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继承谷主衣钵(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顿时就被他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道:“他作为一个将军,都得对本皇子客气几分,你身为一个副将,竟然敢对本皇子如此无礼?”

“那又怎样?你还敢对本副将动手不成?”丁大力怒怼回去,乌黑浓密的络腮胡子杂乱丛生,他那双眼睛一瞪,好似过年时门上贴的门神。

上官云飞上次还敢用马鞭吓唬李将军,也敢当面侮辱王将军,可是面对一个副将,他竟然怂了,他还真的不敢对丁大力动手,就丁大力这臭脾气,只怕会当场就带兵跟他干起来。

可是为了自己身为一个皇子的面子,他依旧冷着脸道:“本皇子在这里辛辛苦苦攻下来的城池,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你们?”

“不然呢?”丁大力上前一步,将手中的两个硕大铜锤往地上重重的一砸,发出了沉闷的咚声,嘴巴一扁,怒道:“皇上让你撤回去,究竟是因为什么,你心里难道没有一点逼数吗?还非得要老子给你点明了?你要么现在老老实实的将城池交出来,要么,咱们打一仗,老子从你手中夺回来!”

上官云飞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也是拉不下脸面来,怒道:“打就打!”

他的话音未落,眼前就已经挥过来一对硕大的铜锤,他连忙往后躲闪,哇操,这个丁大力果真是鲁莽之人,竟然真的敢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动起手来了。

上官云飞赶紧拿起剑就跟丁大力对打了起来,不过一会儿,丁大力没有将他给打伤,却是已经顺带着将这个军帐给砸的稀巴烂了,他最钟爱的那个白玉酒壶已然粉碎。片刻后,这个帐篷也被掀翻了,两个人的打斗就完全暴露在双方士兵面前。

丁大力对着自己的士兵吹了一个十分不正经的口哨,他的那些士兵立即就跟个兵痞一样,朝着上官云飞吹起了不正经的口哨,还喝倒彩。

气得上官云飞脸都绿了,越打就越生气,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英明神武都被丁大力给消灭了。他只得飞身离开,停止了跟丁大力的打斗。

看着面前这个似乎不遵守任何规矩的丁大力,他只得咬牙道:“哼,这城池就交给你,不过,依本皇子看,你也守不了多久。”看来,现在只能跟阿木古孜合作了,撤到南方去。

“放屁!”他粗鲁的啐了一口。

上官云飞后槽牙都被他气得咯咯直响,自己一个皇子,从来都是运筹帷幄,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都能保持头脑冷静。可是一遇到这个奇葩,自己二十年练就的修为都破功了。

他只得忍下了这口气,不跟他回嘴了,自己端着一个皇子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跟他那么一个兵痞对骂脏话的。跟他对骂,只是让自己掉了身价罢了。

他将剑收回了剑鞘,重又恢复了皇家的威严,转身对青甫冷声命令道:“立即集合兵马,撤退!”

“是!”

药王谷,夏依依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整个人已经圆润了不少,精神气也好多了,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认认真真的缝着一件婴儿袄子。这布料可是画眉裁剪的,她只管缝制就是了。

将最后一针缝好,打了一个结剪断。将小袄子铺平在地上,不禁苦恼的皱起了眉头,“唉,这衣服怎么缝得歪歪扭扭、皱皱巴巴的啊?”

画眉坐在桌子另一端缝制着衣服,伸长了脖子过来一瞅,不禁捂嘴笑出了声:“王妃,你缝衣服怎么这么难看啊?你怎么给病人缝伤口的时候手艺那么好呢?”

“这不一样。我还是将线给拆了重新缝吧,多练两遍,就会好很多的。”依依十分不满意的扁了扁嘴,将刚刚缝好的线头剪断,将线快速的抽了出来,重新缝制。

“嗯。”画眉点头,继续缝制自己手头上的活。

鬼谷子拎着一个酒壶,一边走一边喝酒,一边哼着小调,一步一摇的悠闲走了进来。那张暗黄的脸上泛着红潮,眼眸微眯,瞧了一眼夏依依,眼眸微微一抬,走过来将依依重逢了一遍的小袄子拿起来瞅了一眼,轻哼了一声,扁扁嘴摇了摇头将小袄子放下,又坐了下来独自喝着酒。

依依斜眼瞅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做的衣服这么丑,也敢拿来给老夫孙子穿?”

