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凝香的归宿(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影闻言,怒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叫让我尝尝失去的痛苦?”

“哼!你不懂?从小到大,什么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了,就因为你比我早半柱香出生。”

夜羽气呼呼的应道,一提起以前他自认为所受的委屈,他就对夜影恨得牙痒痒。

夜影无语的道:“我哪里就占尽了好处了?据我所知,你最初讨厌我的时候,只是因为我们两个在街上偶遇轩王,他选择了我,而没有选择你。就这么一件事情,哪里还有第二件是我占了好处?”

夜羽道:“不错,这是唯一一次你占了好处,可从此以后,好运都在你那,坏运都在我这。我失去了多少?你去了轩王府吃好的喝好的,还学武功,可是我呢?却继续在街上流浪,下着大雪,你在轩王府烤火,我却在破庙里冻得瑟瑟发抖。”

“夜羽,我跟你说过很多次,这不是我能决定得了的,这个是王爷的决定,我也跟王爷求过,可是他不同意让你入王府,也不同意我跟你换。那时候我从王府里偷偷拿出来的食物给你吃,你不肯吃还扔在了地上。”

“我用得着你来施舍?我即便是去捡别人扔的,我也不会吃你给我的,你那是什么意思?特意出来跟我显摆你过得好?来侮辱我的吗?”

“我哪里有那个意思?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瞎想的,你自己多心了。”夜影道。

夜羽冷哼一声:“夜影,我有哪点比不上你的?为何王爷偏偏要选中你?原本他应该选中我的,是你抢走了我的职位,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想去轩王府吗?我有多恨你吗?所以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你在乎的东西时,你有多痛苦!”

夜羽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一双眸子似火山一样,几乎要喷射出熔浆来,将眼前的人熔化成灰都不剩。

凝香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夜羽对夜影恨意的来由了。

竟然就为了当初那件事情,一件本来就不属于夜影的错的事情,而跟夜影作对了这么多年,还想要杀了王妃来报复夜影。

凝香有些为夜影愤愤不平,道:“夜羽,人各有命,王爷当初只需要一个,挑了他而不要你,这怨不得他。你就算非要找个怨的人,那也该找王爷去,而不是找夜影。你为何不问问王爷,他当初为什么不选你?”

夜羽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冷的道:“哼,以王爷的性格,必定回答我没有夜影厉害。有什么好问的?”

凝香嘴巴一撇:“所以,你是认为你比夜影厉害,不服气?”

“我本来就比他要厉害,你看我将通天阁管理得多好?哼,如果当初暗夜组织是交给我来管理的话,必定会管理得更好。”

“夜羽,你别钻牛角尖了!”凝香道。

夜羽手上的剑再次朝着夜影刺了过去,只不过,这一回凝香并没有再上前攻打夜羽了。

一番打斗下来,夜羽一直都被夜影给压了一头,夜影想着还要赶紧去帮王爷护送解药,便是教训了夜羽一顿之后就撂下一句“以后不许再去找王妃的麻烦”之后,就急急忙忙的撤退了。

“夜影,你别跑,今天非得跟你分个胜负不可。”夜羽提着剑就追了上去。

凝香心知夜影是要去给王爷找解药,便是立即拔剑上前挡住了夜羽。

夜羽不屑的睥睨了她一眼,道:“你让开,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拦不住我。”

“他有要紧事去办,没有空跟你在这里扯皮。再说了,谁胜谁负不是已经一目了然了吗?你一向都比不上他,只不过你心里不肯接受这个事情罢了。”

凝香瞟了一眼浑身带伤的夜羽,不过到底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及要害之处,可见夜影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夜羽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候,被凝香拦了去路,又被她给嘲讽了一通,他最听不得别人说他不如夜影。

当即就将剑狠狠的对着凝香挥了过去,招招狠历,将自己的心中的怒火朝着凝香通通发泄了过去。

强大的剑气将原本已经缓缓落下的雪花再度掀起,漫天飞舞着。即便他已经受了伤,可是他的武力值远远高于凝香,她才接了几招,她握剑的虎口就被内力浑厚的夜羽给震破了。

凝香被他打得节节败退,却仍旧阻拦着他,道:“你若是想找夜影,你过几天再去找他,他今天有重要的事,没空跟你打斗。”

如果夜影不能去护送解药的话,万一被别人夺了解药,王爷可就真的会死了。

“本座等不了!过几天,本座没空,再说了,本座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和他来给我安排时间。”

夜羽越说越气,手下的招式也越来越狠,不过,到底是没有像对付敌人一样对她一击毙命,只是想将她给挡开。

不然,就凭凝香这中等武功,哪里能跟夜羽纠缠这么久?

