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伪装(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艺道:“爷,赵熙现在从表面上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动作,看起来似乎是忍下了这么一口气了,不过,以属下的推测,他应该不会忍下这口气的。说不定,等到以后他们攻占了热河以南之后,在热河以南肯定还要为了抢夺城池再起纷争的,赵熙也许是想要等到那个时候再收拾西昌国吧。”

“那就暂时不要再对他们两国下手了,以免下手次数多了,引起赵熙的警觉,赵熙这个人,可是十分难以对付的一个能力强者。等他们到了热河以南之后,我们再对他们下手,到那个时候,再将西昌国和南青国之间已经私底下联合的消息告诉给北云国,北云国势必不会再对西昌国心慈手软了。”

凌轩缓缓的说道,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芒。

“是!”南艺垂首道,片刻后,他抬头,眼底有一些冷笑:“爷,属下发现青甫偷偷的在打听西昌国的弱势和把柄。”

“这样啊…想来应该是西昌国抓住了南青国的什么弱势和把柄,上官云飞可能是迫于那个把柄才这么轻快的跟他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所以,他才这么着急的想要跟阿木古孜持衡。”凌轩眯着眼睛道,定定的看着南艺,长长的拖长了尾音:“你说,有什么把柄是上官云飞惧怕和在意的?”

南艺低头沉思,眼眸也不自觉的瞟动了起来,片刻后,他猛的抬头:“爷,以前您给我们曾经下过一个命令,让我们去寻找南青国的前朝太子秦礼,我们只知道他曾经在京城出现过,还因为生病而被王妃救治过,可是他离开京城后,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那个时候,西昌国太子阿木古力还活着,他曾经派人找过秦礼,但是也没有找到。难道说,被阿木古孜找到了?”

“也不是不可能啊!上官云飞他父皇的皇位可是来得不正当的,他自然惧怕前朝太子还活着,而且还会回去抢夺南青国的皇位。”凌轩微微点头,将负在背后的手拿到身前,对着南艺指点了一下:“你立即出去跟通天阁的人联系,让他们打探一下秦礼在何处,若是真的被西昌人给抓着了,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将秦礼给救出来!”

南艺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爷,我们要秦礼做什么?我们难不成还能利用秦礼跟南青国的人合作不成?”

“呵呵,本王自有打算,你只管去办就行了。”

“是!”

几日后,南艺回来了,对王爷拱了拱手道:“爷,你说得确实不错,秦礼真的被阿木古孜给抓着了,现在正关押在地牢里,由重兵看着,我们若是想要将他从里头救出来,怕是有些难处的。”

“这个本王已经料到了,这个秦礼的用处十分大,阿木古孜自然是要对他严加看守了的,不然,可不是要功亏一篑了?你吩咐下去,让通天阁的人严密监视,一定要随时随地跟踪,不要让他脱离了我们的视线,这样的话,我们若是到了要救他的时候,也能迅速出动。不过,现在还不宜打草惊蛇,暂且让他们关押着他,反正现在西昌国还没有达到目的,秦礼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属下知道,已经跟通天阁的说好了,要他们只管监视,不必行动,一切行动要听从爷的吩咐。”

南艺有些讨好的笑着,娃娃脸上荡漾着讨喜的褶子,凌轩不禁看得翻了一阵白眼。明明都是一个大男人了,还整天跟个娃娃一样,真是有些受不了。

“对了,青甫那边打探西昌国的消息,打探得如何了?”

“爷,他也真是搞笑,竟然因为司马栋临死前嘲讽阿木古孜的一句话,说阿木古孜打不过方敏一个女人,青甫竟然特意去打探了一下方敏和阿木古孜的过往恩怨。”

“那得去提醒一下方敏防着一点上官云飞和阿木古孜了。”

阿木古孜会对付方敏,南艺还能想得通,可是上官云飞跟方敏却是没有半点恩怨的,他疑惑不已:“难不成上官云飞还会去对付方敏不成?”

“他有可能会投其所好,捉拿了方敏,送给阿木古孜解恨啊。方敏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若是落到好色的阿木古孜手中,结局是什么,可不需要本王来提醒你了吧?小娃娃?”

凌轩的面上带着一些担忧,语气里却又带着对南艺的一些嘲讽。

南艺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辩解道:“爷,属下虽然长了一张娃娃脸,可到底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男人,这么一点点事情,属下哪还能猜不到啊?成,属下知道了,一定会立即传信给方敏,另外,还会专门写一封信给夏将军,这样可妥当了?”

