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情绪激动(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贵妃咬了咬唇,有些为难的开口道:“太皇太后,臣妾一人住在轩王府实在是冷清了一些,王府里又没有什么孩子,臣妾自轩王去世之后,就没有缓过劲来,一度想着干脆死了干净,可是臣妾若是死了,这轩王府可就真的没人了,所以臣妾还得活下来将来给轩王府过继一个孩子来。”

“这事皇上也曾经跟哀家说过,你且等个一两年,安王府上就应该会添新丁了。”

“太后,一两年太长了,臣妾精神不太济,怕是等不了那么久了。臣妾想着将月太贵嫔和两个小公主给接到轩王府过一阵子,能跟后宫当年的姐妹一块住着,也有个说话的人儿,兴许精神头就好些了。”

太后轻轻的瞟了她一眼,以前她在后宫的时候,跟太贵嫔的关系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如今倒如此热络了?思忖了一会儿,道:“行,你就将她们三个带出宫去吧,至于皇上那儿,哀家派人过去跟他打一声招呼就是了。”

“臣妾多谢太皇太后!”太贵妃起身对太后福了福身子致谢。

“嗯。”太皇太后侧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问道:“太贵妃,夜影将暗夜组织管理得可还行?”

太贵妃眼眸微转,不知道太皇太后突然问起这个来是什么意思,便是轻声答道:“回太皇太后的话,以前是轩王管着暗夜组织,臣妾从来不曾过问这江湖之事,现在轩王没了,夜影管理着暗夜组织之后,也从未回过轩王府,臣妾不知现在暗夜组织经营得如何了。”

太皇太后轻轻哂笑了一声,她倒是防备得极严啊,笑道:“哀家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要你找暗夜组织帮帮忙。”

太贵妃轻舔了一下唇,“什么事?若是能办得到的,臣妾尽量办到。”

“明安她怀了阿木古力的遗腹子,还是年初的时候怀上的,现在应该到了临盆的时候了,却被冥日会的人抓走了。而皇上也在到处抓她,所以,哀家希望你能让暗夜组织帮忙将明安救回来。”

太贵妃微微皱眉,如果皇上都知道的事情,只怕其他势力的人也都知道了,现在这局势,只怕大家都在抓明安公主了吧,若是暗夜组织也搀和在这件事情里去,只怕会被其他势力追击吧。

难怪刚刚太皇太后如此痛快的答应她将月太贵嫔和小公主接到轩王府去,原来是用明安公主的事情来跟她做交换的。

太皇太后急急的拉着太贵妃的手,恳求道:“现在哀家也没有势力了,也就只能依靠你了,你若是不帮哀家,那明安和腹中孩子可就会丢了性命了。”

太皇太后一边说,一边抹起眼泪来,手绢拭泪的同时悄悄给身边的邓嬷嬷,崔公公使眼色,他们两个连忙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两个响头,悲戚戚的道:“太贵妃,求求你看在明安公主和轩王妃要好的份上,救救明安公主吧。”

太皇太后见她还不肯答应,便是半坐着起身,就要下床来,悲哀的祈求道:“太贵妃,你就救救明安吧,哀家跪下求你了!”一边下床一边给嬷嬷使眼色。

邓嬷嬷和崔公公连忙上前将太皇太后给扶住了,三个人瞬间就哭成了一团,邓嬷嬷狂呼道:“太皇太后,不可啊,你是长辈,太贵妃是儿媳,你怎么能给儿媳下跪呢?就是太贵妃她也绝不可能让你下跪的啊。”

崔公公则是立即转身跪爬到了太贵妃的脚下,哭道:“太贵妃,您老就救救明安公主吧。太皇太后已经接连失去了好多亲人了,不能再遭受此打击了啊,老奴怕若是明安公主遭受了意外,只怕太皇太后的身子可就……”

崔公公没有再往下说,若是说太皇太后会死的话,那可是大不敬,转头看了一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泪纵横的太皇太后,不禁悲从心中来,对着太贵妃又是一阵猛烈的磕头。

太贵妃只得咬了咬牙,上前将半边屁股从床沿上滑下来的太皇太后给扶了起来,扶她躺在床上躺好,道:“行,臣妾这就回去给夜影传信,让他帮着找找明安公主。”

“好好,哀家就知道你是最重情义的了。”太皇太后带着泪花笑道。

太贵妃脸上尴尬的讪笑了两下,福了福身子道:“臣妾这出宫忙去了,太皇太后保重身子。”

“嗯嗯,你快去吧,若是有信了,就给哀家传个信,哀家也好放心。”

“是。”

