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遗腹子之争)(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云飞顿时就来了精神:“阿木古力的遗腹子?谁怀了他的孩子?”

“是东朔的明安公主!”青甫道。

上官云飞的眼中瞬间泛起了兴奋的光芒,他用手敲了敲桌面,冷笑一声,“本皇子早就听闻西昌这两个兄弟十分好色,果然是厉害啊,竟然连东朔的公主都敢上,啧啧!”他露出了一个十分玩味的笑意,在脑海里头浮现出年初在翠湖园里头的闹剧,那时候东朔先皇将事情给隐瞒下来,没想到明安公主果真和阿木古力有染啊。

“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立即将她给抓过来。”

“回二皇子,属下赶到明安公主的别院时,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而且,地上还有不少血迹,应该是发生过打斗,被人强行掳走的。属下在别院里翻找了一遍,发现屋子里头有一些婴儿的衣物,从衣物的布料上来看,应该是皇室成员才能穿的布料。属下就大胆推测应该是明安公主的孩子才有资格穿的,只是属下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将明安公主掳走的。”

上官云飞点点头,皱眉思索了一下,轻哼一声,缓缓的吐露出了三个字:“冥日会!”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

“纵观天下,东朔要想抓明安公主,完全没有必要杀人就能将他们带走。而且,杜凌志那个草包怕是还不知道他姑姑已经怀有身孕的事情。而阿木古孜,则没必要留下一个活口,直接把明安公主连着胎儿一起杀了省事,还带走做什么?至于北云国,他们的人从未出现在热河以南。通天阁又没有对付东朔的心思,也就只剩下还盘踞在南方的冥日会了。”

青甫脊背一直,“那我们要不要从冥日会手中将明安公主给抢回来?”

上官云飞皱眉:“算算日期,明安公主应该快要临盆了,若是跟冥日会这么强抢的话,只怕会引发早产、难产吧。倒不如,你派人进去打探一下,看看他们将明安公主给关押在何处了,你在那周边安插一些大夫和稳婆,一旦明安公主要生了,冥日会势必会去找稳婆,届时,倘若是生的女儿,就暂且不管,倘若是生的儿子,你们就立即将孩子抢出来。”

“可是冥日会行事隐蔽,怕是不好找,我们一找,他们必定会嗅到了味道,而防着我们了。”青甫有些为难的扁了一下嘴。

上官云飞轻抬眼眸:“有难处肯定是有的,不过,我们还是要尽量去抢,只有抢到了那个孩子,我们才有跟阿木古孜谈判的资格。”

“是,末将这就去安排。”

然而,他们找了好几日,都没有找到明安公主的下落,这明安公主就好像是人家蒸发了一样,若不是知道明安公主还有利用价值,只怕是青甫都要怀疑明安公主已经被冥日会给杀了。

青甫更加郁闷的是,他没有找到明安公主已经被上官云飞给骂得够惨的了,现在还引起了其他几方势力的注意,现在包括西昌国、北云国、东朔都开始到处寻找明安公主的下落了。

“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上官云飞气得一掌将跟他汇报的青甫给击飞了出去,现在阿木古孜肯定知道自己想利用前太子遗腹子对付他,那自己跟阿木古孜的合作可不就要黄了吗?

东朔京城,听到风声的太皇太后让人将皇上宣进仁寿宫,屏蔽了左右,强打起精神问道:“明安现在在何处?”

“不知!”皇上冷冷的回道。

“你还不快去将她找到,接回宫里?她都快临盆了,若是被别人关押着,那该多危险啊?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多危险啊?说不好可是会难产的,必须接回来让太医守着,也好多一重保障。”

皇上有些心烦的甩手道:“太皇太后,若不是你当初那么纵容明安公主,她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还怀了西昌国的野种,成为各国的笑柄,可是把我们东朔的脸都给丢尽了啊。”

太皇太后的脸色稍显尴尬,咬了一下唇角,道:“可她总归是你的姑姑!”

“太皇太后,西昌国都已经抢占了我们四分之一的江山了,西昌国的人就是我们的仇人!”

“怎么?你是想要将她的孩子杀了不成?”太皇太后喘着气愤怒的瞪着他。

“哼,倘若西昌国肯退兵回去的话,那朕可以让这个孩子平安回到西昌去,如果西昌国不肯退兵,这孩子就别想活着!”皇上恶狠狠的回道,他现在一提起西昌人就恨得牙根痒痒。

“可是这个孩子若是死了的话,明安只怕是要很难受的,他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啊!”

