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识破赵熙另一个身份(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黑衣人快速的飞进了屋里,将一张小小的纸条交给了安王。

“王爷,有情况,达努吉给我们传信,他们准备来这里捉拿我们了。”

安王眉头一皱,看来这个地方是不能再躲了。“快,立即把人集合,赶紧撤离。”

“是。”

等到那些人赶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不过这屋里没有来得及收拾的东西无不显示着安王并不是躲在这里闲着,而是想要图谋光复东朔。

逃跑的安王一见到那些来势汹汹的人马,不禁有些后怕,如果刚刚自己没有提前跑的话,只怕是要把性命交代在这里了。

到了新的安置点,安王思来想去之后,便是决定提前收拾那些人,变被动为主动。

“师父,现在我们已经被他们盯上了,我们必须要赶紧动手了,先下手为强,不然,我们可是很难翻身的。”安王道。

杀天霸皱了皱眉,道:“可是他们现在三个国家还联合在一起,我们若是现在动手,还是有些不保险,最好是要少一个敌人,才有胜算。”

“那我们对哪个国家先下手?”

杀天霸眯着双眼道:“现在南青国和西昌国不是想要联合搞掉北云国吗?那就先让他们内斗。我们安插的棋子也可以动起来了。”

“是。”安王垂首走了出去。

阿木古孜扑了个空,气得咬牙切齿,当即就将怒气给发泄到了达努吉的身上。

“你个没用的东西,都已经摸到了安王的藏身之所的消息了,你居然慢吞吞的往这边赶,倒是让他们都给跑了。”

达努吉跪在地上,“二皇子,若是只有我们一方势力朝着他的藏身之所跑去的话,那必定能打得他一个措所不及。可是我们三方同时出动,这动静未免也太大了,安王必定会收到风声的啊。”

阿木古孜微眯双眼,望着他的视线有些冰冷,而又捉摸不透。

达努吉咽了咽口水,垂首道:“要卑职说,现在我们要攻打一个安王,用得着我们三方联合行动吗?他们两个国家简直就是多余。我们自己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就再联

合一个,可是三个也太多了。”

阿木古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错,安王虽然现在有些实力,可是还不至于需要三个国家联合对付他一个吧。

达努吉趁热打铁道:“二皇子,国家越多,我们分到的城池越少。倒不如我们早些把北云国给灭了,反正现在南青国已经和我们是一条战线了的。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阿木古孜抿了抿唇,“好,你现在就立即传信给青甫,我们明天就动手。”

“是!”

翌日,夏依依在画眉的搀扶下,在大山洞里慢慢的走着锻炼身体,只听见一阵轻巧的风声,便见屋外飞来了两人,依旧是一红一黑,两人还抬了一个受了重伤的男子过来。

夏依依微微扬眉,最近这夜羽和阁主倒是来得勤快了嘛,当然了,他们每次一起过来都不是空手而来,总是会给她带个重伤患。

这礼物倒是挺特别嘛!依依撇撇嘴,看来又要忙活了。

阁主一进来,视线先落在了夏依依的身上,看来,最近身子又圆润了不少嘛。

他对着夏依依躬身致歉道:“王妃,本 阁主治下不严,上次夜羽对你多有冒犯,本阁主已经惩罚过他,若是王妃想再惩罚他,你要杀要剐,都悉听尊便!”

话音一落,夜羽就立即上前跪下,神色肃穆诚恳:“但凭王妃惩罚!”

夏依依不禁被他的这一跪给吓到了,素来见到的夜羽都是一副纨绔妖娆的模样,这会儿,竟然严肃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如此一看,还真的越来越像夜影了。

依依淡淡的抬手道:“那件事情就过去了,往后不必再耿耿于怀了。说起来,听说你们两个已经成亲了?恭喜恭喜。”

“谢王妃。”夜羽道,翩然起身。

阁主冷冷的瞪了夜羽一眼,怒斥道:“既然王妃饶了你,那这次就算了,你若是再有下次,本阁主亲自将你的头颅拧下来。”

“属下不敢!”夜羽连忙跪下道。

“哼!”

阁主冷哼一声,随后对着夏依依拱手道:“我们今儿过来,还想请王妃救一个人。”

夏依依上前两步,仔细瞧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伤患,惊讶道:“赵熙?”

“正是他!”

依依冷冷的盯着阁主道:“不救!”

“还请王妃快些救他,不然,他的伤势太过严重,很有可能会死的。”阁主道。

“哼,我为何要救他?若不是他,东朔也不会灭亡了,他是我们东朔的敌人,我若是救他,如何跟东朔百姓交代?那我就是东朔的罪人了。”

阁主微微皱眉,只得道:“救他,这是轩王的意思。”

“为何要救他?轩王不应该更想杀了他吗?”

