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谁的孩子(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走到了鬼谷子所住的山洞口,见到洞口站着的两尊一红一黑的大佛,她的眉头不禁跳了跳,这两个人盯着她隆起的肚子的眼神真让她有些不自在。

夜羽皱了皱眉头,狐疑的问道:“你怀孕了?是谁的孩子?”

夏依依怔了怔,有些防备的抬头望向他,虽然听说过现在通天阁在帮着夜影他们做事,可是也难保通天阁会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依依冷冷的问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是夜影的吗?”夜羽冷冷的问道。

话音刚落,周边的人瞬间被惊呆了,就连通天阁主的身子都猛地震了一下,几乎要控制不住掐死夜羽的心。

依依冷哼一声:“那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是,那小孩就是本座的侄子。”

依依冷冷的剐了他一眼,仍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抬脚就朝着朝着洞里走进去。

夏依依避而不谈的态度,反而让夜羽误会成真的是怀了夜影的孩子,只是她不方便公开罢了。

这么近距离一看,才发现那个小男孩真的病得十分严重,小小的背上中了几支箭,身上更是受了剑伤,似乎还被打成了内伤,而且身上旧伤遍布,想来他被关起来折磨了许久。脸上高高肿起,有些看不太清楚他原来的面貌。他早已昏迷不醒了。

依依再看向地上躺着的另一个人,身上也是受了严重的伤,脸上也有伤,可能是习武的原因,身体抵抗力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强撑着身子。

那人一看到夏依依,眸子瞬间一亮,有些惊喜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下,沙哑着道:“你是夏神医?”

依依缩了缩眸子,再次仔细打量他,越来越觉得他眼熟,伸出了右手食指指着他,激动的说道:“你……你们是秦氏兄弟?”

记得当初自己刚刚穿越过来没有多久,从轩王府出来后单独住在静苑,后来有次和许睿出去玩了回来,途径医馆门口时遇到了这兄弟俩,他弟弟得了急性阑尾炎,求医无门,自己就把他们带到了静苑医治,他们休养好了之后就离开了静苑,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了。

“是!”他嘶哑道,又愧疚的道:“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他哥哥,我是他舅舅!”

依依点点头,心道他们两个隐瞒了身份必定是有苦衷的,依依道:“我先给他医治,然后再给你医治。那些事情,等治好了再聊。”

“多谢夏神医!”

鬼谷子见夏依依麻利的拿着钳子和手术刀出来给小男孩拔箭,倒是十分在意起她来,连连嘱咐道:“你当心点,别伤了手。”

“嗯,我会当心的。”

依依点点头道,她以前都是会风风火火的就立即麻利的开始做手术,现在多少也要顾及一点自己的大肚子了,弯腰什么的总是要注意肚子不要磕到,再也不能全心全意的做手术了。

半个时辰后,画眉走了过来,瞧了一眼还在紧张的做着手术的王妃,不禁皱了皱眉,张了张口,有些犹豫,终是住了口。

画眉悄悄的退了出来,站在门口的天问道:“画眉,你有事?”

“这到了膳点了,我刚刚才做好的饭菜,这个天气最容易凉了,我过来叫王妃吃饭的,可是王妃正在做手术呢,以她的性子,如果我打扰她了,她会不高兴的。”

天问朝屋里看了一眼,也为难的摇了摇头,道:“看样子手术还需要做一段时间,王妃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画眉,你还是将食物放在锅里热着吧。”

“好,我去热着,等会儿过来等着王妃。”

结果众人在外头又等了一个半时辰,王妃才将小男孩的伤给医治好,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了。可是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又赶紧去救同样受伤的那个男子。

画眉连忙上前道:“王妃,你歇会儿,先吃饭吧。”

依依摆摆手,神色焦急:“不吃了,他的伤势本来就很严重,这又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了,现在不能再拖了,必须要立即给他医治。”

“王妃,可是你会饿的,先吃了饭再做手术吧。”

“我做完手术再吃!”

“王妃,你若是不吃饭,你饿着,肚子里的宝宝也一起饿着,他可饿不得啊!”

