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依依摔倒(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香暴怒道:“你这个女人,你装什么装?王爷肯定是知道你红杏出墙了,这才将你休了的。枉费王爷对你那么好,最后却含恨离去,你真应该以死谢罪!”

“嗖”的一声拔出了剑,直直的指着夏依依的脖子,冷声道:“我今天就杀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给王爷报仇,然后把你浸猪笼!”

夏依依却是完全没有在意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她的整个脑袋已经完全被“王爷死了”这个消息充斥着。

依依直直的盯着她,双眸微红,已经蕴满泪水,喘了几口断断续续的粗气,嘴唇哆哆嗦嗦的哽咽问道:“他。。。。。。真的死了?什么时候死的?”

凝香不禁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着神态十分震惊的夏依依,道:“你,你不知道吗?”

依依摇了摇头。

见状,凝香收了剑,“三个多月前死的,轩王府都已经举行了葬礼了,整个东朔都哀悼了一个月。”

“他死了,死了。为什么?为什么?”

依依的身子朝后倒退了几步,在这个狭小的山洞里,她的身子就已经抵着了洞壁了,她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连连摇头,泪水瞬间滑落。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死的,他连孩子都没有看到,他不可以死。为什么,到死都不肯传信让我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依依有些崩溃的大声哭了起来,泪水宛若洪水泛滥了一样,瞬间泪湿了她的衣襟。

之前,她心里有些恼怒凌轩那样对她,在轩王府里对她大吼大叫的辱骂她,还将她给赶出来了。

以前她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想要跟凌轩绝交,这辈子都不再理会他了,以为时间久了,他就会跑来跟自己道歉,就会哄她回轩王府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凌轩竟然就这么死了,而自己刚到药王谷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却是故意将消息隐藏下来,不告诉他。

想来,他一定是遗憾离世的,他不让自己回去,是不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毒发死亡的模样?

“不,他还没有见到宝宝呢,我要亲自去告诉他,他有宝宝了,他不是很想要个宝宝吗?对了对了,现在已经有解药了,一定能将他救活的。”

依依说着就朝着外头冲了出去,凝香微微皱眉,见到王妃这样伤心欲绝的模样,刚刚又口口声声的说是王爷的宝宝,难道夜羽在骗她?

凝香愣了片刻,连忙跟了出去,焦急的对着已经跑远的王妃背影喊道:“你现在去救也没有用了,王爷他是火化的。

依依愣了一下,奔跑的身子停顿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身子直接朝着地上扑了过去。

“王妃!”

凝香连忙飞了过去想要扶她,可是却因为相隔太远,慢了一步,夏依依沉重的身子已经快速的摔倒在地了,而隆起的肚子更是重重的朝下直接跟地面接触。

“噗通!”

这声摔倒声在安静的山洞里显得尤其响亮,将在大洞口守着的红菱都给惊着了。

凝香十分惊慌的上前将肚子朝下摔倒在地的王妃扶着翻转过来,红菱飞速的飞过来,见状厉声问道:“凝香,究竟怎么回事?”

依依扬起满脸泪痕的脸来,看着红菱问道:“你告诉我,凌轩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红菱眉心微皱,宽慰道:“没有,他没有死,王妃,你别伤心,咱们先回去休息。”她抬头高声喊道:“画眉!画眉!”

画眉听到叫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活,从厨房飞奔过来,一见到半躺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王妃,慌张不已:“怎么会摔了?”

“画眉,你快去找谷主救救王妃肚中的孩子!”

“好!”画眉连忙朝着鬼谷子的山洞跑去。

“凝香,我们赶紧把王妃抬回屋里去。”

红菱和凝香两人一人架着夏依依正欲走,夜影飞了进来,见到摔倒在地的王妃,又见到地上的血迹,眸子一缩,焦急的道:“怎么回事?快将她抬进去医治啊!”

凝香见到夜影来了,她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心里也十分的自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画眉拉着抬着王妃朝着她住的山洞走去。

夏依依见到夜影来了,急忙问道:“夜影,你天天跟在凌轩的身边,你告诉我,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红菱抢先在夜影的前头道:“王爷没有死,王妃,你别胡思乱想了,保重身体。”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王妃就给抬进了山洞。

画眉焦急的跑了进来,道:“我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有看到谷主,哨兵说谷主和天问一起离开了。”

依依一见到画眉,也不像之前那样问问题了,而是改变了策略,直接诈她。

她怒瞪着一双眸子朝她吼道:“画眉!凌轩死了,你为何要瞒着我?”