太贵妃带着太贵嫔和两个小公主去了轩王府后不久,太皇太后就派人给皇上传了个信,皇上此时正忙着热河两岸的战事,根本就无心管这后宫里跟个尘埃一样卑微的且无人关注的母女三人,也就随口嗯了一声点点头算是知晓了,也并没有多问什么。

“爷,夜影传信来了,说是太贵妃将太贵嫔母女三人给接到轩王府安置了,另外太皇太后求情,让暗夜组织帮忙找明安公主,夜影来征询你的意见。”南艺从外头回来道。

凌轩依旧是一副驼背老头的装扮,可是此刻的他眼里锋芒毕露,完全不像那天一副混混沌沌的模样。

他略显粗大的手指关节在桌面上敲了敲,发出了有节奏的咚咚声,微微点头道:“现在也是时候让暗夜组织出动了,让他们在外打着寻找明安公主的幌子,实则暗地里摸清冥日会的巢穴都躲藏在何处。”

其他三个外邦的势力都是在名面上摆着的,那些兵马都驻扎在哪里,有多少兵马也是一清二楚的,唯独这个冥日会就像是藏在地底下的蛇一样,平常都看不见,一旦他们倾巢而出,就能造成极大的伤害。

“是。”南艺拱手道。

“现在阿木古孜正在攻打热河,以现在热河的战事,只怕再过两天,皇上就要供应不上军需了,到那个时候,南青国就要开始在热河以南伺机而动了。护国公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你让夏子英他们注意保存实力,不要硬拼。如果阿木古孜一旦跨过了热河往南去了,这热河以北他也就顾不过来了,届时,就让通天阁的人快速动手将秦礼抢过来。”

“是!”

药王谷,夏依依在院子躺在摇椅里晒太阳,略显寒意的阳光洒在了她皎白的脸庞上,在金黄树叶的反射下,映照在她脸上的光芒也显现出了金黄,皮肤更加显得光滑娇嫩。

她眯着双眼,微微晃动着躺椅,一阵风刮过,将落叶卷起,吹拂到了她的脸上,她拿开了脸上的落叶,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喷嚏,看了一眼山间的树林,阔叶树叶几乎都快掉光了,只有那些针叶林还郁郁葱葱的。

“哎呦,王妃,你怎么能就这么躺着啊?快拿块小毯子盖盖肚子。”

画眉听见了她打喷嚏,十分紧张的从屋里快速走出来,将小毯子盖在了她的肚子上。

依依侧脸望向她,笑道:“你也太过紧张了一些,今天有太阳,不冷。”

画眉道:“王妃,现在秋天过完了,都已经开始入冬了,即便是有太阳,这太阳也没有多少热量的,再说这傍晚的山风十分凉,等一会儿日头也就下去了,你还是当心着一些,若是感冒了可不得了。”

“好,我知道了。你可真是越来越啰嗦了。”依依笑道。

画眉侧耳一听,道:“谷主回来了,正在哼哧哼哧的爬山呢。”

“哦,想来疫症已经结束了吧。画眉,快去接一下他,这么大年纪了,爬山也怪累的。”

“是。”画眉说着就运用轻功飞到了半山腰。

约莫一炷香后,便是搀扶着鬼谷子走了上来,罗津连忙倒了一杯温茶给鬼谷子。

鬼谷子一进来,茶水还没了来得及喝了,就赶紧亲自给夏依依把脉,见她保养得极好,胎儿也极好,便是放下心来。

依依笑着道:“鬼谷子,是不是疫症结束了,所以你就回来了?”

鬼谷子这才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喘着粗气的道:“疫症结束是结束了,不过,老夫也不是因为这个才回来的,而是因为外头打战了,老夫是回来避难的。”

“打战了?打到南方来了?”依依皱眉问道。

她这些时间一直都呆在药王谷里,既未出去,也没有外人进来,完全与世隔绝了,倒是一点外界的消息也没有了,对如今外面的事情自然是一无所知了。

“倒是还没有打进南方,不过也没有多久了。现在西昌国和北云国联合起来一起攻打护国公父子,他们两个在热河以南抵挡不了多久,军需都已经告罄了,箭支都没了。如今皇上在东朔各地搜刮粮食和军需呢,前阵子已经搜刮过一次了,这才多久啊,又搜刮,老百姓自己家里都没有粮食吃了,哪里有余粮上交啊?只怕这一批的军需和粮食根本就筹备不出来。”

依依微微皱眉,问道:“若是南方失守的话,他们几个国家将东朔皇朝给推翻了的话,是不是不会让东朔的皇室之人活着了?”