“王爷自有他自己的用意。我们通天阁只管按照他的吩咐行事,至于他究竟是有何目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

阁主倒是没有之前那样的客气,整个人倒是显得十分的冷漠淡然,浑身透着一股不容质疑的威严。

这样的阁主,才是夜羽所熟悉的那个阁主。

夏依依咬了咬唇,既然如此,就先将赵熙救活吧,也许凌轩是真的要利用赵熙有些用处呢。

她叹了一口气,“将他抬到鬼谷子的山洞里去吧,那里暖和,方便医治。”

不然,像这样的天气,将赵熙裸着上身做几个时辰的手术,不得把他给冻成冰块啊?

“多谢王妃。”

夜羽和阁主快速的将赵熙给抬了过去,鬼谷子正窝在暖和的被窝里取暖,见着他们又搬了一个血淋淋的人过来,顿时就从被窝里跳起脚来。

“夜羽,你们三天两头的往老夫这里搬要死不活的人过来做什么?上次才搬了两个过来,把老夫的床褥都给弄得血污污的,这好不容易才给洗干净了,这大冷天的,又晒不干,好不容易才用火炉子给烤干了。你们又来糟蹋老夫的床褥。”

秦礼他们甥舅俩已经另外单独寻了个山洞住着,并没有跟鬼谷子住在一起了。

阁主道:“谷主,你且放心,我们会给你送来新的被褥给你的。”

鬼谷子嘴巴一撅,冷哼道:“那还差不多。”

鬼谷子连忙将暖和的床让给了昏迷中的赵熙,开始准备做手术的东西,一边道:“去叫夏依依过来帮忙。”

“王妃在整理医药用品,等会儿就来的。”夜羽道。

片刻后,画眉就搀扶着夏依依过来了,一手扶着她,一手拎着医药箱。

夏依依走了过来,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不禁皱眉,能扛得下这么多剑,还真是厉害呢。

夏依依盯着他身上伤口的眸子忽然猛地一缩,他心脏口上有一个很深的旧伤,那细密的针脚怎么会这么像自己缝针的方法。

见他伤势严重,依依也来不及多想,便是快速的帮他治伤。

医治了两三个时辰,夏依依才结束了手术,这站得有些久了,双腿也有些麻木,冻得有些僵硬。

放下了手术器械,再一次看了一眼那人心口上的伤口,心下更加狐疑了,这伤口的处理方式分明是出自自己之手。可是自己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并没有给赵熙治过病啊。

依依对鬼谷子道:“你看看,他心口上的这个伤口……”

鬼谷子凑过来瞧了一眼,狐疑道:“咦?这个伤口好像你处理的啊。”

依依吸了一口气,“你也这么觉得是不是?”

“真的是你处理的?”

依依点点头,又摇摇头,“单从伤口上来说,这个伤口是我给处理的,可是我的记忆当中,我从来都没有给赵熙医治过。”

“像这样精细的处理方法,也就你我二人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方敏啊。”

“不是她,我认得方敏缝针的方式,跟我有些差别。”

“那就是你自己忘记了给他医治过。”

鬼谷子扁扁嘴,将银针给收进了自己的医药箱里,回过头来把了一下赵熙的脉搏,道:“伤势稳定住了,再过一天时间也就能醒过来了。只不过,他这么脆弱的心脏,怕是要有人在这一直看着了,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心绞痛复发,我们的手术可就白做了。”

依依皱了皱眉:“你是说他有心绞痛?”

“是啊!心绞痛的病人心脏本就脆弱,又刺了一剑在心口,还能将剑拔出来把他给救活。这样高超的医术,也就只有你能做得到了。”

鬼谷子对夏依依又升腾起更高的崇拜来。

依依的眉头微微皱起,心绞痛的病人?片刻后,她冷笑一声:“我知道他是谁了。”

“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在北疆的时候,有次我赌气回京城,结果出了军营后在一处小树林那里遇到了一个文弱少爷,结果他们跟我们一起被北云国给抓到了北云国军营里去了。”

鬼谷子撇嘴道:“当然记得了,那个文弱少爷,打起仗来的时候,缩马车里缩得都不敢出来,比老夫还胆小。”

依依冷哼一声,“胆小?你可知道那个文弱少爷是谁?”

鬼谷子看了一眼夏依依的神情,惊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呃…你不会是以为那人就是眼前的赵熙吧?”