南艺不禁揶揄起了夏子英来,以夏子英对方敏的喜欢程度,夏子英只怕是要急得满头冒汗了吧。

凌轩淡淡的道:“随你。”他对南艺自以为好笑的东西,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南艺见他并不上道,也自觉无趣,扁了扁嘴巴道:“行,那个夏子英是你的大舅子,跟你的关系远了一些。可是明安公主却是你的姑姑,这个关系可就亲近了许多,你可感兴趣了?”

“你这个时候提起她做什么?”凌轩微微皱眉,瞟了他一眼,他对自己这个十分风流的寡居姑姑,可是没有半点好感。唯一感激她的事情就是她多次看在依依的面子上,帮着照顾了嘉琪、嘉悦两个小公主。

南艺耸耸肩,悠悠的道:“不是属下想提起她,而是青甫为了查找西昌国阿木古孜的弱点,特意跑去明安公主的别院查去了,结果,他发现明安公主不在别院了,整个别院连一个人都没有。”

“他去查明安公主?”凌轩用手微微撑着额头,极力思索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南艺道:“南艺,你再出去一趟,让通天阁的人同时将西昌国和北云国盯紧了。另外,你让夜影派人将上官云飞、冥日会他们给盯紧了。本王总觉得明安公主可能出事了。”

“啊?她出事了?”

“嗯,上次杜凌志登基的时候,就没有看到明安公主入宫给新皇祝贺,太皇太后都已经病了这么久了,也从未见到明安公主来宫里给太皇太后请安。明安公主虽然娇纵,又……唉。”凌轩始终还是不愿在他人面前提及明安公主作为一个寡妇与他人私通之事,仍旧想要极力维护明安公主的名誉以及他们皇家的名声。

凌轩轻叹了一声之后,缓缓的道:“虽然她有许多缺点,可是她对太皇太后是十分孝顺的,没有理由在太皇太后都已经病得快要死了,她一次都没有去宫里给太皇太后请安,也不侍疾,这太不符合常情了。前些日子,本王一直病着,又要找寻解药,又要防着他们三个外邦以及冥日会,倒是将明安公主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给忘记了。现在想来,这其中怕是大有问题。”

南艺被他这么一说,也惊讶出声:“嗯,爷,你说得不错,太皇太后病了,她不去看一次,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新皇登基这么重要的场合,她都不出席,那就太不对劲了。”

“南艺,你现在就立即出去跟夜影联系,不过,你一定要记得隐蔽行事,不能让他人发现了。”

“属下明白,属下易容一下再出去。”

南艺眯眼笑道,转身,很快就给自己稍微易容一下,一个小伙子就立即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白须老头子了。就连额头上的皱纹几乎可以乱真了,即便是轩王与他同处一室,这么近距离都南艺发现他伪装了。

凌轩十分惊讶的赞叹道:“南艺,没有想到你的易容术竟然也这么高超?跟鬼谷子的易容术相比,也差不离多少了。”

“那是,属下的师父当初跟鬼谷子从毒药村逃出去之后,他也一样是易容了出去的,谁也认不出他。他的易容术自然是跟鬼谷子的易容术差不了多少了,而属下又尽得师父的真传,这易容术也自是了得了。”

凌轩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他觉得自己跟这个幼稚的南艺在一起,自己的白眼都要翻不完了,眼睛都要翻痛了。冷哼一声道:“你这吹牛的本事是不是也尽得你师父的真传了?”

南艺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道:“吹牛?爷,你未免也太小看属下了吧?”

“你的易容术跟鬼谷子可差了一大截了,上次鬼谷子给本王易容了之后,本王直接从钟达的眼线底下大摇大摆的走出戏院,他们都没有发现是本王出去了。就连回来的时候,本王抱了酒坛子回来,他们那些伪装成小二的眼线,还将本王拦下来,看了一眼本王手中的酒,本王还跟他们说了一两句话,他们也就这么让本王走了。”

凌轩道,在他的心里,鬼谷子的易容术那真的不是盖的。

南艺当即就被他给点燃了好胜心,恨恨的撸起了自己的袖子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属下就给你也易容好了,免得你天天带个蒙面巾,若是万一有西昌人进来搜查,要你取下蒙面巾,一瞧见你是大名鼎鼎的轩王。那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你诈死了?还是易容了稳妥一些。倘若属下给你易容了,还能被别人给识破了你的身份的话,那属下就承认鬼谷子比属下厉害。如何?”