“唉,鬼谷子,你就别这么高的要求了,现在这一次,可已经是最好看的一次了。”

“依依,你的长处可不是缝制衣服,而是治病救人啊。”

“治病救人?我现在在休产假呢。”

“唉!”鬼谷子又喝了一口酒,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依依微微皱眉,“你怎么了?这几天都是这样。”

“老夫天天窝在这药王谷里,又没有一个病人过来,老夫都闷得发霉了,整个人都不得劲,真想出去透透气。”

依依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笑话一样,侧脸,眼眸里全是疑惑,“鬼谷子,你以前天天嚷嚷着要回药王谷里躲清闲,现在你回来了,怎么又嚷嚷着要出去了?”

“唉,老夫以前是挺喜欢在药王谷里呆着的,清静。可是自从跟着你在外头逛街逛吃的以后,老夫倒是挺想在外头过日子了,吃的喝的都比这药王谷要好。人也多,热闹。你看看这药王谷,过去过来的就你们这几个人,真是无聊得紧。”

依依耸耸肩,并不以为意:“那你想要出去,你就出去吧。反正我是不会跟着你出去的了,我有孕了,哪儿也去不了。”

鬼谷子扁扁嘴:“那老夫明天就出去了,你就呆在这里好好的养身子啊。”

“嗯。”依依低头继续缝制小袄子的另一侧。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哀怨的看着她:“丫头,老夫要出去,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也不挽留一下啊?你现在的心思可真的全都在你肚子里的孩子上了。”

依依眨了眨眼睛:“怎么,你一个爷爷还想跟一个孙子争宠啊?”

鬼谷子眯着双眼,凑了过来,讨好的道:“丫头,老夫跟你商量一点事情,你能不能抽一些血给老夫啊?”

“你要我的血做什么?”依依警觉的皱眉问道。

鬼谷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你也知道的,老夫可是一个医痴,很喜欢钻研药和医术。见你的血有炼药的效果,便是想跟你要一些血去炼药,看看能不能再炼出一些什么好药来。”

夏依依还没有说话,画眉就立即板着脸道:“谷主,你怎么能这样啊?王妃之前失血过多,现在才养好了一些,你怎么能就想着要抽她的血了?再说了,现在王妃可是有孕在身的,哪里还能再抽血给你啊?你即便是要血炼药,也得过两年再说。”

鬼谷子脖子往后一缩,瞪眼道:“画眉,你以为老夫不心疼她啊?可是她现在的身子已经恢复了,老夫又不是要很多血,就要一些,不会影响她的身体的。再说了,老夫也不是像以前一样,隔两天就让她抽一次。依依,要不这样,老夫花钱跟你买血,行不行?然后再给你熬一些药膳补补身子。”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自己还不至于沦落到卖血的地步吧。算了,不就是一些血嘛,给他就是了,反正即便是在现代,怀孕了也是要抽血验血的。

“行了,等会儿我抽了血给你就是了,不用给钱了,不过,我可是不能频繁的给你血液去炼药做实验的。”

鬼谷子立即满脸堆砌了褶子,笑道:“老夫就知道丫头最好了。”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真是得了便宜就卖乖啊。

“你什么时候出去啊?”

鬼谷子捋了捋胡子,“再过个两三天吧。”

季开跑了过来,站在门口道:“祖师爷,有人来了。”

鬼谷子的眸子立即发光了,摩挲了一下手掌道:“好啊,终于有病人来了,老夫可是手痒得紧了,终于有病让老夫医治了。”

“他说他是京兆府尹,过来请你出山去治疫症的。”

鬼谷子一听,立即垮下了脸来,冷哼一声:“不去不去,老夫没空去治什么疫症。你把他撵出去。”

“是。”季开连忙回去赶人。

依依无语的摇了摇头,自己当初猜想的果真不错,那些尸体真的引起了疫症。看来,那些太医又治不好疫症了,就让府尹来求鬼谷子了。

片刻后,季开又回来了,苦着一张脸道:“祖师爷,那个府尹在花厅里跪下了,他说若是你肯出山医治疫症,他就给王妃磕九百九十九个头跟她道歉。”

鬼谷子侧眼瞥了一下依依,道:“你怎么看?”