画眉结结巴巴道:“我。。。。。。我。。。。。。”

“王爷没死!”

几乎同时,夜影和红菱两人大声开口道。

一个说的是真的,另一个说的也是“真”的。

“呵呵,原来,你们都知道他死了,只是将我一个人给瞒在鼓里!”依依苦笑道。

夜影有些心疼,急急的解释道:“不,王爷他真的没有死。”

“你还想骗我?他都已经火化了!”

“不,那是诈死,他其实一直都活着!那样做只是为了逃脱敌人的视线,在背后方便行事罢了,不然,他为何还要跟你买血炼药呢?”

“真的?”依依疑惑的问道。

“真的!卑职发誓!绝对没有骗你!”

“哦,那就好。”依依放下了一点心,又抬头看着他道:“为了证明你没有撒谎,你下次让他过来一趟,我要看看活人!”

“是!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你们几人知道就成了,千万别出去泄漏王爷诈死的消息,否则,会坏了王爷的计划。”

“你今天怎么来了?”

“王爷怕别人抢夺解药,便要我过来一起护送解药。”

夜影道,看了一眼王妃的伤势,皱眉,“谷主不在这里,你自己会医术,你赶紧给你自己医治一下。刚刚摔得不轻,孩子没事吧?”

依依见他眉宇之间确实凝聚了一些焦虑和担忧,她心里也有些嘀咕,难不成凝香说得不错,他真的喜欢自己?

依依挥了挥手道:“你出去吧,我自己医治,不过,有些话,希望你出去后能当面跟凝香解释清楚。”

夜影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尴尬不已的凝香,微微点头,转身出去。

凝香起身,咬了咬唇角,滴下眼泪来,心里顿即内疚不已,跪下朝她磕了一下头:“王妃,奴婢错了,奴婢对不起你,对不起小世子!”

画眉有些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已经很清楚的明白,王妃知道王爷死了的消息,肯定是凝香告诉她的。

画眉当即生气的就一把将凝香给推了出去,道:“你出去,别在这里妨碍王妃医治。”

依依连忙道:“画眉,别这样,是我自己摔的,跟她无关。”

凝香咬了咬唇,再次说了一声“对不起”,满含愧疚的走了出去。

依依连忙打开了系统,从里面拿了药出来,吃了几粒,又拿了吊针给自己输液。

画眉连忙去端了热水过来,给她清洗了一下身子,换了干净的裤子。柔声问道:“王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依依用听诊器仔仔细细的听了一下胎心,紧锁的眉心一直皱着。

在肚皮上的一个地方探,没有探到胎心,又换了个地方探,仍旧没有胎心。再换一个地方。。。。。。

每换一个地方,她的脸色就愈发的难看,神色也愈发的焦急慌张,换地方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起来。

她这焦急的动作和浮躁的心情,也将画眉和红菱的心也给提到了嗓子眼。

画眉忍不住出声提醒道:“王妃,你别着急,别着急,慢慢找,静下心来听。”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慢慢的找,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胎儿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跳得极快,这是一种属于胎儿的特殊的快频率的心跳。

这时,依依觉得这种有节奏的噗通胎心跳动的声音十分的好听。就像是一种特别的音乐一样。

“我听到了,他还活着。”

依依兴奋的将听诊器交给了画眉。

画眉听了一会儿,惊讶的道:“真的有心跳啊,真的,好神奇啊。”

过了一会儿,又道:“怎么跳得这么快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依依轻笑一声:“胎儿的心跳比成。人的频率快两倍以上!”

“这么快?我也听听!”

红菱也拿了听诊器过去听,一时间,洞内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凝香与夜影走出了山洞,确定王妃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的时候,夜影沉着脸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凝香连忙就跪了下去,将事情经过没有半点隐瞒的说了一遍。

夜影很想生气的抽她一马鞭,可是一想起她竟然是因为吃自己的醋才这么冲动的去质问王妃,他又有些下不了手。

重重的叹了口气,训斥道:“你简直是糊涂,怎么能听信了夜羽的挑拨离间,做出伤害王妃的事情呢?若是因此伤了小世子,你如何跟王爷交代?你对得起王妃对你这么好,还给你赎身?”

