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如假包换(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日后,夏依依的缝衣服的手艺突飞猛进,不过一天的功夫,一顶小帽子就做好了,得意的将小帽子顶在食指上,手指轻动,那顶小帽子就轻快的转动了起来,片刻后,她手指迅速的从帽子里撤出来,那个帽子便是旋转着飞到了画眉的面前。

夏依依挑眉,“怎么样?”

画眉将小帽子拿在手上,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不禁夸赞了起来:“王妃,你的这个帽子做得可真好,大小合适,针脚细密,而且做得可真圆。”

依依不禁得意的翘起了嘴巴:“那是,我这手啊,就是摸针摸习惯了,不论是手术缝合针,还是这缝纫针,我都能运用得游刃有余。”

画眉抿嘴一笑:“只是这个帽子太素了一些,王妃的手艺既然好,那就在上面再绣上一些图案吧。”

依依的嘴角抽了抽,她哪里会绣什么啊?这个画眉可真是会嘲讽她。依依眨巴着眼睛道:“我跟你说,小孩子的衣服不要讲究好看,要讲究舒服。你说这个帽子就这么一层布,穿着挺舒服的,要是在上面绣上图案,那么多的线头肯定会将小孩子柔嫩的皮肤给摩擦红的。”

画眉不禁翻了个白眼,自己不会绣就明说嘛,还有这么多的歪道理可讲了。

画眉起身,将帽子整齐的放在了衣柜里,看着衣柜里已经堆了好些小孩衣服了,不禁高兴了起来。

“王妃,你看看,这些衣服应该够小世子月里穿的了吧?”

依依侧头望了一眼,点点头道:“嗯,够了,现在我们可以做尺寸再大一些的衣服了。”

“好。”

画眉立即将布匹拿出来,按照三个月婴儿的尺寸裁剪了一些布匹,将裁剪之后的布匹交给夏依依去缝制,依依接过来,缝制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许多。

敏儿走进来,看了一眼她还在忙碌的缝制衣服,微微皱眉道:“依依,你也该休息会儿,别这么忙着。现在离孩子出生还有很久,慢慢做,别急着赶工。”

“你放心好了,我自己会注意休息的。”

敏儿抿了抿唇,坐下来道:“依依,你现在的身子也恢复了,又有画眉和罗津、季开看着。我也不需要怎么担心你了,我想出去。”

“啊?鬼谷子才吵着发闷出谷了,你怎么也闷了?”依依哭笑不得,这些人,可都是不甘寂寞的主啊。

敏儿眉心微皱,道:“我有些担心子英,我想去前线帮他打战。”

依依担忧的望着她:“会不会太危险了一些?现在的局势可是混乱得很啊。”

“就是因为危险,我才想去帮着他。”

依依伸手拉着她,道:“好,你想去就去吧,这样,你等一天再出去,我给你制作一些毒气炸弹,你带出去也能派上一些用场。”

“嗯。”敏儿点点头。

鬼谷子偷偷摸摸的走进了一个破旧的民宅,从怀中拿出了一罐解药,交给了南艺,“这个解药,可是能够他吃一个月的了。老夫跟丫头要一些血,都心惊胆颤的,生怕她会发现,老夫可是不想在她面前撒谎。对了,老夫都不知道这个药这么炼制会有大功效,你们怎么炼制出来的?”

南艺低头一笑,挠了挠头:“这个可不是我们研究出来的新方法。我们也不过就是误打误撞罢了,当时我们给王爷的解药都吃完了,没有解药吃了,想着之前有一次王妃炼制解药的时候,被王爷冲到炼药房捣乱,将那一鼎药给毁了,我们想着这个解药兴许还能有些效用,反正王爷已经这样了,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医了,就干脆把那个毁坏的药拿来给王爷吃。没曾想这个解药的药效比你以前炼制的解药药效好了几十倍啊,想来应该是王爷的血液和王妃的血液混杂在一起之后产生了某些药效。所以,我们才将王爷的血交给你一起炼药啊。”

“原来如此。看来炼药也是需要一些运气的成分的。王爷呢?”

“王爷他有事情要忙,出去了。”

“已经走了?”

“他晚上还要回来的,不过我们今夜就要赶到热河以北去了,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所以这才急着要你把解药炼制出来,他好带走。还有,王爷托我问你,王妃和孩子怎么样了?”

鬼谷子眼眸一眯,审视的看着他:“南艺,你们怎么知道王妃怀孕了?”

