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胎死腹中(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琼被抬着一路朝着仁寿宫走去,她刚出了璟阳宫,在路上就碰见了正收拾着东西准备逃跑的夏娜娜。

夏娜娜以前十分嫉妒皇后怀了皇嗣,屡次想要对皇后的胎儿下手,可是璟阳宫宛若铁桶一般,她根本就下不了手,皇后也从来不出宫,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后的肚子大起来。

这会儿一见到皇后出璟阳宫了,见她躺在软轿上快要生产了,心里的那股妒意瞬间又蹿上了胸腔,当即就跑到软轿前拦下,皮笑肉不笑的道:“皇后,你这是要去哪儿?”

彩琴上前微微屈膝道:“惠妃娘娘,我们皇后这是要去仁寿宫,还请惠妃娘娘让一下!”

夏娜娜高昂起头颅,用鼻孔看着彩琴:“你们去仁寿宫做什么?”

彩琴微眨了一下眼睛,自己总不能说是为了防止皇上的报复而跑到仁寿宫去躲着吧,彩琴镇定的笑道:“哦,我们那里离前宫门近,外头太吵闹了,扰得皇后娘娘不得安心,仁寿宫在后面,安静一些,所以就暂且去仁寿宫生产。”

夏娜娜幽幽的道:“冷宫那里更安静!”

“那里太过脏乱了,还是去仁寿宫毕竟好。惠妃娘娘,您让一下,我们皇后娘娘有些等不及了。”

夏娜娜一听,更是不肯让路了,最好让皇后在这路上难产死了,便是挡在路上跟皇后问东问西的不肯让路。

彩琴见状,只得拔高了声音道:“惠妃……”

“啪!”一个狠历的巴掌甩在了彩琴的脸上,夏娜娜怒目瞪着她道:“放肆,本宫跟皇后娘娘说话,你催个什么劲?还不赶紧给本宫滚开?”

彩琴一见这个架势,便是也不将惠妃娘娘看在眼里了,现在东朔都要灭了,皇上都要当不成了,她这个惠妃娘娘就更不用提了。

彩琴当即就跟身边的一个嬷嬷交换了一下眼色,上前一把将夏娜娜给抓了起来,夏娜娜尖声叫道:“你们这些奴婢,你们要做什么?你们竟然敢以下犯上?本宫要砍了你们的头!”

彩琴冷冷的道:“惠妃娘娘,你也不看看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你还在这里摆什么娘娘的架子?你是不是忘了以前钟达死的时候,他后宫的那些妃子可都是什么下场,你忘了?只怕过不了几个时辰,你也会变成她们那样的下场吧?”

夏娜娜不禁抖索了一下,钟达死了不过才几个月,她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了,那些妃子包括皇后可都是被乱刀砍死以后,全都给摆在了菜市场曝尸腐烂了的。

“不,不,本宫可是东朔的惠妃娘娘,本宫才不会死了,钟达他们是乱臣贼子,可是我们的皇上不是乱臣贼子,他是先皇的嫡子啊!”

“你醒醒吧你,是不是先皇嫡子,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皇宫已经被包围了,皇上已经大势已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东朔不会被灭的,本宫也不会死的。”

夏娜娜哆哆嗦嗦的道,她的眼里充斥着害怕、畏惧,她才不想成为一具腐烂的尸体呢。

一闪神的功夫,那些抬轿子的人就快速的将皇后给抬走了,夏娜娜看着远去的轿子,咬了咬牙,跺脚对着上官琼咒骂道:“东朔被灭了,还不是你们南青国搞的鬼吗?你大皇兄现在可正在攻皇宫呢,你们这些南青人都该死!”

夏娜娜咒骂了几句,眼眸一转,自己都如此痛恨南青人,皇上就更加痛恨南青人了,倒不如借皇上的手除了上官琼和她肚子里的胎儿。即便东朔要被灭了,自己也一定要让上官琼死在自己的前面。

夏娜娜拔腿就朝着皇上那里跑去,气喘吁吁的佯装拉着皇上就跑,“皇上,快跑啊,敌人打过来了。”

皇上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怒道:“跑什么跑啊?整个皇宫前前后后的都被敌人包围了,从哪一个宫门也跑不掉的。”

夏娜娜立马就哭了出来:“皇上,这可怎么办啊?那些该死的南青人,明明是跟我们联姻的国家,竟然如此对付我们。这些南青人都该死!都该死!若不是他们,你现在依旧稳稳的当着皇上,你看看你现在都到了什么境地了?都是他们南青人害的。”

“南青国!朕要你们不得好死!”