凝香咬了咬唇:“我也不知道夜羽明明知道王妃都怀孕了,还故意唆使我来刺激王妃呢?”

她想了一会儿,道:“其实夜羽以前就偶尔来找我,给我灌输一些挑拨离间的话,以前我都没有上当,可是这次听他说王妃怀了你的孩子好久了,我一时气恼,就。。。。。。哼!我找他去!”

凝香说着就立即朝着山下飞去,夜影踌躇了片刻,也跟着她的脚步飞了下去。

凝香回到了之前夜羽找她的地方,夜羽竟然没有离开,还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见到凝香和夜影两人同时过来,夜羽悠然的脸上僵硬了片刻。

他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夜影一来,看着夜羽那妖娆的打扮,朝着他摆着一副魅惑的姿态,夜影气得额头突突的跳。

也不跟他打声招呼,当即拿着剑就对着夜羽攻击了起来,每一招都带着十足的怒气。

夜羽嘴角轻轻一勾,飞快的拔出了剑就迎上了夜影的剑,刀光剑影,高手对决,一片眼花缭乱。

树上沉甸甸的雪花被强大的剑气吹起,雪花从树上和地上唰的一下往半空中飞去,在空中翻飞,将两人给包裹在一片雪海之中。

模糊的视线,更是看不见他们两个人的招式了,只闻剑与剑之间的强烈碰撞音和偶尔的火花乍现。

凝香一见,也拔出了剑飞上半空,对着夜羽就是一阵猛烈的攻击。

夜羽的武功原本就比夜影稍逊一筹,更何况又加了一个武功中等的凝香,夜羽就更是处于下风了。

夜羽狂笑一声,故意刺激他们道:“呦,你们两个这是夫妻连心其利断金了吗?”

夜影骂道:“夜羽,你与我之间的恩恩怨怨,你只管冲我来,为何要对她们下手?你作为一个武侠的操守呢?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竟然污蔑我和王妃的清白?”

夜羽抖眉道:“夏依依怀的不是你的孩子吗?”

“当然不是,那是王爷的骨肉,你为何要任意污蔑王妃的清白?”夜影气呼呼的道。

夜羽撇撇嘴道:“我当面问过她,是不是你的孩子,她不回答我,我就当她是默认了。”

“你简直混蛋,你就不该去问这句话,你即便有什么疑心,你可以来问我,你也不该去问她!”

“我不过就是问了一句而已,你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你还不肯承认你心里在乎她?”

夜羽嘴角上扬三十度,勾起一抹冷笑,再看了一眼拼命厮杀他的凝香,道:“你也真可怜,你心爱的男人却在为了别的女人来找他的兄弟拼命。”

凝香冷哼一声,怒道:“夜羽,你别再来蛊惑我了,我还没有那么傻,被你利用了一次,还能被你利用第二次?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蛊惑我,我差点害死了小世子?”

夜羽轻巧的挑开了她的剑,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自己笨,被我利用了!”

凝香怒道:“夜羽,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利用我去害王妃?王妃对我恩重如山,你却想要借刀杀人?你居然蛊惑我将她沉塘,我今天若是真的将王妃杀了,我就是千古罪人!”

夜影听及此,手下的动作就更是狠历了,“夜羽,王妃从来不曾得罪过你,你竟然唆使凝香杀了她?今天若是不教训你,你以后只怕还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吧?”

“教训我?你凭什么教训我?就因为你比我早半柱香出生?”

夜羽怒道,他最讨厌夜影仗着是兄长的身份教训他。

“我问你,你为何要对王妃下手?而且还是下杀手?”

夜影怒极,飞身而上,连着猛攻了一阵,攻得夜羽分身不暇,接着一个狠历的招式一上,直直的朝着他的脖子挥去。

凌厉的剑锋带着雪花,剑气显得更加冷厉。

夜羽瞬间就觉得一股冷气直扫而来,他迅速躲了开来,依旧在肩骨上划了一道,连带着肩上的衣服也裂开了,鲜血突突的冒了出来。

与此同时,凝香在他的背后也刺入了一剑!

夜羽皱眉忍住了痛,咬了咬牙,哼道:“她还没有死呢,你就恼羞成怒的对我下杀招了?”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她?她不曾得罪过你!”夜影再次问道。

夜羽脸上泛起了冷意,道:“因为她是你喜欢的女人,我就是想要将她杀了,我要让你也尝尝失去的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