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军需告急(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气息也有最初的喘着粗气,渐渐的变得平缓,她的手不自觉的抚了抚肚子,感受着现在尚且还不会踢她的小生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背对着身子悠悠的问道:“画眉,你说,我若是不让他在死前见孩子一面,是不是说不过去啊?”

“是啊,王妃!”

“那,要不就卖些血给他,也好给他续命,哪怕让他活着能亲眼看一眼孩子再说?”

“嗯!”

画眉点点头道,她的语气有些难过,回答的时候,她的鼻腔似乎有些难受得发出了“呜呜”的模糊音,王妃的心总是这么软,可是王爷都已经死了,再也看不见小世子了,王爷甚至都不知道小世子的存在。

听到画眉的声音有些哽咽,依依皱了皱眉头,翻转过身子来,看了一眼鼻子发酸的画眉,她的眉头不禁皱的更加深了。

“怎么了?画眉?”

“没什么,奴婢就是有些伤感罢了,若是王爷没有中毒,你们还像以前刚回王府的时候那样恩爱就好了。”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过去的再也回不来了,她冷冷的道:“画眉,你去跟鬼谷子说,二万两就成交,不然就别再来问我买了!”

哼,既然凌轩跟他没有什么情义可言了,那就要好好宰他一顿,就他那个病情,一年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来买血了。不过按照上次鬼谷子才用了那么一点点血炼制的药竟然能抵用这么长时间,想来,他已经炼制出效用更强的药了。

画眉神色微变,刚刚鬼谷子说要花一万两银子买,估计也就是鬼谷子自己掏腰包买了,可是鬼谷子那样小气的人,为了哄着王妃,能出一万两白白的送给她,也算是够大方的了,若是出二万两,鬼谷子怕是不会同意的吧。

“二万两会不会太多了?”画眉试探性的问了问,想要王妃减价。

依依冷声道:“没得少,画眉,你究竟是哪一头的啊?他杜凌轩还能没有这个钱吗?”

画眉撅了一下嘴巴,哦了一声就退了出去。然而让她大跌眼镜的是,鬼谷子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还一次性的拿出了十万两的银票给了她,说是先买个两百毫升,剩下的六万两银子是预定了以后的。

画眉接过了银票,哆哆嗦嗦的道:“鬼谷子,你…你…”

“老夫怎么了?”鬼谷子扬眉道。

“你可真是舍得啊!”画眉道。

“又不是花老夫的钱,到时候老夫会跟王爷报销的。”鬼谷子不以为然道。

“?”

画眉疑惑的缩了缩脖子,随即释然了,这个鬼谷子定然是以为自己也不知道王爷已经死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她便是也装作不知道,拿了钱就回去给了依依。

依依接了银票,倒是十分大方的就开始抽血了,二百毫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既然是做生意嘛,那就不能短了客户的货物,也不能让自己亏了。

鬼谷子炼好了药,自己也懒得再出山谷了,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还是躲在这山谷里头安全。解药也就由红菱带出去给了夜影。

画眉就更是疑惑了,还以为鬼谷子是为了哄王妃的,可怎么就觉得这有点假戏真做的感觉呢?

护国公与夏子英在热河这边已经监守了快十天了,那西昌国和北云国攻了许久都没有攻下来,可是每一次打战,都将他们的箭支和兵马耗损了不少,如今,库里的箭支可是越来越少了,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护国公那张古铜色肌肤的老脸上,皱纹也越来越深,越来越密了,比起以前来,他似乎更加苍老了。昨天肩膀上还中了一支箭,幸好敏儿医术高明,给他拔除了箭,又缝合了伤口。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见敏儿和夏子英真是恩爱有加,两人又共同上阵御敌,护国公对方敏这个准儿媳妇是再也挑不出刺来了,心里也就默许了他们两个私定终身之事了。

肖潇走了进来,对护国公拱了拱手,道:“公爷,末将刚刚去清点了一下兵器仓库,我们所剩的箭支也就只有四十万支了,现在我们带领的兵马还有八十万,王将军和丁副将带领的兵马还有九十万,可是他们没有箭了,今天还派人来跟我们借箭,可是我们这四十万支箭分下去的话,两人才能共用一支箭,哪还有箭借给他们啊!”