“有一次我们攻打金科镇的时候,凌轩将赵熙的心口刺中了,不过稍微刺偏了一点,赵熙当即逃跑了。也就在那一天夜里,这个少爷也同样是心口被刺了一剑,穿着我们东朔士兵的衣服。他当时哄骗我说他被北云国抓走以后,他趁着北云国士兵都出来跟我们打战了,营区人少,他偷偷跑出来了,还被北云人给刺伤了。我当时就相信他了,现在想来,他那文弱少爷的模样应该是伪装出来的。”

依依狠狠的道,若是知道那个受伤的文弱书生就是赵熙,她当初绝对不会救他的。

鬼谷子也气得咬牙切齿道:“原来他真的是那个文弱少爷啊,早知道那天我们被北云国抓走其实是他下的手,那天在树林里的时候,老夫就应该将他抓过来挡箭。”

依依瞟了他一眼,“他对你还算好啊,你看看,你去了北云国之后,他还请你好吃好喝了一顿,还将你给放了。我可是在那里吃了不少苦啊,最后应是厮杀出来的。”

鬼谷子瞬间就得意忘形了起来,摇晃着脑袋捋了捋花白的胡子道:“那是,老夫我走到哪里去,哪里都有欠了老夫人情的人,老夫在这个世界上混得可比你好。”

依依切了一口,不屑的道:“那我怎么记得你去南青国的时候,可没有什么人欠你的人情啊?”

鬼谷子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南青国以前逮捕他的通缉令都没有撤销,他哪里敢在南青国招摇啊?

不悦的扁了下嘴巴,翻了个白眼,“你不打击老夫,你心里就不舒服是不是?”

依依对着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自己还真的是忍不住要揶揄他呢。

站在洞口的阁主见到夏依依这样俏皮可爱的模样,嘴角也不禁弯起了一抹大大的弧度。

反正有黄金面具的遮挡,他就算笑得这么放肆又如何,反正也没有人能看得见。

可是身旁的夜羽却是十分敏感的感觉到了阁主的气息由冷冽变得缓和,自己竟然是感觉到一股春风拂面的气息?

夜羽微微皱眉,从前儿阁主因为自己伤害了夏依依的事情之时,阁主竟然如此暴怒,还让全通天阁的人都不允许伤害夏依依和她的孩子,否则杀无赦。

这可是阁主这么几年来头一次下了这样的命令,为了一个跟阁主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如此大发怒火。

夜羽内心不禁升起一个不安的想法,难道说阁主喜欢上了夏依依?

夜羽跟随阁主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阁主有喜欢过一个女人,也从未见过阁主正眼瞧过一个女人,现在阁主的种种迹象表明,阁主喜欢她。

天啊,阁主这是什么爱好啊?那么多的黄花闺女他不选,竟然选一个被丈夫休了的已孕女人?

夜羽的嘴角不禁抽了抽,阁主是不是心里有些什么毛病啊?难道说阁主去年输给了轩王之后,阁主就对轩王怀恨在心,想要抢夺轩王的妻儿了?

可是自己感觉出来的阁主的情绪并不像是要抢夺,而是由心而发的喜欢?

夏依依现在真的很想将这个欺骗过她的赵熙给狠狠的揍一顿,但是看在他严重受伤的份上,就放过他了,自己这时也饿了,就先回自己山洞里吃饭休息去了。

翌日,夏依依再次来到鬼谷子的山洞里,赵熙…呃?怎么成了一副烟花之地的女子模样了?

他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

依依不禁捂嘴失声大笑起来,一看就知道是鬼谷子为了泄愤,将赵熙给易容成了一个女子了。

再看地上,已经铺了一个崭新的厚厚床褥,看来,阁主倒是一言九鼎。

鬼谷子开心的道:“怎么样?老夫的易容术怎么样?”

依依很满意的点点头道:“嗯,不错,不错嘛。若是将他的胸口再放两个包子,就更像了。”

鬼谷子乐颠颠的道:“对,要整就整个全套的。画眉,借你一套衣服。”

画眉哭笑不得:“谷主,王妃她就是说笑的,你还真的这么整他啊?他好歹也是一国太子,若是被你这么整成女子,他不得杀了你啊?”

鬼谷子撇撇嘴:“就他现在这个重伤的模样,连床都下不来,还重伤老夫?你快去拿你的衣服来,再那些胭脂水粉,谁叫他以前易容之后把我们给掳走了?现在就该以牙还牙。”

画眉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夏依依,见她头微扬假装在看天,可是这么个山洞,还有什么好看的。

画眉轻笑一声,便是回房去拿衣服、胭脂水粉去了。

“顺便去厨房拿两个包子来。”鬼谷子丝毫没忘了重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