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黄雀在后(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将军,北云人正朝我们这里冲过来。”

李将军连忙跨上了马,急忙吩咐道:“快,集合所有的士兵。”

片刻后,除了守在城门口的士兵,其他的士兵全都集合起来了,焦急地朝着城门口奔去。

当他们到达城门口的时候,一看到城外拥挤而来的乌泱泱一大片北云国士兵时,李将军不禁寒毛直竖,这估计得有三十万吧,整整是自己的两倍,这可怎么打啊?

为首的正是赵熙,北云人却是不啰嗦,上来直接就开打,攻城架势十分猛烈,不过才一个时辰,就已经攻入了城门。

这一下,双方正面厮杀起来,李将军才真正的明白这些北云人有多厉害了,他们的人跟骁勇善战的轩王带领出来的北疆士兵相比,武力值倒是差不多的,只是北云人更加凶残冷血、更加不怕死,他们就像是被下了蛊一下,完全没有痛觉似得,即便身上被砍了许多刀,依旧凶狠的朝着东朔士兵扑过来。

李将军带来的这些内陆士兵何尝见过这般凶猛的架势,几个人联合起来打一个人都费劲,才打了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溃不成军了,只有抱头鼠窜的份了。

赵熙都不屑于跟李将军这等二流武功的人动手,只是派了一个副将上前去对付李将军,李将军心下恼怒不已,拿一个副将来跟他这个将军对打,岂不是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然而,打了一会儿之后,他心中的不甘也被对方猛烈的进攻给击得粉碎,打了一会儿,他就开始处于下风了。

抽了个空隙抬头望去,见自己的十五万兵马已经剩下不过是三万了,而对方的兵马只怕才折损了三万而已,像这样的劣势打下去,必定会全军覆没。李将军一咬牙,只得鸣金收兵,带着剩下的三万人从南城门快速撤退。

然而,那些北云士兵并不想让他们逃跑,大有要将他们全歼的意思,两万骑兵骑着马就追了上来,一路收割着人头。

李将军一看自己的人马瞬间又少了一半,心下也凉了半截,知道自己现在也没有办法将那些兵马护住了。只得自己带着小部队的人快速骑马撤离,由着那些步兵在后面被诛杀。

李将军跑出了城门,那些北云人倒是也不再追出来了,而是立即将城门一关,在里面剿杀东朔士兵,那些士兵绝望的看着城门关闭瞬间他们的将军绝尘而去,他们悲哀的嘶吼了一声,举着刀剑做着无谓的反抗,终究死在了敌人的剑下。

李将军带着逃出来的千余人顺着大道一路往南,跑出了五里地,经过一个密林的时候,从密林里头铺天盖地的飞过来密密麻麻的箭支,众人反应不过来,瞬间就又少了一半。

李将军连忙飞身到树尖,朝着隐身在树林里的敌人厮杀而去。

一个黑衣人首领飞了出来,迎上了李将军的剑,几招下来,他的武功跟李将军倒是不相上下。

李将军眼眸一缩,黑衣人?那就绝对不是北云国的人,现在北云国可是明里的跟东朔开战了,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偷偷摸摸的遮脸行事,大可以穿着他们的士兵战袍来堵截。

他大喝一声:“你们是何人?”

“冥日会!”为首的人粗着嗓子压抑着声音道,似乎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原音。

“冥日会?怎么,你不谎称是‘护民会’了?”李将军冷笑一声。

“哈哈,‘护民会’的名号是说给活人听的,而对于死人,没必要谎报。”那人十分的张狂。

“既然如此,你何不解下你的蒙面巾?”

“那是为了防止你死后来找我。”

“哈哈,这简直是一个笑话,你连杀人都不怕,还怕人死后的魂魄?”

“人都有缺点的嘛,我就是怕鬼。”那人谎称道,说罢,手下的功力也增加了几成,击了一掌内力过去。

“嗬!”

李将军大喝一声,也使出一掌内力,相持片刻后,两人都无法在对方身上占到便宜,便是同时收了内力,飞身开来,再次拿着剑硬拼起来。

打了十几招,李将军越发的觉得这个人露在蒙面巾之上的那双眼睛似乎有些眼熟,好像见过一样,心下对他的身份更是起疑。

手下攻击越发的猛烈了起来,忽然,李将军从腰间取出来三支飞镖,朝着蒙面人就飞了过去,那人连忙用剑去格挡飞镖,冷不防李将军的长剑直直的横扫了过来,他心下一惊,慌忙的往后退。

虽然躲了开来,没有被他削了脑袋,可是脸上已经被他给划了一道长长的伤痕,蒙面巾也被划破掉落在地。

“青甫?!”

