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里应外合(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一行人趁着夜色离开药王谷,由红菱带路,悄悄的前往了暗夜组织制造武器的地方。

一到了那儿,夏依依并没有进制造武器的山洞,而是住进了一处单独的小山洞,她并不在这个地方抛头露面,而是让天问每天来她这儿请教。

鬼谷子则是新奇的四处闲逛,天问不禁无语至极,只得派人跟着鬼谷子,以免他误动了什么机关。

画眉端了两碗菜进来,不禁哀声叹道:“王妃,你看看,你来这个地方,连点好菜都没有,营养怎么跟得上啊?这个山头真小,还没有药王谷大呢。”

依依低着头认真的写着武器的说明书,抬头看着脸色并不太好的画眉,笑道:“你这话说的,你这端来的菜不都是山珍野味的吗?”

画眉鼓了鼓腮帮子,歪着头道:“王妃,一个清炒冬笋,一个鹌鹑汤,这个就叫是山珍野味了?”

“难道不是吗?都是山上的东西。”依依笑得没心没肺的,端过来鹌鹑汤喝了一口,吧唧了一下嘴巴,弯着眼笑道:“挺香啊,你要不也喝一碗?”

“不了,不了。这是特意给你做的,奴婢另外有吃的。”

依依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等以后结束了战争安定下来,我再给你买很多好吃的补偿你。”

“多谢王妃!”

某夜,天气闷热得慌,皇上总有些热得睡不着,干脆爬了起来在寝宫里走来走去的,一边让宫人给他一个劲的扇风,却总觉得还是热。

“皇上,这可是冬天了啊,别的宫殿里都已经开始点炭炉子了,您怎么还热啊?需不需要传太医来看看?”

太监躬着身子小心劝慰道,眼睛却是不敢看着皇上说话,这些天来,皇上的的性情是越来越暴躁,越来越怪异了。

“传什么太医,传什么太医啊?就那些庸医他们能治得好朕吗?”

皇上愤怒的转身就甩了太监一个重重的巴掌,太监惶恐的跪了下去,他连连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才错了!奴才罪该万死!”

“滚!”

皇上一脚踢得他老远,心道那个太监简直是个笨蛋,自己的病哪是太医能治得好的,自己得的是心病,现在不是自己病了,而是东朔有难了,自己要死了啊!

太监连忙拿着蒲扇就赶紧滚了出去,这一出去,好似逃出了升天一般,偷偷长吁了一口气。

“报!急报!西昌、北云进攻京城了!”

一声长长的急报从前面的一道宫门传了进来,这个太监脊背一寒,两条腿跑得比兔子还快,连忙跑出了皇上的寝宫,远远的逃离了这个即将要爆发的皇上。

皇上一听,愣在了那里,也不觉得自己热了,浑身瞬间冰凉,就连心都是拔凉拔凉的。

片刻后,一个副将急急忙忙的冲进了皇上的寝宫,都忘了下跪,就焦急的禀告道:“皇上,刚刚探子来报,西昌国和北云国的士兵已经快到京城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就要到了。”

“只有半个时辰了?为何不早点来报?”皇上气愤的对着这个副将破口大骂道。

副将被他吼了一声,这才记得跪下去回话:“回皇上,据我们的探子来报,其他的探子在半路上被黑衣人所杀,只有他侥幸跑回来了,所以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据探子说,那些黑衣人像是冥日会的人。”

皇上气得脸上青筋暴涨:“冥日会!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究竟是哪个国家的走狗?”

在他看来,这个冥日会应该没有这个能力攻打东朔才是,应该是哪个国家暗地里培养的手下。可是他掳走了明安公主,其他几方势力都在跟他争夺,皇上也看不清究竟是真的争夺,还是演戏给他看了。

这个冥日会以前一会儿帮着这个,一会儿帮着那个,真是看不清冥日会是要干什么。

不过,以前轩王好像跟他提过,冥日会是想要让各方势力互相损耗以后,就坐收渔翁之利将整个东朔给收入囊中。

当时自己并未听从轩王的劝告,还以为轩王杞人忧天,那个冥日会不过是个江湖组织,根本就不可能来抢夺东朔。可是现在他有些相信轩王的话了,这个冥日会真的深不可测。

“报!”又一个报信的人跑了进来,说敌人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就要到了。

皇上用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连忙道:“快,快带兵到城门口御敌!”

“是!”

