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是我一个人的宝宝(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被挡在了外头,想要进去,却是又不敢硬闯进去,怕伤着她和孩子,只得在外面求饶道:“依依,你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不想看见你,你走!”

“依依,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是为了你着想,才会将你给赶出去的。你知不知道,我那天把你赶走,我自己也很心痛,我也很担心你。”

“你那天说我没有怀孕又嫉妒不让你纳妾,你要休了我去纳妾生孩子。”依依愤愤道。

“不是,依依,你别误会,我那天真的只是说这些气你的话,来故意激怒你,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也绝不会纳妾的。”

“你不是要当皇上吗?还能不多纳一些妃子?”

依依冷哼一声,怒气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依依,我当皇上,不是为了纳妃,我是为了不让我们东朔的百姓再受苦了,我得担起这个责任,把东朔重新建立起来。你知不知道,我这次亲眼看见西昌人在我们东朔烧杀抢夺,还强掳女子奸淫,这等恶行实难平息我的愤怒,所以……”

“安王他当上皇上以后,也会好好的对待百姓的。用得着你去当皇上?”

哼,到时候,他若是不纳妃子,那些大臣还不得天天上奏折啊?

凌轩的眸子一暗,咬牙道:“依依,你知不知道,跟冥日会勾结的人,其实是安王?”

依依不禁有些惊讶,这个消息太过震惊了。

在她的心里,安王一家人可都是一些老实本份的人,安王妃也是个和善的,而启儿,则是和自己十分亲昵的大侄子,跟自己也十分投缘。

如果说安王跟冥日会勾结的话,那安王就真的隐藏太深了。那以前凌轩被冥日会的人追杀之事,难道是安王背后指使的?

简直是细思极恐啊!

“你可有证据?”依依谨慎的问道。

“我亲眼所见,他们二人半夜在小院子里密谋,而且,南艺监视他许久了,不会错。”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上次明知冥日会手中的那个药是假的,你还买过来,相当于平白的给了冥日会一百万两黄金,那冥日会岂不是拿了一百万两黄金买军需来对付你?”

凌轩道:“我的钱若是不这么给出去,也剩不下来。也是会被皇上给拿走的,再者我也是为了试探一下皇上的态度如何,结果,他竟然调换了盒内的药,他竟然想要我死。枉我帮他夺回江山,助他登上皇位,他居然兔死狗烹。”

这也就是他看着皇上再次被那些敌人给攻击的时候,他选择了袖手旁观的原因。

凌轩道:“依依,现在外面的局势还很紧张,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倘若我输了,你还有孩子可就都有性命之危了,我必须要赢,而且,要成为东朔最高的掌权者,我才能给你一片安全的天空。”

如果安王当了皇上,自己依旧为王,只怕自己只会比在杜凌志掌权之下时更为凄惨了。

安王可没有杜凌志那样傻,安王更为阴狠,他会直接快刀斩乱麻,将自己给杀了,还会将他的全家全都给杀了。

夏依依眉心微微一皱,自己一直觉得已经跟凌轩没有任何关系了,也没有收到凌轩的庇护和帮助。可是自己既然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无论他们有没有离婚,在外人的眼里,他们就是一家人。

自己,特别是孩子,将成为那些敌人的眼中钉,势必会斩草除根,哪里还会让孩子有机会成长,以后再跟他们寻仇?

她心下有些相信他的话,可是心里依旧堵着一股怨气,气鼓鼓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当你的皇上去,我还是依旧在这里当我的平民百姓也挺好的。”

“依依,你让我进去,我还没有好好摸摸我们的宝宝呢!”

“滚!是我的宝宝,不是你的宝宝!是我一个人的宝宝!”依依怒道。

凌轩额头上不禁垂下来三条黑线,“你一个人能生的出宝宝来吗?”

“我雌雄同体不行吗?你给我走,有多远走多远!我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你的,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依依怒吼道,使劲跺脚,又使劲的捶着山洞壁,将她所住的山洞壁给震得梆梆响。

凌轩连忙道:“好好,我走,你别激动,别气坏了身子,伤着宝宝!”

“你快滚!”

里面传来母狮一般的咆哮声,凌轩眉心直跳,道:“你别激动,我这就走。”

连忙往外走,走了十来步,将远远候着的画眉扬手招了过来。

“好生照顾着王妃,她要什么,就全力给她。若是有什么难处,就跟本王说,本王去办。”

“是!”

画眉不禁喜上眉梢,看来王爷和王妃快要合好了,以后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就要见到了。

凌轩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道:“现在这里除了我们的人,还有别人,你要时刻守在王妃的身边,片刻不离,以免被人挟持!”