鬼谷子皱眉,立马垮下了脸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他们是死是活跟你无关。”

依依咬了咬唇,眼角不自觉的往左上角转了一下,嘟囔道:“我只是问问而已。”

鬼谷子瞪着眼睛问道:“你都已经被王爷给休了,你还想着他会不会被那些外邦的人给杀了?”

“我才没有想着他了,他现在跟我无关。”依依倔强的道,过了一会儿,有些犹豫的问道:“鬼谷子,你这次出去,没有跟他说及我已经怀孕的事情吧?”

“没有,老夫才没有这么多的闲心去管你们两个之间的破事了,老夫这次出去是治疗疫症的,根本就没有去轩王府见过他。”

鬼谷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挺大的,不过他内心却是暗暗道,老夫说得也没有错了,是没有去轩王府见他,而是去别的地方见王爷。

依依轻瞟了一眼鬼谷子争辩得面红耳赤的模样,道:“得了吧,我还能不知道你上次出山谷跟我要血液是做什么用处的?是不是拿血去给他炼解药了?”

鬼谷子瞪着眼珠子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怎么可能?就你那么一点点血,都不够他吃几天的,你别多想啊,老夫就是拿着你的血炼了一点其他的药,结果没有炼出来,你这次再给老夫一些血吧,行不行?”

依依眉头一扬,道:“鬼谷子,你也知道,我现在怀孕着呢,哪能给你血去炼药做试验啊?你还是等我生完孩子过了哺乳期再谈这件事吧,现在我可不能给你血液。”

鬼谷子不禁苦着一张脸,按照时间来说,现在王爷的药应该都要吃完了,必须得再炼制一些解药给他送过去了,倘若没有,王爷的病情可就抑制不住了。

“依依,你别这么小气嘛,虽然你现在是怀孕了,可是这么长时间才跟你要一点血,不碍事的,你就给老夫一些血液炼药,行不行?”

依依扁了扁嘴,摇了摇头,一副不容多谈的模样。

鬼谷子咬了咬牙,一跺脚道:“那,那老夫就花钱跟你买血行不行?”

依依不禁挑了挑眉头,他这么小气的人,还能花钱跟她买血?依依依旧摇了摇头。

“一百两,一百毫升。可行啊?”鬼谷子道。

“不行,我的血不卖!我虽然没有什么钱,可是也没有到要卖血的地步啊!不卖不卖!”依依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一千两?”

“不卖!”

“一万两?”鬼谷子壮着胆子喊出了天价!“这个可是最高价了,可是不能再多了啊!”

依依漫不经心的抚了抚已经有些发福的肚子,温柔的道:“宝宝,为娘可是为了你能好好成长,即便他开一万两买一百毫升血,为娘也不会卖血给他的。”

鬼谷子咬了咬牙,道:“夏依依,你究竟要多少钱才肯卖血给老夫?”

“你给我说实话,炼药究竟是给谁的?”

鬼谷子见自己斗不过她,只得冷脸道:“给王爷的。”

依依粗哼一身,怒道:“给他?哼,我不卖给他!”

“唉,依依,你就行行好啊,他不能没有解药的,你就卖一些给他啊。”鬼谷子道。

画眉有些疑惑的扫了鬼谷子一眼,她之前从红菱的口中得知王爷已经死了,可是鬼谷子又说是在给王爷炼药,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难不成鬼谷子是想要瞒着王爷的死,而故意当着王妃的面说在给王爷炼药,好糊弄她王爷还活着?

画眉连忙道:“王妃,你就看在孩子的面上,给王爷一些血液炼药吧。起码,也要让孩子看他爹一面吧?”

“有什么好让他们父子见面的?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他见到孩子的,他当初不是还说我的血太肮脏了吗?那就别用我的血炼药啊!他不是说他宁愿死都不用我的血吗?他就应该骨头硬气一点啊,到死都别用啊,现在又来用的我的血做什么?不给,我不给!”

依依气呼呼的说道,想起在王府的最后一夜,凌轩对她的恶劣态度,她的情绪就不免激动了起来,原本抚在肚子上的手移到了腿上使劲的拍打着大腿,拍得啪啪的响。

画眉连忙上前抓着她的手,宽慰道:“王妃,你别激动,别激动,你不想给就不给。”

画眉连忙给鬼谷子使眼色,鬼谷子轻叹了一声,摆手道:“好,你不给就不给吧。”

画眉连忙扶着夏依依往卧房里走,道:“王妃,你慢些走,咱们回房休息一会儿。”

“嗯!”依依点点头,气呼呼的回了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