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得知轩王死讯(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王妃,不瞒你说,我手上就有百花虫毒的解药!”

秦礼正色道,小小的年纪,稚嫩的脸上却是严肃、防备。那双乌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依依的脸,毫无惧色。

一股皇者之气扑面而来,依依不禁震了震,这小孩,真不愧是小太子啊!

依依眉头一挑:“你真有解药?”

“是!”

“那好,你把解药卖给我,你开个价,不过,这解药需要谷主验了是真药,我们再给你钱!”

“这解药,我不卖!”

依依狐疑,不卖?那告诉她是想要做什么?

“怎么说?”

秦礼定定的看着她,一双眸子愈发的老成精到,“我想要借助你们轩王府的势力帮我重新夺回南青国的势力!”

所以,这就算是交易了?

依依扬眉,接着叹息了一声:“若是以前,我可能会答应你,可是现在,轩王府没落了,东朔也被三国给瓜分了,我们想帮你,也没有这个实力帮你啊!”

停顿了一会儿,咬了咬唇,道:“可是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个解药,你能不能给我们另外谈个条件?”

秦礼微微一笑:“轩王妃,既然是交易,就要交换得物有所值,这个解药是你最需要的,那我们自然是要我们最需要的了。”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帮你啊!”依依无奈的摊手!

“有,你们既然能将我从西昌人手里救出来,你们就有这个能力对付他们。而且,你们也很想对付他们,不然,你们没有必要救我出来。”

秦礼瞟了她一眼,缓缓的道:“现在,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虽说现在轩王还没有这个能力对付他们,那是因为他中毒在身,如果他解了毒,他的本事,那是你都无法估量的。”

依依看着眼前这个老气横秋、心机深沉的小孩,她不禁抚额。

天啦噜!为何会有一种初到轩王府的时候,跟腹黑又精于算计的杜凌轩谈判时候,那种被拿捏得死死的感觉,有种似曾相识啊!

依依低头沉思了一下,他说得也确实不错,如果凌轩能解了毒,那他一定能重新夺得东朔的政权。毕竟,还有护国公和丁副将那些躲藏起来的庞大的部队,实力还是不可小觑的。

依依点头,慎重道:“这件事情,我不能直接答应你,还得跟王爷询问过之后,才能回答你。”

“好,不过,你最好尽快,还有,不要泄漏了风声,否则……”

“我知道,即便我不考虑你的安全,也一定会为了保证解药不被别人抢走而保密的。”

依依道,为了慎重起见,她让画眉找了红菱亲自去找轩王,也别用信件了,以免被人劫了。

鬼谷子连忙道:“别让红菱去,让天问去。”

“为何?”依依皱眉。

鬼谷子是有些担心红菱不知内中情由,不会出去找已经“死”了的轩王,而是直接回来给夏依依传递个不实的消息哄她。

鬼谷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对红菱道:“红菱,现在这山谷里就你和画眉两个女子,王妃现在有孕,她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画眉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你在这里还能搭把手。”

一番商议之下,便是决定让天问出去询问王爷的意思。

两日后,天问回来了,带回了王爷同意了的消息。

夏依依再次来到秦礼那儿,道:“秦礼,轩王已经同意了,这个解药也该拿出来了给我们了。”

秦礼道:“现在给你们为时还早,倘若你们拿了解药之后,就不帮我们了,我们可就没有什么可以跟你们谈条件的了。”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个秦礼,还真是谨慎啊。

她扬眉,傲娇的道:“可是你觉得你除了跟轩王合作,在这个世界上,你还能跟其他人合作吗?”

秦礼微微皱眉,似乎……并没有!

依依又道:“你既然要他帮你,就必须要将他的毒给解了,他才能有这个精力去给你办事。否则,他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子,连床都下不了,还怎么帮你办事?”

秦礼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她说的确实有理。

依依见他犹豫了,便是再次攻击他的内心防线,拿眼瞟着他,语气幽幽:“我说,暂且抛开这些权势纷争、利益纠缠,就凭我救了你两次性命,你也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今我的夫君性命岌岌,你也该出手想救才是人之常情!”

秦礼微微抬眼,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对她很是感激,可是现在这事事关南青能不能光复,实在是不能轻易答应。

秦礼舅舅便是开口道:“太子,她说得不错,只有轩王解了毒,才有这个精力和能力去帮助我们,我们现在只有他才能帮我们了。”

秦礼有些不服:“可是万一他们不讲信用,怎么办?”

