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谈妥(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错,但是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测试一下皇上对本王究竟有没有起杀心。”凌轩道。

“原来如此,所以你发现他将你的解药调换了之后,你就诈死,然后要与他为敌?那你要本座帮你三个月,是要我们帮你篡位?”夜羽惊讶的道,片刻后,又疑惑不已:“可是那个既然是假解药,那你的毒也没有解,你怎么能当得了皇上?恕本座直言,你的性命不长久了。”

“这个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本王自有办法延迟本王的生命。至于合作之事,本王说的依旧是三个月,你可以回去问问你们阁主的意思,他绝对会同意的。毕竟,这可是唯一的一次给他解毒的机会。”

夜羽眸子一缩,冷冷的道:“那明日此时,再在这里碰头。”

“好。”

通天阁,夜羽一回来,就焦急的朝着后山的密室走去。扣了扣石门,片刻后,石门开启,通天阁阁主身穿一身黑袍,带着一副金色的面具,身子似乎有些虚弱,看见夜羽进来,轻轻咳嗽了一声,用腹语道:“你怎么来了?”阁主的腹语显得十分的虚弱,似乎还有些气喘。

夜羽有些担忧的看着阁主,随即忿忿的道:“阁主,轩王那个不要脸的,竟然拿最后半颗解药跟我们做交易,要我们无偿帮他三个月,他想要谋权篡位。”

“本阁主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轩王已经病死了。”

“我刚刚才知道,他竟然是诈死。而且他还告诉我,杀天霸手中的那颗解药原本是杀天霸找了个冒牌货炼制的假解药。那个杀天霸,竟然利用了我,他平白的分了一百万两黄金。”

通天阁阁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训斥道:“假解药?夜羽,本阁主将通天阁交给你打理,原以为你已经出师了,能挑得起整个通天阁的重任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般无能,竟然被人给骗了?”

他的声音浑厚而充满了凌厉,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回荡,更是显令人生畏。

夜羽吓得立即跪在了地上,“属下无能,请阁主责罚。”

已经一年多了,夜羽都未曾见过阁主这般生气,自己掌舵的这一年多里,凡事都做得滴水不漏,很得阁主的信任,唯独这次的这件事情,自己被杀天霸给忽悠了当枪使,也难怪阁主会这么生气了。自己这次确实是蠢了一些。

阁主见他真心认错,又扬手让他起身,冷冷的道:“起来吧,人孰能无错?你还年轻,那个杀天霸却是个老奸巨猾的,你栽在他的手上也不是太丢脸。还好,这个生意我们也算是无本万利,白白的赚了一百万两黄金。”

“谢阁主。”夜羽心下松了一口气,起身,继续回到自己之前的那个问题:“阁主,那轩王说的这个交易……”

“接了!”回答得简短有力。

“阁主,三个月啊,我们太亏了。”

“不亏”

“为何?他可是说了,除了给解药,一文钱也不出的。”

“他既然是诈死,就不好从轩王府里拿钱,以免被皇上发现,另外,他不是还拿了半颗解药给本阁主吗?这个就已经是很大的押金了。当然,我们也可以跟他再谈谈,现在我们不跟他要钱,还能出钱帮他办事,但是,有个条件,将来他当了皇上以后,这些钱,他必须要还给我们,还得另外再付一百万两黄金。”

夜羽不无担忧的皱眉:“阁主,可是万一他没能当得了皇上呢?我们可就亏得史无前例了。”

“他一定会当得了皇上的,本阁主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可是,我们现在摊这趟浑水,帮着他跟皇上作对,若是万一败了,皇上一定会派军剿灭我们的。”

“你放心,他不会败的。”

“阁主为何会如此信任他?”

阁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本阁主不是信任他,而是信任我自己!”

“?”

“本阁主要亲自出山!”他一字一顿的道。

夜羽倒吸了一口凉气,“阁主,当初他打伤了你,还下毒,他可是你的仇人,你居然亲自出山帮他?”

“本阁主告诉过你,那是比武,就会有伤亡,我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他,而且,毒,也不是他给本阁主下的,是本阁主误食了。本阁主与他并无恩怨,反倒是十分敬佩他,你往后,不要再揪着这件事情寻他的仇了。”

“是!”

翌日,凌轩见到夜羽一脸不悦如约来到林中见面,便是嘲讽道:“夜羽,是不是被你们阁主训斥过了?”

