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南青前朝太子(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町城,上官云飞悠然自得的躺在小塌上休憩,拿着一个通体透亮的白玉酒壶,倒了一杯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汶水镇的那件事,他觉得自己干得十分爽快,哼,南青国想坐享其成?做梦去吧,这东朔终将是要落入他的手中的。

青甫急急的撩帘进来,将一封书信交给了上官云飞,面色焦虑不已:“大皇子,西昌国太子阿木古孜来信了。”

“哦?这就奇怪了,跟他打战的是东朔夏子英,又不是本皇子,他来找本皇子有什么事?”

上官云飞坐起身子,悠然自得的神情瞬间烟消云散了。眯眼看了一眼信封,有些害怕信封里藏了毒气,轻抬眼眸看着他,“你打开来念给本皇子听。”

青甫眉心一跳,将信封拆开来,信纸取出来,手腕一抖摊开了信纸,快速的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神色更加焦虑。

“大皇子,他手上有我们南青国前朝太子。”

上官云飞脊背一直,眼眸瞬间一缩,不太相信的望着他:“秦礼?”

“对”

“他抓走了秦礼,这是要做什么?想威胁我们?”上官云飞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走至青甫的面前定定的盯着他问。

强烈的愤怒气息压抑得青甫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连忙低头错开他的眼神,“属下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不过,他只说是想要跟你见面谈一谈。他还说,此事机密,带一两个护卫就成。”

上官云飞皱了皱眉,他的心里觉得阿木古孜必定是想要从他的手中瓜分一些东朔的领土,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本皇子不想见他。”这东朔的土地全都是自己的,自己可是不想跟别人瓜分了。

在屋里烦躁的踱了几步,又将正欲退出去的青甫唤住:“时间、地点?”

是夜,町城外的一个密林里,上官云飞带着一万兵马悄悄前往,将人留在了山下,只带了一百来人朝着半山腰而去。

“大皇子,你的胆量未免也太小了点,不过是让你出来商谈一下,自带一两个侍卫吗?你竟然带了这么多的兵马?啧啧!”

阿木古孜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双手环胸,右手上拿着一把剑,不过还在剑鞘里。眼眸微弯,毫不掩饰他眼底的讥讽。

上官云飞仰头望去,见他所站的那根树枝乃是一根摇摇欲坠的枯枝,可他却是站得稳稳当当的,身体轻盈好似站在平地一般,可见他的轻功是极好的。另一根粗壮一点的树干上,站着一个粗眉男子,应该是他的贴身护卫耶律里德,一脸严肃,双目如注。

上官云飞眉头微皱,屏气感知了一下周遭的气息,不禁惊讶不已,这个阿木古孜竟然真的只是带了一个贴身护卫就独自过来了?如此气魄,自惭形秽。相比之下,就显得自己胆小如鼠。

他的面色不禁有些尴尬,冷哼一声,道:“本皇子跟你不熟,万一你耍诈,本皇子着了你的道岂不是亏了?”

“哈哈,本皇子跟你也同样不熟,即便是看到了你带着这么多的兵马过来,照样没有吓得退回去,依旧站在这里等着你呢。你胆小就直接承认嘛!”阿木古孜言辞犀利,半点不饶人。

上官云飞仰头仰得脖子疼,干脆飞身而上,站在了另一根树枝上,挑了一根还算牢靠的树枝。“你叫本皇子说来,就别说那么多的废话,直接将你的目的说出来。”

青甫也飞身而上,落在了另一根树枝上,严防着耶律里德。

只一眼,阿木古孜就判断出了上官云飞的轻功不如自己,他眼眸微抬,笑道:“没想大皇子竟是一个急性子,那本皇子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们南青国的前朝太子秦礼在本皇子的手上,本皇子想要拿他跟你做个交易。咱们两个联手将东朔和北云国灭了,以后咱们划江而治,热河以北的地区归我们西昌,热河以南的地区归你们南青国。如何?”

“呵呵”,上官云飞翻了个白眼,无语的送给他一声无情的蔑笑。“二皇子,这热河以南的地区,虽然现在还攥在东朔的手里,可是却已经在本皇子的布控之下了,本皇子要想占领热河以南,不过就是差一个命令而已。现在之所以不动手,只是想让杜凌志帮着本皇子暂时管理一下。等本皇子占领了热河以北的时候,就是一举拿下热河以南的时机了。所以,你跟本皇子谈的条件,可是对我们没有半点诱惑,只是对你们西昌国有利罢了。”

阿木古孜哂笑一声,“大皇子,你觉得你们打得过北云国吗?”

