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阁主的维护(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某日,天问和鬼谷子可算是回来了,天问连忙去山洞里查看兵器制造的情况,鬼谷子则是连忙往夏依依的山洞走去。

他之前从夜影的口中得知了夏依依摔倒差点流产的事情,就焦急不已,给王爷解了毒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回来给夏依依保胎来了。

鬼谷子走了进来,画眉很自觉的将自己的小板凳让给了他。

他的脸冻得红通通的,双手放在嘴边窝起来哈了一口气,搓了搓,伸到炉子旁烤火,不禁咧开嘴咒骂了起来。

“这个鬼天气,冷得要死,兜里揣了几个馒头在路上吃,都被冻成石头一样,表面都结了冰渣,老夫一口咬下去,差点没有把老夫的牙给崩坏了。”

依依一听,不禁捂嘴笑了起来,鬼谷子冷眼瞧了她一眼,冷哼一声道:“没心没肺的。”

依依吐了吐舌头,侧头道:“画眉,去厨房把你给我炖的那个汤热一热,端过来给他暖暖胃。”

“是。”画眉转身出去。

鬼谷子瞥了她一眼,翘了翘嘴巴道:“这还差不多。”

他把了把夏依依的脉搏,还行,胎像挺稳的,好在夏依依自己会医,保住了她的胎儿。不然自己还真的没法离开半刻了 。

依依踌躇了片刻,终是咬了咬唇,开口问道:“凌轩的病情怎么样了?可好了?”

鬼谷子点点头道:“秦礼这小子还算守信,给我们的是真的百花虫毒的解药,这解药一吃下去,真是绝了,那些毒虫和虫卵立即就被融化成黑水了,加上老夫给他泡药浴再行针灸。为了稳妥起见,老夫还用我们自己炼制的解药给他吃了几天仔细观察把脉,确定了他体内已经没有任何毒虫了,才放心回来了。”

鬼谷子一说起这难得一见的医学奇事,就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说得眉飞色舞的。

“那就好。不过,他怎么没有来这看我?我可是跟你们说了要他过来,我亲眼看看他还活着没有。”

依依直直的看着鬼谷子,希望他们不是为了哄骗自己说凌轩还活着。

鬼谷子道:“他现在很忙,没有空来这里,不过,他为了让你相信他还活着,特意让我给你带了一封他亲笔写下的书信,上面还有日期,还特意按了手印。”

依依微微扬眉,忙?有什么事情比来看望她和孩子更为重要?

接了信,看了一遍,再将以前给她的那封休书拿出来比较,确确实实是凌轩的笔记和手印。

依依将那封书信还给了鬼谷子,冷哼一声道:“把信还给他,让他做梦去吧,当初把我给休了,现在又想把我娶回去?他想得倒挺美的,我又不是个没有思想的布娃娃,他想扔了就扔了,想接回去就接回去?”

鬼谷子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劝道:“丫头,你别生气了,当初他把你给休了,也是有苦衷的。”

“哦?你这是来当说客的?”依依拉长了语调问道。

鬼谷子连连摇头,“老夫才不是当说客来的,老夫是据实而说。当初他被冥日会算计,病情十分严重,需要更多的血炼药才能抑制一点毒。他怕你的身子受不住,才把你赶走的,其实,是为了你好。”

“所以,我被赶走的时候,你是知道他是这么想的。而后来他诈死,你也是知道的?”

依依眯起了危险的眸子问道。

鬼谷子顿觉脖子凉了几分,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你要干嘛?我那不是怕你想不开,又拼命的抽血吗?”

依依咬牙切齿的道:“所以,你之前从轩王府里拿了很多钱财,说是给你的诊金,其实,是他多给了你一些钱来照顾我?”

“是啊,不然,王爷那么小气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那么多的钱?”鬼谷子撇了撇嘴。

“合着我这段日子以来一直感谢你照顾我,是我感谢错人了?合着我一直都是生活在他的照顾之下?”

依依的语气越发的冰冷了起来。

还以为自己摆脱了轩王府,自己活得有尊严呢,结果还是靠着凌轩啊?

鬼谷子的神色躲闪了一下,道:“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那他之前可知道我怀孕了的事情?”依依斜眼看着他,语气阴森。

鬼谷子的眼眸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仔细斟酌了一下语句,道:“以前他不知道,你不是不让我们告诉他吗?不过你上次摔倒差点流产,夜影就告诉给王爷了。”

依依见他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撒谎:“他以前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你再说一遍!”依依咬牙道,身子朝着他凑过去了一点。

鬼谷子不禁将自己的凳子往后搬了搬,远离她。这么冷的天气,他的后背不禁开始冒汗起来,早知道孕妇容易情绪激动,他就不进来了。

现在他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地方,自己可真的惹不起这个孕妇。

画眉端了热汤进来,道:“谷主,汤热好了。”

鬼谷子瞬间松了一口气,对前来“救场”的画眉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赶紧伸出了手去接那碗汤,笑道:“好,老夫正好喝个汤暖暖胃。”

依依一把将汤给抢了过来,瞪了画眉一眼,冷声道:“小世子都饿了,你不先紧着将小世子喂饱,倒是先管起别人的肚子来了?”