这个“别人”自然指的是秦礼甥舅和赵熙了。

如果他们挟持了夏依依,凌轩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了。

画眉道:“那何不将王妃转移到别处安置?”

“现在外面都是雪,她若是出去,就只能乘坐马车,极容易曝露行踪,更不安全。”

画眉脊背一直,正色道:“奴婢明白了,奴婢若是去厨房就让红菱贴身保护王妃。”

凌轩点点头,走到洞口,戴上了蒙面巾,一跃而上,踩在树尖上从山上飞了下去,一路都未曾留下一个足印。

画眉折转回去,见王妃有些落寞的靠在洞壁上,轻抿着嘴唇,眼里氤氲着一些泪花,她的头呈六十度上仰的姿势,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

画眉有些心疼,哽咽道:“王妃,你又何苦呢?若是留王爷过夜,一家三口团聚,不是挺幸福吗?小世子也必定很想和他父亲在一起。”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道:“画眉,我真的只能回头跟他在一起吗?”

画眉有些疑惑的歪着头,“不然呢?你带着小世子给他另外找个继父?谁敢啊?王爷还活着呢,而且,还很可能是将来的皇上,更是没人敢了。”

“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孤寡一生,不行吗?”

“可是小世子缺少父爱,小世子会幸福、快乐吗?”画眉道,“王妃,你跟王爷赌气,你想要惩罚王爷,那都没有错,可是因此而让小世子这一生都过得不快乐,你可忍心?你们之间的纠葛,却让孩子来承担痛苦?”

依依咬了咬唇,画眉说的话直接抨击了她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不错,她是不忍让孩子在缺失父爱的环境中长大。以前方敏也跟她说过多少次,方敏是个孤儿,有多么可爱父爱母疼的,怎么能让孩子为父母的纠葛而痛苦呢?

依依冷哼一声,撅了撅嘴:“那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画眉轻呼了一口气,王妃可算是同意再跟王爷合好了。

画眉上前扶着她,道:“王妃,山洞壁阴冷,你别靠着了,奴婢扶你去火炉旁边烤火。”

“嗯,好。”

安王虽然上次逃离了,可是从那以后,他就一直都被人给追杀,似乎无论他去哪儿,都会被别人发现他的踪迹。

这让他恼怒不已,干脆不隐瞒了,直接振臂一挥,打着收复东朔的旗号,以先帝唯一的儿子为名,拉着那些东朔的朝臣和士兵揭竿而起,倒是也拉拢起了一支规模不大不小的军队来。

如此一来,他也干脆不东躲西藏了,直接跑到了南边一个还未被三国侵占的城池里躲着,将自己要登基为皇的意思诏告天下。

可算是真正的私下了他以往懦弱无能的假面具,其行事之狠历、阴险无不让众人大惊失色,那些东朔大臣就更是被安王翻天覆地的变化给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安王躲进了那个城池,拥兵自重,若是阿木古孜要攻城,也是需要一些力气了,阿木古孜转眸一想,与其先打安王,还不如趁着北云国现在“死了”赵熙,赶紧将西昌和北云国在热河以南共同驻守那些城池给独占了。

于是,阿木古孜在联合上官云飞“害死”了赵熙的当天,就立即下令将共同占领的那些城池里的北云士兵给杀了。

原本双方攻下城池的时候,说得好好的,双方各留下相等的少量人数守城,把大部队派去攻打东朔。

因此,这些城池里留下的北云士兵极少,而阿木古孜则是借口要换一批守城士兵,便是将自己的部队给放入了城里,当夜就趁着北云人不备,发起了迅猛的攻击。

不过一夜之间,西昌国和北云国共同值守的那些城池,便是全都落入了西昌国的口袋。

上官云飞得知消息,气得几乎吐血,原来自己竟然是被阿木古孜给当成了一颗棋子罢了,借了他的刀杀了赵熙。

上官云飞当即就找到阿木古孜讨要刚刚被阿木古孜独吞的城池。

阿木古孜哂笑一声,道:“大皇子,本皇子可是没有食言啊,当初我们两人联合的时候,就说得好好的,我们把赵熙杀了以后,赵熙在东朔攻下来的那些城池我们两个对半分嘛。”

上官云飞怒气冲冲的道:“对啊,说好的要对半分的,那你把热河以南北云国攻占的这些城池你一个人独吞了作什么?”

