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叛徒(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熙的命令一发下去,很快就在热河以南那些刚占领的城镇里头宣布将那些犯事的士兵全都给处罚。

当那些犯了死刑的北云士兵听说要被砍头的时候,就连忙呼天抢地起来了。

“凭什么啊?犯事的又不是我们,他们西昌国的士兵也跟我们干了同样的事情,凭什么他们一点事都没有,我们就要被处斩?我们不服!”

“要处死,也要大家一起处死,凭什么我们要被处死?我们跟着太子一路打下了这么多的城镇,那么大的功劳,凭什么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处死我们?这一点都不公平。”

这些犯人里头除了普通的士兵,还有一些有小功劳的千夫长、参将,他们叫嚣得更甚,为自己打抱不平。

阿木古孜躺在躺椅上,慢悠悠的晃荡着,一边听着传讯之人眉飞色舞的描述,一边半眯着眼睛小口的抿着刚刚沏好的碧螺春,整个帐篷里都弥漫着一股清新茶香。

“有趣。”他轻轻吐露出来这么两个字,微微抬起眼眸,道:“去叫达努吉过来。”

片刻后,达努吉走了过来恭敬的跪下道:“二皇子!”

“你让那些城镇里的参将们去给北云国犯事了的参将唆使一下,让他们告御状!闹得越大越好!”

“是!”

次日,在西昌国参将的唆使和游说之下,北云国的那几个犯事参将立即联络了各个犯事的士兵写了联名状,要求太子立即将他们无罪释放。并且还一纸奏折上传给了北云国皇帝,一边夸大自己的功劳,一边状告太子严刑酷吏,又说太子此举,搞得军心散乱,甚至还想弹劾太子,将太子给废了。

只是他们的诡计并没有得逞,赵熙可不是个傻子,在他们的奏章送往北云国的时候,赵熙就已经知晓了风声。

“你可查清楚了?他们这些人闹事,可是西昌参将唆使挑拨的?”

“正是,末将查得清清楚楚,我们那些犯事的人已经被关押在牢房里,从未出去过,期间西昌国的参加挨个牢房去收账,说是他们之前一起赌博,我们的人欠了他们的钱,他们要赶紧把钱收回来,以免死了以后没有地方收钱了。我们的守卫也就让他们进去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拿了笔进去让他们签了联名奏折。”

赵熙冷哼一声,浑身散发出一丝寒气,这个阿木古孜,自己倒是小瞧了他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心计,居然想借此事让父皇除了他的太子之位。他打的什么算盘,赵熙可是一清二楚,不过就是他没有自己的能力,就想借刀杀人。

等自己没了势力了,他也就好霸占东朔的城池了。

“你立即传令下去,赶紧将那些人处决了,不必再等了,一定要在父皇的圣旨下达之前将他们处决!”

“你不等圣旨?这样不太好吧?”那个副将有些迟疑。

“那些人的奏章里肯定是写得一些假话胡话,父皇自然是要为了稳定军心而让本太子放了他们的。如果本太子接到了圣旨,也就不好违抗皇命了,若是没有接到圣旨,本太子处决他们也没有什么错的。”

“是!”

“慢着!”赵熙皱眉道:“多派一些人手去,在牢里悄悄的处决了,免得西昌人借机闹事!”

“末将遵命!”

是夜,关在牢房里的北云士兵但凡是犯了死刑的,全都给处斩了,那些该挨军棍了,一棍也没有少,全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们的屁股上。

直到次日清晨,这些挨了军棍的人被抬回了营帐,众人才知道他们已经被罚了,而那些死刑犯已经被处死了。

阿木古孜得知后,冷哼一声,这个赵熙,还真是有些胆量和气魄呢,居然敢抢在北云国皇上圣旨之前就将那些参将处死,这样的果决,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倘若将来赵熙这种人成为北云皇上的话,那北云国很有可能会成为以前东朔那样强大的存在。

这下,他就更是坚定了要联合南青国一起攻打北云国的决定。当夜连忙又写了一封信给上官云飞,稍微调整了一下他们的合作计划。

药王谷,一大清早的,夏依依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了,她心中一惊,连忙起床,还未出门,画眉就从外头进来,见她起来了,就知道她受惊了,连忙宽慰道:“王妃,不必害怕,是我们自己的人上来了。”

依依微微皱眉,“可是我怎么听声音像是来了很多人啊?”

