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饿狼抢食(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扶我!”上官琼十分痛苦的捂着自己疼痛的肚子,惊慌的喊道。

宫女们见皇上已经出去好一会儿了,应该不会再折转回来了,听见皇后叫她们,这才上前去搀扶起脸色已经惨白的皇后。

“啊!有血!”宫女惊叫出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慌的睁大了眼睛指着皇后的裤子,那儿已经被血染红了。

“快快!叫御医!”嬷嬷高声喊道,又急忙补充了一句:“叫我们南青国的御医。”现在,连皇上都想要杀了皇后腹中胎儿了,东朔的太医就更是不可信了。

看着地上的鲜血,上官琼顿觉心凉,自己还以为自己怀上了皇上的骨肉以后,皇上就会更加疼爱自己,没有想到皇上竟如此仇恨自己,甚至连带着腹中胎儿都不疼惜了,直接将她摔倒在地!

她的手也瞬间冰凉的抚上了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里头的胎儿似乎因为刚刚猛烈的一摔,有些不舒服或是被受了惊吓,在她的腹内动弹得十分的剧烈,踢得她的肚子更加疼痛了起来。眉心紧皱,由着宫女们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上床。

她十分紧张的看着太医给她把脉,嘴唇冰冷,哆哆嗦嗦的问道:“太医,本宫肚中孩子没有什么事情吧?”

太医微微皱眉,“皇后,还好,虽然流血了,胎儿有些不稳,好在这是孕后期了,胎儿的存活率高一些,还不至于会流产,只需吃一些药,好好休养就可以了,不过,你千万不能再摔第二次了,不然容易早产。”

“嗯,本宫知道了,多谢!嬷嬷,赏!”

“多谢皇后娘娘。”

太医一走,嬷嬷就立即跟皇后小声的道:“皇后,如今这个局势,你要不要回南青国生产了以后再回来?现在东朔着实乱得很,皇上又因为大皇子的事情波及到你身上来。”

上官琼神色一暗,摇了摇头:“不行,本宫腹中胎儿可是太子,若是回南青国生的话,届时皇上不认可这个孩子是他的骨肉,指责本宫掉包了的话,本宫可就解释不清了。还是留在这里生产吧,本宫会注意的,不会再被他摔倒的。”

“可是以皇上的武功,他若是想要摔你,你也抵抗不了啊。”

“下次,皇上再过来的时候,你们站得近一些,也好早些扶住本宫。”上官琼眉宇间带着浓郁的忧愁和伤心,自己对孩子的父亲需要如此严防死守的,这夫妻也没有什么可当的了。

“是!”嬷嬷低头应是,便起身亲自下去熬药,都不敢离开药罐子一步,生怕别人往里头下堕胎药。

那个被上官云飞派去宫里的大夫一回去就立即跟上官云飞禀告了宫里发生的事情。

上官云飞听闻上官琼差点流产,没有半点疼惜自己的妹妹,反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杜凌志的身上。

他冷冷的望着门外的天空,眼眸微缩,冷哼一声:“本皇子就知道,皇上这是设了一个鸿门宴呢,本皇子若是进了皇宫,只怕就出不来了吧?”

青甫小心翼翼的道:“大皇子,现在我们可是跟皇上的隔阂越来越大了,这么下去,我们怕是没有回头重修关系的可能了。”

上官云飞侧头冷冷的瞟了他一眼,道:“我们早就已经没有机会回头了。除非我们回到南青国那个穷乡僻壤,再也别想着攻入东朔,但是可能吗?”

“不可能。”青甫郑重的回答道,南青国皇帝的野心原本就大,不然他也不会一脚将先皇给踢下皇位了。至于大皇子,野心就比他父皇的野心更大了,为了能当上太子、登上皇位,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大皇子,可是我们真的要跟阿木古孜合作吗?”

“不然呢?”他扬眉,“目前,那三个国家里,也就只有西昌国最适合跟我们合作了,跟东朔是绝无可能的,而跟北云国,以赵熙的能力,我们无疑是与虎谋皮。这也是阿木古孜忌惮北云国的原因,才暗地里跟我们合作。”

“万一阿木古孜达到了他的目的了,跟我们联手将北云国灭了以后,他不信守诺言,反而利用秦礼将我们南青国搅乱之后,对我们出手呢?毕竟,他手中握有我们的弱点,可是我们却没有握有他的弱点。”

阿木古孜眼眸一缩,青甫说得也不错,这种不对等的局势对自己是十分吃亏的。侧头轻瞟了一眼青甫,嘴角微扬:“你倒是聪明了一回。”

青甫微微垂头,并未答话。

“你去打探一下,看看阿木古孜忌惮些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的眼底流露出来一些奸猾。

“是!”

