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闷得慌(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钟后,画眉便是回转来将夏依依给带了出来,“王妃,不是敌人,只是红菱她们来了。”

“她们来做什么?”

“她们是来暗中保护你的。”

依依微微皱眉,轻哼一声:“我都已经跟凌轩离了,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还让红菱来保护我做什么?”

“红菱说不是王爷下的命令,是夜影下的命令。”画眉低头道。

“他?”依依哂笑一声,“他哪能做得了这个主?还不是凌轩给他的指示?凌轩怕是不想让我知道,就让夜影谎称是他的意思。”

画眉的眼眸暗了暗,刚刚她也是这么质问红菱的,结果红菱告诉她王爷已经死了,现在暗夜组织是夜影当总舵主。又千叮万嘱的要她要保密,不能让王妃知道王爷已经死了的消息。

“让她们回去,我受不起轩王的恩惠,不需要他派人过来保护我,我在这里听安全的。”依依冷冷的道。

“王妃,真的不是王爷的命令,确确实实是夜影的命令。夜影说现在外面一直打战,你这里也是不太安全的。”

“我已经不是轩王妃了,那就不再是夜影的主子,他不需要再为我的安全着想,你让他们回去吧。”依依倔强的道。

画眉深知王妃现在心里还在为了王爷的事情而赌气,若是这么劝她也劝不好,不如从小世子身上着手。

“王妃,夜影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现在天下那么乱,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有人过来伤害你。王妃,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你还得照顾腹中孩子,就奴婢一个人,怕是没法护住你的周全,还请王妃哪怕是为了孩子的安危,也得留着红菱她们。”

依依的眼底的眸光扑闪了一下,抚了抚肚子,就自己这样子,还真的无法自保呢。轻叹了一声道:“好吧,那就让她们留下来。不过,你去跟她们说一声,我不会白白接受她们的保护,你让夜影开个价,我付佣金给他。”

“王妃……”

“我现在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等我生完孩子以后,我就要重出江湖了。去外面开个医馆,然后再开一些商铺,到时候就能赚很多钱了,届时再将佣金给夜影。”

依依抿了抿唇,对自己的未来开始做起规划来,在她的脑海里,已经呈现出了一副一个美貌年轻的少妇带着一个萌娃闯荡江湖的场景了。

画眉顿时伤感了起来,王妃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要独自抚养儿子,还要防着外人带来的伤害,若是王爷在世,该有多好啊?有王爷撑起那个家,王妃也就不必在外头奔波赚钱了。

当然,如果王妃愿意带着小世子回到轩王府的话,太贵妃也一定会看在小世子的份上,让王妃重新进府,如此也能保证王妃和小世子的生活。只是王妃性情太过高傲,怕是不会同意回去的。

画眉点点头,出去将王妃的话转达给了红菱。

依依坐在花厅里,看着罗津他们在院子里晒药材,他们平时也忙得很,不怎么有时间跟夏依依闲聊,再者,他们跟夏依依也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哪能聊得上多少话啊。

因此,依依也就只有画眉一个人可以聊天了,越发的觉得在这山谷里的日头变长了。倒是有些怀念起敏儿和鬼谷子了,他们若是在,这山谷里也不至于这么冷清。

依依可算是看清了自己还算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像这种清静的日子是过不习惯的,还是打消了在药王谷里过一辈子的想法吧。

依依无精打采的问道:“画眉,鬼谷子出去治疗疫症也有些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怪无聊的。”

画眉捂嘴轻笑一声,“王妃,以前鬼谷子在这的时候,你嫌他聒噪得慌,现在他出去了,你倒是又想起他来了。这疫症怕是没这么快就能治疗得好的,估计还得过些时日才会回来吧。”

“这谷里还真是太冷清了一些,也难怪鬼谷子都吵嚷着要出去透透气,我若不是因为怀着孕,我也想出去透透气了。”

“王妃,等以后小世子出生了,这谷里也就热闹了。”

“那还得八九个月呢,好难熬啊。你看看我,现在每天出了吃饭、散步,就剩下做衣服这么一件事情了。我都快要闷得发霉了。”

“王妃,你之前不是挺有兴趣做衣服的吗?怎么现在对做衣服提不起兴趣了?”画眉弯眼笑道。

依依苦着一张苦瓜脸,长唉了一声:“我以前是感兴趣,可是,我实在是对做衣服没有什么兴致,做一段时间也就不想做了。一件衣服做得辛辛苦苦,他也穿不了多久就长大了,又要做更大一些的衣服。倒不如去外头铺面里买,更省事了。只是我们既然要瞒着我怀孕的事情,也不好去外头买婴儿衣服。”

