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两国中计(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昌国和北云国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抵达了莱城,远远的,阿木古孜一见北云兵马也朝着这个方向来了,心里就更是相信那个信件是真的了,幸好自己截获了信件,不然,这个莱城真的就要白白的送给了北云国了。

阿木古孜大声吼道:“将士们,立即加快脚步往莱城跑,一定要赶在北云国之前跑进去,如果北云国比我们早进去,我们就立即下手,从他们的手中抢回来。”

“是!”

西昌人加快了步伐,北云国的人也同样加快了步伐,二者几乎同时到达了莱城城门口。

北云国的将领并非赵熙,而是原本距离莱城最近的司马栋,他昨夜一接收到赵熙的飞鸽传书,便迅速朝着莱城奔进了。

阿木古孜一见到司马栋,就朝他拱了拱手,貌似恭敬的道:“司马将军,久闻其名了,你怎么不在你们北云国的西边驻守,这么大年纪了还来东朔打战?”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恍然大悟”道:“哦,本皇子想起来了,当初你儿子司马贺死在了轩王的手上,你就立誓此生一定要杀了轩王。唉,只可惜啊,那轩王已经病死了,没能被你亲手杀了,真是令人遗憾。”

司马栋才没有这个心情跟他虚与委蛇了,正色道:“二皇子,我们北云国先到达的莱城,还请二皇子去下一个城镇吧,这莱城已经是我们北云国的了。”

“啊?哈哈哈,司马将军,你该不会是老了之后老眼昏花了?明明是我们先到的,你怎么会看错成是你们先到的呢?”阿木古孜大笑道,似乎极为好笑一般,还用手拭了一下眼角飙出来的泪花。

司马栋冷哼了一声,浑身散发出了一个老将军一辈子积累出来的威严气势:“二皇子,本将军虽然年纪比你大,可是目明耳聪,依旧能上阵杀敌,本将军看得清清楚楚,我们比你们先到。”

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将士,高声问道:“你们说,是谁先到?”

“我们先到,我们先到!”北云将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呐喊着,振聋发聩,士气高涨,每个人就好像是屠户一样,脸上肌肉横生,充满了肃杀之气和蛮横无理。一瞬间就将稍显阴柔之气的西昌国士兵给比了下去。

司马贺也是不想表现出怂的姿态,便是也高声问自己的士兵:“你们说,是谁先到?”

“我们先到,我们先到!”西昌将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呐喊着,虽然士气也是很高,但是声音却没有对方高亢,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司马栋一挥手,就带着士兵朝着城门口涌去,阿木古孜也连忙带着兵马朝着城门口涌。

“二皇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这莱城可是我们的。”

“二皇子,本将军劝你还是不要跟我们北云国争夺城池。”

“司马栋,本皇子也将这句话奉劝给你,这莱城,本皇子势在必得!”

“二皇子,这莱城,可是我们太子特地吩咐本将军拿下的,你还是让开,以免惹了我们太子不高兴!”司马栋冷着脸道。

阿木古孜一听,心中更是对那封“截获”的信件深信不疑了。看来,这莱城是真的十分重要了,就更是下了要抢夺莱城的决心了。

他当即就将剑拔了出来,道:“既然如此,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从本皇子马下拿下它了。”

一夹马腹,就朝着司马栋跑了过去,随即一剑上前,直接朝着司马栋的要害之处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嗬!”

司马栋怒哼一声,见他来真的,便是也毫不退让,举着剑就跟他对打了起来。

两国士兵一见自己的首领都打起来了,也不多说闲话,立即冲了过去就互相厮杀了起来。这厮杀场面简直比得上之前他们攻打东朔了。

莱城里的百姓听见城外发生了战斗,还以为已经撤退了的东朔士兵又回来守城了,一些胆大的偷偷出了门去打探,不禁十分失望。原来皇上真的已经放弃他们了,现在他们连自己将来会属于哪一国的百姓都不清楚了,一切要等着外面两个国家分出了胜负才能知道了。

外面的打斗一直延续了一天,才得出了胜负。

阿木古孜的剑尖刺进了司马贺的心脏口,只需要用力往里头一刺,司马贺就会被他一剑毙命。然而,他却是并没有用力刺进去,冷哼一声道:“司马将军,你输了!本皇子看在和你们太子结盟的份上,就饶你一命,但是,你们必须要立即撤兵,将莱城让给我们!”