夜羽狠狠的剐了他一眼,伸出手来,冷淡的吐出了两个字:“解药!”

一个黑色的锦囊从空中飞了过来,夜羽并没有直接用手接,而是拔剑一挑,将那个锦囊刺在了剑尖上。

“真是胆小!”凌轩嘲笑道。

“谁不知道你轩王浑身带着毒虫啊?本座自然是要小心谨慎一点了,免得着了你的道,落得跟你一样。本座这娇嫩的皮肤,可是比不得你轩王皮糙肉厚的,经不得毒虫的啃噬啊。”

他长眸向上一飞,嘴角勾抹起一丝嘲笑,再次露出了他那份玩世不恭的纨绔模样来。

凌轩冷笑一声:“那你就别解开锦囊给你们阁主吃了,免得你们阁主将毒虫吃下去,落得跟本王一样的下场。”

“唰!”

剑尖立即指向了凌轩,夜羽冷厉的说道:“倘若你敢在解药里下毒虫,本座一定会手刃了你!”

凌轩幽幽的说道:“本王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小人之事?不过,你还是小心一些,若是万一,‘不小心’沾染了毒虫,可就怪不得本王了,只能怪你们自己做事粗心大意。”

“哼!”夜羽收起了剑,快速的朝着通天阁跑去。

他这一次回去的速度比上次的速度快,他着急的想要知道,轩王给的这半颗解药是不是真的解药。

回到密室,扣了扣石门,里头没有回应,他又喊了几声“阁主”,依旧没有回应,他有些皱眉的转身离去,阁主似乎不在里面?他的身子都没有好,跑哪里去了?

他回到山洞里,处理了一些通天阁的杂事,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再次起身走到密室,这一次,石门打开了。

“阁主,刚刚我来过……”

“本阁主今天出去练了一下功,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在这密闭的石洞里呆久了,觉得头晕得慌。”

“嗯,出去换换空气也好。”

“解药拿到了?”

“是,拿到了,不过,你要小心一些,以免沾染了毒虫。”夜羽将一个盒子拿了出来,里头正是装着那个黑色的锦囊,还未被他拆开过。

阁主忽视了他眼中惶恐和害怕,直接拿了过来就取出了里面的半颗解药,再从自己怀里拿出另外半颗,直接一起塞进了嘴巴就吃了下去。

“阁主,你……”夜羽有些惊慌的想要阻止他,怎么能不检查就直接吃了呢?

阁主将手中剩下的那个空锦囊直接扔进了盒子里,淡淡的道:“就算是有毒虫,吃不吃下去,对本阁主也没有什么区别啊。若是不吃这解药,本阁主身上的毒就解不了,那也是一个死。”说罢大步往外跨去,带着一股凌厉强劲的风:“你将通天阁最近一年多的账目交给本阁主看看。”

“是!”

夜羽垂头跟了上去,阁主的这份气魄,是他怎么都无法匹及的。看着阁主雄伟的背影,他觉得通天阁又能像以前一样,成为整个东朔最为厉害的江湖组织了。即便冥日会的杀天霸想要夺得东朔的皇权,那也只能是做梦了。

凌轩与南艺在热河以北的一个小镇子里隐藏了下来,凌轩让南艺出去打探一下现在外头都有些什么消息,自己则是说还有一些要事需要处理两天,两天以后再来这个小屋子里碰头。

南艺有些疑惑的皱眉,王爷怎么最近这么忙啊?不禁劝了两句:“爷,你还是在这里休息吧,你的身子也经不得各处奔波,有什么事情,就让属下去办就是了。”

凌轩大手一挥:“不必,你也有许多事情要做,现在的时间很紧迫,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本王只能亲自出去办事了。你不必担心,本王会将解药带着身上,不会毒发的。”

南艺也不好过问王爷究竟是要去忙一些什么事情,毕竟王爷若是想要将事情告诉他,就一定会亲自开口告诉他,若是不告诉他,那就是一些机密的事情,或者是不需要他知晓的事情。

南艺微微颔首,起身出去打探消息。

两天后,他们如约回到了这个小屋子,南艺眉心紧锁,现在的态势有些严重啊。

“王爷,丁副将虽然镇守着那几个城池,可是也只是保住了那几个城池没有被北云国攻占,但是现在,北云国却是跑到了另一侧,去攻打远处的城池,那一边已经丢了两个城池了。丁副将实在是分身乏术,只怕这热河以北,抵挡不住北云国的攻势了。只不过是比以前丢城的速度减缓了而已。”