热河以北,夏子英和丁大力同时收到了皇上要求他们撤退的命令,丁大力恨恨的跺了几脚,又在军帐里头来回绕了几圈,大骂了几声“狗娘的”,恨恨的集结了兵马迅速朝着热河以南而去。他又打不过赵熙,不撤退,难道还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比起丁大力的愤愤而又不得已,夏子英则是有些不解了。他跟敏儿两人合作无间,将西昌国接连击退了几个城镇,现在正是士气高涨的时候,现在撤退,不是将原本能夺回来的城池给白白送给西昌国吗?这种行为无异于卖国啊。

夏子英气恼的将皇上的信件重重的拍在了桌案上,鼻孔喷了一口粗气:“皇上怎么回事?竟然让我们撤退?”

肖潇微微皱眉,将桌案上的信件拿过来,方敏则是不动声色的移了移脚步,靠近肖潇,伸长了脖子看信件。

“将军,皇上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夏子英抚了抚额头,微微摇头叹息:“不知道啊。”

方敏扁扁嘴,无所谓的耸肩道:“听你们皇上的话,赶紧撤退吧。”

“你也同意撤退?”

他们二人疑惑的望向她,这些日子跟方敏相处,他们可是都知道方敏这人十分要强,帮着他们打战,可是好不容易才抢夺回来这几个城池,她竟然说撤退就撤退,没有半点遗憾?

敏儿扁扁嘴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现在既然皇上下了命令,你们撤退就是了,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可是这些城池……”

“皇上都不想要了,你们还死守着做什么?你想想,你们打战需要后援的吧,皇上不给你们提供军需和银子,你们打什么战?又能支撑多久?到时候没有军粮了,你们就不得不撤退了。到那个时候再撤退,皇上可是会治你们大罪的。”

“可是我们现在是有能力将西昌国占领的城池夺回来的,皇上他为何要我们撤退?我们只要跟皇上道明情况,皇上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夏子英执意的道,现在把城池拱手让人,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方敏将东朔的地图拿出来摊在了桌上,用手指着地图,认真的给他们分析道:“你们看,现在我们是在东朔的西北方,我们这段时间里确实是夺回了一些城池,可是我们夺这些城池付出了多少代价?死了多少士兵?耗费了多少军需?可以说,我们行进得十分艰难。”

肖潇情绪激动的咬牙道:“对啊,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才夺回来的城池,凭什么白白送给他们啊?”

夏子英抬眼看着敏儿低头看着地图,神情凛然,双目里充满了智慧,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方敏有一种引领他的那种气质和能力,他的嘴角不知不觉的挂上了一丝满意的笑意。

夏子英轻轻抬手制止了肖潇的义愤填膺,他神情淡然:“你且听她说完。”

肖潇抿了抿唇,点头应是。

方敏抬头,看到子英嘴角的笑意,便是也回了一个会心的笑容。低头,眼眸微垂,继续解说自己的看法。

“你看,现在整个东朔,东北方向,北云国一路披荆斩棘,已经把丁大力他们打得节节败退了,不出半月,他们就会全都被赶出热河东北了。而南边,上官云飞的兵马盘踞在京城,随时都可能起兵对付东朔。即便我们在这里拼死厮杀半个月,再夺回来三四个城池,那又如何呢?届时,这热河以北就剩下我们和西昌、北云了,他们两国必然会联合起来一同对付我们,前后包抄,我们这夹在中间可就是死路一条了。而皇上,绝无可能派兵来支援我们的。一来,派兵过来,也是打不过他们的。二来,南边的兵马本就不多,一旦派兵北上,南边空虚,上官云飞就会立即动手。那时候,可就真的是顾得东来顾不得西了,四面楚歌了啊!”

方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完这才喘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他们两个。

肖潇这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我们这可就不是被西昌和北云国瓮中捉鳖了吗?”