“快,快召集大臣入宫!”皇上又对身后的太监吩咐道。

“是!”太监们连忙撒腿就往外跑。

果然,一炷香后,京城门口就传来了敌人的战鼓声,双方的射箭声和受伤士兵的哀嚎声,厮杀声远远的传到了皇宫里。

然而,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那些大臣入宫,就连刚刚派出去传召的太监们,一个也没有回来。

“混蛋!竟然敢跑路!”

皇上气得双眸通红,将桌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砸的四分五裂。

“皇上、皇上,皇后那边传来消息,说皇后娘娘听到敌人打到京城来了,十分害怕紧张,导致了宫缩厉害,只怕是要早产了。”

一个太监过来传话,小心的用余光偷觑了一眼皇上的神色,倒底是没敢开口让皇上去看望一下皇后。

“煞星,果然是煞星啊!”皇上气呼呼的道,钦天监的人说得果然没有错啊,而安王一家人在遭受了几天的霉运之后,就跑到寺庙里求福去了,再也没有出过寺庙,好像神明也护住了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意外了。

京城内,青甫听着外面的打斗打起来了,就立即走进了帐篷对上官云飞道:“大皇子,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上官云飞看着外头的火光,嘴角噙着笑意,终于打进京城了啊。背负着手在军帐里走了两步,立即下令道:“让他们等两柱香之后再动手。”

“啊?等两柱香?可是之前不是说一听到打起来,我们就立即动手吗?”青甫狐疑的说道。

上官云飞眯眼看着他,满脸都是奸诈,“若是现在就动手,那西昌国和北云国就不需要损失多少兵力了,可是我们却要损失很多兵,拖延两柱香的时间,就能让他们耗损一点。”

“可是到时候阿木古孜问起我们来,我们可不好交代啊!”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交代?本皇子就说我们军需没有运到,在路上被东朔士兵给阻拦了,所以晚了两柱香的时间。”

“……”

青甫不禁很想翻一个白眼,虽然这种方法是能损耗他们三方的兵力,可是阿木古孜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相信二皇子的这一番说辞呢?只能说是二皇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连他国的皇子也敢使这种手段了。

阿木古孜可不是杜凌志啊,岂会任他这么耍弄?

上官云飞瞟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只管按本皇子的命令行事,不必管这么多。”

青甫只觉得那一道眼神带着凌厉的刀锋一样剐过来,连忙垂首道:“是!”

两炷香后,上官云飞这才跨上了马,带着士兵从驻扎的军营里头冲了出去,犹如洪水猛兽一样一直朝着西侧城门厮杀过去。

他们这段时间将马匹喂得饱饱的,奔跑起来也十分有劲,战斗力也极强。

那些留守在京城里的士兵一见到南青国士兵在背后里对着他们捅刀子,一时之间就全都慌了神,只得调转头来跟南青国士兵反抗,可是南青国将所有的士兵都只朝着这个城门口冲过来,在人数上就大大的超过了这边守城门的士兵人数,可以说胜得毫无压力。

那些东朔士兵打了一会儿,就看出来自己实在是不可能打赢的了,打了一阵子,城门也守不住了,连忙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赶紧缩回皇宫里头去。

上官云飞从里头打开了城门,西昌国和北云国的士兵就立即冲了进来。

阿木古孜恼怒的冲到了上官云飞的面前,轻哼一声道:“大皇子,你出来得有些慢啊!”

上官云飞轻笑一声,道:“二皇子,你也知道这打战需要准备的嘛,你们这来得这么匆忙,突然之间就打起来了,我们都没有做好准备呢。”

“本皇子可是在出发的时候就给你们送信了的,你们没有道理不知道啊。”

“二皇子,确实是收到信了,可是本皇子估计的时间可是在两柱香之后,因此还有一些准备工作没有做好,这一路上又遭到了东朔士兵的阻碍,军需也运不进军营里。你放心,下一次,本皇子一定会克服困难,做好准备工作的。”

上官云飞拍了拍胸脯保证道,直接将他健壮的胸脯给拍得咚咚直响。

阿木古孜自从知道上官云飞想要抓住明安公主,利用阿木古力的遗腹子来制衡自己,阿木古孜就看上官云飞不怎么顺眼了。

“大皇子,希望你不要跟本皇子耍花样!否则……”

否则,他就会将秦礼给拿出来闹事了。

上官云飞的嘴角抽了抽,心里对阿木古孜恨得牙痒痒,可是他也恼恨自己的手下办事不利,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将明安公主给抓到,这么长时间了,只怕小孩都已经生下来了。