“是来了很多人,得有两万人!”

“两万人?怎么会这么多?”依依不禁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两万人,那得是军队啊。“怎么回事?是哪个部队来了?”

“是秃鹰!”

“快带我去看看!”夏依依急急的道,她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秃鹰会带着兵来药王谷?

“不行,你不能出去。”画眉连忙阻止,王妃若是从那些士兵的耳中听到王爷死了的消息,那可就不好了。

“为何?你不是说了是我们自己的人吗?怎么还不让我出去?”

依依疑惑的皱了皱眉,便是要推开画眉,自己朝着外面走。

画眉连忙伸手将房门给关了,扯了个别的理由道:“王妃,你想想,你的肚子现在已经鼓起来了,你这么一出去,那些士兵一眼可就能猜到你已经怀孕了。若是消息泄漏出去,可是不好啊。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屋里,哪里也别去。”

“可是我想问问秃鹰一些事情。”

“这样,你想问些什么,我等会儿出去帮你问问如何?”

“好吧。”

依依点了点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画眉说得对,在这么混乱的时候,还是隐瞒自己怀孕的事情才是最安全的。

过了一会儿,画眉便是回来了,依依急忙将她拉进了屋子,问道:“画眉,你可打听清楚了?”

“嗯。”画眉点点头,言简意赅的将热河失守的事情说了一遍。“秃鹰说他们没有箭支,也没有军粮了,现在许多城镇已经被西昌国和北云国给攻占了,他们为了活下来,只好让士兵们分批隐藏在大山的山洞里。秃鹰被分到了药王谷,一来是为了隐藏,二来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藏起来?他们为什么不撤退回京城保护皇上?”

“这个,他说的是京城沿途现在回不去了,前面的城镇都被敌人占领了,他们手头上没有箭支,没法攻城通过了。”

依依不禁焦急了起来:“这么说来,京城要失守了?那留在京城的太贵妃,还有子墨他们怎么办啊?”

“王妃,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奴婢这就让红菱他们派人回去跟夜影传个信,让他们将护国公府和轩王府上的人妥善安置。”

依依咬了咬唇,抬眼看着画眉:“这……会不会不太合适?”毕竟现在她已经不是轩王妃了,没有道理让暗夜组织替她办事啊。

“王妃,有什么不太合适的?现在我们为了保住护国公府,也只能让暗夜组织出手了。你若是过意不去,以后你就给暗夜组织一些佣金呗。”

“嗯。”依依点点头,又担心起了其他人,“护国公、子英和敏儿呢?他们可还安全?他们在哪儿?”

“秃鹰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他们跟护国公逃跑的时候就是分开跑的,所以现在对他们的去处是一无所知。”

“画眉,你要不让红菱他们去打探一下方敏他们的去处?”

“不行,刚刚秃鹰就是怕你派人去找他们,还特意跟我交代了,说不让我们出去找他们,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现在敌人可是在到处找他们。”

依依微微皱眉,叹息一声:“唉,也是,算了,就不找了,他们反正是知道我们在药王谷的,他们若是想要来找我,就自然会来找我的。我还是不去给他们添麻烦了。”

被依依惦记着的敏儿此刻正带着两万兵马在另一处山上盘旋而上,寻了个宽敞的山洞隐藏了起来。

因着那天逃跑的时候,所做的计划就是化整为零,若是一百七十万兵马集合在一起前进,目标太大,很容易被敌人发现。只能这么分散着。

而护国公则是因为将领不够了,便是临时决定,封了方敏一个参将,那些将领里头除了金维反对以外,其他的将领并不反对。在他们的心里,以方敏的才能,当个参将其实委屈了她。

只是她是个女子,这军中从来就没有给女人封将领的规矩,这可是头一遭,自然是还有些需要考虑众人的接受能力了。

若是直接给她封一个将军,那些久经沙场的副将还得听从她的命令,那岂不是会引起一些副将的不满?所以护国公权衡了之后,就给她封了一个军衔较小的参将。

她所率领的这两万人倒是都是一些夏子英常年带出来的老兵,他们十分信服夏将军,也十分信服方敏,因此,他们被分派到方敏的手下,也全都服服帖帖的跟着她来到了指定的山间里。

方敏安排了一些士兵在山间躲藏着放哨,便让其他的士兵躲藏在山洞里睡觉休息,山洞里瞬间就响起了士兵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方敏微微皱眉,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她其实是能够睡得着的,只是她并没有什么睡意,心里还牵挂着夏子英。

她从山洞里走了出来,看了看外面月色如勾,月色稍显冰冷,山风吹来,冷得她身上起了一些鸡皮疙瘩。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呼出来的气息竟然起了雾气,果真是冬天了啊!越来越冷了。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月圆人也圆呢?