“太皇太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亲情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以前,朕对付轩王的时候,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如今竟然对明安公主腹内的孩子这么看重,还是说你太宠爱明安公主了,导致连她犯下的错你都要帮着她开脱?”

太皇太后嘴唇哆嗦了一下,以前,她是极为看重权势的,可是经过钟达拿她当人质一事后,她可算是看清了,钟达和杜凌志以前对她的孝顺和百依百顺都是装的,一旦他们两个当上了皇位之后,再也不需要她的帮助以后,就会换了一副脸孔对她。

唯独明安公主,明安公主以前就十分讨厌权势,经常说一些看似大逆不道的话,但是如今想来,明安公主所说的话极有道理。

太皇太后长叹一口气,抬眸,用近乎祈求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她腹中的孩子,你若是不想保那就不为难你了。可是,你绝对不能伤害明安,你把她带回来,送到仁寿宫里来,我们娘俩相依为命,再不给你添乱就是了。”

皇上冷冷的回望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皇上越想越气,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一个姑姑,怀了西昌人的骨肉。而自己的皇后,腹中孩子可是流淌着南青国人的血液。就没有一个纯种东朔人吗?全都是敌国的孩子。他恨,他恨这个世界,恨这些怀孕的女人,都是她们给自己带来了霉运。

想到之前钦天监的人说皇后腹中的孩子是灾星,他就气得越发寝食难安,想了想,便是从仁寿宫出来后就直接跑到皇后宫里将皇后再次臭骂了一顿。

上官琼害怕的低着头,用手护着肚子,全程都不敢抬头与皇上直视,更不敢回嘴,只是用余光注意着皇上的动作,以免他突然对自己下手。

“朕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吗?”

皇上骂了许久,上官琼都未曾回过一句话,这种感觉让皇上十分不好受,就好像是一个拳头砸在了软绵绵的海绵上一样,没有半点反击力度,他气得咬牙怒骂道。

上官琼这才诺诺的开口道:“皇上训斥得是!”

“朕看你这样子就来气!”皇上气呼呼的抬起手就要打她,上官琼连忙用手抓着桌脚,以免被他给打翻在地。

“皇上、皇上,急报!西昌国和北云国朝热河以南发起了进攻。”一个太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报信。

皇上惊得立即收回了扬起的手,转身怒气冲冲的道:“什么?”

“皇上……”

太监打算再说一遍话,可是话还没有说完,皇上已经大步跨了出去,急急的道:“快招大臣进宫议事。”

太监愣了一下,他刚刚不是问“什么?”吗?还以为他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什么呢,原来他听清楚了,只是太过惊讶罢了,太监连忙应是,一双腿倒腾得十分快,急匆匆的跑出去宣大臣。

上官琼见皇上走出去之后,不禁长吁了一口气,手心已经泌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鬓角的发丝已然湿透。若不是刚刚皇上被朝廷之事给叫走了,只怕那结结实实的一巴掌下来,就能将她给拍晕了过去。

嬷嬷有些心疼的上前扶着上官琼,轻声道:“皇后,要不咱们还是回南青国吧,再这么下去,老奴怕皇上以后更是要将气撒在你的身上了。如今西昌和北云国都已经往南下进攻了,倘若万一攻进了皇宫,那你这腹中胎儿岂不是成了西昌国和北云国的眼中钉了?还是去南青国避避难为好啊!”

上官琼无奈的冷笑一声:“避难?本宫跟你们说,我们若是回了南青国,只怕也就是入了另一个狼窝罢了!”

嬷嬷大骇:“皇后,您怎么能这么说呢?那可是你的祖国,是你的父皇啊!”

“皇上让大皇兄回南青国,他却一直盘踞在京城不肯走,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还没有看明白吗?我们南青国也想分一杯羹了。所以,父皇也是不想让本宫的孩子出生的。”

“皇后,那,现在您该怎么办啊?”

上官琼的脸上升起了一丝冰冷的惨淡的笑意:“本宫也不知道。”

她现在看起来像是东朔地位最为崇高的女人,是为母天下的皇后,可她就像是杏子一样,外表是甜的,可是内里的苦涩又有谁人知?