“让开!”他冷冷的喝道。

“不让开!”她清冷的回答道。

“那就别怪本座手下无情了!”

夜羽咬牙切齿的道,一剑直接刺了过去,刺在了凝香的右臂上,她一痛,手中的剑也握不住了。

夜羽再朝着她猛地一击,一股强大的内力直接朝她冲了过去,将她给震飞了开去。

意外也在此出现,一条小金蛇也被这股强大的内力给击飞了出去。正是那条夜羽上次在云山迷雾中用来帮助夜影和杜凌志的小金蛇。

下一瞬间,凝香被远远的甩到了地上,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将厚厚的积雪给洒了一滩刺目的鲜红。

“啪!”

那条小金蛇也在这一刻被内力给冲击了过来,直直的掉在了凝香的胸口上,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她作为一个杀手的瞬间反应就是拿剑去杀那条小金蛇。

“别……”

远远的站在半空中的夜羽连忙制止凝香,但是他还没有喊完,小金蛇已经狠狠的咬了下去,又飞快的游走。

小金蛇的速度之快,快得让凝香的剑都还没有挥到一半,蛇就已经跑了,胸口就传来了一震剧烈的疼痛,凝香一咬牙,一用内力将手中的剑直直的朝着小金蛇飞了过去。

“别……”

夜羽再次阻止她,却是已经晚了,她居然使用了内力,她不知道那蛇是有剧毒的吗?

“噌!”

夜羽手中的剑飞了出去,在凝香的剑即将刺死小金蛇的瞬间,把凝香的剑给击了开去。

他飞身下来,看了一眼痛得满头大汗的凝香,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心下不忍,微微皱眉,快速转身蹲了下去,一把撕开,寒风夹着雪花吹得她瑟瑟发抖。凝香愤怒不已,这个禽兽,竟然敢轻薄她。

“别动!金蛇有毒!”他厉声喝道。

顷刻间,她的前身便是全都露了出来,左边那只被小金蛇咬了的已经变成了乌黑色,而且还因为她刚刚运功,黑色已经朝周边蔓延得极快。

“唰!”

白光毕现,下一刻,黑色液体四处飞溅,模糊了凝香的视线,左边那一只也在瞬间分离了身体。

“啊!”

凝香惊叫出声,身上的剧痛和羞耻感已经被她的愤怒给取代了。她愤怒的拿剑就要去杀夜羽,他居然敢擅自做主将她的那只给削了?

夜羽眉心一皱,直接快速的在她的身上点了穴道,又从腰上解下来一个锦囊,将整个锦囊里的解药全都给她喂了下去,又撒了一些解药在削掉的那只伤口上。

快速的忙完了这一切,往旁边一看,另一只也有些发黑了,当即就拿着匕首想要将那只削掉。

一道凌厉的目光朝他无声的射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凶狠的凝香,冷声道:“我身上带的解药份量不够,没法给你解那么多的毒,若是刚刚不把那只削掉的话,你会死。还有这只……当然,这只的毒没有刚刚那只多,倒也有其他的办法。”

眉心一皱,有些不太情愿的俯身给她吸毒,吐在了一边。

“混蛋!”

凝香想要咒骂他,却是出不了声,也动弹不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给她吸毒,此时的他没有往日那份妖娆不羁,只有一份冷冽和责任。

以夜羽的性格,完全可以一走了之,随她在这被毒死。

看着冷冽的夜羽,若是他不化妆,几乎跟夜影可以以假乱真了。她的眼前似乎有些错觉,心跳渐渐加快,扑通扑通的几乎要跳出来了。

夜羽听到她噗通乱跳的心跳,冷冷的看了一眼脸色绯红的凝香。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几乎一窒,羞怯当中又有些悸动。

他眼中的神色有些复杂,一些从未有过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头脑,心跳也莫名的加快。

微微皱眉,深吸一口气,继续给她吸毒。

她撇过头去,接触的地方传来阵阵电流,让她的脸瞬间臊得通红。

不一会儿夜羽给她吸了一些毒出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把她包裹着。将那条小金蛇唤了回来,让它重新钻进自己的怀里。

随即,他背着凝香就急忙朝着夏依依所住的山谷飞去。

依依看着被夜羽送回来的凝香,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怎么回事?为何会成了这样?”