司马贺狠狠的啐了一口:“二皇子,你的武功虽然高,可是你的用兵谋略却是极差,屡屡败在方敏一个女人的手里,连丢了几座城池。像你这样的人,若是没有我们北云国将丁大力他们打败,你以为东朔皇帝会退兵吗?若是没有我们,就凭你们西昌国这些娘娘腔士兵,怕是连东朔半步都跨不进来吧?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北云国抢占地盘?”

阿木古孜被他气得七窍生烟,怒怼道:“资格?刚刚我们打了一战,本皇子赢了,我们就有资格抢占莱城。”

“哼,二皇子,今日是老夫跟你打,倘若是我们太子跟你打,你根本就赢不了,论实力,我们北云国的实力远在你之上,你之所以能在东朔抢占城池,可是承了我们北云国的福!”

阿木古孜咬牙切齿的将剑尖往他的心口刺进去了一点,怒睁双眸:“你说什么?我们能抢占城池,是承了北云国的福?”

“难道不是吗?你连方敏一个女人都斗不过,你有什么脸面来……啊!”

司马栋的话还未说完就尖叫一声,叫声戛然而止,胸口的利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他的眼眸一缩,随即瞳孔扩散,他有些不相信,自己没有死在敌人东朔的手上,竟然死在了同盟军西昌国的手上。

阿木古孜有些惊慌的看着司马栋的尸体倒在了他的面前,他这才恍然醒悟了过来,自己怎么能干下这么蠢的事情呢?若想占领莱城,自己刚刚都已经制住了司马栋了,就直接把他绑了就行了啊,届时自己派兵占领莱城,然后把司马栋还给赵熙,即便赵熙对他占领了莱城有意见,可是自己打赢了,赵熙也只得忍气吞声的。

但是自己把北云国的老将军给杀了,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北云国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自己跟北云国的联盟只怕也要土崩瓦解了。

他刚刚的脑子里一直都是司马栋在说他不如女人,“女人”这两个词就犹如一个魔咒一样禁锢着他的头。

方敏,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他已经知道,以前在木寻镇装扮成普通的村民劫持他,从他手中放走了整个木寻镇的居民的女人,居然就是方敏。她还将

夏子英一直藏匿在山洞里面照顾,躲避开自己的搜捕。后来,自己把夏子英给刺伤得只剩下一口气了,救活夏子英的人依旧是方敏。

再后来帮着夏子英攻打他,让他在西疆无法跨越东朔的半寸土地。现在,又从他手中夺回了不少城池的这个人依旧是方敏。

方敏,这个女人,真是自己最大的克星,早知道如此,当初自己就应该在木寻镇将她杀了。只不过当初自己也确实想杀她,却是没有这个能力杀了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能从那么密集的箭雨中逃出去。

刚刚从司马栋的口中被他如此嘲讽奚落,好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斗不过一个女人。他可是西昌国堂堂二皇子,是最有能力成为太子的人,居然被他国嘲笑不如一个女人,这让他如何甘心?

他恼羞成怒之下,控制不住自己崩溃的内心,一剑结果了司马栋的性命。

西昌国士兵根本就不太清楚阿木古孜内心的想法,更是不知道他们两国其实已经是暗自结盟了。他们一见对方的将领被自己的二皇子杀了,当即高兴不已,挥着剑就朝着对方厮杀而去。

战场惨烈程度比之前更甚,然而北云国已经没有将领,那些士兵也就没了方向。不过两个时辰,北云国的士兵就被西昌人给杀得所剩无几!

阿木古孜咬咬牙,反正事情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把莱城夺下来再说。直接攻开了城门就进去把城门一关,将北云国的士兵全都阻在了外面。

北云国的士兵也只得望洋兴叹,纷纷收兵。一回去便将司马栋的尸体给抬到了赵熙的帐外,又将今日之事一五一十的告之,当然,他们心中对阿木古孜十分的痛恨,又将阿木古孜的话给添油加醋了一番,还说阿木古孜辱骂赵熙云云。

赵熙一听,气得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恨恨的啐了一口,怒骂一声:“阿木古孜,你这个小人竟然敢公然跟我们决裂,你真当你现在已经成为世界霸主了吗?你之所以能在东朔里抢占城池,那可是因为本太子将东朔给攻退了,他们才能沾了光,跟着我们一起抢城池。”