皇上被她这么一激,心里更是被愤怒填充,当即抬脚就朝着璟阳宫走去。

“皇上,你要去做什么?”

“朕要去杀了那对灾星母子!”

“皇上,臣妾刚刚过来的时候看见皇后她们朝着仁寿宫去了!”

皇上一听,立马牵了一匹马过来,朝着仁寿宫就快速奔去。他身后的夏娜娜则是露出了一丝得逞的奸笑!

上官琼紧赶慢赶的来到了仁寿宫,刚到门口,就见到皇上骑着马过来了,她连忙就让人抬着冲进了太皇太后的寝宫,一下就抓着太皇太后的手哭着祈求道:“太皇太后,求求你,救救你的玄孙子,臣妾快要生了。”

话音刚落,皇上就骑着马冲了进来,远远的就抽了一马鞭过来,直直的抽在了上官琼高高隆起的肚子上,他那一鞭可是抽得极重,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抽得裂开了,皮肉都裂了,渗出了一些血迹来。

“啊!”

上官琼疼得凄惨的叫了起来,肚子也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宫缩,她捂着肚子连忙躲到了太皇太后身后,彩琴则是赶紧整个人都抱着上官琼,用自己的后背替上官琼挡着,以防皇上再对皇后的肚子下手。

太皇太后身子虚弱,有些站不稳,全都靠着邓嬷嬷搀扶着她,微微皱眉,有气无力的问道:“皇上,你这是要做什么?”

她虚弱的声音依旧带着昔日的威严。

“太皇太后,朕要杀了她这个灾星,若不是她,朕也不会落到这个境地。”

太皇太后叹息了一声,道:“她不是什么灾星,那些都是一些胡说八道。”

“哼,她是南青人,她也该死!她大皇兄正在攻打宫门,想要抢占我们东朔的江山。”

“可是皇后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嫁给你之后,可是贤能淑德,一心一意对你的啊。”太皇太后说了一句难得的秉公之言。

皇上隐忍着怒意道:“太皇太后,你让开。”

“皇上,即便你有多恨南青国,可是她腹中的孩子却是你唯一的孩子,虎毒不食子,你可不能伤害孩子啊!那可是你的亲生孩子。”

太皇太后怒斥道,她可以忍受他为了不生下南青国的血脉,他可以在当初给上官琼喝下不孕的汤药,可是孩子都快要生了,怎么还能忍心杀了孩子呢?

“报,皇上,敌人已经攻破了第一道宫门了。”

一个士兵骑着快马过来,急急的禀告道。

皇上的耐心也被这一声禀告给击得荡然无存,上前就将太皇太后直接一推,再一把将彩琴给甩开,抓着上官琼的胳膊就往外走。

太皇太后身子本来就虚弱,被他这么一推,身子直接往旁边一栽,若不是有邓嬷嬷搀扶着,太皇太后肯定会被摔个狗啃泥。

彩琴一下子被摔得老远,顾不得浑身骨头疼,连忙爬了起来就去救上官琼,飞快的扑了过去,一把抓着皇上的手,使劲想要掰开皇上的铁爪,苦苦的高声哀求道:“皇上,求求你放过皇后,皇后她很爱你,她怀的可是您的亲生骨肉啊,您就放了皇后吧。”

“滚开!你个贱婢!”

皇上一脚踹开她,继续拉着上官琼往外走,上官琼的疼得肚子好似翻江倒海一样,生产的剧痛再加上皇上的拉扯,让她疼得腿都站不直,更别说走路了。

原本彩琴还扶着上官琼,这会儿彩琴被踹开,上官琼整个人几乎都是被皇上给拽倒在地上拖着走,巨大的肚子更是在地上摩擦着。

“啊!疼!皇上,饶命啊!”

上官琼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她一只手被皇上拽着,另一只手连忙护在肚子下面,被拖行了两丈后,她的那只细嫩的白手已经被拖得血肉模糊了。

彩琴连忙又爬起来,冲了过去保护上官琼。

“找死!”

