇子呢?”

守卫是南青人,冷眼打量了他一番,高昂着鼻孔道:“我们大皇子忙得脚不着地的,昨天刚刚下战场,才安排了防御的事务,又去了后山练兵去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可是说不准了,他有时候一天都不会回来的,你若是在这儿等他,可有得等了。”

李将军跨上了马就朝着后山走去,一去了后山,那儿的人又说他被人叫去审问俘虏去了,连忙又回来军营,又被告知出去采办军粮去了。

李将军在汶水镇找了两个时辰,愣是没有见着上官云飞的人影,这会儿,总算明白自己是被人给耍了,气急败坏的回了大军帐中守株待兔,同时又派人兵分几路去寻找上官云飞。

直到半夜,上官云飞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大军帐,一见到李将军在帐内,一听说他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当即扬手就将门口的守卫打了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怒斥道:“混账东西,李将军来了,你也不派人来通知本皇子一声,由着他在这儿干等着,你是怎么办事的?”

之前那个用鼻孔看人的守卫吓得脸色惨白,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大皇子饶命,小的之前一直都是在前线杀敌的,因着昨日受了伤,也上不了战场了,这才被营长给调到这里当守卫,干一些轻松点的活。小的不知道给大皇子守门还有这么多的规矩,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即便你是初犯,也是不能饶了你,下去自领二十大板,若再有下次,怠慢了东朔的将军,本皇子必定要了你的脑袋。”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眉头一竖,将腰上的剑一抽,抵上了他的脖子,顿时就划出了一道细小的血痕来。

守卫吓得动都不敢动,牙齿却是颤抖得咯咯直响:“小…小的听…听明白了。”

“滚!”

他将剑上的血在守卫的肩膀上擦拭干净,噌的一声收回了剑,旋即转过身来对着李将军拱了拱手,眼角上扬,皮笑肉不笑的道:“真是对不住李将军了,这些个兔崽子,全是些没用的饭桶。今日本皇子实在是忙得晕头转向的,连口水都没有顾得及喝上一口,直到这会儿才回得来,倒是让李将军久等了。”

李将军冷眼看着那个守卫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滚出去自罚板子,回转头来,眼底带着几许嘲笑:“大皇子治军可真严格啊,他也没有犯下什么大错,就二十大板?”

“让李将军见笑了。”上官云飞不咸不淡的说道。

帐外,已经响起了那个守卫的哀嚎声以及沉闷的板子声,却是丝毫不影响帐内两个人的情绪。

李将军也懒得跟他在这些小事情上搓磨时间了,开门见山的道:“皇上派本将军过来跟你交接一下,这汶水镇以及之前收回来的那几个城镇都由本将军镇守。”

上官云飞笑了一下,道:“这几个城镇现在已经是在战线以内了,哪里还需要你的那些好兵镇守啊?只需要本将军的那些伤残士兵守着就行了,至于你带来的那十五万好兵,来得正是及时,正好可以补充本皇子战死的那些士兵,明日跟着本皇子一块去前线作战。”

李将军内心暗暗啐了一口,自己的那五万好兵,到了他的手里,肯定会被他当成先锋送到战场上送死,哪里还能剩下一个还给他啊?

“守城哪能用伤残士兵守着啊?可得用好兵,万一前线溃败,敌人攻到这里来,可不得防御?你还是将这些城镇里的守卫撤了,由本将军带来的人镇守,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前线打战了。至于你的那些伤残士兵,可以留在伤兵营继续养伤。”

上官云飞冷笑一声,缓缓的踱步到桌前坐下,抬眼望着他,眼中精明内敛,悠悠的道:“你若是守城,也可以,不过你可要守好了,可别把本皇子好不容易夺回来的城镇又给丢了,若是这样,即便皇上给再多的钱,本皇子也绝对不会再帮着他御敌了。”

李将军倒抽了一口气,他的话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只管放心,有本将军在,这城池绝对丢不了。”

上官云飞的嘴角勾抹起一份极为明显的嘲笑来:“大话谁不会说?本皇子只能答应你将这汶水镇交给你来镇守,至于其他几个城镇,等过五天,你能守得住汶水镇了,本皇子再将那几个城镇交给你镇守如何?”

“大皇子最好还是现在就将那几个城镇一并交给本将军镇守。”李将军定定的看着他,上前一步,不经意间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也是丝毫不肯让步。

上官云飞的眼眸一眯,拿起茶杯缓缓的饮了一口茶,缓缓的吐出了一句话来,“本皇子这也是为你好,倘若你同时镇守几个镇子,而没有精力镇守,导致将几个镇子全都丢了,只怕会被皇上砍头吧?李将军,你说是丢失一个镇子的罪过小一些,还是丢失几个镇子的罪过小一些呢?”

李将军的嘴角抽了抽,恨恨的说道:“你就这么肯定本将军连几个城镇都守不好了?”虽然他可能没有这个能力从北云国手中夺回城镇,可是守住镇子的本事还是有的,不然,他也当不上这个将军。

“李将军,想来你是没有跟北云国的人打过战,不知道他们的凶猛吧?他们可不是钟达那些内地兵可以比的。本皇子劝你,为了你头上的这颗脑袋,你还是别太贪心了,你能守好了这一个镇子,本皇子算你本事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必再隐忍着说什么客套话了。

李将军顿时就冷下脸来,通红着脸怒瞪一双铜铃般的红眼,厉声道:“大皇子,你说话未免也太过目中无人了,本将军好歹是东朔堂堂的二品将军,岂能守不住一个镇子?”