依依一边给那个男子做手术,一边道:“那这样吧,等他的病情稳定了,我中间可以歇一歇,我再吃。”

画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她就知道,自己根本就劝不动王妃的。

手术又做一个时辰,饶是他们几个人在洞口站着都觉得站得又累又饿又冷,更别提是在一直忙着做手术又还怀孕了的依依了,身子就更是吃不消了。

“你先胡乱扒几口饭垫垫肚子……别饿着孩子。”

一个沉闷的腹语响起,将夏依依和画眉都吓了一跳,夏依依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这个人可是真怪,好好的不用嘴说话,却用腹语,难不成他是个哑巴,不得不用腹语?

画眉也是有些惊讶,她虽然在暗夜组织里这么多年了,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通天阁阁主,以前虽然听说过他是用腹语说话的,可是这猛然一听,仍旧不免被吓一跳。

画眉便是也跟着劝道:“对,王妃,你胡乱扒几口也不费多少时间,总不能让孩子跟着你一起挨饿。”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叹道:“好吧,你把饭端过来。”

“估计都已经冷了,奴婢去热一下再端过来。”

片刻后,饭菜端了过来,夏依依和鬼谷子二人错开时间随便吃了些饭垫了垫肚子。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所有的手术可算是做完了。

依依对他们两个仔仔细细的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便由画眉搀扶着回了自己的洞里睡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依依总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一道帜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她猛的回头,可是身后只有站在鬼谷子洞口的一红一黑两个好似木头一般的人。

狐疑的转回头,轻轻摇头,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会有错觉。

通天阁阁主和夜羽两人见那两个伤患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便是离去了,将伤患留在这里交给鬼谷子照顾。

翌日,夏依依睡了醒来,连忙起来洗漱就打算要出去看看两个伤患。

画眉连忙道:“王妃,你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这么不顾惜自己的身子了,你这一去,又要忙活好久才得闲了。你必须得先吃了早饭再去。”

“好吧。”

依依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只得先吃了早饭再去,不然自己真的很有可能会去了之后又忙得脚不沾地了。

吃过饭后,依依再次去给那两人医治,便是问道:“你们怎么会伤成这样?”

“你不知道吗?”

那个男子有些疑惑,照理说那些人将他们两个救了以后,将他们给送到了这里,轩王妃应该跟那些人认识的才是,竟然都没有跟轩王妃详细说说?

“哦,我昨天给你们医治完后很累,就直接回去了,并未打听你们的情况,当然,你们若是不想跟我说,也没有关系。”依依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

那男子连连摇头,咳了两声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有什么好再瞒着你的了,那些人该知道的,也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了。你既然两次救了我们的性命,我就更不能瞒着你了。只不过,我们若是在你这儿,只怕是会对你们造成危险的了。”

“有人在追杀你们?”

“嗯。我们并不是东朔人,我们是南青人。”

“南青人?”依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往后微微倒退了几步,现在南青人可是正在攻打东朔啊,他们会不会对自己和腹中胎儿造成危险?

那人见她往后退,知道她吓着了,便是连忙抱歉的道:“我们跟外面那些正在打战的南青人不是一伙的,确切的说,他们是我的敌人,他们也正想着要抓到我们好杀了我们呢。”

“南青人要杀你?为什么?”依依就更是疑惑了。

“因为我们的身份并不是普通的百姓,他是南青国前朝太子,先皇和先皇后唯一的嫡子秦礼,而我,是先皇后的亲弟弟。上官他们一家人谋权篡位,杀害了先皇和先皇后,还要杀了太子,先皇后将太子交给我,我拼死杀出了一条血路,带着他逃到了东朔躲藏,为了掩人耳目,我们两个以兄弟相称。”

“所以,你们原本是想躲着不露面的,结果他生重病了,你不得不出来露面给他寻医问药?而恰巧,被我给救了?”

依依不禁抚额,自己这是什么运势啊,一出手救人就救了一个太子,还是逃亡的太子。

“是的,我们在你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感觉到似乎有人注意到我们了,便是赶紧离开了,那时候是西昌国太子阿木古力带人一路找寻我们的踪迹,后来阿木古力死了,我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了,结果阿木古孜又继续到处找我们的踪迹,几个月后,我们并不能幸免,被他给抓了关进了地牢,每天受尽了折磨。直到前几天,被他们给救了,我们才重见天日。”

依依道:“阿木古孜抓你们是为了对付南青人吗?”