“是方姑娘透露的,不过是瞒着王妃的。”

“哦,夏依依她挺好的,现在怀孕了,每天活得也精神了许多,天天笑眯眯的缝制着婴儿衣服。不过,她还不知道王爷诈死的事情。”

“嗯,最好别告诉她,以免她情绪波动,影响胎儿。”

“这个老夫自然知道了。老夫也不能在这里呆久了,得赶紧离开了。”

“谷主一路小心,别让他人发现了这里。”

“还用得着你来提醒?”鬼谷子不悦的撅了撅嘴。

南艺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可是好心提醒他一下而已,他用得着这么激动?

是夜,凌轩穿着一身夜行衣回来了,一开门,灌进了一股强烈的冷风,还夹杂着一些露水的潮湿,他步履沉稳,身子似乎已经好了很多,武功也恢复了不少。

他一进来,南艺立即就上前将大门关了。“爷,鬼谷子今儿来过了,把解药搁这了。”

“嗯。”凌轩瞥了一眼桌上的罐子,快步走了过去,坐在椅上,打开罐子拿了一粒药出来吃下。“你可问过了,王妃怎么样了?”

南艺笑着道:“鬼谷子说王妃挺好的,身子也恢复了,每天都笑着缝制小世子的衣服呢,精神头也好了许多。”

“那就好。”凌轩用手摸了摸怀里揣着的那一双小巧的黄布婴儿鞋,脸上泛起了柔情,摸着它,就好像是抚摸着了孩子一样。

南艺道:“爷,我们是不是今夜就动身?要不要跟夜影联系一下?”

“对,今夜就动身,不必跟他联系了。他虽然已经辞了将军之职,只是在暗夜组织里混迹,却依然不能打消皇上对他的忌惮。皇上还是会派人监视着他的,所以,我们还是尽量少跟他联系,万一被盯梢的人发现了端倪,我们的计划就会失败了。”

“可是我们现在不跟暗夜组织的人联系,又不能借您旧部的势力,就我们两个人在暗地里做事,哪能办得了什么事情啊?”

凌轩淡淡的道:“你放心,我有办法,去借用通天阁的势力。”

南艺苦着一张脸道:“爷,通天阁那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上次跟他签订的契约,让他对付冥日会,现在这个契约时间已经过了。你若是再去找他办事,他必定又要狮子大张口了。你这次出了王府,可是没有动王府的半分银子,又只是从暗夜组织里带出来五十万两银子,还留了五十万两银子给夜影做运转资金。就咱们现在手里的这五十万两银子,通天阁怕是看不在眼里吧?”

凌轩轻抬眼皮道:“我可以让通天阁分文不收,就帮我们,而且,还会替我们保守秘密。”

“那怎么可能?”

“那通天阁阁主可是还病着没有出关呢,他手上只有我给他的半颗解药,可是很想从我手上拿走另外半颗。我若是拿剩下的半颗跟他当条件,他必定会答应。”

“那就好。”南艺点点头,转而问道:“爷,上官云飞的兵马是不是还在京城没有撤退?”

凌轩冷笑一声,抬眼快速了瞟了他一眼:“哼,他哪能这么乖乖的听从皇上的命令撤离东朔?他想要侵占东朔的狼子野心如今已经被皇上看穿了,虽然两人并未对汶水镇失守一事拿到台面上挑明了说,可是双方的心里已经起了隔阂,已经是对立面了,皇上急着将他赶出去。他却是以给伤兵疗伤的借口,死皮赖脸的留在了京城。皇上却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啊,现在的京城比以前上官云飞在热河以北的时候更加危险了。如今这京城里皇上的兵马都没有上官云飞的兵马多了,呵呵。”

“皇上现在被上官云飞兵临城下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啊,皇上的兵也真是一些饭桶,连个城门口都守不住,由着上官云飞带着兵马闯进来了。”

“那是他自找的,以前云山那事的时候,上官云飞故意带着兵马从另一条道上溜走了,那时我就劝告过他,要他防着点上官云飞,可是他不仅不听我的,还怀疑我想要离间他和上官云飞的联盟。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现在他总算是尝到了苦头了,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帮着他了,让他自己跟上官云飞斗去。”

凌轩起身,将那罐解药给装进了包袱里,道:“给我泡个药浴,泡完就出发。”

“好。”

一片密林里,一个红色的暗影忽闪而过,在这黑色的山林里显得尤为显眼,好似一抹红色的魅影,冰冷而带着一丝妖娆。

感觉到身后有两个身影跟着他,红色的暗影不仅不躲避逃跑,反而停了下来,折转往回,迅速的堵住那两抹黑色的身影,那两个身影也并未躲闪,同样大方的迎了上去。

“阁下是谁?为何要跟踪本座?”