皇上恼怒的一把拔出了腰间的剑,朝着彩琴的心窝子就是一剑,再飞速的拔出,整个过程都只在一眨眼之间。

“彩琴!”上官琼高声尖叫起来。

彩琴的胸腔像是堵塞的水龙头忽然喷出一阵猛烈的水流出来一样,喷洒在了上官琼的身上,她的身子朝前栽倒,“噗”的吐出了几口鲜血,最后低低的喊了一句:“公主……”,渐渐的闭上了担忧的眼睛。

其他的那些南青宫人见此,都不敢再上去救上官琼了。

上官琼听见她这么多月来,再次称呼自己为公主,不禁泪崩。

皇上将她拖到马旁,一把将她扔到马上,带着她就朝着第二道宫门跑去。

“太皇太后?”邓嬷嬷小声的提醒她,用手轻轻摇了摇太皇太后的胳膊。

太皇太后侧过脸,闭上眼不再看受着折磨的皇后,重重的哀叹了一声。邓嬷嬷也只得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一到了宫门,皇上就把她拉下马来,上官琼这一路在马背上颠簸,下面已经流了许多血了,整个人都痛得几乎昏迷了过去,被皇上给拉着就朝着城墙上走。

上官琼依旧是几乎是被他给拖上去的,这一道道台阶更是将她的肚子给磕得生疼。

肚子一挨着台阶,里头的胎儿就猛烈的踢了起来,上官琼忍着剧痛,虚弱的道:“皇上,求求你,救救孩子,你若是恨南青国,你就等孩子生出来以后,你杀了臣妾,臣妾死都无所谓,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救救孩子,求求你,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皇上!”

“哼,你们都该死,你肚子里怀的是一个灾星!”

皇上狠狠的啐了一口,拖得更加用力也更快了起来。

“啊!”

上官琼尖声叫了起来,她的肚子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皮球一样在高高的台阶一上一下的颠簸着磕碰着,肚子里的孩子也踢得更加猛烈,上官琼的肚子疼得几乎让她痛得想死。

等到长长的台阶走完,走到了高高的城墙之上时,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停止了踢动,上官琼也已经疼得昏死了过去。就像一具尸体一样被皇上给拖到了城墙上,这一路上,都流下了一片血迹。

皇上看着在第二道宫门下正在猛烈进攻的敌人,冷笑一声,狠历的目光透过这冰冷的空气,直直的射向了上官云飞。

“上官狗贼,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

上官云飞抬头一看,只见皇上将上官琼给扶着,上官琼的衣服和头发都已经凌乱不堪,还有许多血迹,脸色煞白,没有半点生气,连站都站不直,全是靠着皇上的臂力支撑着她。

上官云飞怒道:“杜凌志,你居然杀了她?”

“不,没有,她还活着呢。”

皇上一挥手,就让人拎了一桶冷水过来,直接朝着上官琼的脸上泼了过去。

大冬天的,这冷水就更是冷得寒彻骨了,上官琼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第一反应就是抬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可是肚子里头已经没有一点点动静了,下面还在涓涓的流着血,她嘶哑的低声道:“宝宝,你醒醒,你再踢踢母后,母后不怕疼,你再踢踢母后好不好?”

可是肚子里依旧一片寂静,她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肚子,再次沙哑的喊了起来:“宝宝,你别睡了,快醒来啊,母后还没有看见你长什么样子呢,宝宝,宝宝……”

她拍了一阵,还是没有动静,瞬间就开始崩溃了起来,连忙抓着皇上道:“你快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哼!”皇上瞧了一眼一路上的血迹,嘴角斜斜的勾起,道:“他不是睡了,他已经死了。”

“不!”她尖叫了起来,双眸通红,十分不想接受这个现实,脑袋摇得越来越快,双手快速的拍着肚子,想将孩子拍醒:“不会的,我的宝宝是最听话的,是最乖的,他没有死,他不会死的,他还没有出来叫我一声母后呢!”

“朕告诉你,他就是死了,死了!”皇上恶狠狠的道,再次打击她。

上官云飞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杜凌志竟然将自己的孩子给活活的打死在腹中?

上官云飞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杜凌志,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你居然将你自己的亲生骨肉都给虐死了?你简直就是一个畜生!”

杜凌志气愤的看着上官云飞,狠狠的啐了一口:“上官狗贼,朕才不想要一个混着你们南青国血液的灾星,他是灾星,把朕的江山都给毁了!你们这几个混蛋,竟然联合起来攻占东朔。”

上官云飞仰天大声嘲笑道:“杜凌志,这一切都只怪你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守住你们东朔的江山,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能者争霸。你没有本事而已!”

杜凌志气得咬牙切齿,又一个嘲讽他没有本事,他正是心烦意燥的时候,听着旁边上官琼的哭声,就更是恼怒了,将心里的一切怨恨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她的脸上,几乎将她拍得再次晕厥,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朕的江山都被你哭没了。”

他再看向下头,大声呼喊道:“上官云飞,你刚刚不是还说朕没有人性吗?现在就是你展现你人性的时候了,你给朕好好听清楚了,你妹妹上官琼现在在朕的手上,你若是立即退兵,朕就放了你妹妹,你若是不退兵,朕当场就杀给你看!”

------题外话------

求收藏啊: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