秦礼舅舅摇了摇头,“看起来不像,如果他是为了联合我们对付上官家族,他们应该要好好的招待我们,而他们却是天天对我们严刑拷打,问我们南青国的一些秘密,问宝藏在哪里,前朝的玉玺在哪里,问通往皇宫的密道在哪里等等。”

听及此,依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冷笑一声:“这个阿木古孜的胃口也挺大的啊,看来他是想要从你们这里得到如何攻打南青国的方式,看来,上官云飞他们也蹦达不了多久了。东朔一灭,下一个就该轮到南青灭了。”

秦礼插嘴道:“我不想让南青国灭亡,我想要将南青国重新夺回来,将上官家全都给杀了。”

依依微微皱眉,看着这个幼小的孩子,原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他的眼里为何充满的哀愁?除了远大的抱负以外,还有满腔的仇恨。

倒也是,他的家人都被上官家给杀了,就剩下他和舅舅两个人相依为命,还被南青人到处追杀,能不恨吗?当然恨了,就算是换了她,她也会跟他一样的。

依依叹了一口气,抚摸了一下秦礼的头,道:“秦礼,可是你还这么小,又没有什么人可以为你所用,你想要将已经掌权两年的上官家族给推翻,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啊。”

一句话就将秦礼的斗志给泼了一盆冷水,在这个还在飘着雪的冬天里,那盆冷水似乎一瞬间就泼进了他的心里,还立马凝结成冰渣了,将他的心给冻得生疼。

他将拳头给捏得紧紧的,重重的砸在了床上,这床不过就是铺在地上的棉絮罢了,并不软,一拳砸得又重又疼。连带着将他的伤口都给震疼了。

依依不禁怜悯起他来,可是自己并没有什么能力帮助他重新夺回南青国的政权。若是自己有这个能力,也不至于会让东朔都被灭了,自己还躲在这深山老林里。

依依猛的想起了一件事情,开口道:“你们是南青人,我问你,你们可曾听说过百花虫毒?”

闻言,秦礼的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而秦礼舅舅则是有些疑惑的问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当初在静苑的时候,你们就曾经问过我们这个问题,当时我们还以为你所说的中了百花虫毒的是许公子,后来我们听说东朔的轩王中了百花虫毒。”

依依听他提起许睿,神色尴尬,摸了摸鼻子讪讪道:“确实是轩王中了百花虫毒,一直都没有找到解药,我们知道这个百花虫毒还有一份虫毒和解药被一个富贵人家给买走了,那颗解药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一颗解药了。倘若你们知道当初是谁买走了那颗解药,能不能告诉我,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买下来。”

秦礼舅舅不禁皱眉:“百花虫毒可是会在十八岁就会毒发身亡的,我记得轩王已经过了十八岁了,此刻应该已经……”

秦礼他们因为后来被一直关在地牢里,与外界隔绝,并不知道轩王已经“死”了的消息。

画眉则是害怕秦礼他们在王妃面前泄漏消息,连忙道:“鬼谷子医术高超,炼了一些解药延缓了毒发的症状,王爷的病情得到了控制,所以,他还活着呢。”

“哦,原来如此,只是我们并不知道解药的事情,所以帮不到你什么忙。”秦礼舅舅道。

依依不禁有些失望,“算了,没有关系,你们不知道也正常。”

依依给他们再检查了一下伤势之后,便是回了自己的山洞。鬼谷子便是悄悄的跟了过来,满脸堆笑道:“丫头,你还记挂着轩王呢?”

画眉连忙跟鬼谷子使眼色,鬼谷子这是干嘛呢?还巴巴的跑过来问这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妃心里还有王爷啊,若是王妃知道王爷死了,定是会伤心得很的。

夏依依冷着一张脸道:“你瞎说什么呢?谁记挂他啊?”

“还没有?那你刚刚到处帮他打听解药的事?”

依依笑道:“你也是大夫啊,你也知道大夫一向对那些难以炼制出来的解药、毒药会很感兴趣的啊,我就是好奇那个解药究竟是如何炼出来的罢了。”

“呵呵,你还不肯承认?刚刚还说什么无论多少钱,你都愿意买过来呢。你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你还怎么跟人家买解药啊?”

“我有钱!”依依瞪着眼睛道。

“得了吧,你那点钱还不是老夫跟你买血给你的!”

“你再说!再说下次不卖给你了。”依依道。

鬼谷子连忙捂嘴:“不说了,不说了。”忙不迭的跑出去了。

两日后,画眉从外间走了进来,道:“轩王妃,秦礼说有事情跟你相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