秦礼舅舅道:“现在我们是处于弱势一方,没有跟他们谈判的资格,只能是赌了!不过,轩王妃,我看你不是奸诈之人,你可答应我们一定说到做到?”

依依郑重地允诺道:“那是自然!我们一定说到做到!”

“好,我们就把解药给你们!倘若你们帮我们南青国夺回了政权,我们可以保证,也会利用我们南青国的旧部势力,帮轩王夺回东朔的政权。”

“好,一言为定!”依依道。

“舅舅?!”

秦礼有些担忧,他现在对任何人都缺少信任,唯一信任的就是他的舅舅了。他还是有些不想将解药给依依。

他舅舅拍了拍秦礼的肩膀,一字一句郑重的道:“我相信她!”

“好吧!”

秦礼深吸了一口气,道:“解药不在我们身上,我们逃出来之后,解药藏在了丰谷县的界碑后方三丈远的一块巨石下面。那里面一颗黑色的是解药,一颗红色的是毒药。你们将解药拿走,毒药销毁!”

依依问道:“那毒药你不留着?”

“这个毒药是当年我父皇买来想着以后有用处的时候再用的,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用,后来到了我的手中,我觉得这个毒药太过狠毒,便是一直没有对他人下手。再说了,你将解药拿走之后,那世界上再也没有这种解药了。若是给别人下毒了,可就没有医治之法了。还不如销毁!”

依依挑眉道:“你既然如此痛恨上官家族,为何不把这颗毒药留着对付他们?”

秦礼像是看个白痴一样的瞟了她一眼,十分不屑的道:“我若是恨他们,自会一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何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没得辱没了本太子的身份!”

“嘶!”

依依不禁气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秦礼,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依依朝着他拱了拱手,道:“好,佩服!佩服!”

秦礼不以为然的道:“你若不信,你问问你家夫君会不会用这种方法?”

呃…好像凌轩更是不耻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吧!

依依扬起了笑脸,上前像是挑逗小孩一样捏了捏秦礼的脸蛋,笑道:“小子,你是不是拿轩王当偶像呢?”

秦礼一把拍开了她的手,冷冷的道:“别把我当小孩!”

“还当?你就是小孩!”依依正色道。

秦礼瞟了她一眼,有些懒得理会她的幼稚一样,冷冷的道:“我是很崇拜轩王,不过,等我将来长大了,必定比他还要厉害!”

“咳咳!”

他舅舅佯装伤口痛,引发了一阵猛烈的咳嗽,余光给秦礼使了个眼色,有志向是好事,可是邻国之间,你若是表现得太强悍了,别人就会防备你有野心了。

毕竟现在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实力可言,轩王若是想要杀了他们,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秦礼也自知失言,连忙闭上了嘴。对依依冷冷的道:“你还不快让人去拿解药?越拖得晚,说不定解药都被别人拿走了。”

依依十分不爽他这种命令人的口气,被个小屁孩使唤,浑身上下都不得劲了。

她轻哼了一声,看向他舅舅道:“一直未请教你的名字,请问你尊姓大名?”

“沈铎!”声音清冷而又不失礼貌。

依依微微颔首,漫步走了出去,安排天问去寻找解药。

天问拱手走了出去,在山洞里绕了绕,走到外边的山洞时,见到鬼谷子鬼鬼祟祟的躲着,眼眸一暗。

他冷冷的厉声道:“谷主,你在干什么?”

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哼道:“老夫还能是奸细不成?老夫不过是在这里等着你,跟你一块去给王爷治病罢了。”

“那你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

“那不是怕丫头发现嘛?”

鬼谷子奸笑道,万一她知道自己要跟着去,肯定会知道自己想要去拿那颗百花虫毒的毒药,绝对会阻止自己的。

天问也立即猜到了他要去做甚了,便是板着脸道:“不行,王妃也说了要将那颗毒药销毁的。”

“唉,你放心,你只管销毁好了,不过销毁之前,得让老夫先研究研究。”

天问微微皱眉,不太想同意。

鬼谷子闪着奸诈的精光道:“老夫这也是为了你家王爷好啊,万一这个解药效果不好,老夫还能根据这个毒药的成分给他再研制一颗新解药呢。”

“好吧!”