“你派人去跟太贵妃传个信,让她把太贵嫔和两个小公主接到轩王府上去住着吧,别住在宫里了,本宫觉着皇上自从丢了半壁江山以后,脾气越发的怪异了,也越发的恨女人和小孩了。她们母女三人住在宫里不太安全。”

嬷嬷不解:“皇后,太贵嫔跟两个小公主住在映月宫里,皇上也从未去找过她们的麻烦,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吧?而且,你现在已经让皇上生厌了,你若是再做这些事情,皇上会不会更加恼怒你而对你下手啊?”

贴身宫女彩琴微微皱眉道:“皇后,嬷嬷说得对,您现在最要紧的是保住自己和腹中的孩子,何必去管太贵嫔和两个小公主?她们跟咱们素来就没有什么交往的。”

“她们跟本宫是没有什么交情,可是她们跟轩王妃有交情,轩王妃能为了她们几次三番的救她们。本宫现在救她们,也是为了还轩王妃的一个情罢了。”

彩琴就更是不解了:“皇后,奴婢记得你当初刚来东朔的时候,可是跟轩王妃水火不容的,怎么现在对她态度如此反转?再者,你欠她什么情了?”

“当初本宫傻啊,那时候,本宫心心念念的想要成为志王妃,成为东朔的皇后,成为四国最崇高的女人,本宫以为轩王妃以前和志王有过一段情,她的心里还惦记着志王,便是多次对轩王妃下手,结果证明本宫错了,她这样的传奇女子根本就不肖于志王这样的人,她跟轩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至于欠她的那份情,就是当初钟达暗害本宫的胎儿,差点引起流产,太医都束手无策,幸得轩王妃不计前嫌,出手相救,这才保住了本宫的胎儿,本宫此生此世都记得她这一份情。本宫想早早的还了这份情,以免留有遗憾!”

彩琴看着皇后脸上的神情,怎么觉得有一种交代遗言的感觉?彩琴不禁脊背一寒,咬了咬唇,眼里氤氲着泪水,宽慰道:“皇后,你以后的好日子还长久着呢,皇上一定能将热河以北再夺回来的,往后,您腹中的孩子出生了可是太子,将来就是……”

“打住!”

皇后厉喝道,彩琴猛地住了口,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一屋子宫人也不禁都被吓得猛地抖了一下。

皇后冷冷的扫了屋内的人一眼,道:“你们可都给本宫听好了,往后,不得再说本宫腹内的孩子是太子的话,也不得再说他将来要当皇上的话。本宫腹内的孩子只是一个公主,一个公主,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众人一脸蒙蔽的看着皇后,太医都把不出来的是男是女,皇后怎么知道是个公主?再说了,皇后以前不是一直逼着皇上给她腹中的孩子下个圣旨立他为太子吗?怎么如今却是希望生个公主了?

皇后见她们都傻站着,便是拔高了声音问道:“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众人这才被她给震醒过来,连忙跪在地上惶恐的磕头:“奴婢(奴才)听明白了。”

“快传信给轩王府吧。”

皇后有些疲累的用手撑着额头,她现在已经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为皇位而遭到毒手,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就行了。

“是。”

翌日,太贵妃便是入了宫跟太后请安,太后以往见她可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反正横竖就是不顺眼。如今见她竟然也能心平气和的与她坐着一起交谈了。

太贵妃盈盈一拜之后起身,仔细瞧了一下太皇太后的气色道:“太皇太后身子可好些了?”

“咳咳。”太皇太后虚弱的咳了两声,抬手让她在床边的小塌上坐着,有气无力的叹息道:“唉,也没怎么好起来,日子是一天一天的少了。”

“太皇太后,你好生养着身体,让太医给你好好医治。”

“治不好了的,没用了的。哀家以前还惜命得紧,现在也看开了,天天困在这仁寿宫,连个亲近点的人影也看不见,两个说话的人也没有,跟坐牢也没有什么差别了,这样的活法,也没啥盼头了。”

太皇太后有些难过,以前,她精神头还好的时候,先皇也在世时,那时候,皇后以及那些后宫的妃嫔隔三差五的就要过来给她请安,陪她聊聊天。宫外那些贵女、贵夫人的,也会入宫来拍马屁,可是现在呢,仁寿宫的门一个月都不曾进来过一个人了。

而皇上,倒是唯一来过的人,只不过每次过来就是与她为难罢了。昨儿还为了明安公主的事情与她吵起来。

太贵妃继续劝道:“太皇太后,你还是……”

太皇太后轻抬了手阻止她,直入主题道:“你今儿来应该不是单纯的来看哀家的吧?可有什么要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