李将军惊讶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他不是从汶水镇出去以后就去町城帮着上官云飞打战去了吗?为何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是上官云飞指使他来截杀自己的?一想及此,李将军不就脊背一凉,愤怒的问道:“那些北云人是不是你们引过来攻打汶水镇的?”

青甫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张口狂笑,一笑就觉得脸上疼得慌,便是嘶了一声,倒抽了一口气,歪着嘴巴嘲笑道:“你现在才醒悟过来,太晚了。”

“那他们攻打町城的消息也是假的了?”

“当然是假的!”

“你们竟然将刚刚夺回来才两天的汶水镇拱手还给了北云国?”

青甫耸耸肩,不以为意的扁扁嘴:“反正又不是我们南青国的城镇,这是北云国占着,还是你们东朔占着,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你!你们果然是狼子野心,想要吞了我们东朔的江山?”

“那又怎样?即便是没有被我们南青国占领,你以为就你们那个皇上,他能守得住江山?也必定会被北云国和西昌国给瓜分了的。”

“哼,本将军这就要将你给绑回去交给我们皇上处置。”

青甫眼眸一眯,轻笑一声:“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当下立即一挥手,又招来了十几个黑衣人一起围攻李将军。

李将军不过跟他们打斗了不下十招,就已经被他们给砍得浑身是伤,毫无招架之力,只剩下挨揍的份。

青甫一见他被其他人给围困住了,眸子一眯,飞身而上,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一拔出,鲜血四溅,他的身子轰然倒地,双眼依旧死死的瞪着青甫,那愤怒的双眸好似要将青甫一并带入地狱一般。

青甫冷哼一声,并不惧怕他的那双眸子,他才不怕鬼了。再望向中间那片殷红空地,那一千人马已经被杀死在地了。

生机不再,徒留一地尚有体温的尸身。

他冷冷的道:“留下一些冥日会的痕迹来,快撤。”

他们的动作极为迅速,顷刻间就撤退完毕。一瞬间,刚刚这里还厮杀声震天的林间便是死一般的沉寂了,就连刚刚肆虐翻飞的秋叶也渐渐的落了下来,将那地上刺目的殷红掩盖了少许。

一个黑衣人从远处的树尖轻巧的飞了出来,他浑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手上都带着手套。望着南青人离去的方向,他隐藏在蒙面巾下的嘴唇勾起一抹冷笑。

踩着稀薄的落叶往李将军的尸体缓缓走了过去,蹲在他的身旁,拿起李将军的右手,用他的食指沾染了鲜血在地上写下了一行歪歪扭扭的“遗言”,将他的手搁置在最末的一个笔画上,起身快速离去。

只是他拿李将军的手时,黑衣人的手套口露出了少许皮肤上,上面有着明显的一块擦伤的陈旧伤疤。

此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次日,消息便是传到了皇上的耳中,他气得七窍生烟,大声斥责道:“怎么回事?朕的十五万兵马,竟然全都被北云人给歼灭了?李将军不是才接收了汶水镇吗?”

“回皇上,原本汶水镇里头是有南青大军驻守的,北云人也不敢来攻占。这一接手之后,南青人全都去了町城,而这汶水镇就只有我们的十五万人马了,北云国趁虚而入,派了三十万大军攻城,我们没有一人生还。”

“李将军呢?”

“他带着一千兵马在城外的林间遭遇伏击了,也是无一人生还。”

皇上愤怒的砸了一下龙椅,双眸通红,咬牙切齿的道:“北云国!朕一定要将你赶出东朔。”

“皇上,李将军并非是被北云国的人给杀死的,似乎是冥日会干下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上有冥日会的腰牌。”

皇上攥了攥拳头,“冥日会!上次朕差点被你暗算在了云山里,这一次,你还敢出来蹦跶与朕为敌?”

那个禀告的大臣咽了咽口水,将自己还未说完的话补充完:“启禀皇上,那冥日会的腰牌应该是敌人故意留在那里蒙骗我们的。他们可能是南青国的人,我们在李将军的身下发现了他临死前用血写下的遗言。”

皇上的脸色变了变,愠怒之中还带着些尴尬,这才顷刻之间,杀害李将军的凶手就已经换了三波嫌疑人了?

皇上冷声道:“你能一次把话说完吗?他写了什么遗言?”

