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夫妻重逢(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熙感觉有些冷,眉心微皱,眼皮渐渐睁开,看了一眼面前绝美的女子,他张了张嘴,沙哑低沉道:“是你救了本太子?”

依依嘴角勾起,露出了一抹清冷绝艳的笑容。

“本王妃已经是第三次救你了,你连一文钱的诊金都没有付过。”

赵熙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看着她,自己假装听不懂她说的意思,蔑笑一声。

“王妃在说笑?这不过是你第一次救本太子罢了。”

夏依依轻抬了一下眼眸,眼底全是耻笑:“赵熙,你又不缺钱,何必为了这么一点点诊金,就装作不认识我呢?齐仁?”

赵熙更是惊讶了,自己当初在金科镇的伪装成东朔士兵让夏依依给自己治伤之后,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哄骗凝香,自己都快忘了自己诌了个什么名字了,没有想到这个夏依依记性这么好。

赵熙的余光这才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竟然穿着一身女子衣服,就连胸口都是经过特意“制作”的。

他这才发现自己似乎闻着自己身上有一股浓浓的脂粉味。往头上一抹,竟然还插了珠花。

夏依依微笑着拿出了一面镜子,放在赵熙的面前一扬。

铜镜中的人面色皎白,珠圆玉润的,红唇齿白,画了弯弯的眉毛,睫毛也卷了,就差把耳朵上带一对耳环了。

偏偏将腮红给抹得红通通的,眼影也太过浓艳了,将原本还算淡雅的妆容给弄得花里花哨的,看着就像是烟花子女,还是那种低等青楼的卖肉不卖艺的俗气妓女。

赵熙顿时就气得七窍吐血,一把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撕扯了下来,可是鬼谷子似乎想要故意作弄他一样,将胶水弄得十分多,又十分牢固,这一下竟是撕扯不掉,还将他给痛得半死。

赵熙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你竟敢将本太子堂堂正正的一个男子给弄成这副鬼模样,你该死!”

一边想要起身去揍她,可是他一动,浑身疼痛难忍,竟是动弹不得。

依依懒洋洋的睥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也该好好想清楚,若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还有这个嗓子在这里嚷嚷?”

他咬牙,“本太子宁愿当一具死尸,也不愿被你如此羞辱!”

她眼眸一眯:“是吗?那就成全你,我能救你,也能杀了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那我现在就收回来。”

依依上前就将那张被赵熙撕了半拉的人皮面具给翻转来罩着他的口鼻,用力将他给捂住。

他没有想到,她的手劲竟然这样大,又用一块人皮面具给捂着,竟然将他给捂得半点气都没有。

赵熙憋得脸色都紫了,这种极度缺氧的事情他可是从未遇到过。本想就这么憋着,忍着,大不了就将这条命还给她。

可是到最后,他有些不想死,他还有仇未报,他不想就这么窝囊的死去,让敌人却是这么逍遥自在。

扬手,就去掰开她的手,而她,竟然依旧死命的捂着他。

他因为极度缺氧,又因为受了伤,手上也没有多少劲了,竟是有些掰不开她用了十足力气的手。

用眼望着她,示意她放手,可是她竟然半点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眼眸死死的盯着他,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赵熙心里一惊,自己怎么忘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她可是将自己五十万大军都给歼灭的奇女子,她若是真下狠心杀自己,她决定敢下手。

赵熙连忙凝聚了内力,奋力一甩,将她的手给甩了开来,她整个人都被这股内力给击开。

画眉就站在身侧,连忙扶住了她,好在赵熙处于重伤之中,内力也并不是很足,夏依依还能稳住自己的身形。

夏依依冷笑道:“刚刚说得冠冕堂皇的,怎么?现在不敢死了?”

赵熙气得几乎要憋出内伤,道:“本太子大仇未报,还没到死的时候。”

夏依依立即接过了话茬,侧头望着他:“这么说,等你报了仇,我就可以收回你的这条命了?”

赵熙一口气刚上来,被气得差点又下不去了。

他的脸色气得铁青,若不是因为夏依依救了他三次,他真的很想杀了她,自己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如此辱没过。

反正自己自从遇见了这个女人,就一直都败在了她的手上。

他冷冷的道:“届时,你若是想要收回去,随你。”

依依定定的看着他,道:“这话我可会记得清清楚楚的,你也别忘了。不过,你的记性这么差,这才没到一年,就连我救了你几次都忘了,等到以后,你就更是会忘记了,不如,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吧。”

赵熙的嘴角抽了抽,道:“这种事情,你还想立字据?”