“只有四十万支箭了?怎么会用得这么快啊?”一个副将惊讶的站了起来。

护国公叹了一口气,眉头也皱得更加深了,“原本我们的箭也不多,就只有三百万支,这些天都是省着用的,还一边捡了对方射过来的箭再射回去。可是那些敌人也太过狡猾了一些,知道我们现在军需不足,就隔三差五的过来骚扰一番,我们都已经跟他们打了几十场了,还能剩下四十万支箭,已经是奇迹了。”

就连昨天方敏给他拔除肩膀上的箭时,方敏原本是想要打算将箭身剪下来,再去拔除没入体内的箭矢就会方便一些,也能减少一些因为拔箭而造成的二次伤害。可是护国公都强烈要求方敏将这支箭完整的拔除下来,他今天还利用那支箭杀了一个西昌士兵呢。

护国公侧头对夏子英道:“皇上那边的军需什么时候到?”

夏子英长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孩儿已经每天都给皇上写急信催促了,可是那信件要么石沉大海,要么得到的回复就是皇上还在筹备之中,孩儿悄悄的从别的地方打听了一下,这才得知皇上根本就没有筹到多少军粮,另外,他现在命令军需处制造的那些箭支等兵器,他全都给分派给了京城里的士兵和禁卫军,并没有多余的给我们。”

夏子英说的“别的地方”正是暗夜组织,只不过这个军帐里,还有几个副将,他也不好明说,以免有心人到处乱嚼舌根,毕竟这军营里有些人可不是他们一路人。

不过,护国公等几人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也不会多嘴细问。

而金维以前就是皇上安插在西疆的将领,后来志王去了西疆之后,则是顺利将金维给拉拢到了自己的麾下来,现在杜凌志成为了皇上,金维则是更加为皇上的马首是瞻了。

金维听到此言,眉头微扬,却是没有开口。

肖潇咬牙切齿的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我们这里才是前线,京城那可是后方,他把那些仅有的箭支全给京城的士兵做什么?他这是不想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了吗?”

金维这时立马就跳了出来,高声斥责道:“肖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可是有将皇上看在眼里?皇上素来都是极为重视我们的,怎么可能会不管我们的死活?你这是想要动摇军心,号召大家造反吗?”

肖潇怒道:“我什么意思?我说的不过就是事实,这都已经多少天了?我们跟皇上要的粮食和箭支,可有给我们送过来?再不送过来,我们这些兵马可是都要葬送在这里了。”

金维指着肖潇的鼻子骂道:“你们要理解皇上的苦心,皇上一定会将东西筹备好送过来的,你们现在的任务不是在这里说皇上的不是,而是要赶紧御敌,将他们阻隔在热河以北!”

夏子英心里也早就看金维不顺眼了,当即就怒怼金维道:“阻隔?拿什么阻隔敌军?拿这一百七十万将士的肉身直接推上去当肉盾挡着敌人吗?你倒是来告诉我,我们才四十万支箭,应该怎么御敌?”

金维咬牙道:“哪来的一百七十万将士?那九十万的人是北疆那边撤下来的人,又不是我们西疆撤下来的人,他们没有箭支关我们什么事?”

夏子英气愤的暗自啐了一口,道:“那好,就算不管他们那九十万,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西疆撤下来的八十万将士怎么用四十万支箭来御敌呢?”

金维这时倒是真的被夏子英给难住了,他可是没有这个能力御敌,他也就是过过嘴瘾骂人罢了。

敏儿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个金维按照现代社会的说法来说,他就是名副其实的键盘侠!

敏儿啐了一口,嘴角斜斜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耻笑,冷哼一声道:“金副将,等会儿敌人肯定还会往我们这边发起进攻,到时候你就带着十万士兵以及五万支箭去御敌,希望你能够大获全胜哦。”

金维当即就狠狠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大口,骂道:“你个臭娘们,在这军营里指手画脚的碍眼得很,老子劝你赶紧滚,别在这里……”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脖子间有一股寒气,他转身一看,夏子英已经将剑给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气恼的瞪眼骂道:“夏子英,这个女人可是你带进军营里来的,你敢庇护她?”

夏子英冷冷的道:“金副将,你在这军营里也不是初来乍到,你应该知道她是本将军的未婚妻,你敢对她如此无礼,就是对本将军不敬。再者,本将军也忍你很久了,你这么久以来,每次要上阵的时候,你都躲在这军帐里,不去前线抗敌,别的将军从前线下来了,你又唧唧歪歪个不停,像你这样的人,本将军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了才解恨。”

“夏子英,哼,她是你的未婚妻?我怎么看着不像啊?你们既没有媒妁之言也没有父母同意,你们只能算是一对野鸳鸯!”

