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无力相助(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刚刚一开,那些士兵就粗鲁的将凌轩给一把推开,破口大骂道:“老子叫你开门,你磨磨蹭蹭个什么?”

那人推得十分用力,凌轩幸得长了一身的腱子肉,不然还真的要被那人给推一个趔趄了。他微微皱眉,闪到一边,用手捂着嘴巴轻咳了一声,“虚弱”的说道:“老夫年迈,有些耳背,行动又慢,所以开门慢了一些,军爷见谅、见谅!”

那些士兵看了一眼佝偻着背,说话也缓慢不已的老人家,重重的哼了一声,拿着刀就朝着里头走,一阵翻箱倒柜,又朝后院走去,迎面就碰着着了一瘸一拐往前院走的南艺。

南艺痛苦的皱着眉头,他可不是装成瘸子啊,他是刚刚被王爷给踢的,腿上实在是痛得很。

那些士兵一见就冲了过去,一把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恶狠狠的道:“你刚刚在后面做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到前面来?”

南艺连忙“害怕”的弯腰拱手求饶:“军爷,军爷饶命啊,小的刚刚在后面上茅厕,一听见前头喊开门,小的屎都没有拉完,就急急忙忙的往前头走,可是小的是个跛子,走也走不快,这不,正往前头走呢,就碰见你们了。”

“你是不是躲在后面藏什么东西了?还不赶紧给爷拿出来?”

那个士兵恶狠狠的甩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以南艺的武功,完全可以躲开他的这个耳光,而且还能在顷刻之间将这个屋子里的十几个士兵给解决了,但是,若是杀了他们,必定会引起其他西昌国士兵的注意,自己也就只有带着王爷躲避西昌人的追击了。

南艺只得硬生生的忍下了这一耳光,又假装身体虚弱,被他给一巴掌甩到了地上。痛苦的捂着脸喘着粗气道:“军爷,小的真的没有藏东西!”

“还敢说没有?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找到你屋里的银子?还不快将银子交出来?”

那个士兵抬脚就朝着南艺的肚子上踢去,南艺一看,这可不能再被他们这么揍下去了,虽然以这些普通士兵的力度,还不至于伤着他,可是也够疼的啊。

南艺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躲开了士兵的那一脚,颤颤巍巍的道:“军爷饶命,小的刚刚是真的在上茅厕,不过那银子是早就已经藏起来了的,小的以为能瞒得住军爷,结果瞒不住。”

“那还不快去拿?小心爷爷我砍了你的脑袋。”那士兵作势就将刀子往他的脖子上挥。

南艺连忙朝一旁躲闪开来,一脚高一脚低的往院墙边上走去,扒拉了几块砖头,从里头拉出来一个小布包,有些不舍的伸到半截,又急忙给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跪下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道:“军爷,这些银子可是小的一辈子的积蓄啊,可就指着这些银子养老过日子了,您若是拿走了,小的吃什么啊?”

“你吃什么关老子什么事啊?拿来。”

“军爷,能不能留一半给小的?”南艺紧紧的捂着那个小布包。

“滚!给你留?想得美!你吃什么关老子什么事情?你吃屎去吧你!你不是刚刚才拉的吗?还热乎着呢!”

那士兵十分粗暴的将南艺手中的小布包抢了过来,又一脚将南艺给踹翻在地,他打开了布包,看了一下里头的钱财,只有三锭大一点的十两银子,还有一些碎银子,十来串铜钱,以及两个看起来还算值钱的镯子,再没有其他的了。

这士兵有些失望,这钱财也太少了一点,不过,看他家里这破旧的样子,也不像是能搜出多少钱财的样子了,看来这的确是他们家里所有的积蓄了。

“军爷、军爷,能不能留几个铜板?小的明天可就没有饭吃了。”南艺苦苦哀求道。

“滚你妈的!”士兵再次一脚将他踹远,带着其他的士兵呼啦啦的又冲了出去,去下一家搜刮。

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嫌站在门侧的凌轩碍事,一把将他给推搡得老远。凌轩气恼的回瞪了他一眼,那士兵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息从那个“老人”身上散发出来,有些疑惑的侧头望了他一眼,看着再次恢复成一副害怕胆小模样的凌轩,他扁了扁嘴,自己刚刚一定是看错了,就这么一个驼背的糟老头怎么可能会散发出王者之气?