“‘青甫杀我,町城假报,上……’最后那个字只写了一个宝盖头,他就没有写下去了。不过依臣猜测,他应该是想写上官云飞,但是还没有写完,人就死了。”

皇上听到这里,哪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啊?不说其他的,就光是“青甫杀我”四字就足以说明南青国狼子野心了,青甫可是上官云飞的贴身护卫,自然是遵照上官云飞的命令行事了。

皇上咬了咬牙,暗恨不已,难怪李将军只是从上官云飞手中接手了一个城,其他的城池都还在上官云飞的手中,而唯一接手的这个城,还在转瞬间就被北云国灭了,若是说上官云飞清清白白的,鬼都不会相信了。

“快,着朕的命令,立即派人去将上官云飞手中的那几个城池接手过来,同时,让上官云飞撤回热河以南,让他即日启程回南青国去。”

一个大臣担忧的启奏道:“皇上,北云国十分凶猛,若是将南青国的士兵撤回来,只怕我们的人根本就抵挡不住北云国的进攻,这热河以北的领土只怕是要……”

皇上也很想将那些领土护住,可是一想起前些天太皇太后对他的训斥,说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守住整个东朔的江山,能尽力守住热河以南的这些江山就已经是他的能力极限了。

皇上咬咬牙,看来只能听从太皇太后的话了,先守住一半江山,自己好歹还是一个皇帝,若是一点江山都没有了,自己就成了南青国的阶下囚了。

“传朕指令,尽力守住热河以北的领土。”深吸了一口气后,眉心微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倘若实在守不住,就保存兵力,退到热河以南。热河以南有护国公在驻守,北云国和西昌国应该攻不过来。”

此话一出,众臣可是听出了皇上的意思,这是要放弃热河以北了。朝廷上立即就像是一锅一百摄氏度的开水:沸腾起来了。

“皇上,不可啊,那热河以北的领土可是祖宗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皇上,一定要死守啊,如果那些领土一丢失,我们可就丢了半壁江山了。”

“皇上……”

群臣义愤填膺的抗议着,高喊着要守卫领土,一副呼天抢地的悲痛模样。

皇上颓废的坐在龙椅上,冷冷的出声道:“可有哪位爱卿愿意带兵前去将北云国赶出东朔呢?”

声音不大,可此话一出,却是将喧闹不已的朝堂给震得鸦雀无声。

众大臣连忙低下了头,他们见李将军带着十五万兵马都无人生还,就可知北云国的人有多么凶狠了。再者,现在热河以北可不止北云国这一匹豺狼啊,还有西昌国和南青国呢。他们就更是不敢去热河以北送死了。

一个年轻将军想了一下,上前拱手道:“启禀皇上,末将愿意前去,但是,末将有个条件,还请皇上应允。”

皇上看了他一眼,这个王将军是轩王一派的人,并不是自己扶植出来的人,心下略微寒冷了几分,即便轩王已经死了,这朝堂上的人,能发挥作用的依旧是轩王的人,而不是自己的人。

皇上沉声道:“王将军,你只管说来,朕一定尽最大努力做到。”

“皇上,北云国的兵马过于凶残,我们麾下的那些普通士兵根本就打不过他们,若想胜利,要么用人海战术,用比他们多两三倍甚至更多的士兵去围攻他们。”

皇上苦笑的摇了摇头,“这个,朕没法做到,原本就因为攻打钟达而损耗了不少兵马了,昨儿又损失了十五万。我们的兵马已经很少了,根本没法调集比他们多两三倍的兵马去对付他们。很有可能不禁赶不走他们,我们自己的兵马一旦亏损严重,南青国就更是能趁虚而入了。”

“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启用轩王手下的那些兵马,只有轩王那些彪悍的兵马才能与凶残的北云人抗衡。”

皇上的眸子一亮,咬了咬唇:“好,朕这就去轩王府上取兵符。”

如今整个轩王府就剩下太贵妃一个主子,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了,便是遣散了不少下人,整个府上没什么人音,死气沉沉的。

王府里挂着的白灵还没有撤下来,泛黄的秋叶洒落在地,都还没有来得及打扫,秋风一起,落叶翻飞,有些甚至吹进了花厅里,整个轩王府更是显得萧瑟凋零。

太贵妃似乎还沉浸在失去轩王的悲痛之中,双眸高高肿起,想来是日夜哭泣造成的。她的头发白了许多,人也苍老了许多,坐在椅子上的背也没有以往那么直了。

皇上眉头微微一皱,开门见山道:“太贵妃,过了这么些天,你可找到了兵符了?”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