“放肆!”

护国公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宛若猛狮,愤怒的等着金维道:“本公爷早已同意他们二人的婚事,方敏乃是我们护国公未过门的少奶奶。金维,你往后对她若是再这么无礼,休怪本公爷对你不客气!”

金维猛地震了一下,狂笑道:“护国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维护你们府上的名誉,你才这么说的,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订婚!”

方敏冷笑一声,慢慢的走到了金维的身边,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将匕首抵在他的心脏口,冷冷的道:“本姑娘跟夏子英是有没有订婚,关你屁事啊?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究竟有没有这个资格当一个副将吧。你瞧瞧,这军中的将领有几个信服你的?你要么下一场战役的时候,你亲自上阵把战打赢了;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把你身上的这身副将战袍给脱下来,当一个参将去!”

方敏面对着军帐中各位将领高声道:“众位将领,你们说,是不是?”

“是!我们也看他不顺眼多时了!”

众将领高声回道,还不禁嘲笑起他来,他们可都是夏子英和护国公的手下,自然是要卖方敏一些面子的了。

金维怒道:“你一个女人,凭什么要求本副将如此?”

护国公冷冷的看着他,将一块令牌扔在了他身上,道:“本公爷现在就下令,你要么下一场战役的时候,你亲自上阵把战打赢了;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把你身上的这身副将战袍给脱下来,当一个参将去!本公爷可有这个资格命令你如此了吧?”

金维惊讶的瞪着双眼,自己这是被这一家三口给欺负了吗?他愤怒的道:“本副将的军衔可是先皇亲自赐予的,其实你们说剥夺就剥夺的?”

“先皇已经不在世了,现在又是在沙场上,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受有所不受!你若是赢了战役,你依旧是副将,你若是输了,活着你不肯上战场,依照军规,是可以将你就地革除军衔的,严重的,还要施以军棍甚至是死刑!”

“你!你们敢!你们这是在排除异几!你们…你们等着,本副将一定要去皇上那里参你们一本,你们就等着瞧吧!”

金维恨不得将他们几个人杀了,可是他都被夏子英和方敏用剑和匕首挟持着,半点也动弹不得。

“报!敌人的船又往我们这边开过来了!”

一个小兵快速的跑了过来,焦急的报信道。

“来人,去军需仓库里取五万支箭来。”护国公命令道。

“是!”

护国公再转头看向金维道:“金副将,如今国难在前,你作为副将,在热河这里一次前线都没有去过,也太说不过去了。今日,本公爷就命令你即刻带着你手下的那些兵马,再带着五万支箭前去御敌,一定要凯旋而归啊!”

金维这才慌张了起来,护国公竟然是来真的,他连忙叫喊起来:“护国公,你让本副将只拿五万支箭去御敌?这也太少了,怎么也得要三十万支箭才行啊!”

护国公道:“三十万支箭?你在说什么笑话?整个军中就只剩下四十万支箭了,若是让你这次拿了三十万支,就剩下十万支给大家,你是想要其他的士兵全都死吗?”

“可是五万支箭你就让我打赢这场战,你才是在说笑话!”金维怒道!

方敏将手中的匕首调了个头,用手柄砸了一下他的心窝,耻笑道:“呦,金副将,你之前可是说要理解皇上的苦心的嘛,说得那么高尚崇高啊?你拍皇上马屁拍得这么响亮,你这会儿怎么就不继续体谅皇上的苦心啊?你就带着皇上的苦心上战场吧!”

“你!”金维被她气得个半死,用手捂着被她砸得生疼的心窝!他怒道:“有本事,你带着五万支箭就去把他们给击败啊!”

方敏冷哼一声:“本姑娘以前带着兵打了那么多的胜仗,你瞎啊?你是不是瞎?再说了,本姑娘又不是副将,干嘛要帮你去带兵击败他们啊?本姑娘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我有不是军中之人,不受军规管辖!你还不快去?是不是要以违抗军令处斩啊?”

“你!”

金维气得咬紧了牙,在众人的威压之下只得接了军令出去带兵御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