他们那帮好似地痞流氓一样的士兵从他们家里走了出去,片刻后,从隔壁的屋子里不仅仅搜刮出了一袋钱财,还将躲藏在衣柜里头的两个黄花大闺女也给带出来了,用绳子绑着手朝着街道上走去。

“闺女,你们还我女儿,你们这些天杀的,你们带走我女儿做什么?”

那家人的夫妻哭着追了出来,苦苦哀求那些士兵放了他们的女儿。

“带走做什么?老子看上你家女儿了,只是你们的荣幸,老子把他带回去,先孝敬了二皇子,我们这帮兄弟再好好享用享用。”那士兵毫无廉耻的露出了淫荡的目光。

“不行,你们不可以这样,她可还是个小孩子,她还小……”

“小?哈哈,老子就是喜欢小的!”

“你们放开她们!”妇人冲上去试图推开那些士兵。

“爹、娘,救我,救我!”两个小女孩哭得梨花带雨,双手惊恐的挡着那些朝着她们身上伸来的咸猪手,双眼绝望的朝着她们的父母求救。

可是她们的父母尚且是被欺负的对象,哪里还能救得了她们?不过是多了两个伤心的人罢了。

“你们放了她们,我给你们做牛做马都行,求求你们放了她们。”夫妻俩请求道。

“滚开,死老太婆,你再惹老子不开心,老子一刀杀了你!”那些士兵不耐烦的一脚将他们给踢翻在地,踢得极狠,几乎踢断了他们的肋骨。

那妇人痛苦的捂着断裂的肋骨,吐出一口血来,带着满腔怒意:“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会遭报应的!”

“找死!”

忽的围上了三个士兵,拿着尖刀就朝着夫妻俩狂砍了下去,鲜血四溅,他们的身上瞬间布满了深深的砍伤,他们的辱骂声也戛然而止,然而,整个街道都充斥着他们那凄厉的叫声,他们的眼睛依旧愤怒的瞪着那些没有人性的敌人。

那两个女孩凄厉的哭喊道:“爹、娘!你们这些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她们哭喊着,一边想要去揍那些士兵,可是她们都被绑着手,根本就没法反抗,反倒是被那些士兵给狠狠的揍了几下,塞了嘴巴就给带走了。

她们宁愿死,都不想被这些杀了她们父母的仇人给玷污了,可现实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凌轩有些难受,缩了缩眼眸就想往屋外冲,南艺连忙将他给拉住了,一把将门给拴上,劝道:“爷,你现在可是不能去啊,你即便是救也只能救得了几个,可是这热河以北还有这么多的城镇,还有千千万万的百姓你救不了。”

“可是这些西昌人也太过分了,他们已经攻下城池了,就不能善待那些百姓吗?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简直就是混蛋!”

凌轩气恼的一拳砸在了墙上,将整个墙面都给砸的晃了两下,双眸通红,听着外头的惨叫声,他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他常年打战,杀了不少人,可是杀得都是有武器的士兵,从来都不会杀害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更不会强抢民女任意玷污,也从不允许自己麾下的士兵干出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

他十分痛心的说道:“之前我还以为皇上做出撤退的命令是正确的,现在看来,对这里的百姓而言,这是极为错误的命令。”

南艺叹了一口气,劝道:“爷,这也是为了保住热河以南的百姓,牺牲这儿的百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凌轩道:“往后我若是再撤退士兵,一定会先将百姓先撤退。”

“可是,你若是将百姓先撤走了,那敌人也能察觉到你的目的了。爷,打战嘛,死亡、受伤在所难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早日攻回来,解救这儿的百姓。”

“只是,到那个时候,这里的百姓都已经受到了巨大的苦难了,你就说刚刚那对姐妹,还能等得到我们以后攻回来解救她们吗?只怕她们今天就要遭受永生难忘的苦难了。”

凌轩心生不忍,十分难过的微微侧头低着,闭着眼睛,他此刻很希望自己真的“耳背”了,这样就听不见外面那些百姓的哭喊声了。

“爷……”南艺想要宽慰他,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凌轩蓦然睁开眼眸,道:“南艺,你去跟夜影联系,我去跟通天阁联系,我今天要跟通天阁的人去将这些被关押起来的年轻女孩救出来。”

“爷,这样不太好吧?可是会惊动阿木古孜的。”

“我让夜羽出面救人。”

“可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城镇啊,还有北云国占领的那些城池只怕也是相同的局面,你救不完的。如果我们利用通天阁的势力救出了这些女孩,西昌人就会防着通天阁,甚至有可能会剿杀通天阁。那我们下次再想救走秦礼,可就救不出来了。”