“北云国的士兵虽然凶狠,但是他们的兵马不多,本皇子只要多派一些兵马,又利用良好的计策,也是能挡得住他们的。再者,本皇子可是还能拉着东朔的兵马一起攻打北云国,胜算率就更大了。”

阿木古孜脸上的笑意散去,渐渐聚拢起阴险的气息,低沉而幽幽的道:“倘若北云国和本皇子联手,你还能打得过吗?”

“本皇子可不是单打独斗的,本皇子可是和东朔联手的,依旧能打得过你们。”

阿木古孜有些同情的看着他,带着怜悯的语气摇了摇头:“大皇子,你是不是以为杜凌志就是一个傻子啊?”

“他本来也不聪明。”他冷哼一声,对此不屑一顾。

“他不聪明?还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以为你跟北云国勾结将汶水镇送给了北云国,又歼灭了他十五万兵马,还在郊外冒充冥日会截杀了李将军的事情,皇上真的不知道?”

阿木古孜依旧带着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上官云飞极不舒服,然而阿木古孜的话将他心里的那些不舒服给挤了出去,现在他的心里只剩下惊讶和惶恐。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这事?”自己可是隐瞒得很好的。

“那是因为李将军临死前在地上写下了遗书,将你们的罪行给写出来了。”

上官云飞的脸迅猛一转,愤怒的瞪着青甫,“你怎么办事的?”

青甫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不可能啊,他当时身上已经受了大大小小几十处伤了,又被属下一剑刺中了心脏,当场气绝而亡了。再者,属下还让他人伪造了一下现场,这才离开的,李将军绝无可能有这个力气再写什么遗书了。”

上官云飞眉头微皱,以青甫的武功,都已经刺中李将军的心脏了,那李将军必定会一命呜呼的。他收回愠怒的目光,投向阿木古孜,恨恨的道:“地上那假遗书是你伪造的?”

“这你可就冤枉本皇子了。”

“那你怎么知道?”

“哈哈,大皇子,你还没有发现吗?你已经被东朔皇上给砍断了一些消息了。他不仅得知了你倒戈相向的事情,他还新制作了一些兵符,将轩王旧部给拉拢到他的麾下了。现在,那些兵马已经悄悄的过了热河,要跟你讨要那几个城池呢。而且,还要你立即撤出东朔回你的南青国。你还有机会拉着东朔对付我们西昌?你只怕连热河以南的地盘都占不到了。你说跟本皇子合作,你是不是有了天大的好处?”

上官云飞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事情果真如他所言,那自己的形势就比较危险了。如果自己不同意撤出东朔,必定只能从暗地里动手变成明面上的敌人。如果自己撤出东朔,那自己要想轻易的抢夺东朔的地盘就难上加难了。

无论如何,自己绝不能撤出东朔。

“你为何要跟本皇子合作?本皇子记得不错的话,你以前可是跟北云国联手对付东朔的,北云国才是你的盟友。”

“那是因为赵熙太厉害了,本皇子斗不过他。跟他合作,确实是能让我们西昌顺利的攻入东朔。但是将来瓜分东朔之时,本皇子必定会吃亏的。”

上官云飞不禁气愤的暗暗啐了一口,你的意思是我们南青国弱,你能压制得住我们了?

他暗暗忍下了这口气,不悦的问道:“你究竟想要如何合作?”

“不瞒你说,现在我们西昌国确实是和北云国联手的。不过,本皇子可以表面上看着是与他同盟,暗地里却是跟你同盟。你先撤回热河以南,但是别回南青国。等本皇子和北云国联手将热河以南攻占下了以后,我们必定会朝着热河以南进攻。热河南边不是有护国公亲自坐镇嘛,我们很难攻过河。到那个时候,你就来个里应外合,在后方攻打护国公,我们也就能攻过河了。等我们在南边打起来的时候,你就帮着我们攻打北云国,到那个时候,东朔和北云被我们二人一灭,我们就可瓜分了。届时,我们就将秦礼交给你处置。”

“北云国灭了,那北云国的领土怎么瓜分呢?”

“嗨,北云国地处极寒之地,荒凉贫瘠,就那个地方本皇子都不想要,只是,那个地方窝在北方那个小角落,又是在热河以北。倘若分给你了,你们管理那边的时候,总是要穿过我们的领土,就太不方便了些。北云国就全都分给我们吧。毕竟这东朔的土地,南边富饶,北边贫瘠,而且这热河也不是正好平分了,南边的地方要多一些。所以,你也不吃亏,是不是?”