帐内一个副将气呼呼的帮腔道:“可不是吗?他们西昌国都已经被夏子英和方敏给打败了,若不是我们,他们都要被东朔人给赶回到西昌了,他们居然还不识好歹,敢跟我们抢夺莱城,还敢将司马将军给杀了,他们简直是胆大妄为!太子,西昌人如此不讲信用,野心又大,只怕将来他们会从我们已经抢夺下来的城池里头再抢过去了。”

另一人道:“对啊,现在还是在热河以北,说起来,我们的合作还没有结束,这热河以南的地方都还没有开始攻占,他就开始把不我们放在眼里了,只怕将来到了热河以南,他们依旧会像现在一样,疯狂的抢占城池,也许,他们想抢大部分的地盘,就给我们留一小部分地盘。”

又一人气愤的用长矛顿了顿地,气恼的道:“而且,这个阿木古孜还将那些重要的好城池给抢占了,就给我们留下一些破旧不堪的烂城池,凭什么啊?明明是我们打赢了胜仗,却让他这么一个混蛋把好处全都给捡走了。太子,我们不能再跟他合作了,我们可是太吃亏了。”

那个副将也冷哼一声,气呼呼的道:“不错,太子,不能再跟西昌国合作了,他们奸诈不已,说不定,他们将来还想着要将东朔所有的城池全都给攻占了,那我们岂不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赵熙紧紧的皱着眉头,浑身都散发出了一丝冷厉的气息来,恨恨的咬牙切齿道:“司马将军的仇绝对不能不报,司马家一门忠烈,他才痛失爱子不久,这又丢失了他自己的性命。我们西昌国愧对于司马家。这个仇,本太子一定要替他报仇。”

“对,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阿木古孜。太子,我们必须要立即停止跟西昌国合作了。”

“不,仇得报,但是,现在还不能停止合作。我们的兵马虽然勇猛,但是人数太少,我们若是不跟西昌国合作的话,我们就攻不下热河以南,连热河都过不去。那护国公可是个厉害角色,而且,现在南青国的兵马还盘踞在东朔,他……”

“太子,南青国的兵马,我们不必担心,他们跟东朔已经不是一路人了,不然上次他们也不会暗暗给我们送信了,让我们白白的夺回了汶水镇。末将得知,杜凌志可是要求上官云飞回到南青国的,可是上官云飞却是不肯回去,还一直留在京城。他这一举动,可是已经将杜凌志给惹火了。南青国已经起了瓜分东朔的心思了,他们绝对不会帮着东朔再来对付我们了。”一个副将说道。

赵熙认真的垂头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轻声道:“嗯,你所言不差,若是南青国一直不动手,上官云飞可能是觉得他跟东朔现在硬拼还没有到时候,他可能在等着我们往南攻,等南方一乱,他就要开始动手了。”

那个副将立即上前拱手献计道:“太子,既然西昌国已经露出了他们的野心,我何不暗地里跟南青国联盟,一起攻下了东朔之后,再一起将西昌国给攻下来?这样既能给西昌国一个教训,又能给司马将军报仇。”

赵熙微微摇头:“不必,南青国虽然有这个野心,可是南青国的兵马也不多,他们的实力比我们要弱一些,我们若是跟他合作,到时候攻下来的城池又得分一些给他们,我们能获得的城池就更加少了。我们只需表面上维持和西昌国的联盟,就能将东朔给攻下。至于南青国,他们若是不妨碍我们的路,那就任他去。他们若是敢妨碍我们,我们就不必有任何疑虑的攻打他们,将他们给赶回南青国去。”

那些将领立即纷纷点头附和:“太子此举正好,我们也可南下之后再随机应变。”

南艺高高兴兴的回了屋子,对凌轩禀告道:“爷,您的计策可真是好啊,他们两国果然中计了,都带着兵马朝着莱城飞奔过去,而且还为了攻占莱城而大打出手,阿木古孜还将司马栋给杀了。”

“哦?这么说,现在莱城在西昌国的手上?”凌轩转过身来,眉头轻扬,有些高兴。

“不错,北云国的士兵灰溜溜的跑回去跟赵熙告状去了。”

“那赵熙的反应如何?”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并没有见到赵熙派兵出来攻打西昌人。”

“哦?他就一点也不生气?”凌轩微微皱眉,负手思索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