阿木古孜淡淡一笑,十分厚脸皮的道:“大皇子,当初本皇子说的是北云国独自攻占的那些城池由我们俩对半分,而不是说我西昌和北云共同攻占的那些城池,这可是不包括在内的。”

上官云飞气得牙根痒痒,愤怒的瞪着他:“二皇子,你这是要跟本皇子玩文字游戏吗?”

“大皇子,咱们做事得有契约精神啊,当初既然是那么谈好的,你现在可不能狮子大开口,想从我们西昌的城池里抢夺一些过去吧?”

阿木古孜一副优哉游哉的得意神情,微眯双眼看着他。

上官云飞脸都气得铁青,嘴角抽了抽,西昌和北云国原本共同值守的那些城池可都是从热河以南一直到东朔接近南边了,可以说,现在热河以南四分之三的城池便是全都落入了西昌的手里了。

南青国的手里现在只是得了几座城池而已,还是他自己攻占下来的,原来三方说的要瓜分城池的,还未来得及瓜分,阿木古孜就唆使他“杀”了赵熙了。

可以说,现在通往热河以北的那些地区的路已经全都被西昌国给封死了,那热河以北那些北云国单独占领的城池,若是西昌国不给他放行通过热河,他就是连那些城门都到不了,还谈何跟西昌国瓜分那些城池?

上官云飞试探性的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办,热河以北那些北云国独自攻占着的城池,我们对半分。晚分不如早分,我们现在就说说清楚,哪些城池归你,哪些城池归本皇子,我们南青也好派兵过去驻守。”

阿木古孜哈哈一笑,道:“大皇子,这件事情,不急,等我们一起把那些城池攻下来,我们再分。”

“攻下来之后,我们双方出相等的兵马守城,然后把大部队继续往北攻城?”上官云飞眯眼,冷冷的道。

阿木古孜眸光一亮,“赞赏”道:“哎呦,大皇子果真是聪明啊,与本皇子不谋而合!”

只是他的眼角却是隐含了些许讥诮和阴谋。

上官云飞当着阿木古孜的面狠狠的啐了一口,眼眸里凶光毕露。

“阿木古孜,你是想要把本皇子当成第二个赵熙吗?”

等他们共同守城了,把城池全都攻下来之后,西昌国又故技重施把他给灭了?

阿木古孜上扬的嘴角顿即就垂了下来,冷着脸道:“上官云飞,本皇子可是诚心跟你合作的,你若是将本皇子看成这等没有信用的人,本皇……”

“呸,你阿木古孜有信用吗?你若是有信用,你原本跟北云国联合得好好的,你能半路跑来跟我联合,杀了赵熙?”

上官云飞当场就发飙了,怒视着阿木古孜咒骂起来。

阿木古孜脸上的肌肉也变得狰狞,阴狠的不耻道。

“不错,本皇子是跟北云国反水了。可是你上官云飞就是什么好东西了吗?你当初能从南青国带兵进入东朔,可是来帮你的妹夫杜凌志的,可是最后呢?你却是联合了外敌攻打了东朔。就连你亲妹妹上官琼,也是死在你的手上。”

“她是死在杜凌志的手上。”

“哼,你在本皇子面前,就别摆着这么一副假仁义的面孔了。当初杜凌志说了,只要你退兵,他就放了上官琼,可是你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杀了上官琼。”

“哼,你又好到哪里去?只怕你们西昌国太子阿木古力是你杀死的吧?”

“怎么会?本皇子当初可不在东朔。”

“哼,不是你?若不是你杀了阿木古力,你们西昌又怎么会有借口攻打东朔,你又怎么可能会有希望竞争太子之位?”

阿木古孜看着愤怒的上官云飞,眉心微微一皱,看他的表情,应该不是他杀了阿木古力,更不会是赵熙,那时候赵熙可不在东朔。

阿木古孜将所有的人都思索了一片,忽然想起一人来,眸子一缩,冷声道:“我们都忽略了一人,那天在翠湖园春游的人里头,还有一个安王。必定是他杀了阿木古力,想要引起东朔的战争,他才能夺得东朔的皇位。”

上官云飞身子一震,若是以前,他是不会相信是安王所为,可是现在……他也对此相信了几分。

阿木古孜再次扬起了笑容:“大皇子,不如我们现在联合起来把安王给杀了?”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他杀的是你们西昌的太子,要报仇,你自己去,干本皇子屁事?你先把北云国占的城池分给本皇子再说!”

“这个……以后再说吧!”阿木古孜冷冷的道。

“你!”

“你别忘了,本皇子手上可还攥着一个秦礼呢!”阿木古孜的话不无威胁意味。

“哼!”上官云飞咬咬牙,甩袖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