上官云飞听着,虽然这个计划似乎行得通,只是,自己原本是想要获得东朔全部的领土的,现在只得东朔一半的领土,心有不甘。

他试探性的露出了一丝奸笑来:“倘若本皇子不答应呢?”

“你一定会答应的。”阿木古孜眉眼一弯,半点不受他的威胁。悠悠的拉长了语气:“否则,本皇子就唆使你们南青国前朝的大臣以及百姓们,拥立前朝的太子登基。到时候,你这个大皇子可就当不成了。”

“哼,他不过就是一个几岁的小孩而已,他登基能做什么?我父皇已经将整个南青国的朝政稳定下来了,不是那么容易被你们摧毁的。”

“哦?是吗?不然试一试?看看本皇子有没有这个本事扶植一个幼子登上皇帝宝座?”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让这个微凉的夜愈发的冷了起来。

“本皇子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诈我们?也许秦礼根本就不在你们的手上。”

“在,怎么会不在?”他笑道,头微微一扭,青甫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运了内力将那张薄纸快速的飞了过去。

上官云飞眼眸一眯,在空中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那张薄纸,心下一紧,这上面竟然是南青国前朝的玉玺印章,当初,这个玉玺可是被皇后悄悄带走交给了她弟弟,她弟弟带着外甥秦礼逃出了皇宫,之后就跑到了东朔躲藏起来了,看来,秦礼果真在他们的手上。

心下虽然信了八九成了,面上却是依旧冷笑一声,将那张纸抖了两下,蔑笑道:“就这?能证明什么啊?仿造也是可以的。本皇子要见了真人,才能答应和你们合作。”

阿木古孜轻笑的摇了摇头,“这可就难办了,私底下带出来,本皇子就太难保证他的安全了。若是大张旗鼓的带出来,被北云国得知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可就要泡汤了。”

他才没有这么傻将秦礼带出来了,万一被上官云飞射杀了,自己可就丢失了一个筹码。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印章,你爱信不信。你可要早一些给我们回信,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了。”阿木古孜淡淡一笑:“大皇子,你赶紧回去吧,这个时候,丁大力应该都已经到了军营了。”

“告辞!”他冷哼一声,转身带着他一万兵马快速的回去了。

果然,丁大力已经带着轩王的那些兵马到了町城,几十万兵马乌泱泱的一片,各个精神抖擞的,跟上次李将军带来的那些兵马一比,厉害了不止一个台阶。

上官云飞眼眸一缩,看来杜凌志真的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做的事情了,竟然派了现在东朔最为厉害的军队过来接手,而且,并没有提前通知他。

上官云飞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丁大力道:“这是怎么了?来这么多的士兵?”

王将军上前拱手道:“大皇子,本将军奉命过来接手城镇守卫,皇上命你立即撤回南青国,这东朔的战事,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

上官云飞瞧着面前稍显稚嫩的王将军,对他并没有看在眼里,若不是王将军的家世好,他也当不上这个将军,反倒是身为副将的丁大力更得军心。

上官云飞笑道:“王将军,你还年轻,不知道这北云国有多厉害,你对付不了他们。还是让本皇子留在这里帮你吧。”

“不必了,我们自己能搞得定。”

“哼!”上官云飞的脸色立马就垮了下来,气愤的说道:“搞得定?上次李将军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好不容易才夺回来的城池就被他这么给丢了。你可别又把这些城池一并丢了。”

“丢不丢,这是我们东朔的事情,与你们南青国无关,你就别操这份心了。”王将军丝毫不退让。

“小子,你可别到时候丢了城池,你们东朔的皇上又要花钱来求本皇子帮你们打战了。”上官云飞一点也没有将他看在眼里,“你还是等毛长齐了再来接手城镇吧。”

王将军的脸色顿时通红:“你!大皇子,请你说话尊重一点,我可是东朔堂堂的将军。”

“你不过是一个将军而已,我可是堂堂的皇子,你见了本皇子应该下跪!”上官云飞傲慢的昂起了下巴。

丁大力冷哼一声,上前就梗着脖子粗暴的骂了起来:“你他娘的滚粗,你又不是我们东朔的皇子,凭毛线跪你?你要想让人跪,回你的南青国,让你的那些愚民使劲跪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