叽咕叽咕!几口气就将一碗汤给喝了下去。

画眉无缘无故的被王妃给训了一顿,整张脸都委屈成一个褶子包了。

本以为以鬼谷子的气性,怕是要跟夏依依抢起来,没有想都他竟然只是摆了摆手,道:“好,这碗先给你喝,老夫自己去厨房再盛一碗喝。”

鬼谷子连忙站起来撒腿就往外面跑,快起来简直不像个古稀老人。

见他出去了,依依冷冷的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王爷根本就没有死的?”

画眉连呼冤枉,急得脸都红了:“王妃,奴婢一直都以为王爷已经死了,还是这次凝香过来之后,奴婢才知道原来他是诈死的。”

“嗯!”

依依看了一眼她的神色,不像是说谎,便轻嗯了一声,将汤碗放置在小木桌上。

坐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乏了,便想去床上躺一会了,用手撑着腿站了起来。

画眉连忙上前去扶她,依依刚站起来顿觉有些眼冒金花,便是微微闭眼皱眉,用手按了按脑袋。

腹部又传来一些不适的感觉,她不禁“嘶”了一声,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

画眉一下子就急了,连忙道:“王妃,王妃,你怎么了?”

“肚子疼!”

依依疼得倒抽了一口气,额头上也瞬间就冒起了冷汗来。

“红菱!叫鬼谷子来!红菱!”

画眉惊慌的喊了起来。

依依道:“别喊鬼谷子,这个鬼谷子,倒是心机深沉得很!”

画眉道:“鬼谷子他怎么了?”

“他居然联合凌轩一起欺骗我!”

依依顿觉失望,本以为自己这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鬼谷子了,没有想到鬼谷子还真是影帝呢,居然瞒了自己这么久。

红菱听到了声音,立即冲了进来,道:“怎么了?”

“王妃肚子痛,快去找鬼谷子!”画眉焦急的吩咐道。

“好!”

“别……”

依依阻止道,腹部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

画眉直接打断了她,对红菱道:“快去。”

红菱点点头,便是立即离开了。

画眉连忙将夏依依给扶到了床上坐下,鬼谷子也在片刻后走了进来,立即上前给她把脉。

“你怎么了?”鬼谷子皱眉问道。

依依虽然有些生鬼谷子的气,不过自己还算是个理智的人,他既然来了,那就好好配合。

“我刚刚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晕眼花的,肚子还一阵抽着疼。现在已经好多了。”

画眉焦急的道:“王妃刚刚才喝了那碗汤,会不会是那碗汤出了什么问题?”

“她没有中毒!”

鬼谷子道,看了一眼夏依依坐过的小凳子,道:“她现在月份大了,肚子也打起来了,坐那么小的凳子,肚子是被挤压着的,坐久了之后血液不畅,这才会导致头晕眼花,肚子疼痛。”

“那就好,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那些敌人偷偷摸到我们山洞里来,往汤里头下药了呢。”

画眉虚惊一场,自己拍了拍胸脯压压惊。

依依道:“让天问给我做一个高一点木凳子吧。”

“好,奴婢这就去。”

通天阁,一个黑衣人黄金蒙面人快速的飞上了山顶,开启了机关,走进了山洞。

众人一见,连忙下跪迎接:“参见阁主!”

夜羽也连忙从金黄座椅上走了下来,跪下迎接。

阁主飞快的冲了过去,一脚就将夜羽给踢得飞到了墙壁上。

“咚!”

山洞内响起了沉重的回声,这一声,直接将众人给吓了一跳。

据他们所知,最近夜羽并未做错什么事情啊,所有阁主交代下来的事情都完成了。

唯独一件事未曾事先禀告,那就是夜羽私自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以前还是暗夜组织的人。

夜羽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即跪在了阁主的面前,道:“阁主,属下带凝香回来,虽然未经您的允许,可是属下已经打算要娶她为妻了。”

阁主愠怒不已,手腕一动,一股凌厉的掌风袭向了他,他咬了咬牙,身形一颤,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掌。

头顶,响起了冷厉的训斥声。

“本阁主打你并不是因为这件事!你自己好好想想,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夜羽垂首思索了一下,有些不解的抬头道:“阁主是为了轩王妃之事?”