“是啊,皇上此举,是为了保全半壁江山,否则整个东朔都没了。所以,现在趁着皇上让我们撤退,而西昌国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赶紧撤退。不然,到时候可就很难脱身了,必定会被他们追杀。”

夏子英点点头,倏的起身,对肖潇正色命令道:“立即联系其他各部,连夜撤退。”

“是!”

半夜,东朔的军队悄无声息的全都往热河以南撤去,直到行出了十公里,西昌国和北云国才得到了消息,一路朝南追赶而去,却是在路上受到了部队的阻挡,追赶的步伐也缓了下来,大部队都已经迅速撤退到热河以南去了。

一排矮小的屋顶上,一个身影迅速的飞着,一转眼就飞进了一个小屋子里头。

南艺拱手焦急的道:“爷,不知道为何,东朔的士兵一夜之间,全都往南撤退了,现在,这边的城池已经被西昌国给攻占了,只怕,很快,他们就要攻占我们现在藏身的这个小城镇了。”

凌轩闻言,将手背负在身后,微微扬眉,看了一眼满脸焦急的南艺,淡定的道:“这是本王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打不过北云国,更何况,现在三国同时对东朔发难,他们就更应付不来了,失败是迟早的事情。与其一直拖延着北方的战事,消耗太多的兵力,倒不如将兵力保存下来,护住热河以南的江山。皇上现在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还算是个英明正确的决定。”

“半壁江山,就这么丢了?……”南艺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皇上此举,可就直接丢了半壁江山了,王爷还称皇上的决定是英明正确的?

“不然呢?再拖下去,可就是整个江山都没了。”凌轩道,想了片刻,又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冷笑来:“不过,以他的本事,只怕将来整个江山还是会丢的。”

光是盘踞在京城的南青国兵马就够他喝一壶的了,皇上若是个有本事的,现在就应该能将上官云飞给赶回南青国了。

南艺微微皱眉:“那,我们是不是得现在立即撤退?不然,这里被西昌国接手以后,万一被阿木古孜发现我们的行踪,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凌轩淡淡的摇头道:“不,我不必急着撤退。现在阿木古孜的精力可不在城里围剿东朔的士兵,更没有这个精力挨家挨户的搜查了。他现在应该是急着和北云国抢占城池才对。”

“对哦,以前他们想要攻占一个城池可是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啊,现在,这里的城池几乎都是空城了,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西昌国和北云国现在拼的就是一个抢占的速度了,谁先到哪个城池,那个城池可就归谁了。”

凌轩点点头,“这就犹如恶狗抢食,必定会因为分赃不均而打斗起来,这样,你立即让通天阁的人着手安排一下,让他们两国为了一个城镇而撕咬起来,这样,至少让他们两个国家的联盟变得不是那么牢固。”

“王爷这方法好啊,他们一旦撕咬起来,就会不齐心了。属下这就去联系通天阁。”

阿木古孜骑在马背上,将剑指着东方,大声喊道:“快,赶紧朝东边跑,一定要在北云国的前头,多抢占一些城池。”

“是!”

那些士兵听着二皇子高亢兴奋的命令升,他们也瞬间士气高涨了起来,这一天,可是他们这一辈子都未曾遇到过的事情,从来没有见过攻占城池能有这么快捷轻松的了,他们挥着刀剑剿杀着那些留在后面断后的小部队,那些人根本就不堪一击,全都死在了他们的剑下,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现在,他们都十分迫切的想要将整个东朔的地盘全都抢过来,到时候,整个世界就都成了西昌的疆土了,他们就是世界最为厉害的帝王之师了。

他们加快了奔跑的步伐,一脸兴奋,好像是朝着一份饕餮盛宴奔去。

一个副将骑着高头大马快速的奔跑了过来,将手中的一份书信交给了阿木古孜,焦急的道:“二皇子,末将刚刚截获了一份北云国传递给靠近我们这边地盘一个部队的信件,赵熙信中命令他的部下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在我们的前头将莱城给攻占了。他说莱城低处关中险要之处,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优势,若是能抢占了莱城,就能将西边的兵马给挡住了。”

阿木古孜将信件拿来瞅了一眼,立即将信件给揣进了怀里,大声道:“快调整行军路线,立即朝着莱城的方向前进。”

“是!”

另一厢,北云国赵熙也同样“截获”了阿木古孜写给部下要抢在北云国之前攻占莱城的信件,当即也将大部队给调转了方向,朝着莱城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