他上前哈哈一笑,拍了拍阿木古孜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道:“二皇子,你说这个做什么?本皇子还能耍什么花样?你放心,本皇子一定会跟你好好合作的。”

他倒是不用担心他跟阿木古孜的合作会让赵熙知道,此刻的赵熙还在北城门奋力的厮杀,努力冲进城门呢。

当然,他们两个并没有要去北城门帮忙的意思,他们更希望赵熙在北城门战死。反正他们两个已经结盟了,都已经冲入京城了,再杀入皇城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他们带着士兵就立即朝着皇宫而去,那些跟着阿木古孜从西城门进来的北云国士兵,一见阿木古孜他们要去皇宫,他们便是赶紧换了方向,朝着北城门去帮助赵熙攻城。

“报!西城门已经被攻破了,西昌国和南青国朝着皇宫方向来了。”

皇上凄惨的苦笑了一声,往后倒退了几步,顿觉腿脚无力,一下子就瘫软在地。

他就知道,这个南青国就是盘踞在京城里的一条毒蛇,自己之前不敢将他们赶走,怕一跟他们打起来,自己打不过就会死得更快,所以一直忍着,他们前些日子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军营里头没有闹事。

他就知道,他们只是在等待时机罢了。真没有想到,自己以前一直都以为娶了南青国公主,就能借南青国的势力挤走轩王,自己当上皇上。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也确实是借助了南青国的势力当上了皇上,可是也因为南青国的势力而被赶下皇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快,让御林军和士兵挡在宫门口,一定要将他们挡住!”

皇上有气无力的命令道,几个月前,自己才意气风发的带着兵马赶回到皇宫将钟达给杀了。可是现在,自己可不就是几个月前的钟达吗?成了瓮中之鳖。

侍卫听到皇上的命令,无奈的重重唉了一声,只得带着士兵去宫门口守着。

一个太监急忙的跑了过来,瞧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皇上,这大殿里没有一个宫人敢上前来搀扶他。

太监畏畏缩缩的上前,咬了咬唇,斗着胆子道:“皇后她胎动频发,怕是很快就要生产了!”

皇上猛的抬头,凶狠的看着他,大骂道:“她生产关朕什么事?”

太监抖索了一些,继续道:“稳婆说,宫外一直在打战,皇后她太过紧张害怕了,所以才会胎动得厉害,可能会引起胎儿缺氧难产。”

皇上的脸上忽而绽放出了一个好似食人花一般的笑容,美丽而又危险:“难产,那就最好不过了,那个煞星只要不生出来,朕的江山就能够保住了。”

太监惊讶不已,这可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啊,可是被皇上亲自下了圣旨册封为太子的人啊,他怎么会说太子是煞星,想要太子生不出来啊?

虎毒还不食子呢!

太监瞧着皇上这模样,觉得这一幕似乎曾经出现过,先皇也曾经想要把是灾星的月太贵嫔母女三人赐死的。

太监顿觉脊背发寒,他有种预感,皇上会亲自将皇后杀死,一尸两命。他连忙告退朝着皇后宫里跑去,焦急的将皇上想要太子难产生不出的消息告诉给了皇后。

皇后寝宫里,响彻着皇后痛苦的哀嚎声,“啊!疼!啊!”

宫人已经跑了许多了,就剩下南青国的那些下人守在寝宫里伺候皇后。

彩琴一听太监的报信,惊慌吩咐道:“快,快抬软轿来,将皇后转走,不然晚了,皇上可就会来这儿了。”

上官琼此刻正在床上痛不欲生,听到报信,她整个心都破碎了,自己在这里给他生儿子生得半条命都没了,他居然想要她们母子死!

她刚刚还秉着劲用力生的,一听消息,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顺着耳廓流落到枕头上。

稳婆连忙对她道:“皇后娘娘,你不能歇着啊,你得继续用力啊,不然胎儿在肚子里头憋太久了容易缺氧的,你赶紧将他生下来啊。”

彩琴连忙道:“先把她抬上软轿吧,先换个宫殿再生,这里不安全。”

嬷嬷也觉得也该如此,连忙派了几个太监去将软轿抬了过来,将身体沉重的皇后抬进了软轿,一行人这才没了方向。

“皇后,我们该去哪个宫殿藏着?”

上官琼疼得衣服都已经汗湿透了,牙齿也疼得打颤,咬了咬唇,压抑住自己的疼痛,虚弱的道:“哪儿也藏不住,且去仁寿宫吧,希望太皇太后能为了这个玄孙挡住皇上。”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