凌轩并不觉得惊讶,认真的点点头:“嗯,那个赵熙,本王跟他正面交锋过,知道他的实力,当初本王身体康健之时,他的武功就只比本王低一点。就连夜影都不是他的对手,丁副将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丁大力抵挡不住他,这也是本王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夏子英那一边,之前也是节节败退,打不过阿木古孜,不过,现在有了方敏的帮忙,又有毒气炸弹的助攻,还献了许多妙计,倒是这几天打了几场胜仗,夺回来两个城池了。”

凌轩微微皱眉,“方敏她去了夏子英那儿?那依依身边岂不是少了一个保护她的人?”

“是啊,可能方敏是担心夏子英,才会跑到战场来帮他。不过王妃那儿,爷也不必太过担心,那儿有画眉跟着她,而且,她在明面上已经被休出王府了,皇上是不会去对付她的了。”南艺劝慰道。

“可是她如今有了身孕,跑动都不利索了,若是有人去药王谷攻打她们,她连跑都跑不动,还极容易流产。”

“要不,还是让红菱她们去暗中保护她吧。”

“嗯,不过,别说是本王的意思,就说是夜影的意思吧。”

“是!”

“本王从通天阁那里获得了一个消息:阿木古孜手里抓了南青国的前太子,秦礼。”

“啊?他们抓了南青国的前太子,这是为了要跟南青国做什么交易吗?”

“他们已经做了交易了。”凌轩冷哼一声,“通天阁的人发现有一天,上官云飞带了一万多兵马出了町城,却是没有去打战,而只是在一个山上逗留了片刻,之后,通天阁的人发现阿木古孜也从那个山上离开了。所以,他们之间应该是密谋了一些什么事情。”

“这么看来,他们若是联合起来了,我们岂不是就更难获得胜利了?”

“现在还不太清楚他们究竟密谋了一些什么,不过,我们可以静观其变,他们之间一定还会继续联系的,而且,也可以根据他们两个的动向来推测他们那天究竟密谋了一些什么。”凌轩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南艺皱眉。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管在这个小屋子里安安心心的养病就是了。你也只管出去打探一些消息,不用出手。”

“爷,可是我们不出手的话,热河以北可能就真的要守不住了。”

“守不住就守不住呗,我们操心这个做什么?这个事情应该是皇上去操心的。本王已经不想再替皇上做事,让他在后头坐享其成,然后还想杀本王灭口。”

“是,属下明白了。”南艺道,他虽然有些担心如果皇上守不住江山了,到那个时候,王爷又能有什么办法将三个外邦以及虎视眈眈的冥日会全都给消灭呢?不过,既然王爷这么说,王爷就是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了,自己就只管听从王爷的命令行事就行了。

药王谷,画眉正在屋里做着衣服,忽然,她耳朵里听到了有人偷偷上了药王谷的声音,而且,并不是来前院,而是从后山偷偷摸上来的。她手中的针立即停了下来,脸色也变得十分的凝重和冷冽。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拿了剑就往外走。

这些日子她跟着王妃在这山谷里逍遥自在,倒是也变得随和了起来,现在一有情况,她立即就变回了以前的那个冷血杀手。

夏依依瞧着她的神色变了,直觉有情况,皱眉问道:“怎么了?”

“后山有人悄悄的上来了,王妃,你寻个地方躲起来,奴婢前去看看。”

“你一个人去能行吗?我跟你一块去,还能帮你一把。”

“王妃,你有身孕,别跟着奴婢一起去冒险了,你赶紧去找罗津他们,让他们把你带到隐秘的地方。”

依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还是前三个月,胎儿还不是很稳固,确实不宜出去打斗啊,说不定还会成为画眉的累赘了。

“那你小心。”依依嘱咐道。

“嗯。”画眉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拿着剑就朝着后山飞去。

依依连忙朝着花厅走去,想快步跑,又怕伤着胎儿,便是只得用手捂着肚子加大了跨步。找着了罗津后三言两语的将事情说清楚。

“太祖师,你跟我来,我们后面有个很隐秘的山洞。”

“好。”依依跟着罗津便是朝着屋后的山洞快速走去,她可是不觉得自己躲藏起来有什么可耻的,毕竟,在自己没有实力跟别人硬拼的时候,那就不必强来,否则,只有输的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