他们离开没有多久,山上就来了一人。

站在大山洞外面守着的红菱见来人是凝香,只是微微皱眉,并未阻拦她。

凝香朝着大山洞里走了进去,在里面寻找了一番,找到了一个垂着帘子的山洞,便是知道定然是王妃住的地方了。

凝香隔着帘子道:“王妃,你在里面吗?”

依依听见是凝香的声音,心里微微一惊,她怎么来了?

沉声道:“进来!”

帘子撩开,凝香走了进来,身上还洒着许多雪花。嘴唇冻得有些乌黑,双颊冻得红通通的。

不过,她脸上被烫伤的疤痕已经消失了,所以,她也就不需要再戴面纱了。

她一进来,那道视线就直接朝着夏依依的腹部看去,一见果真已经隆起了,她的眸子不禁一缩,连呼吸都停顿了半拍。

依依笑道:“凝香,快进来烤火,外头挺冷的。”

画眉并不在这儿,去做饭菜去了,依依便将自己身侧属于画眉的那个小矮凳拿过来,放在了火炉旁边,因为自己怀孕了,也不方便起来,就只是指了指凳子,笑着示意她。

凝香并没有坐过来,她脸色铁青的盯着她的腹部半晌,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冷冷的问道:“怀了几个月了?”

依依见她的表情有些不对,自己也有些纳闷,便是如实回答道:“快五个月了。”

凝香死死的盯着她,嘴角扯出了一丝难看、鄙视、心痛的冷笑,“所以,你是在王爷还活着的时候,就跟夜影苟合在一起了,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依依皱眉道。

“什么意思?非要我挑明了?你腹中的孩子是夜影的,不是王爷的。而且按照时间上来说,正是钟达当朝,王爷快要发病的时候。你知道王爷要死了,你就跟夜影苟合在一起了!”

凝香通红着眼眸,脸色狰狞愤怒的对着她吼道!

“夏依依,亏我以前拿心拿命对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夜影,你还这么做?!”

夏依依这才听明白了,急忙解释道:“凝香,你误会了,我没有跟夜影相好,更没有跟他有任何肌肤之亲,我腹中的孩子是杜凌轩的。”

凝香冷笑一声:“呵呵,你当然会说这个孩子是王爷的。因为你若是没有孩子,你就得不到王府的财产,所以,你才会利用夜影怀上孩子继承王爷的一切。你这个没有廉耻的女人,竟然背叛了王爷!”

依依也被她给骂得恼火不已,当即就站了起来,怒道:“你诋毁我也要有证据,凭什么说我肚中的孩子是夜影的?你看见我们上床了还是怎么的?”

“哼,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会让我看见吗?”凝香咬牙切齿的啐了一口。

“那你凭什么说我跟夜影有私情?”依依青筋暴跳,这种无的放矢的污蔑让她几乎难以忍受。

凝香冷哼一声,狠狠的剐了她一眼道:“我喜欢夜影,所以我经常会背地里看他。可是我发现他经常看着你发呆,在你受到危险的时候,他会十分在意。你受伤了,他会心痛。他的这种情绪变化我十分懂,因为我看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依依皱眉,狐疑的道:“你是说……夜影他喜欢我?”

“哼,你跟我装什么装?你都怀了他的孩子了,你还装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依依疯狂的摇头道:“即便他喜欢我,那也仅仅是他喜欢我罢了。可是我并不喜欢他,我也没有跟他在一起过,我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哼!清清白白的?谁相信?王爷对你那么好,你就应该对他忠贞不渝。即便你觉得王爷要死了,你不想替他守寡。你也大可以拿了休书以后,等他死了,你再跟夜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们俩若是这样,我都不会说上半句不是。可是你们为何要干下这等令人不耻的勾当?”

依依冷冷的看着依旧义愤填膺的凝香,“你爱信不信,孩子是杜凌轩的。至于你说的我想利用孩子继承轩王府的一切,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已经拿了王爷的休书,离开了轩王府。而我今天,刚刚才给凌轩找到了真正的解药,派人给他送过去了。我若是急着继承财产,又何必去救他?”

“解药?救他?”凝香冷笑一道:“你在开什么玩笑?想糊弄我?王爷都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

犹如一道惊雷劈在了依依的头上,身子猛然一震,睁大了眼睛道:“你…。你说什么?”

------题外话------

求收藏新文: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