“你若是一言九鼎的话,怕什么立字据?难不成,你又想像刚刚一样,怕死躲开啊?”

“别说本太子怕死,本太子并不怕死,不过是怕死得其所。立就立!”

当下就拿了笔直爽快的签了字,夏依依也将字据给收了起来。

当然,他往后若是真的想不还这条命,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不过是当作一个嘲笑他的把柄罢了。

赵熙道:“本太子要回去,你们立即将本太子送回去。”

就他现在这个身子,外面又有厚厚的积雪,根本就走不出去。

夏依依轻瞟了他一眼,幽幽的道,“我现在只管安心养胎,你们这外边的战争跟我无关。你走不走的,我做不了主,这个得问他们让不让你走了。”

“你以为,你现在出去还能活着吗?”

一个熟悉的冰冷的声音传来,夏依依浑身一震,心跳也瞬间加速,愣愣的站在那里不敢回头。

凌轩走了进来,身上还挂着厚厚的雪花,一股冷风也跟着席卷进来,身上的雪花被飘起,飘飘洒洒的在山洞里飞扬,有些雪花直接吹到了依依的脸颊上。

凉丝丝的,激起了一脸的疙瘩。

她的神色一僵,知道他就站在自己背后,可是自己却没有勇气转身。

赵熙惊讶的双瞳瞬间睁大,视线越过了夏依依的头顶,望着她身后那张英俊如往昔的面庞。

不可置信的结巴道:“你…你居然还活着?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现在外边也同样都在说你已经死了呢。”凌轩不以为然的道。

“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鬼?”

赵熙蓦然愤怒不已,青筋暴起,对着他凶狠的嘶吼道。

凌轩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道:“你错了,这不是本王害的你,这不过是南青国、西昌国合力害你,其中,也少不了安王和你们北云国二王爷的功劳。”

“二弟?”

“不错,现在,他已经是你们北云国新晋的太子了。”

“才一天而已!”

“对于早就预谋已久的事情,一天足够了。”

赵熙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道:“你派人救了本太子,可有什么企图?你应该没有这么好心就只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本太子可记得,你没这么仁心仁德。”

凌轩淡然道:“本王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本王想要你跟我们一起,灭了南青、西昌,还有安王!另外,你得回到你的北云国去,东朔的国土,你一寸也别想占!”

赵熙啐了一口,“你想得可真美,那些城池,本太子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夺过来的,岂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还给你?”

“赵熙,你是不是还没有看清楚现在的形势啊?本王即便没有你的帮忙,也能将他们给收拾了,不过是有你的帮忙的话,本王就收拾得快一些罢了。你以为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逃得出本王的手心吗?你还有跟本王谈判的资格吗?”

凌轩定定的望着他,半晌,对着他吐出了两个字:“俘虏!”

赵熙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如果轩王之前诈死,那他躲藏在背后定然是做了许多的准备工作,等到他觉得有必胜的把握了,才会出来以真面目见他。

赵熙不禁对轩王所拥有的势力有些胆怯,问道:“你有多少把握可以将他们四方全都灭了?”

“十成!”凌轩自信满满。

赵熙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自己当初带着兵马冲过了热河以南,他都不敢说这么大口气的话。

虽然他也很想将力量较弱的西昌和南青划入自己的疆土内,可是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若是他们联手的话,自己怕不是对手。

果然,他们一联手,自己竟然被他们给暗算了,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差点死了。

看来,轩王是真的有把握全胜了。

赵熙沉思了一会儿,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他必定会现在就杀了自己。即便自己逃出去了,跟轩王对打的话,只怕也打不过他吧。

虽然赵熙不太清楚轩王究竟能用什么方法胜利,心里却是已经信服了。

抬头,郑重的道:“好,我可以和你合作,不过灭了西昌和南青后,本太子也要分一些城池。”

“西昌国可以分一些给你,南青国不行。”

“你要独占?”

“不,本王已经跟南青国前朝旧臣联络好了,扶持他们前朝幼主登基。”

赵熙一惊,没想到轩王已经在自己的背后做了这么大的事情了?

他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对轩王的震惊了:“秦礼为何在你的手上?你们什么时候联合起来的?”