夜羽画着长长眼线的凤眼一挑,嘴角轻扬,带上了他日常标志性的魅惑笑容,虽然是笑着的,可是笑容里却是带着十足的凉意,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个蒙面黑衣人。

其中一个蒙面人将蒙面巾缓缓取下,低沉道:“副阁主,好久不见。”

“轩王?”夜羽大惊失色,眉头紧皱,上下扫了他好几圈。

“正是本王,如假包换!”他淡定自若。

仔细辨认之后,确定了眼前这人确实是轩王,夜羽深吸一口气:“你不是死了吗?”

“那只是诈死。”

“你为何要诈死?”

“因为皇上想要本王死,如果本王不死,皇上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害本王,所以,本王只好告诉他,本王死了。”

“你既然是要诈死躲开这皇权争夺,那你就好好的隐姓埋名的藏起来,你却是来本座面前露出你的真面目做什么?你就不怕本座将你诈死的事情告密给皇上?”

“因为你不会!”凌轩自信的看着他。

夜羽莞尔一笑,染了蔻丹的修长手指将乌黑的秀发绕在指间玩耍,歪着头,妖媚的朝着轩王放了一个电眼,激得站在轩王一旁的南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恨不得趴到一边呕吐去。一个大男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轩王,你是不是误会本座了?本座之前帮着你对付冥日会,只是因为跟你签订了单子罢了,本座跟你可没有私人情感,需要帮你隐藏秘密啊。如今,本座跟你的那个单子已经过了契约时间了,本座也无需再为你的利益谋划了。倘若将你诈死的消息卖给皇上,就能获得一大笔钱,本座何乐而不为呢?”

凌轩半点没有受到夜羽妖媚的影响,表情依旧冷清。

“夜羽,你以前可是很想治好你们阁主的,现在本王手上还有剩下的另外半颗解药,本王将这半颗给你们,你们阁主的毒就能解了。到时候,他只需要再疗疗内伤,他的武功就会恢复到以前了。”

“怎么,你是想要用这半颗解药跟本座交易,封了本座的嘴?”

“不,本王若是只想让你们封嘴,本王就不必在你的面前露身就可以。本王是想要你们通天阁无偿帮本王三个月!”

“三个月?还无偿?你指的是帮你们做任何是吗?轩王,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你若是不同意,本王就将这半颗解药给毁了。”凌轩淡淡的说道,全然听不出他的语气里有半点威胁的意味,却是能让人无形之中感受到一股冷意。

“你若是敢将解药毁了,本座就将你的消息泄漏出去。”夜羽收起了脸上的玩世不恭,咬牙切齿的警告他。

“请便!”凌轩伸出一只手,无所谓的耸耸肩。

夜羽却是没有这个勇气真的去泄漏消息,咬牙道:“帮你一个月,本座就跟你成交。”

“一个月太短了,需要三个月。”

“可是那样,本座可是亏大了。”

“你一点都不亏,前儿你才卖药给本王,赚了二百万两黄金啊,即便你跟冥日会平分,你也白赚了一百万两黄金呢!”

凌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双乌黑的眸子似乎能将所有的事情全都看透了。

夜羽站在他的面前仿若透明人一样,夜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你怎么会知道?”

这件事情,只有杀天霸和自己知晓,另外自己还将此事告诉了阁主,按理说,消息封锁得很严密,不可能会有第四个人知道才是啊。

他没有透露,阁主也不会泄密,难道冥日会泄密?这也说不通啊?

凌轩淡淡的笑道:“本王若是想要知道什么消息,就没有得不到的。”

“本座可是告诉你,那解药,本座可没有动过手脚。就是将一颗真解药交到了皇上的手中。”

“真解药?这是杀天霸告诉你的?”凌轩眯着眼眸,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

夜羽眉心一皱:“是啊,难不成他还会骗本座不成?”

“夜羽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杀天霸那个老狐狸利用了你将假解药卖给本王。他手上的那颗解药原本就是他找了一个冒牌货炼了一颗假药,然后又从上官云飞的手中抢回来,他跟本王有仇,他不好出面卖给本王,就忽悠你来卖。而你,居然还真的被他给利用了。”

夜羽跳脚道:“不可能啊,那颗解药可是鬼谷子亲口说是真解药。”

“那是本王让他这么说的,为的只是迷惑众人罢了。”

“你既然知道本就是一颗假解药,为何还要花重金从本座手中买下?你别告诉本座,你又是在迷惑众人?”

夜羽觉得自己遇上这个腹黑轩王,自己的太阳穴就被他气得突突直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