“哼!算你还识相!”

夜羽就更是不解了,阁主和轩王妃从未有过任何交集,唯一的一次见面就是上次送秦礼去给鬼谷子医治的时候。

可是,他们之间几乎都没有什么交集,更没有什么利益可言啊。就算有利益,那也是跟轩王有利益。

想到这,夜羽便是明白了,现在轩王妃肚子里可是怀了轩王唯一的骨肉,若是上次将轩王妃整流产了,那轩王岂会放过他们通天阁?

夜羽连忙磕头道:“卑职知错,下次再也不敢了。”

阁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过来,面向通天阁里的众人命令道:“本阁主今天在此交待一声,谁也不许做出伤害轩王妃和轩王妃孩子的事情来。若再有犯者,杀无赦。”

虽然是腹语,可是声音冷厉,用内力传音之后,穿透力又极强,就连站在隔壁山洞口守门的小喽喽都听得清清楚楚。

“是!”

众人皆是脊背一寒,忙磕头应诺。

夜羽鼓足了勇气道:“禀阁主,你以前给我们交代的事情,属下已经安排人办好了。”

“血隐组织现在可是在替安王办事?”阁主道。

“是。”

阁主眉心微皱:“紫玄也心甘情愿的给他们卖命?”

按理说,以紫玄的忠贞程度,是不会背叛皇上,去替安王卖命的。虽然安王也是皇室子嗣,可是那时候,皇上还没有死,紫玄就另投主子,不太可能吧。

夜羽道:“我们并没有发现紫玄的踪迹,现在的血隐组织可是直接听命于安王了。属下有些怀疑,紫玄已经被安王给杀死了。”

阁主皱了皱眉,紫玄的武功跟夜影差不多,轻易杀不死,除非安王和杀天霸两个人联手对付紫玄。

现在看起来,安王将冥日会和血隐组织两股势力都集中起来,可就更不好对付了。

“去加快点他们三国的厮杀,让他们的势力早些削落下去,这样,才能让安王还没有在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不得不出手。”

“是。”

“同时,你将安王躲藏点的线索散布出去,让他们三国找上门去。”

“是。”

夜羽等了片刻,见阁主没有再发布新的指令,便是抬头道:“阁主,属下有个不情之请。”

“何事?”

“属下与凝香都是孤儿,无父无母的,想请阁主做主为我们主持婚事。”

阁主冷冷的道:“你虽然无父无母,可是你却是有个兄长,俗话说,长兄如父。你完全可以让夜影替你们主持婚事。”

“可是阁主,他只比属下早出生半柱香的时间而已。再说了,属下与他素来不合,更何况,他和凝香以前还有些感情纠葛,更是不方便让他主持了。还请阁主能替我们主持婚事,属下这也就算是明媒正娶,不至于辜负了凝香。”

夜羽郑重的磕头道。

阁主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冷冷道:“你是真心娶她的,还是别有心思?”

夜羽的脊背微微一震,心下有些发虚,垂首道:“属下是真心娶她的,还请阁主成全。”

阁主冷哼一声,道:“本阁主虽然不管你们的感情私事,但是,既然你要本阁主主持你的婚事,那本阁主可就要把话说明白了。你若是有其他用意才娶她,辜负了她,本阁主可是不饶你。夜羽,你听明白了没有?”

夜羽咬了咬唇,道:“属下听明白了。”

“嗯。”阁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三日后,通天阁副阁主大婚的事情便是传遍了各地,几乎震惊了整个武林。

以前有传言说喜好红妆打扮的夜羽可能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娶妻,娶的还只是一个武功中等,容貌也并是不特别漂亮的杀手。

之前从未听说他们两个之间有传出过相好的消息,这突然成亲,不免让有些人猜测是不是夜羽在某日喝醉酒后神志不清,干下了糊涂事,而凝香则奉子成婚了?

与此同时,安王藏身之所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几乎是同时,三国的兵马立即朝着一个商会奔去。

------题外话------

推好友文,正在pk中,《蜜捕萌妻:傅少V5》/喵小鱼儿

她,姿色平平,脾气暴躁。

却是为了帮母亲治病,投奔于各大医院的二十四孝女。

绝望边缘,黑夜之中,男人迎风而站。

“我的血,能治好你的母亲。”

某日,黎思昕问道,“你多大?”

“很大。”

“问你岁数!”

“呃…四位数。”

“四位数?个十百千,我靠!你是老不死啊?”

他,是总裁?是医生?是投资商?

还是,某个家族的大佬?

扑朔迷离,捉摸不透。

且看男女主如何玩转对方,直至玩出小爱心。

精彩过程,不容错过,快快点击搜索+收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