凌轩冷哼一声:“本王才不屑于跟你在这打赌了,幼稚!”

南艺那张“老脸”上的褶皱笑得更加褶皱了起来,“哎呦,爷啊,属下可不是为了跟你打赌啊,属下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你想想,现在这个城池已经被西昌国给攻占了,如今,这热河以北的城镇已经都被西昌国和北云国给瓜分完毕了,他们正在休养生息,一边练兵,一边筹备军需,然后就等着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往南攻去了。现在他们空闲着呢,有的是时间挨家挨户的搜查东朔的残余士兵。所以,我们这里不安全啊,你还是易容了好。”

“本王的轻功好,即便是他们来搜查,本王完全可以立即飞走,躲避他们的搜查。”凌轩十分不屑。

南艺一点都不气馁的继续劝他道:“爷,你的轻功好,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你有病在身,你的轻功都不如属下了,倘若来挨家挨户搜查的人里头有个高手的话,你根本就跑不过人家!”

“你!”凌轩顿时就被他给气得七窍生烟,怒目瞪着他。

南艺舔着一张厚脸道:“王爷,还是易容吧,省事,真的……”

他的话突然就停止了,皱着眉头听着外头的声音,外面吵吵嚷嚷的,有些听不真切。

凌轩微微皱眉,屏气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道:“那些西昌士兵在挨家挨户的搜查了。”

“爷,快,易容吧。”

南艺赶紧将自己的包袱拿出来,从里头拿了一些东西就去将杜凌轩的蒙面巾给揭开来,凌轩微微皱眉,南艺说得也有些道理,自己的轻功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还需要时时刻刻的提防着自己什么时候会发病,自己若是蒙着脸,极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还是易容方便一些。

他只得轻叹了一声,由着南艺在他的脸上倒腾,南艺听着外头的动静,似乎那些兵马挺多的,搜查起来也快,越来越朝着他们这个小房子靠近了。南艺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起来,十分快速的往凌轩的面上贴上人皮面具,又贴了胡子,随后,他拿了一个东西递给了凌轩,道:“把这个塞在你的后背!”

“做什么?”凌轩防备的看了他一眼。

“装驼子。”南艺正色道。

“装驼子?”凌轩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自己装成驼子以后,可就把自己的英明神武的形象全给毁了。

南艺苦着一张脸,几乎都要哭出来了,“爷,你就赶紧装上这个假驼背吧,不然可就来不及了。”

“本王为何要装驼子?你怎么不装驼子呢?”

南艺只得费心给他解释:“爷,你看看,你这么高大雄伟的身影,可真是难得一见啊,你这么笔直的腰杆,冷哼一声,就连三里外的敌人都能被你给吓着了。你的气势实在太强了,即便你贴满了胡子,都掩盖不了你的气势。这些西昌人见你气度不凡,定然要多起疑心的。你若是装成一个驼背,你再微微弯着一些腰,就能降低你的身高,也能掩盖你的气势和锋芒,他们也就不会对你起疑心了。”

凌轩皱眉,就当他是在夸自己英俊的王者之气掩盖不住吧,心下微微得意,就将那个假驼背给装在了自己的背后,却依旧挺直着腰杆。

“爷,你弯点腰行不行啊?”南艺是真的很想哭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以说服的客人啊。

凌轩抖了一下眉头,深吸了一口气,“真是有些为难了本王。”

“爷,咱们之前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我只称呼你为‘爷’,你自称‘我’,可是你才坚持了几天啊?又是‘本王本王’的了。”

凌轩攥了攥拳头,他真的很想将眼前这个罗里吧嗦的南艺给揍成一个猪头。“我知道了,我这不是自称‘本王’一辈子了,一时半会儿的不好改吗?”

“一辈子?属下记得,你可是十六岁弱冠之礼之后,你才被封王的,现在的你十八岁,你才自称‘本王’两年而已啊!”

南艺不怕死的怼他道,一边说,一边将屋里的东西给收拾了一下,寻了个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

凌轩咬了咬牙,气得上前就踢了他一脚。

“咚咚咚,开门,快开门!”门外响起了西昌士兵十分粗鲁的砸门声,凌轩不禁微微皱眉,快速的理了一下自己的伪装朝着门口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