“呵呵!”上官云飞冷笑一声,身子也微微抖动了一下,嘴角一撇,懒得回答他,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质问。

李将军气极,咬牙问道:“大皇子,这些可是东朔的城池,本将军是奉皇命前来接手的,你不肯将这些城镇交给本将军镇守,难不成你是想要霸占着不成?”

上官云飞眸子一缩,寒气四起,冷厉的光芒射向了他,“怎么?这话是你们皇上让你这么说的?”

李将军身子一抖,这话虽然是皇上让他这么说的,这不过是皇上借给他这么一个胆子来逼一下上官云飞罢了,可是却不能当面这么承认,毕竟,从表面上来说,皇上还不宜与上官云飞起正面冲突,只能暗中较劲。

李将军板着脸孔道:“不是,不过本将军有这个疑问罢了,还请大皇子不要为难我,将城镇交给本将军。”

“哼!”上官云飞起身,右手拿起马鞭就凌空一甩,啪的一声脆响,抽在了饭桌上摆着的一个酒壶上,酒壶瞬间四分五裂,酒水流淌了下来。凌厉的鞭梢带着的冷风吹拂过李将军的脸庞,将他头上几缕散乱的头发也给吹了起来。

“李将军,既然不是皇上的意思,那你最好不要乱说话,下一次,你再得罪本皇子,可别怪本皇子手下不留情了。”

李将军也被他那凌厉的鞭风给扫得眨了两下眼皮,瞬间他的气势给怔住了,呆了片刻,稳定住心神,努力将自己一个将军的气势给拿出来:“那就请大皇子按照我们东朔皇上的意思办事,将这几个城镇交给本将军驻守。至于能不能守得住,会不会被皇上责罚甚至砍头,那都是本将军自己的事情,与大皇子无关。”

“不好了,不好了,大皇子,北云国在町城发起了攻击,前线急报,请求支援。”

一个通讯兵急慌慌的跑了进来,大声呼喊道,因为跑得急,脸色通红,连气都没有喘匀,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上官云飞立即上前一把将那个通讯兵的领子给揪了起来,着急的问道:“对方有多少人马?”

“三十万!”

上官云飞立即转向李将军道:“李将军,战事紧急,你的兵马跟我们一起去御敌吧。等打完这场战,回来之后再交接这些城镇。”

李将军冷冷的道:“本将军奉命过来接手城镇的,不是过来上前线打战的。”

“这可是你们东朔与北云国的战事,不是我们南青国与北云国的战事。你们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吗?”

“本将军奉命过来接手城镇的,不是过来上前线打战的。”他依旧重复着这一句。

上官云飞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本皇子就先去前线打战。青甫,你先将汶水镇的镇守士兵跟李将军交接一下,交接完毕后立即去前线打战,至于其他几个城镇,等我们打完战回来以后再交接。”

“是。”青甫点点头。

“李将军,这样可行?”

“好,先交接这个镇子,其他的等你打完战以后再交接。”李将军不太情愿的答道,能先到手一个城镇就先拿到一个,总比一个没有到手的好。

上官云飞从怀中取出一个兵符,抛给了青甫,指桑骂槐的冷声道:“办完事,立即来前线帮忙,别躲在这后头偷懒!”

“属下听令!”青甫垂首应道,再抬头时,见到上官云飞悄悄递给他的阴狠眼神,青甫脊背一直,不动声色的还以一个“我明白了”的眼神。

上官云飞转身出了军帐,带着大部队就朝着城外跑去。青甫这才转身对李将军拱手道:“李将军,前线战事紧急,我们这就立即交接了城里的防御事务,卑职得赶紧带着他们去前线支援了。”

“嗯。”李将军点点头,带着士兵跟在青甫的身后,去汶水镇的各个城门交接防御的士兵。

两个时辰后,交接的事情就都完成了,青甫将汶水镇里所有的南青士兵全都集结在一起,对李将军拱手道:“李将军,这汶水镇也交接完了,卑职急着去前线,告辞!”

“好。”李将军微微颔首,沉声道:“本将军亲自送你们出城。”

“多谢将军。”青甫面上说着感谢,心里却是冷哼一声,他这分明是怕自己出了军营却是不出城,这是想要亲自监督着自己出城呀。

直到看着所有的南青士兵出了汶水城,李将军这才放心下来,高兴的命令自己的士兵道:“立即关城门。”

“是。”

厚重的城门发出嗡嗡的声音,直到咔嗒一声插上了一根粗大的门栓,李将军这才觉得这个汶水城是属于他们东朔的了,只要等上官云飞那边的战事一结束,就立即将那几个城镇也给一并接手了。他一回到大军帐,就立即写了一个纸条子绑在鸽子脚上,将消息传递给皇上。

然而,李将军不过是在汶水镇当了一天的闲散将军,第二日晚上就出了大事了。

笼罩在黑暗中的汶水镇虽然安宁,可是这份太过安宁的夜里,却是处处透露着一股子不安分。

军营里的一处帐篷里,高高低低的响着李将军粗糙的呼噜声,宛若打雷一般。

“报!城外十里发现发规模敌军!”一声尖锐的高报声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哒哒声由远而近的从军营外头冲了进来。

李将军如雷的呼噜声骤然停止,他一个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床边摸了剑就冲出了帐篷,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