她其实更喜欢把做衣服的时间省下来干点其他的事情,比如看看电影啊,玩玩网游啊,要么做一台手术啊。然而在这个地方,电影和网游就别想了。这又是偏远山村,很少会有病人大老远跑到这儿来,而且鬼谷子收诊金又贵,都是给一些富贵人家治疗疑难杂症的。

这会儿,怕是也没有什么富贵人家得了疑难杂症吧。

画眉道:“王妃,你若是嫌闷得慌,那你就去多制作一些毒气炸弹,或者是炼药、做武器啊。”

“我只有做武器的思维,没有做武器的本事,做武器这事还得是天问拿手。不过,炼药和毒气炸弹倒是可以。好吧,我现在就去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京城皇宫,皇上已经被最近的战事给整得焦头烂额了,还好京城的疫症有了鬼谷子帮忙,已经控制住疫情了,不然,他就更是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皇上,前线来报,又昨儿又丢了两个城池了。”报信之人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发抖,这些天,皇上的脸色已经愈发的阴沉了,每一次来报信的人,都要忍受皇上的一番怒火。

“又有哪个城池丢了啊?”皇上恼怒的将桌子一拍,怒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眸问道。

报信之人颤抖的将手中的战报交给了太监,跪地道:“是町城和……”

“町城?町城不是丁大力在镇守的吗?怎么会丢了?”皇上大惊,他之前可是对轩王的旧部抱有很大的希望的,若是连他们都会失败,那自己就真的会守不住热河以北了。

报信之人将头低低的伏在地上,仿若全殿的人都听到了他牙齿打架的声音:“小的不知!”

“滚!”皇上愤怒的将御桌上一大堆奏折直接朝着那个人扔了过去。

那人庆幸自己头伏得够低,那些奏折大都是砸在了他的背上,只有少数的两本砸在头上,虽然疼痛了一些,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他连滚带爬的赶紧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怒火的地方。

皇上对百官道:“众位爱卿,可有谁能前去御敌的?”

底下一片安静,片刻后,一个大臣站出来道:“皇上,丁大力的那一支部队,已经是我们东朔能力最强的部队了,他们都无法对付赵熙,只怕就没有人能对付赵熙了。”

皇上微微皱眉,赵熙的能力他是知道的,丁大力根本就不是赵熙的对手。

“皇上,赵熙既然当初可是被誉为‘第二战神’的,以前,他也就只是败在了轩王手上过,如今轩王已死,他也就理所应当的跃居为‘第一战神’了,这世界上再也没人能打得过他了。”

其他人听闻,纷纷无奈的摇头,皇上长叹一声:“难道,我们真的要将热河以北的地方让出去了吗?”

另一个大臣微微思索了一番,上前一步躬身道:“皇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打得过赵熙。”

皇上顿时来了精神和兴趣,直立起身子问道:“何人?”

“轩王妃!”

“她?她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也没有什么武功,哪里能打得过赵熙?”

“皇上,她虽然在武功上比不上赵熙,可是她的计谋却是比赵熙要厉害得多。当初她在北云国的时候可是大胆使用了‘空城计’,歼敌五十万啊,这样的能力,放在东朔那些将领身上,也是办不到的。”

皇上有些不愿承认现在东朔已经到了没有男人可用,需要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的地步,他沉着脸道:“可是她虽然有些计谋,却是无法上阵杀敌啊。这打战到了最后,不也还是需要正面交锋打斗的吗?”

“那就让夜影再次出任将军,多带几个将军一起围攻赵熙,又有王妃的计策,或许获得胜利的。”一个大臣献计道。

皇上皱眉道:“有几成把握胜利?”