依依莞尔一笑,带着一些奸诈:“我反正是出不去的了,我得留在这里安胎。所以,即便是要出去治疗疫症,那也是你的事情,这个事,还得是你自己做主啊。”

鬼谷子扁扁嘴,侧头对季开道:“你去盯着他,好好数数清楚,他若是真的能磕九百九十九个头,磕一个头,说一句‘我是畜生’。老夫就跟他出山治疗疫症,对了,你一个人数可能数不清,你叫上罗津跟你一块儿数着。”

季开眉头一挑,这个祖师爷,可真是能折磨人啊。低声应答了一声,便是出去叫上罗津一块儿数着。

依依捂嘴轻笑一声,磕那么多下,人都磕傻了吧?说不定,还能磕出脑震荡来。只怕,这个府尹大人也就这会儿吹一下牛,等他磕得头晕眼花的时候,他就会知难而退了。

两柱香后,季开就走了过来,有些幸灾乐祸:“祖师爷,那府尹大人磕了两百个头,就磕不下去了。他说要见了你的面,跟你亲自谈谈。”

“才两百个就磕不下去了?”鬼谷子有些不满意的撇嘴。

“府尹,你不能过去,你且在花厅等着吧。”门外的走廊,响起了罗津的劝阻声。

“谷主,你出来,本官请你出去治疗疫症。”府尹大声喊道,一边加快了脚步往这边走。

“你不能去!谷主若是想见你,自然会出来的。”

依依微微皱眉,连忙吩咐画眉道:“快,将婴儿衣服收起来,不能让人发现我怀孕了。”

“哦哦。”画眉赶紧手忙脚乱的收拾桌上的东西。

鬼谷子轻叹一声,跨步走了出去,随手将门一关,朝着走廊外走去,才走了几步,就迎面见着了府尹。他的额头上已经是被磕出了血来了。

鬼谷子皱眉看着他,冷哼一声:“府尹大人,你怎么有空来这偏远的山区了?”

“谷主,求求你救救东朔的黎明百姓吧,现在的疫症已经十分凶猛了,原来还只是在京城里,现在都已经传到各个城镇去了。”

“哦?疫症?从哪里引起的疫症啊?”鬼谷子明知故问道。

府尹脸上有些尴尬,不得不自打耳光:“唉,还不是菜市场的那些叛党尸体引起的?当初本官狂傲自大,不听你们的劝,现在果真引起了疫症,本官十分的后悔。还请谷主看在那些可怜百姓的份上,出手相助啊。”

鬼谷子冷哼一声,顾自朝着花厅而去,将府尹引开了依依的房门外。

依依听着脚步声走远,这才吁了一口气,将那件小夹袄拿出来继续缝着,苦笑着感叹了一声:“连怀个孕都要偷偷摸摸的。”

画眉宽慰道:“王妃,这也是不得已,现在皇上对你腹中的孩子定然是心存戒备的。咱们还是安安稳稳的把小世子生下来吧。以后,也许就不必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唉。”依依轻叹了一声,眉头一皱,心下升起了一些不快。

过了一个时辰,鬼谷子走了过来,依依见他神采飞扬,便是已经猜到了一些。笑着揶揄道:“怎么?答应了出去医治了,还赚了一大笔诊金?”

“不错,谈了一大笔诊金啊。老夫反正这些日子已经在药王谷呆得发闷了,本就想着出去透透气了。这正好有个大单子给老夫,老夫何乐而不为啊。”鬼谷子高兴的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鬼谷子,你赚这么多的钱干啥?你又不愁吃不愁穿的。”依依眯着眼睛问道。

“老夫以前要赚那么多的钱,也是为了购买更多的好药材,这样就可以炼药了。你不知道,要想炼药,可是要花费不少本金的。后来嘛,老夫的名气大了,赚钱也多了,老夫就想着多赚点钱的话,老夫就可以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现在嘛,老夫赚钱是为了留给孙子。”

依依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给孙子?鬼谷子,你把钱给我的孩子,你就不怕严清和你的两个徒孙有意见啊?”

“他们啊,老夫给他们也会留一些的,但是大部分都会留给老夫的孙子,还有这个药王谷,老夫也留给他,他就是下一个药王谷谷主。”

“啊?鬼谷子,你是想要他继承你的衣钵?”依依的脸都变成了苦瓜色。

鬼谷子见她这副神情,瞬间就不悦的板着脸,哼了一声:“夏依依,老夫要他继承老夫的衣钵,那是看得起他。你想想,你的医术这么高明,生出来的孩子必定也是有很大的医术天分的。届时,只要老夫好好教导他,你和方姑娘也好好教他,他的医术必定要比严清和罗津、季开的医术要高的。他当药王谷谷主,可是最好不过的了。”

画眉连连摆手:“不行啊,谷主,小世子可是要继承轩王府的,哪能在你这儿继承你的衣钵啊?小世子将来是要上学念书习武,当大将军的。”

依依沉思了一下,眸内的光芒黯淡了下来:“继承什么轩王府啊?还是别回去了,就留在药王谷继承谷主的衣钵为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