夜羽将事情简短了告之他,恳求道:“你救救她,她的身上的毒还没有清除。”

“你没有解药了?”依依问道。

“没有了。若是回通天阁取解药,太远了,她等不及。而且,她身上那个伤口还需要清创缝合。”夜羽道。

原本那些解药的份量是可以在削掉一个后救她的,但是她因为运了内力,导致原本积聚在那只的毒液迅速传至四周,这解药的份量也就不够了。

夜羽看了一眼神色冷清的依依,以为夏依依还在记恨之前凝香来激怒她的事情。

便道:“她来污蔑你和夜影的清白,是本座唆使她的,她原本并无加害你的意思,你若是要怪,就怪本座便是,本座一力承担。”

依依轻瞟了他一眼,怎么觉得现在的这个夜羽跟之前的那个夜羽似乎不太一样?

依依道:“将她放在画眉床上吧,我给她医治。”

“多谢王妃。”

他将凝香放下之后,半蹲着解开了她的穴道。

凝香一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心里的那种羞耻感再次上升,扬手就朝着他的脸上打了过去。

可是他却没有躲避,然而那个巴掌距离他的脸还有半寸的距离时,却停了下来。

凝香恨恨的瞪着他,看着他那双清冷的眸子,还有薄薄的红唇,唇边还留有一些黑色的毒液。

她的心里再次噗通跳了起来,咬了咬唇,放下了手,转过头,脸色再次泛起了红晕。

他愣了一下,看了她片刻,皱眉思索了一会。

“如果你要我负责,我也愿意。”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她猛的回头,盯着他认真的脸庞,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我可以立即娶你为妻。”

他把话说得更加明了,神色也更加严肃,没有往日的半点纨绔之意,甚至还带着一些深情。

见她仍是不解和不信,他认真的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先疗毒,你考虑好了告诉我。”

起身,快速离开了山洞,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站在寒风四起的大山洞口,看着外面翻飞的白雪,眉心微皱,思绪良多。

一个时辰后,他的身后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他听得出来,是凝香的。他没有回头,依旧静静的眺望着远处。

肩上,多了一件厚厚的外套,一双柔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并没有放下来。

片刻后,轻轻的响起了一句:“我愿意!”

他的身子一震,缓缓抬手,抚摸上了肩上的柔手,他的手在外冻得冰凉,感受到她手上的温度,似乎怕冻着她,便是拍了两下就松开了。

沉声道:“好!不过我怎么提亲?”他知道她是孤儿。

“不必提亲。”

“行,那我带你回通天阁,让阁主亲自给我们主婚。”

“嗯!”凝香缩回了手,微微点头。

他们的对话被站在洞口外值守的红菱听得一清二楚,在他们一离开之后,她迅速回去将事情报告给王妃。

画眉有些疑惑的道:“凝香这是怎么了?她之前一直都喜欢夜影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决定要嫁给夜羽了?”

依依拿着木棍将炉火中的炭火给拨了拨,将火弄得更旺,昏暗的山洞也变得更加亮堂起来。

红火的炉火照在依依的白皙的脸蛋上,显得红彤彤的。

依依眉心微微皱起,如果凝香是因为夜羽跟夜影是孪生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将夜羽给当成了替身、影子,这对夜羽来说,并不公平。

但是倘若她是因为刚刚在山林里夜羽救她,她心里感动,对他产生了情愫的话,那还可以。

至少,两人都是幸福的。

依依皱眉:“感情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的?”

画眉道:“会不会是因为他们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凝香才不得已嫁给他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女人的贞洁是十分重要的。若是被别的男人碰了那儿,确实会被以后的丈夫所唾弃。

依依微微垂眸:“也许吧。”

她的心情有些许沉重,只得祈祷凝香是真的跟着自己的心走,没有把自己的一辈子给胡乱交了出去。

不过经此一事,她和凝香之间的恩恩怨怨也算是有个了结了。

依依道:“画眉,改天你若是遇着夜羽了,就让他找鬼谷子给凝香做一个假体。”

“什么?”画眉有些不解。

“凝香左边的那只被削掉了,左右不对称的话,出门不太方便。鬼谷子会易容术,做个假体给她戴着,出门也就不会引起别人异样的目光了。”

“是!”

“不过,别说是我的主意,就说是你自己的主意,你跟凝香也这么多年的姐妹了,这点情分,她也不会起疑。”

“好。”画眉垂首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