“没多久,才从阿木古孜的手中抢过来,他们原本就抓了秦礼,以此威胁上官云飞,二人一起对付你。所以才会出现昨天的一幕。”

赵熙想起上次为了抢占莱城,阿木古孜竟然毫不讲究合作精神,直接将司马贺给杀了。原来阿木古孜那个时候就已经对他毫无惧意了。

赵熙也考虑清楚了,若是不跟轩王合作,就是尸体一具。若是跟他合作,他依旧是太子,虽然没有夺得东朔的城池,却能夺得西昌的城池。虽然没有以前划算,但也没有亏多少。

“好,本太子就和你合作。”

凌轩道:“你现在暂且不用出去露面,只管留在这里养伤,联络你旧部的事情,你只管写了亲笔信件之后交给我们去办就行了。”

“好。”

正事谈完了,凌轩冷冷的对他微微颔首,便是伸出了他那只在外头冻得有些冰冷的左手拉着夏依依小小的也同样微凉的右手就往外走。

几个月了,他因为中了毒虫,怕将毒虫传染给她,许久未曾和她有肌肤的直接接触了。

肌肤相触的瞬间,两人同时都被一股电流给惊得浑身一震,夏依依连忙将手给抽了回来,转身就往外面走,

凌轩连忙跟在了后面,画眉咬了咬唇,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便是远远的跟着了。

这山洞里的路有些湿滑,凌轩见她走得焦急,他连忙上前快步跨了几步,再次握住了她的手。

“别拉我。”

依依冷冷的道,使劲要将手给抽出来。

凌轩道:“别松手,这路湿滑,小心摔跤了。”

“摔跤不摔跤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现在都已经被逐出了轩王府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依依气呼呼的道,眼内却是莫名的有些酸涩。

凌轩有些心疼的握紧了她的手,道:“我那是有苦衷的,我不忍心你跟着我受苦,也不忍你为了我而伤害你的身体,所以才会把你给气走的。现在我的毒已经解了,我也可以好好的保护你了。”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所谓的保护,我也能活得很好。”

“依依,你原谅我,好不好?”

“原谅?没什么好原谅不原谅的,我们两个都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了。早就已经天涯陌路了。”

依依使劲的往回抽手,却是被他给抓得死死的,半点也动弹不了。

“别太用力了,小心动了胎气!”

凌轩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看向夏依依的肚子时,他的笑容也越发的温暖。

“哼,不是你的孩子,你这么关心做什么?”依依板着脸孔道。

手上传来了一些微痛,他的手握得更加紧了,似乎是在惩罚她在撒谎一样。

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更甚,呢喃摩挲,“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嗯?”

夏依依不禁咬了咬唇,自己还真的不好说出一个人名来搪塞他,只怕他会将那人给杀了吧。

“你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呢?反正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语气有些发冲,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冒着一股子硝烟味。

他眼里的柔光也更加温柔了起来,声线也温柔得不像他自己。

“依依,等我把那些敌人赶走,我们回了皇宫,我就给你安排一个最大的宫殿,好好安胎,绝不会再如此委屈了你们母子的。”

依依冷笑一声,“你想当皇上?我记得你以前可是说过,你从不曾想过要当皇上,你并不想跟志王争夺皇位。”

“不错,我是这么说过,我也是这么做的,我并没有跟他争夺皇位。还将他扶持上了皇位,难道不是吗?”

她冷哼一声,“那你就应该将皇位继续让给安王当啊。”

凌轩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冷声道:“你不要被安王忠厚老实的样子给迷惑了,他其实隐藏得很深,他才是一条真正的毒蛇。”

握着她的手也不禁加重了力道,几乎要将她的骨头给捏碎了。

依依“嘶”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凶狠的将他的手给甩开,抬手一看,已经红了整一圈。

自己的手上宛若挂了五只煮红了的剥了壳的虾。

凌轩顿即心痛不已,连忙又要去拉她的手查看。

“哼!”

夏依依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快步冲进了只有两步之遥的自己的山洞,将帘子给挡得死死的。

------题外话------

求收藏新文:战千里《纨绔王爷霸宠绝色医妃》

军医界翘楚一朝穿越,当个宫女优哉游哉!无奈和亲公主被杀,倒霉被迫替嫁拜堂。

倒霉催的茗熙这才发现,五王爷竟然是奄奄一息等着冲喜的?银针翻飞,救人一命,从此被纨绔放荡的五王爷惹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且看她如何驯服。

“王妃,咱们去斗蛐蛐?”

“滚!”

“咱们去遛鸟?”

“滚!”

“那咱们去哪儿?”

“怡红院!”,茗熙笑得露出了无害的小酒窝。

五王爷青筋暴跳:“吴!茗!熙!”

他日,茗熙发现这个五王爷其实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放荡不羁的面具之下竟是高冷腹黑?茗熙两眼一翻几乎气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