南艺跪在了地上急急的道,他以前都以为王爷是很冷血绝情的人,现在却是发现王爷竟然如此心软,这可不是能成大事的人啊,必须要唤醒他。

“秦礼?用这么多的少女来换一个秦礼,而且还是一个南青人…呵呵…”

凌轩无奈的摇了摇头,双眸通红,“罢了,罢了,还是按照我们原本的计划行事吧。”

“嗯。”

“不过,将来这西昌,是不必出现在世界地图上了!”凌轩恨恨的说道,攥着拳头的手紧了又紧,

那一侧,阿木古孜满眼桃心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成排的年轻美貌的女子,这些都是下属刚刚送上来的在这些城镇里抓的东朔普通百姓。

达努吉脸上那道长长的伤已经好了,留下一道狰狞的伤疤,他垂首站立在帐篷里,对阿木古孜道:“二皇子,你要挑哪些人进来伺候你?”

阿木古孜在她们的脸上一个个扫视了过去,她们漂亮是漂亮,可是一个个都害怕的缩着脖子,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全都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无趣!”

阿木古孜只扫了一遍,就懒得再看她们第二眼,挥了挥手让达努吉将她们带下去。

那些女孩忙松了一口气,自认为自己已经逃过了一劫,不过,下一刻,她们恨不得想死。达努吉将她们带了出去以后,竟然直接将她们给赏赐给了那些饥饿、虎视眈眈的将领玩弄。

片刻后,帐外就响起了女孩子的哭闹声,一个个都被那些将领给分了,各自抓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玩弄。之后,整个营区里就响彻了女子悲痛的哭叫声,让人听着不免愤慨,然而,这些没有人性的西昌人却是享乐其中。

达努吉不禁叹了口气,现在自己是越来越不知道要送什么美女给他,他才能不为难自己?

“二皇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末将就按照你的要求去挑选姑娘给你好了。”

阿木古孜抬眸,冷冷的看着他,咬牙切齿道:“方敏!”

达努吉皱眉,合着二皇子还在为了这次被司马栋嘲笑的事情而恼火呢。上一次,方敏就是像这样被他们给送进帐篷来伺候二皇子的,结果被方敏给挟持了。

他低垂着头,“这个…怕是不好找,哪有像她那样特殊的女人?除非,那些杀手组织里头的女人,才有她那样的杀气了。”

“呵呵,她可比杀手组织里的那些只会舞刀弄枪,没有半点脑筋的女人有趣得多、厉害得多了。”

阿木古孜轻瞟了他一眼,若是能将方敏那样的女人给抓回来,好好玩弄一番,然后再将她扔给外面那些士兵玩弄,最后,再一片一片肉割下来,再熬成汤,送给夏子英喝掉。那就最好不过了。

达努吉道:“那…末将去寻个跟她长相相似的姑娘来?”

“本皇子要的不是相似,要的是她本人!本人!你听明白了没有?”

阿木古孜有些气恼,以前对达努吉心中的怨恨和不满再次浮上了心间,抬手就将手中的茶盏往他一泼,直接将茶水泼在了他的脸上,他那长长的伤疤上还贴上了两片茶叶。

“末将明白了!”达努吉立即跪下说道,他低垂着的头下,那一双眸子里再次流过了一道阴狠的目光。

“去,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将方敏给本皇子抓回来,而且是要活的!”

“是!”

另一方,青甫打探完消息就急急忙忙的回去跟上官云飞汇报。

“二皇子,属下探知,达努吉现在正在想办法偷偷的渡过热河,来这边抓方敏呢。”

上官云飞微微皱眉,侧头道:“抓方敏?她可是在军营里头跟夏子英同进同出的,可没有这么好抓啊。”

“那个阿木古孜当初着了方敏的道,又被司马栋给奚落,只怕恨不得抓了方敏之后,狠狠的玩弄一番再将她碎尸万段。若是我们将方敏给抢先抓到,就可以跟他交易了。”青甫道。

“方敏的利用价值不高,阿木古孜虽然恨她,可是还没有到可以用她来交易的程度。”上官云飞扁了扁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青甫轻笑一声,上前一步,眼底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四处张望了一下后压低了声音道:“二皇子,如果方敏的利用价值不高,那么西昌国前太子阿木古力的遗腹子,利用价值可就高得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