“这……”

他们支支吾吾的也无法给皇上一个肯定的答复,现在只是能说这个办法能抑制住赵熙的猛烈攻势,但是能不能真的打得过赵熙,他们心里也有些打鼓了。“不过,夏子英那里现在有了方敏的帮助,已经有了好转了。”

皇上见他们这样,就知道现在的情势若是依靠夏依依一个女子来力挽狂澜,也是有些不太现实的了。

虽然方敏帮了夏子英一些忙,可是阿木古孜的实力跟夏子英的实力差不多,却是比赵熙差了一截。

“罢了,让他们撤退吧。”

“可是……”

皇上皱眉道:“没什么可是的了,虽然夏子英现在的势头很好,赵熙一旦将丁大力击退,就会从后方攻打夏子英的,到时候,夏子英被他们两国前后夹击,根本就无法撤退了。我们的兵马只会全都葬在了热河以北。现在,唯有将兵马全都集中到热河以南,这样,还能守住半壁江山。”

“皇上,可是上官云飞还在京城里没有走,微臣担心他会在我们心窝里扎刀啊。”大臣们十分担忧的道。

皇上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朕再去跟他商量一下。”

下了朝,皇上就直奔皇后那儿,皇后挺着个大肚子由宫女搀扶着起身,看皇上脸色十分难看,心下大抵也明白是为了上官云飞的事情,皇上也不敢触他的眉头,只得带着浅浅的笑意对着皇上微微福身,道:“皇上万福!”

“哼,万福?朕现在可是倒霉透顶了!”皇上怒道。

“皇上,你这是怎么了?”皇后佯装不解。

皇上怒瞪了她一眼,气呼呼的道:“皇后,你跟朕装什么?朕问你,你们南青国的兵马什么时候撤回南青国去?”

皇后有些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十分委屈的撅着嘴巴:“皇上,那些兵马又不在臣妾的手中,臣妾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撤回南青国啊。大皇兄也许久未来臣妾这儿了,臣妾也不得知他什么时候走。”

“既然他不来,那你就请他进宫一趟,你跟他说,让他趁早滚回南青国去,别再在京城添乱了。”

“皇上,臣妾只怕是叫他来,他也不会来的。”

“你不叫,他怎么会来呢?你现在就立即着人给他送信去,就说你身子不好,胎像不稳,宫里的大夫都没有办法,让他从外头带个大夫进来,他为了你腹中胎儿的安全,定然会来的。”皇上冷哼一声,定定的盯着她。

上官琼只得点头应允,亲手写下了书信,皇上看了并无异样之后,让人送信出去,又对送信之人威胁恫吓了一番,不许她透露是自己指使皇后这么做。

一个时辰后,送信之人便是回来了,战战兢兢的跪在了皇上的面前,额头都滴出了汗来,“皇上,大皇子说他没有空来,只是命人寻了一个大夫让奴婢带进宫来给皇后娘娘看病。”

皇上额上的青筋暴涨,肌肉横生,咬牙切齿道:“他没有空?他现在都不打仗了,他还能忙个什么?”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婢女害怕的狂磕头。

上官琼微垂眼眸,只怕上官云飞并不是没有空来,而是他不想来吧。轻咬了咬嘴唇,低着头不吭声。

皇上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阴恻恻的道:“上官琼,你那个大皇兄看来并不在意你的‘死活’啊!”

上官琼不禁脊背一寒,抬眸惊慌的看着皇上那张阴狠的脸庞,嘴唇不禁哆嗦了起来:“皇上,你……”

皇上伸出了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摩挲了几下上官琼光滑的脸庞,略微粗糙的指腹刮过,凉凉的触感让她的神经更加敏感,心里更加害怕了起来。

皇上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摩挲她脸庞的手慢慢滑落到了她的下巴上,用力一捏,将她的下巴一抬,迫使她低垂的眼眸直视他。

上官琼一看到他眼里阴狠的目光,连忙害怕的将视线斜移,落到了一旁桌上的茶杯上。这样的杜凌志是她害怕看到的,这一刻,她觉得他有些像魔鬼。

皇上见她不敢看自己,将她的头往桌旁用力一甩,上官琼连着凳子一起摔倒在地,“啊”的尖叫了一声。

皇上见她要摔倒,并没有要扶她的打算,即便她怀了他的骨肉,他也不想扶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摔倒在地高声呼痛。那些宫女见状,想要上前相扶,却被皇上一记狠历的眼神给剐了回去。

他轻轻拿起桌上刚刚她盯着看的那个茶杯,往地上用力一掷,破碎的瓷片划过上官琼的手背,立即渗出了殷红的鲜血。他没有丝毫怜惜,阴狠瞪着她咬重了最后两个词语:“如果到最后,朕不介意来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

抬脚大步跨出了宫殿,留了一地的碎瓷片以及满腔的愤怒,整个屋里都充斥着浓浓的硝烟味和淡淡的血腥味,惊得众人都不敢吭声,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更是忘记了上前去搀扶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皇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