她回到山洞口,寻了个避风的地方独自蜷缩着身子睡觉,即便是睡觉,手中的剑却是没有装在剑鞘里,紧紧的抓在手上,似乎随时都可以起身将敌人一击毙命。

与方敏这个藏身之处的安静相比,夏子英那儿的山洞却已经鸡飞狗跳了起来。

“快,下山去找金维,一定要将他抓回来。”

夏子英几乎气得肺都炸了,他们逃跑的时候,为了防止金维在路上偷偷给皇上送信暴露他们的藏身之处,便是将金维绑着,而且还特意将他与他原来的部队分开了,跟着夏子英的人马跑,以防部队里有金维的同党。

然而,没有想到金维到了这个藏身之处以后,半夜谎称要大解,两个士兵就押着他随便寻了个山上的角落大解。

可是金维好歹也是一个副将,这本事又岂是两个普通士兵能防得住的?金维虽然被绑了手,可是他故意落在了后头,直接从士兵的身后用脚踢在那两人的后脑上,就直接将他们两个给踢死了。

随后又用士兵身上的刀将自己手上的绳子解开,便是拿着刀逃跑了,他想要立即出去给皇上报信,告诉皇上,护国公和王将军将这些兵马分散着藏在了各地了。

山洞里的人等了两柱香的时间都没有看到金维回来,这才去山上找寻,才发现了两个士兵的尸体,连忙报告给了夏子英。

派出去的人寻了几里地,急忙跑回来禀告道:“夏将军,没有找到金副将!”

“我们也没有找到!”

“我们也没有找到!”

派出去的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一个个都没有带回来好消息。

夏子英的眉头紧皱,看了一眼这暗黑的夜,急忙道:“这儿不安全了,必须立即撤退。另外,你们几个人赶紧去给护国公、方参将、蒋副将他们报信,让他们赶紧转移,他们呆的地方只怕也不安全了。”

一个士兵有些犹豫,“夏将军,安置之处可是已经挑选的最好的隐身之处了,若是让大家全都转移,怕是挑不到好的地方了。”

“可是目前只能如此了,让大家沿途都注意一些,若是看到了金维,一定要将他抓回来。”

“是。”

金维想着跑出去给皇上报信,可是还没有跑出这个城镇,就被在外头巡逻的西昌士兵给抓住了,就他那个怂样,平时在自己的军营里对自己的将士则颐指气使、蛮横无理的。这一落到敌人的手里,又被一阵严刑拷打,没几下就投降了,招供得一干二净,还亲自带着那些西昌人往夏子英藏身的山林走去。

那些西昌士兵在山上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一个东朔士兵的影子,当即就朝着金维的胳膊上恨恨的砍了一刀,砍下了一只手臂来,怒骂道:“好啊,你居然敢骗老子?”

金维疼得不行,想要去捂着还在呼呼流血的手臂,可是他被五花大绑着,根本就没法捂着手臂。

那西昌的副将快速的点了他手臂上的穴道,防止血液留得太快,现在还需要留着他的性命,还有些利用价值。

金维连忙高呼:“他们一定是发现我跑了,这才赶紧转移了地方,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山洞里看看,里面有很多的脚印啊。”

那个西昌的副将上去查探了一番,果真发现这里来过很多的人,便是将刀架在了金维的脖子上,恶狠狠的道:“你最好给老子说实话,他们去那儿了?”

“我哪里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那副将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骂道:“你不知道是不是?老子杀了你!”

金维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被他给踢破了,痛得脸部扭曲,接着,他好似一个孙子一样求饶道:“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一定能找到东朔人。”

“哪儿?若没人的话,老子真的会杀了你。”

“绝对有人,就是离这儿不远的一处山上,方敏那个贱女人带着两万人在那儿。”

“方敏?”

“对,她可是夏子英的女人!”金维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